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寒门仙贵

488.第488章 举世一战

    第488章 举世一战

    “今天就让我领教领教大曌术法究竟有何厉害之处。”羽龙忽然高高飞起,其背后雪白的羽翼末端,那金色的纹路上,散发出了淡淡的金光。

    随着他羽翼一扇,一阵龙卷自擂台上卷起。

    擂台,有着阵法保护的黑玉,直接被龙卷中的锋刃切割出道道划痕。

    守护擂台的阵基,被龙卷破坏了许多,不消多时,这擂台只怕都要毁了。

    擂台外,羽明国使臣脸上浮现一丝得意:“这便是我羽明国的羽龙的血脉技,龙卷。”

    “那龙卷是由万千风刃组成,你们东州的那个什么薛鹏薛魁首,只怕就要被绞成肉沫了。”

    “还是,快快认输吧。”

    大曌使臣脸色铁青,以他的修为,自然能够感受到那风刃中的锐利。

    这种锐利,即便是一般的筑基修士只怕都难抵挡。

    这羽明国哪来这么多的少年天才,一个个如此的强悍。

    这下该如何是好?

    大曌使臣看着擂台,但见那龙卷逼迫着薛鹏,想要将薛鹏逼到台下去。

    呼呼呼!

    龙卷周围强横的罡风吹动着,此时龙卷近在咫尺。

    薛鹏的身上的衣衫猎猎抖动着。

    凝视着这龙卷,薛鹏却也不退去,反而纵身上前,扑入到了龙卷之中。

    看到这一幕,所有人皆是一愣。

    羽龙微微错愕,随后嘴角泛起了一丝冷笑:“好个狂妄的大曌人,这可是你自己找死。”

    当下,羽龙高声道:“诸位都看到了,非是我有意要杀这大曌人,是他自己不知死活,钻入到龙卷当中的。”

    羽明国使臣冷笑一声,看着大曌的使臣道:“贵国修者的勇气,真是让本使佩服啊,竟然主动献身风刃,这份勇气让人佩服,只是,可惜啊,如此死法,不值啊。”

    羽明国使臣幽幽一叹,继续讥讽道:“对了,你们大曌关于死好像有这么一种说法,死有轻于鸿毛,死有重于泰山,不知这薛鹏之死,是轻于鸿毛,还是重于泰山?”

    羽明国使臣笑问着,大曌的使臣脸色却不是很好看,冷哼一声道:“这一场比斗还没有结束,阁下还是不要太早下结论的好。”

    “哦?是么?那就让我等拭目以待吧,哈哈哈。”羽明国使臣大笑着。

    铁木黎也将目光移向了擂台上,看着羽龙与薛鹏的比斗。

    这两人无疑都是年轻一辈极有潜力之人。

    尤其是那‘薛鹏’,虽然他不知这个薛鹏是真是假,不过如果这里的这个薛鹏是真的,他也要想办法将此人留在东州。

    铁木黎微微眯着眼眸,看着场中的比斗。

    但见薛鹏身子卷入到了龙卷之后,便消失在青色的风卷当中。

    羽龙同时再扇动两下翅膀,大量的风元注入到龙卷之中,龙卷占据了大半个擂台。

    羽龙嘴角微微翘起,大曌人啊大曌人,看你这回死不死死。

    半空中,羽龙凝视着龙卷。

    忽然,一股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

    他虽是王族,但是所经历的杀伐却丝毫不比那些铁血将士少。

    加上羽人天生感应敏锐,所以他第一时间,就感觉到了头顶一股强横的力量正在波动着。

    他猛然抬头,便见一个巨大的冰块从上空砸了下来。

    羽龙瞳孔一缩,便见头顶这冰块足有十数丈大小,表面呈现幽蓝色,光泽明亮,质地看去十分坚韧。

    巨大的冰块将整个场地牢牢的罩住了,这个架势,誓要将他逼离开擂台啊。

    羽龙脸色一阵难看,他是羽明国的王子,如何能输给一个大曌的小人物。

    羽龙仰天一声怒吼,背后的雪白的双翼凝出一道道的气旋。

    这些气旋快速旋转着,紧跟着一道道青色的龙卷自羽龙的双翼飞出。

    一时间,擂台上已有了六道龙卷,这已是羽龙能够施展最为强大的攻击。

    羽龙剧烈的喘息着,因为消耗过多,使得他的脸色十分苍白。

    他抬头凝视着半空的巨大冰块。

    六道龙卷的锋刃不断切割在这巨大的冰块上,但是冰块十分坚韧,那锋刃切割在上面,出了发出叮当叮当清脆的声响,竟不能奈何这冰块分毫。

    “好坚韧的寒冰。”擂台下方,铁木黎神色颇为凝重道。

    “如此坚韧的寒冰,比之那千年寒冰,只怕是有过之而无不及,不想大曌的年轻一辈,竟然能将这寒冰之力,修行道如此地步,不简单啊。”

    大曌的使臣见状微微含笑道:“这薛鹏最厉害的还不是这寒冰术。”

    “哦,那不知,这薛魁首还有何手段?”铁木黎呵呵笑道。

    “哼故弄玄虚,我看这薛鹏使用出寒冰术,已是他用出了最强的力量了。”羽明国使臣冷笑道。

    “呵呵呵,那就让我们拭目以待吧,不过,眼下如果你们的王子不认输,一会被砸成肉泥,可不要说我大曌故意伤害你们羽明国的王子。”

    “寒冰速度下降的不快,这可是薛鹏在故意留手,让你们的王子可以离去。”大曌的使臣道。

    “哼,用不着你们多此一举,我羽明国的王子对阵一个小小的大曌人,怎么会输?”羽明国使臣的脸色并没有十分难看,反而涌上了一股莫名而来的自信。

    此时寒冰下方,羽龙脸色一阵狰狞,“大曌人,这是你自己找死,怪不得我了。”

    “接下来这一击,我可就收不住了。”

    羽龙的周身再度浮现了淡淡的青色风刃,这些风刃一道道浮现出来,飞到了胸前。

    羽龙张口吐出一口鲜血,手掌沾染自己的鲜血,随后掐了一个奇异的手印。

    手印成后,便见四周的风卷开始朝着那巴掌大小的风卷涌过去。

    六道风卷内的风元快速朝着巴掌大小的风刃青色风卷涌入。

    随着力量加大,这巴掌大小的风卷非但没有变大,反而变得越来越小。

    羽龙紧咬牙关,掐着手印,胸前的巴掌大小的风卷变成了只有拇指肚大小。

    此刻羽龙的全身都开始轻微地颤抖了起来,他眼中寒芒四射,凝视着半空的巨大冰块。

    “风之枪,泯灭。”羽龙大喝一声,其胸前的拇指肚大小的风旋,顿时射出了一道青光。

    这青光完全是有风元汇聚而成,在经过特殊的手段压制后,其内蕴含的风元达到一种极为恐怖的地步。

    一瞬间,这风之枪击中巨大的冰块。

    几乎毫无阻碍,青色的风之枪洞穿了冰块,射向了虚空。

    咔嚓!

    巨大的冰块上出现一道巨大的裂纹。

    咔嚓嚓!

    一道道裂帛声不断响起,冰块表面的不断浮现道道裂纹,这些裂纹快速扩大。

    终于,整块寒冰,化作了万千的寒冰碎块,开始从半空中降落下来。

    羽龙微微眯着眼眸,闪躲着半空坠落的冰块,同时寻找着薛鹏的身影。

    “人呢?”

    “人在哪里?”

    羽龙的双眸光芒连闪,不断搜寻着。

    不过天上地下,都是寒冰之气,他根本感应不到薛鹏的身影。

    “你在找我么?”此时一道声音从羽龙的身后响起。

    羽龙大惊,刚要退去,可就在此时,一只手掌抚上了他的肩膀。

    就在那一瞬间,羽龙的身体表现浮现了一层蓝色的冰层。

    这冰层快速扩散,只是转眼间,便满布了羽龙的全身。

    冰层快速加厚,转眼间,冰层已有了数寸后,将羽龙牢牢包裹在其中。

    透过冰层还能看到羽龙那双震惊的双眸,以及长大的嘴巴。

    直到此时此刻,都不知道薛鹏是怎么到他的身旁的。

    下方的看着这场比赛的观众大呼一声:“好,漂亮。”

    “不愧是我大曌的魁首。”下方一个大曌人神色激动道。

    “看看,看看,这就是我们大曌的魁首,方才他主动跳入风卷,可不是什么作死的行为。”

    “有着寒冰护体,那些风刃根本伤不到他。”

    “然后在凝聚这巨大的寒冰块,砸下来,已给了这羽明国人退下去的机会,可是这羽明国的人,不识好歹,非要与我们的薛魁首战斗,现在好了吧,被冻成了冰块。”

    “哈哈哈,这算什么,我们的薛魁首,最厉害的可不是这寒冰术。”

    “不是寒冰术?那是什么,总不能比这寒冰术还厉害吧。”

    “呵呵,你不知道,我们这薛魁首,可是会太上宗的金光咒,雷法,那才叫厉害。”

    “什么,金光咒,雷法?难道他是太上宗的人?”

    下方的百姓议论时,人群中,远处山顶,一身白衣的澹台玲珑脸色一阵难看看着薛鹏,冷哼一声道:“这个该死的小子,真是不知死活,竟然还敢参加这样的大比,难道他心里就没有半点敬畏么?”

    “他就是你说的那个人?”在澹台玲珑身旁,站着的正是紫衣妇人。

    “嗯,就是他,我本想带给我师父,可是,这个小子十分滑头,逃走了,一直以来,我都在寻找他,却未曾找到,不想今日自己跳出来了,这次,绝对不能再让他跑了。”澹台玲珑道。

    “如果他真是我太上宗的人,希望不是大师兄的弟子,否则……。”紫衣妇人说到这,忽然一顿。

    澹台玲珑道:“如果是大师伯的弟子,那会怎样?”

    “诶,你大师伯忤逆师命,已被逐出师门,虽然此时被召回,但是宗内对其态度很是暧昧,如果让你大师伯的对头知道这是你大师伯的弟子,肯定会想方设法,除掉这个小子的。”

    “或许,这个小子不是大师伯的弟子呢?”

    紫衣妇人叹了口气,“这些年,除了你大师伯,又有谁去过大曌呢。”

    “照你所说,这薛鹏年纪轻轻,便已学会了雷法,除了你大师伯,又有谁能有这个手段呢?”

    “玲珑,你也是我太上宗百年难得的天才,渡过了二重雷劫,可你修炼金光咒,是用了多久的时间,才小成的?”

    “这,差不多三十年。”

    “可是他呢,小小年纪便能使用出金光神咒,而且连雷法都修来了出来,除了你大师伯,谁又能教导出这样的徒弟?”

    澹台玲珑与紫衣妇人正聊着,忽然下方传来轰鸣声。

    薛鹏一脚踢在那羽龙的屁股上,便见那寒冰飞了出去,砸向了羽明国的使臣的方向。

    羽明国使臣冷哼一声,身旁早有人飞出,去接住羽龙。

    可就在他们接触羽龙的身体时,蓝色的冰晶爆开,炸成了糜粉,同时羽明国羽尘的双翼的羽毛,都被纷纷随着冰晶化为了糜粉。

    此时羽尘光溜溜站在那里,浑身一根翎羽都没有。

    羽人向来爱惜自己的羽毛,没有了羽毛,就好像大曌人不穿衣服在大街上乱跑一般。

    没有了羽毛,羽龙只觉受到了奇耻大辱,怒目看着薛鹏,“你……你……。”

    羽龙气得浑身发抖,此时他被寒气侵入体内,气血紊乱,加上怒极攻心,一口鲜血喷了出来,昏死了过去。

    “王子,王子殿下。”羽明国使臣惊呼出声。

    “哼,这个臭小子,还是跟以前一样令人讨厌。”澹台玲珑轻哼一声。

    紫衣妇人道:“这跳脱的性子,倒是跟你大师伯稳重的性子不像啊。”

    紫衣妇人话音刚落,忽然远方一道红光激射过来,随后一声朗笑传来:“师妹,听说你找到了大师兄的亲传弟子,不知是哪一位啊?”

    这话音落下,那道红光已落到紫衣妇人身旁,一中年男子的身影也显露了出来。

    这人双眸锐利,宛如鹰隼。

    紫衣妇人脸色一变,随后淡淡道:“你怎么来了?”

    中年男子含笑道:“师妹,不要这么冷淡么,我知道你跟大师兄关系好,可是此番前来,也是奉师命而来。”

    “大师兄违反门规,已在面壁崖思过,而他私自收徒,违反了门规,我是特来废掉那孽畜的修为的,以免他打着我太上宗的招牌,坑蒙拐骗。”

    “哼,欲加之罪何患无辞?”紫衣妇人道。

    “师妹,慎言,这话可不是出自我口,而是副宗主他老人家的说的。”

    中年男子将目光投向了场中的薛鹏,含笑道:“这个应该就是那个薛鹏,看着与传说中的那个奸猾的小子倒是有些相像。”

    紫衣妇人脸色很不好看,一旁的澹台玲珑心中露出担心,同时心中暗骂薛鹏:“你个混蛋,如果当日你跟我走,不就没有现在的这些事了。”

    “现在好了,被人盯上了,看你怎么办。”

    下方薛鹏还没有注意到这些,缓缓走下了擂台。

    紫衣妇人将目光从薛鹏身上移开,微微凝眸看着中年男子,“师兄,这就准备动手么?”

    中年男子含笑道:“现在可不是动手的时候,现在动手,代表我太上宗参与了东州、大曌、羽明国的事物,这若是传出去,我也是吃不了兜着走。”

    “等东州事宜结束吧,到那时,我在出手,呵呵,师妹如果你想做些什么,可要抓紧时间啊。”说完,中年男子转身化作一道流光而去。

    澹台玲珑看向紫衣妇人,不禁道:“娘,二师伯为什么要告诉我们这些。”

    紫衣妇人面色凝重,缓缓道:“这件事是副宗主的命令,既如此,如果娘出手,你那二师伯便会趁机告为娘一状,到时候,娘也会跟着受罚。”

    “如果娘不知道这是副宗主之命,娘还能插手,可现在,我跟你师父都无法插手了。”紫衣妇人叹了口气。

    澹台玲珑咬紧了嘴唇忍不住再度骂道:“他这是活该,他自己找死。”

    紫衣妇人再度叹了口气,口中喃喃:“大师兄,师妹对不起你了。”

    第一轮的比试很快结束了。

    晋级第二轮的,羽明国有六人,东州有六人,大曌只有三人。

    大曌人数最少,这是可以很可以理解的。

    不过有些反常的是,羽明国这次竟然与东州持平。。

    东州人向来个人武力强大,不想这次却被羽明国却能与之持平。

    不过这一切,却也有些出乎羽明国使臣的预料。

    本来,这些人都服用了神血,本该拿到更多的名次的,可是不曾想,东州这方面如此强悍,大曌整个薛鹏,竟也是个不世出的奇才。

    羽龙、羽腾两个强大的战力,竟然没有晋级。

    不过也没有什么关系,接下来便是第二轮了,只要二王子在,这场比试,便注定是他羽明国胜。

    擂台上空,住持比赛的东州修士高声道:“第二轮比试很简单,此一轮,只取三人。”

    “这里有三座擂台,每五个人站一个擂台,最后擂台只能站一个人,一柱香后,最后站在擂台上的那个人,便是最后的晋级第三轮的修者。”

    “如果一个擂台上站多人,全部淘汰。”

    “比赛,开始,请尔等自行站选择擂台吧。”

    随着那修士的声音落下,一柱香插在了擂台旁。

    香开始燃烧起来,大曌、羽明、东州的人都开始讨论了起来。

    薛鹏看着剩下的两个人,缓缓道:“你们两个什么意思?”

    两人缓缓道:“为了大曌,我们愿意拼死帮助薛魁首,赢得一个擂台的位置。”

    薛鹏闻言缓缓道:“不用,你们两个听我说,要这般做。”

    薛鹏与两人低语了一阵,两人诧异道:“这,能行么?”

    “相信我,肯定没问题的。”薛鹏道。

    “这,恐怕太冒险了吧。”

    “既然薛魁首这么说,那我们就这么坐吧。”

    在争抢擂台的时候,骚乱与激斗已经开始。

    此时,羽尘、铁图、薛鹏三人分别站在了一二三号擂台上。

    薛鹏深知羽尘的修为精绝,所以他让那两个人,一同去对付羽尘,哪怕是消耗对方一些灵力也好。

    东州有六人,铁图站在二号擂台上,剩余五个人,其中四个人竟然都冲向了一号擂台的羽尘,剩余一个实力最弱的,来到了薛鹏这里。

    同样,羽明国出了羽尘,四人跑到了铁图的擂台上,实力最弱的则跑到了薛鹏这里。

    很显然,他们都觉得薛鹏是三个高手中,最弱的一人。

    薛鹏正了正面具,心中暗道:“这样,倒也好,可以多节省一些灵力。”

    不过,大曌的两个人此时就显得很是多余,结果又被两方势力给赶了回来。

    两个人灰头土脸的回来了,脸色很是不好看。

    在大曌,他们是天之骄子,实力强横,走到哪里,都享受着尊敬。

    可到了这里,竟然嫌弃他们没有用,直接被赶了回来,这如何不让人恼怒。

    薛鹏拍了拍两人的肩膀,缓缓笑道:“也没有关系,这里不是有一个东州人,还有一个羽明国的人,尽管拿他们两个出气。”

    羽尘修为精湛,他对自己的实力有着绝对的自信,尽管面对四名东州的修炼者,他也丝毫不惧。

    另外二号擂台,铁图手持狼牙棒,根本看都不看羽明国四人一眼。

    他是东州第一名勇士,他本早就可以渡劫,可是他不愿意,他要将自己的根基打牢,再打牢。

    而此次大比,年龄是限制,修为也是限制,不得超过筑基。

    三号擂台上,薛鹏双手环胸,看着东州人与羽明国两人道:“现在这里,我们三个人,你们两个人,不想被揍成猪头,你两个就滚下吧。”

    那个东州人冷哼一声道:“你就是大曌年轻一辈的最强者吧,我要跟你决斗。”

    东州人坦露自己的胸膛,凝视着薛鹏道。

    薛鹏抠了抠耳朵,缓缓与那两个大曌人道:“你们两个,先把这个蠢猪收拾了。”

    两个大曌人一愣,不禁看向薛鹏道:“这,不好吧,这样会丢我们大曌的脸面,难道你们两个想因为我损耗灵力,而丢掉这次的大比的第一名么?”

    两人无奈,只能联手攻向了那东州修炼者。

    那东州修炼者怒道:“大曌的人,你们要不要脸,我现在要求的是与那个薛鹏一对一公平的对决。”

    两个大曌修炼者虽然面色有些惭愧,但是同时挥舞长剑,攻向了东州人。

    他们都是大曌杰出的天之骄子,联手对付东州最弱的修者,已将这东州修炼者压制得死死的。

    不过一时间,还是拿不下来。

    便在此时,薛鹏不知怎么出现在了那东州人的身后,一张拍在了那东州人的背后,将其轰下了擂台。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