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寒门仙贵

487.第487章 认输

    第487章 认输

    翌日清晨。

    一抹鱼白自天边浮现。

    不多时,那有些清冷的晨光终于散在东州这苍茫的大地上,洒在厚厚的积雪上。

    东州的寒冬要比大曌寒冷许多,且一旦下大雪,山路极为难行。

    而想要在这样艰苦的环境中生活下来,这对东州人是个巨大的考验。

    大曌人喜欢咏雪,喜欢雪,将这冰冰冷冷色泽为白的死物,赋予了丰富的含义。

    然东州人却并不喜欢雪,一旦大雪降下,山路难行,想要进山打猎,便变得十分不易。

    如果在遇到灾荒的年头,便又会有许多的人冻死在这雪地中。

    “好冷啊!”一个没有什么修为的东州普通人朝着双手哈了一口气,然后在小跑了起来,让身体热起来。

    “怎么还不开始?”另外一个东州人原地跺脚。

    此时此刻,他觉得自己的脚丫子都要冻掉了,不过仍不肯离去。

    今天,便在此处将举行一场千年未有的大比。

    赌资是三座城,这样的一场大比,这样的一场豪赌就发生在他们的家门口,怎么可能不出来看看。

    东州城城内大半的人都来到了城外,方圆几十里内都是人。

    有东州人,有大曌人,也有羽人。

    天空中,羽人扇动着翅膀,悬在众人的头顶,近距离看着场地。

    “这群该死的鸟人,真是看他们有一双翅膀了,在老子头顶飞来飞去,烦死人了。”

    “地面的爬虫,吃老子的屁吧。”一个的羽人冲着下方放了一个屁。

    下方众人顿时大怒,捡起地上的石头,将这羽人砸了七荤八素。

    随后一众人喊着让羽人这些鸟人下来,想要看便与他们一般,站到地上看。

    羽人惹怒众人,在十数万人的声讨中,羽人最后乖乖从天空上下来了。

    不过羽人的目力极佳,选择了飞到了两侧的山丘上,远远观看这场千年难见的大比。

    便在这乌压压的一群民众吵成一锅粥时,三支队伍从东州城开了出来。

    三支队伍并驾齐驱,左侧是大曌的队伍。

    最前方是一支二十人的骑兵小队,清一色的赤红朱雀甲,胸前別着朱雀胸章,胯下烈焰豹。

    这些普通兵士都是居士修为,领队的两个队长则是筑基的修为。

    依靠着每支小队组成的朱雀小阵,他们的战力可以与筑基后期的修士比肩。

    阵法、灵器,这便是大曌的强大所在。

    两支朱雀骑兵小队后面,是大曌的使臣,以及三名护卫。

    再往后,是此番进行大比的十人,为首之人,一身白衣,带着面具,正是大曌的领队,大曌左戍卫主将,薛鹏。

    中间则是一些侍者,双手叠在身前,快速移动着脚步,跟在后面。

    最后是长长的队列,一名名大曌的兵士持着长枪,挎着腰刀,行走在最后面。

    “大曌威武,大曌威武。”一名大曌人看到大曌这雄壮的队伍,忍不出高呼出声。

    东州人也不甘落后,高声喊着:“东州勇武,东州勇武。”

    “东州的勇士,一会一定要将这些个鸟人还有大曌的绵羊,揍得他们阿母都不认得他们?”

    三支队伍中,走在中央的东州人用力敲了敲自己的胸膛,发出震天的吼声。

    此次,东州方面是铁木合带队,前方也是二十名东州勇士,其身后则是此次参加大比的十人,再往后则是东州的守城军。

    在右侧,则是羽人。

    羽人走起路来与东州大曌人略显不同,他们的脚有些短小,外加翅膀比较大,走起路来,就好像鸭子一般,左右有轻微的晃荡。

    这一幕看着东州与大曌的子民不禁调笑了起来。

    “真是一群鸟人,看看他们走路的姿势,跟鸭子似的。”

    “依我看,他们也别叫什么鸟人了,就叫鸭国人吧,哈哈哈。”

    羽明国的使臣闻言脸色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冷哼了一声,与身后身旁的二王子道:“此次,定要好好教训教训大曌、东州这些两个地上的爬虫。”

    羽尘没有言语什么,他骑着一只妖虎,目光看向了带着面具的薛鹏。

    “二王子。”

    “嗯?”羽尘侧头看向那羽明国的使臣。

    “二王子,此次王上有命,定要夺得第一。”

    “我尽力就是。”羽尘缓缓道。

    羽明国使臣还想说什么,不过顾及羽尘的身份,没有再开口。

    三支队伍很快远离了东州城,来到了东州城外的擂台前。

    四周的民众自动让开了一条宽阔的大路,在赛场附近,此时一名名东州兵士把守着。

    为了此次大比,东州城足足调了五千精兵,防止这里发生混乱。

    五千精兵将场地划分成了十个区域。

    羽明、大曌、东州三支队伍进入赛场中心,分别坐在各自的位置上。

    三座擂台上,此时站着三名筑基后期的修士。

    为了三国的友谊着想,铁木黎派出了三名筑基修士,以保证参赛者的安全。

    如果出现了性命之忧,三名筑基后期的修士会出手阻止比赛。

    “呵呵,只是一个比试,就派出三名筑基后期的修士,东州出手仍是不俗啊。”羽明国使臣呵呵笑道。

    “呵呵呵,不就是三个筑基后期的修士么,在我们东州来说,算不得什么,对了,贵国是有着更换使臣的习俗么?”铁木合呵呵笑道。

    “呵呵,铁将军说笑了,我听说,为了剿灭血神殿,东州损失惨重啊。”

    “呵呵,哪里的谣言,我大哥神武盖世,又有血神塔在手,另外血神殿内又有我们的人,内外夹击,血神殿不战自溃,金箍长老大半向我大哥投诚,血神殿已被我大哥纳入麾下。”

    “现在东州,上下皆听我大哥一人之令,虽然损失了点人手,我这么搭个比方吧,看到这是什么没?”铁木合伸出了一个巴掌。

    羽明国的使臣微微皱了皱眉头:“铁将军这是何意?”

    铁木合微微含笑道:“这便是东州,以前的东州。”

    “我的手指头,拇指便是我铁家,食指便是依附我铁家的家族,中指便是血神塔,其余两根手指,便是依附血神塔,以及中立的家族。”

    “这五方势力都不可小觑,但是就像是我这巴掌,都分散开来了,很容易被分而击之。”

    “但是现在不同了。”铁木攥紧了拳头,“我大哥神武盖世,剿除了血神殿之后,所有的家族就好像我的手指,紧紧握在了一起,成为了一个坚硬的拳头。”

    “可以说,现在东州的实力,是东州最强的时候。”铁木合道。

    一旁羽明国的使臣却不以为意,嗤笑道:“铁将军此言怕是在避重就轻吧,血神殿一役,东州城战死五名金丹大修。”

    “据我所知,只是这一战,东州金丹便损失了大半吧,战力降了一大半。”羽明国使臣呵呵笑道。

    铁木合脸色一沉,冷冷地瞧着羽明国使臣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呵呵,没什么意思,在下就是好心给铁将军提个醒,不要忘记了自己的处境,呵呵呵。”

    此时一旁大曌的使臣含笑道:“羽明国也有这等的好心啊,铁将军,此次大比结束后,本使想与东州商谈一番联合军演之事。”

    “届时,我大曌将会派遣两名金丹大修,十万将士,陈列商城边境,希望能与东州一同演练。”

    铁木合闻言眼睛一亮,随后缓缓道:“如此甚好,届时先生且与我哥细细商谈一番。”

    一旁的羽明国使臣闻言脸色微微一变,这一番话,随后话头一转,含笑道:“两位,且说说此次大比的魁首当属谁家?”

    铁木合轻哼一声:“怎么,你觉得此次大比会是你们鸟人么?”

    “你……铁木合,注意你的言辞?”羽明国使臣怒道。

    铁木合抠了抠鼻子,“老子刚才想跟你好好说话,可你这杂毛鸟是个贱鸟,老子好好说话你不听,老子还跟你客气什么。”

    “你……,你竟敢如此无礼。”羽明国使臣大怒。

    “好了好了,你这杂毛鸟少聒噪了,看看我东州的勇士,如何撕了下面那些小蠢鸟。”

    大曌使臣冷笑道:“铁将军,鸟嘴不都是喜欢叽叽喳喳个不停么,无需理会,现在开始大比吧。”

    “哈哈,说得正是,下面的,别等了,开始吧。”

    半空中,一名东州的筑基修士,调动图腾,背生双翼,飞向半空朗声道:“酉时三刻已至,大比开始。”

    “第一轮比试,一号擂台,大曌魏子须对战羽明国羽尘,二号擂台,羽明国红玉对阵东州巴雅尔,三号擂台,东州苏哈,对阵大曌韩墨。”

    “请六位勇士上台。”那东州筑基修士话音落下,六道身影分别跳上了三座擂台。

    一号擂台上,羽明国二王子羽尘与大曌的魏子须相隔十数丈而立。

    羽尘微微拱了拱手,缓缓道:“在大曌这段时间,深知道大曌术法惊绝,领教了。”

    魏子须微微眯起了眼,双手抱着长剑,微微拱手道:“早闻羽明国二王子修为绝世,乃是不世出的天才人物,魏某领教了。”

    羽明国使臣含笑道:“也不知道那魏子须的能在殿下手中撑几招,十招?呵呵,十招怕是太多了,顶多也就三招。”

    大曌的使臣闻言冷冷道:“你们这些鸟人不要太狂妄自大,魏子须乃是居士巅峰的修为距离筑基只有一步之遥。”

    “加上掌中灵宝火元剑,哼,到时候你们那二王子被烤熟了,可别怪我大曌下手狠辣。”

    便在羽明与大曌的两国使臣斗气时,半空中那筑基修士话音落下:“开始。”

    这筑基修士话音刚落,一号擂台掀起了一阵狂风。

    下一刻,羽尘与魏子须的身影交错而过。

    羽尘的身影立在了原地,然魏子须的身影仍继续往外冲。

    转眼,魏子须冲出了擂台,一头栽到擂台下方,昏迷不醒。

    大曌的侍者急忙上前将魏子须扶了起来。

    大曌使臣见状眼睛都要瞪出来了,怒道:“你们用了什么卑鄙的手段?”

    羽明国使臣哈哈大笑道:“没想到啊,大曌的修者这么不济,连我家二王子一击都接不下,哈哈哈。”

    羽明国使臣轻蔑地看着大曌使臣,继续讥讽道:“怎么,输了就是我们卑鄙?这就是你们大曌为人处世的手段么?”

    “输了就是输了,输了就无赖对方用了手段,你们大曌人的这种行径,才是真正的卑鄙恶劣吧。”

    “你……好好,本使不与你这鸟人一般见识。”大曌的使臣冷哼一声,走下台去,看魏子须,心里暗暗骂了一句废物,同时问一旁的侍者医官道:“怎么样?”

    “并无大碍,只是被人击晕了。”那医官道。

    “真是废物,丢尽了我大曌的脸面。”那大曌使臣冷哼一声,一甩袖子,回到了座位上。

    不一会,其余两场也都结束了,羽明国、东州分别取得了胜利。

    这第一轮,羽明国首先晋级两人,东州晋级一人。

    羽明国这些羽人的强大,远远超过了大曌使臣与铁木合的意料。

    铁木合目光瞧了几眼羽明国的羽人,神色显得有些凝重。

    此时住持大比的东州筑基修士再度道:“一号擂台,东州铁寒对战羽明国黄土。”

    话音落下,一个爽朗的笑声响起,一个大汉高高跳起,重重落在了擂台上。

    轰!

    整个擂台微微颤抖了一下,铁寒哈哈一声大笑道:“终于轮到老子了,老子早就忍不住了。”

    “喂,那个叫什么黄土的鸟人,快点上来,看老子怎么把你这鸟人的鸟粪都打出来,哈哈。”

    铁寒放声大笑着,同时下方气劲一动,一双雪白带着黄色纹路的翅膀的羽人俯冲了过来。

    这羽人落到了擂台上怒道:“东州的蛮子,今天我会好好教训教训你。”

    住持大比的修士继续念着,转眼,其余四人已到了擂台之上。

    “开始。”

    筑基修士的声音落下,铁寒率先出击轰向了那羽人。

    羽人已经,双翼一扇,一阵狂风朝着铁寒席卷过去。

    然铁寒身影一闪,多开了,转眼到了羽人的面前。

    那两个大拳头,雨点般轰向了羽人。

    铁寒与这羽人顿时战在了一起。

    羽人的近身战力不俗,与铁寒足足交战了盏茶时间,部落下风。

    不过最后,还是铁寒稍胜一筹,胜了一场。

    不过铁寒的也是伤得不轻。

    其余两场,大曌赢了一场,羽人赢了一场。

    现在三方的情况是,羽明国赢得场数最多,已有三人通过了第一轮,东州次之,有两人通过了第一轮,大曌排在最末,暂时只有一人进入第二轮。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大曌所擅长的是阵法、团战,在这种单人的比拼上,要远输于东州与羽明国。

    羽明国使臣心急如焚,如果照这个趋势下去,岂不是说,他的脑子肯定要搬家了。

    此时他十分后悔,当初为什么要听那个小祖宗的话啊。

    大曌的使臣微微侧头,看向了扮做侍女的小祖宗。

    那小祖宗却好像没看见大曌使臣一般,并不理会。

    住持大比的修士再度道:“东州铁图,对阵羽明国羽腾,羽明国羽龙,对阵大曌薛鹏,大曌藤子海,对阵东州哈萨。”

    声音落下后,在场的所有人都紧张了起来。

    铁木合眼睛一亮,嘴角泛起了一丝笑意,随后道:“此轮,我东州两人必可全部晋级。”

    一旁的羽明国使臣冷笑道:“羽腾,羽龙都是我羽明国仅次于二王子的天才人物,都是王子,呵呵呵,这次羽腾、羽龙二人,必定全部晋级。”

    “铁将军,你也不用太过灰心,这次你们东州至少还有一人可以晋级,就是那个叫哈萨的。”

    “他的对手是大曌人,那一局,你们是赢定了,哈哈哈。”羽明国使者哈哈大笑着。

    大曌使臣攥紧了拳头,冷哼一声:“这可不好说,说不准,你们羽明国这次变会全军覆没呢。”

    “哈哈,那就等着瞧吧。”羽明国使臣大笑着。

    为了此次的大比,他们羽明国准备的十分充分。

    除了二王子,每一位参加的大比的国人,都注入了一滴从那神羽中的精血。

    那可是神的血液啊,对羽人来说,是大补之物。

    将来,这些人至少都能成为筑基后期的修士。

    那些精血用一滴就少一滴,现如今,所剩更是不多了。

    为了此次大比,消耗了九滴,羽明国付出的代价,远不是东州与大曌能比的。

    “开始。”一声落下,三个擂台战斗瞬间白热化。

    一号楼擂台,那名为铁图的东州人展现出来无与伦比的恐怖战力。

    他周身血气陡然凝聚起来,背后图腾浮现鬼面獠牙,一只狼牙棒浮现在其掌中。

    随后狠狠砸向了那羽腾。

    羽腾微微凝眸,双翼一扇,一阵罡风席卷过去。

    然而那罡风未能阻挡那狼牙棒分毫。

    狼牙棒上散着乌黑的光芒,瞬间破了风墙,以泰山压顶之势,瞬间击中了羽腾的胸口。

    砰!

    羽腾的胸口瞬间被打得凹陷了进去,狠狠摔在了擂台外。

    他的胸口直接砸出一个巨大的血洞,五脏六腑完全皆成糜粉。

    那叫铁图的东州男子面色冷然,一甩狼牙棒,将上面的血迹甩掉,随后缓缓走下了擂台。

    “王子……王子……。”羽明国的使臣惊呼一声,急忙跑下去,检查羽腾的伤口。

    连忙拿出了一个小瓶,滴出一滴红色的液滴,喂给羽腾。

    在吸收了这红色的液体之后,羽腾这才缓缓睁开了眼睛,其胸口的伤口也在缓缓地恢复着。

    羽明国的使臣长出了一口气,擦了擦汗。

    如果羽腾王子战死,他要如何与王上交代?

    羽明国使臣眉头竖起,看向铁木合怒道:“铁木合,你是要谋杀我羽明国的王子么?”

    铁木合抠了抠鼻孔,屈指一弹,将鼻屎弹走,一咧嘴呵呵笑道:“方才不知是谁信誓旦旦地说,你们必赢两场。”

    “说两位王子极强,本将军也没想到,这位王子的实力,跟使臣大人说得不太一致啊,如果使臣大人早点说,这位羽腾王子实力低微,那么我就可以让铁图少用些力。”

    “可方才使臣大人说着羽腾实力极强,本将军也只好让我大哥新收的这个关门弟子,用尽全力了。”

    羽明国使臣咬紧了牙关,看向了铁图。

    铁图神色冷然,如一尊冰冷的战神,站在那里。

    “小子,你到底是谁?”羽明国使臣看着铁图冷哼道。

    此时下方有人忽然喊道:“是他,原来是他,难怪有如此实力。”

    “谁啊,这个人究竟是谁啊,竟然有如此恐怖的力量。”

    “还能是谁,除了我东州第一勇士,还能有什么人,拥有如此恐怖的力量。”

    “东州第一勇士,那不是血神殿的……。”那人刚要唤出那个名字,一旁人打断道:“他就叫铁图,之前的名字,忘记吧。”

    “铁图,铁图。”东州的修炼者大呼着。

    从今日起,铁图这个名字将响彻整个东州,甚至整个天下。

    铁图将目光移向了二王子羽尘,羽尘同时也看向了铁图,神色凝重。

    在二号擂台上,带着面具的薛鹏,缓缓抽出了一柄长剑。

    长剑剑体冰蓝,寒气附着在剑体的四周,让本就寒冷温度,又骤降了许多。

    在薛鹏对面,羽明国王子羽龙缓缓道:“我能感觉到你很强,但你不会是我的对手。”

    薛鹏缓缓道:“是么?你对自己就这么自信?”

    羽龙缓缓道:“我不是对自己自信,而是对我体内的神血自信,你认输吧。”

    薛鹏缓缓道:“大言不惭,就让我看看你有什么本事吧。”

    说着,薛鹏将长剑插回了剑鞘,一只手背负在后,一只手竖在胸前。

    羽龙见状微微一愣:“你怎么把你的灵器收回去了,你们大曌人,不就是凭借着这些灵器之利么?”

    薛鹏淡淡道:“对付你,用不着灵器。”

    羽龙闻言脸色一阵难看,冷笑一声道:“好好好,好一个狂妄的大曌人。”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