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第60章 刁钻的出题角度

    第60章 刁钻的出题角度

    薛云天转过头来,放下茶杯,镇定的往自己嘴里抛了两粒花生米,说:“我是好奇她怎么答对第一道题的,连那些经验老成的大夫都答不上来,可她却偏偏知道答案,我记得你说过她资质愚钝,诗词歌赋一窍不通,可她对医术的钻研,竟然比内行还要深入,实在是令人惊讶,也许她并不像外人说的那么笨。”

    薛瑾儿听到哥哥如此夸奖慕千寻,顿时露出不快的表情。

    薛瑾儿从来就没有喜欢过慕千寻,慕千寻在她眼里就是一块脏抹布,可她最心爱的哥哥居然对这块抹布褒奖有加,这令薛瑾儿不由得怀疑,她哥的眼神没毛病吧?怎么会欣赏慕千寻这种废材?

    坐在薛瑾儿旁边的还有另外一人,便是这兄妹两人的祖父,前任太医院院使薛胜。

    薛胜今年不过六十五岁,但外貌却老态龙钟,犹如一名上百岁的老人,他头上带着一顶毡帽,用以掩饰他稀疏的白发,他的脸颊深深的凹陷进去,一双眼睛往外凸出,瞪得大大的,怪吓人。

    他全身的皮肤都遍布皱褶,皮肉干瘦的犹如贴在了骨头上,身体坐在一张特制的竹轮椅中,双手架在扶手上,手指头哆哆嗦嗦的,连茶杯都端不稳,要喝茶时,必须由旁边的丫鬟喂食。

    薛胜扯着嘶哑的嗓音说道:“别在我面前提慕家人的姓名,他们只是一群是非不分、有眼不识泰山的乡巴佬而已!慕家人的贱名,不值得让我们薛家说道!”

    薛胜激动的咳嗽起来。

    薛瑾儿走过去,体贴的拍着祖父的后背,劝祖父别生气,同时还充满责备的瞪了一眼薛云天。

    薛瑾儿早就警告过薛云天,薛家和慕家祖上曾经结仇,做晚辈的不该在长辈面前提起慕家的名头。

    薛云天只得暂不说话,继续看向正举办的如火如荼的招贤大会。

    第一局的抢答比赛转眼就到了尾声,前面出的四十八道抢答题,基本上都是让应试者回答出各种药草的功效,不过童子们出题的角度都十分刁钻,难度还挺大的,不少行医数十年的老大夫都被问住了。

    所幸,慕千寻有白猫的帮助,全都顺利答中。

    她这勇猛的表现让现场的应试者们都如临大敌,没想到一个没有任何名气的黄毛小丫头会成为他们最大的竞争对手。

    最后一名童子开始出第四十九道题了,这是抢答阶段的最后一道题。

    应试者们都屏息凝神的看向台上。

    这一回,童子从袖里拿出来的并不是草药,而是一只小瓶,接着,他挽起衣袖,将小瓶里的透明液体直接倒在自己手臂上,然后用手帕擦去这些透明的液体。

    众人皆目瞪口呆,不知这童子的葫芦里到底卖什么药。

    过了一会儿,童子脸上突然浮现出痛苦的神色,他将手臂展现给众人看,之前被液体浇过的地方,如今渐渐泛起一层红色的小丘疹。

    大家都看得微微蹙眉,包括围观的百姓也很惊讶,没想到太医院的童子会这么拼,为了出题,竟然不惜拿自己的身体开刀。

    童子说:“你们不准上前,就在原地观察我手上的伤势,然后告诉我,瓶中这液体究竟为何物。”

    应试者们彼此嘀咕,他们所站之处,距离台上起码有二、三十丈远,连童子的五官都看得很勉强,隔得这么远,叫他们怎么辨认童子手上的伤势?

    太医院到底招的是御医呢还是神箭手,怎么还得考验应试者的视力?

    不少人小声埋怨,这种稀奇古怪的出题方式,哪是在正经的考试,摆明了就是在刁难人而已!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