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第57章 禁忌

    第57章 禁忌

    云柒子将这事告知单晨一之后,两人自然也是闲不住的。

    只是人毕竟还是要休息的,便在交谈完之后,各自找了个床榻睡去了。

    夜里,乌云遮月,却是有星辰四起。

    林颜夕望着眼前别样的天地,这个阴天依旧有星星的地方。她知道,这里已经不是坊市了,更不是宁川。

    镜子中,她的头发被发簪束起。领口是立式的男子样式,颜色却是与她平日里的淡色系完全不同的赤红色。

    辰阙说,这是哥哥平日里最喜欢的颜色。林颜夕看着镜子中自己身上的衣服,这颜色正如哥哥的性情一般。

    如烈阳般洒脱,直率果敢。

    这不正是她一直以来羡慕的嘛,别人能随心所欲的生活,而她却因为种种原因被局限着。

    如今这个局面,不正是给了她一个机会吗?可她却好像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还有手中的千机扇,其中的玄妙,她在绸缎庄也是领教过的。

    梳着哥哥的发式,穿着哥哥的衣服。

    她再没有选择的余地,沉默良久之后,那个她好像给了林颜夕一些提示。

    如今这个局面,倒不如好好接受自己的新身份,让“哥哥”在自己的这张脸下过的更好些。

    况且她还有任务在身,这些事情本就该她跟哥哥共同承担。

    而这些年来,哥哥一人承担起重任,如今哥哥面临着困难,她也该替他分担些了。

    一步一步前行,只有足够强大,她才有可能探寻到那些不为人知的秘密,找到父亲所说的东西。

    手腕一紧,蓦然意识到了些事情。

    神色凝重了一瞬,却又将紧皱的眉头舒展了开来。

    “辰阙大哥,我手臂上怎么回事?”

    林颜夕从醒来就感觉手腕中有些不合适,原来有些紫青色的手腕,竟然就这样慢慢褪去了颜色。

    看着辰阙守在门口的背影,叫了他一声。

    因为木无伤的吩咐,辰阙在门口守她守到了半夜,直到林颜夕醒过来。

    “回小公子,是公子用食毒兽为您吸去了毒素,可以防止这些毒素对您的侵害。”

    对我的侵害?

    林颜夕仿佛不在乎一般,对她的侵害她确实并不在乎,她的身体跟活药罐子是相差无几的。

    从小到大尝药,制药,那么多医书,也不会让她白看了。

    她心里想的是另一件事情。

    “那紫荆的毒素……”

    她想问的是紫荆的毒素可以解吗?

    但显然,辰阙对紫荆这个名字并不熟悉,甚至可以说是陌生。

    也难怪,他只是知道林木曾留给林颜夕一颗紫荆藤的种子,却不知道这普普通通一根藤蔓居然有了名字。

    看辰阙这个反应,林颜夕补充了一句。“紫荆是我的藤蔓,她中了毒,你看。”

    林颜夕挽起袖子,将手腕中淡淡的紫色露出来,给辰阙检查。

    辰阙对这件事情却是不知情的,他也有些诧异,为什么义父没有将这件事情没有告诉他,这让他一时怎么接?

    顿了下之后,还是硬着头皮问道,“不知公子,她中的是什么毒?”

    林颜夕一脸踌躇,“是妖毒。”

    听见这几个字的辰阙,不禁想起了件事儿,难怪接到的命令是让林颜夕进入摘星楼门下,原来是这个原因。

    要问这天下解毒之人,如果摘星楼说是第二,又有谁敢自称第一呢?

    也不知道是不是辰阙在这里住久了的原因,说话时竟然生出了一丝自豪。

    “想必小公子你也知道,这不尽峰峦囊括万物,这妖毒自然也是有法可解。”

    听到辰阙说有法可解,林颜夕不知有多高兴。她盼望了那么久,终于有了眉目,摘星楼那么厉害,一定有办法可以救她的。

    可她也料不到,辰阙却是又说了另一句话,“只是……”

    他犹豫了,虽然摘星楼医术深不可测,可是那楼主脾气古怪,多少年来连一个弟子都不收,难不成他还真打算将这一身医书带上天去啊!

    辰阙不知道,如今紫荆情况危急,但凡是有一丝希望,林颜夕也是必须要抓住的。

    她也不顾什么女儿家的矜持,直接拽着辰阙的袖子问道,“只是什么?”

    辰阙被她突如其来的质问给吓到了,公子不是说小公子挺乖的嘛。可是这好像也不是他说的那么回事啊!

    但自己既然开口了,就不得不向她解释明白,否则凭她的这倔脾气,还不得问个底儿朝天。

    “小公子你又所不知。”

    林颜夕瞪大了眼睛,直勾勾地看着辰阙,生怕稍微一不留神,就会错过些救治紫荆的重要内容。

    “不尽峰峦每年都会招生,而每十年则会有一次内门弟子的考核。”

    辰阙说着这些的时候,内心几乎是毫无波动,因为这本是人尽皆知的事情。

    当然林颜夕也知道。

    只是辰阙觉得,既然要向小公子解释,就得将这些事情的来龙去脉全部交代清楚,最好是丝毫不要放过。

    林颜夕也不会觉得烦,耳朵继续朝着辰阙说话的方向仔细听着。

    不过眼神稍微缓了下,因为她发现辰阙好像被她盯的有些不自在。

    “每十年之期,便会有一次内门弟子的考核,当然今年也不例外。只是在这不尽峰峦,对摘星楼来说,十年之期便跟禁忌一般,不敢触碰。”

    辰阙说这话的时候,眼神里是带了些紧张的,手心里有些细小的汗珠,他知道这些事情不该让林颜夕知道的。

    提起摘星楼那些事,哪个人能冷静下去,心里不起任何波澜呢?

    可是要是不让她知道,接下来的事情便也没办法进行下去。

    禁忌?

    林颜夕站起了身,这堂堂摘星楼竟然也盛行禁忌这种东西,禁忌又如何?还不是要有一天被人挖掘出来。

    她将目光移向辰阙,问了句。

    “什么禁忌?”

    辰阙顿了下,从屋子里的这一角走到那一角,继续说道。

    “不尽峰峦有东西南北四大主峰,分别以折阳亭,望月台,摘星楼,落辰阁四大建筑为特别标志。据说,多年前,曾经出现过一位人杰,睿智机敏,天赋异禀。这种人,可不是随便能遇到的,四大主峰之主自然放下了谦卑姿态,是争着抢着要让他做自己的内门弟子。”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