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第56章 云柒子

    第56章 云柒子

    赤裸裸的威胁,小家伙自然也是受不住的,可是它更受不住这冷冰冰的家伙突然叫它老人家。

    就在刚刚,单晨一说的一句话也是吓住它这个小心脏了。

    “您老人家考虑的怎么样了。”

    别人听起来以为是敬语,可这话放到单晨一嘴里说出来,怎么就变了个味儿。

    听起来怎么那么怪呢!

    “不要叫我老人家,也不要叫我小家伙,我有名字的。”

    单晨一对这眼前的幼稚鬼也是十足的服气,当真是小孩子,也是心大。到了这个时候还在考虑这些琐事。

    难道它真的不怕一辈子待在笛子里?

    “名字?”单晨一给了它这个面子,想告诉我你的名字,直接说不就好了,还要人问,真是。

    这年头的妖类也开始学习人类的礼节,为自己起名字了吗?

    “你问我,不然我不会说的。”被单晨一冷了一眼的它,却在这个节骨眼上,非得要争那一口气。

    姥姥说过,这是父母留给他唯一的东西,一份代表着他们相爱过的证据。

    看它这个样子,单晨一也是没有办法。毕竟小孩子耍起无赖,他可是见识过的。

    要是这次再给惹哭了,这会儿没人哄它,还真挺麻烦的。

    “你叫什么?”

    单晨一也就是应付地问了它一句。

    没想到这小家伙,还真的很认真地回答了他。

    “听好了,我叫云柒子。天上那种云朵的云,柒就是那个柒,子就是那个子。”

    就它这么个交代方法,别人只能知道它名字里有个云字,鬼能听懂它说了些什么。

    可不巧的是,这单晨一还真的听懂了它说的三个字。

    “是这么写的吗?”

    他蘸起了杯中的茶水,在桌上一笔一划的写下了三个字:

    云柒子。

    “还真是一点也不差。你既然写出了老夫的名字,那老夫就勉强一下,将她的下落告诉你吧!”

    真不知道它觉得这有什么难的?是故意拿他的智商开玩笑嘛!这会儿还又自称起了老夫,看来又是欠收拾了。

    “嗯?”

    云柒子知道,这个嗯绝对不是在问它问题,而是让它赶紧收回刚刚那两个老夫。趁他还没发怒,它还是早些逃开吧!

    “口误口误,是我,我丝毫不勉强,十分乐意地将她的下落告诉你。”

    假装扇了下自己的嘴巴,装的有模有样的,倒叫旁人看来是真的在认错一样。

    可谁知道这人心里这会儿的怒吼,真是见鬼了,它怎么变得越来越怂了,当初那些欺负小妖精的骨气去哪儿了?

    “说吧!”单晨一虽然是知道林颜夕应该是平安的,心里却还是放心不下,急于想知道她的踪迹。

    其实他的担心根本就是多余的,有些事情本就不是常人想的那般简单。

    “她早就被接去不尽峰峦了,只留下我们两个人在这里,明天还要去破那可恶的结界。”

    小家伙想起来也是有点沉重的,毕竟是广煞结界啊!那可不是说着玩玩的。

    “你如何知道?”

    说话的自然是单晨一,他虽知道林颜夕是平安的。

    却没能想到她竟然被接去了不尽峰峦,又是谁能躲过他的视线,将林颜夕带走的?

    “不尽峰峦乃是三界名派,做事端正,自然不会做这等半路劫人之事,你看这个。”

    说着话,便拿出一枚灵币,上面刻着的是个辰字。

    “落辰阁?”单晨一曾去过不尽峰峦几次,尤其是这落辰阁,他可是相当熟悉的。

    云柒子点点头,“正是。”

    这就是了,他早时便想着最有可能在不尽峰峦脚下劫人的,数遍这三界,恐怕也没有几个。

    所以最终锁定的怀疑对象只能是不尽峰峦的本家人,只是他再怎么想,也没料到会是落辰阁。

    说起他与落辰阁的渊源,还真是深了去了。早年他父亲单司瑾带他到不尽峰峦求学。

    落辰阁阁主辰永忌,见他灵根明净,曾有意收他为徒。

    他却因为不爱受这戒律拘束,一口回绝了辰永忌。辰永忌是个明白人,非但没有怪罪于他,反而对他的真性情欣赏有加。

    提出如果单晨一能拜入他落辰阁门下,他做主替单晨一去掉那诸多戒律,整个不尽峰峦,只他一人能夺的这个面子。

    谁知,这单晨一仍旧是态度坚决,绝不拜他。本以为,此事已经让辰永忌够丢面子的了。堂堂落辰阁阁主,为了收个弟子如此低头,却还是被人家拒绝。

    可谁曾想,这一来二去的,辰永忌的女儿却因此垂青了单晨一。

    单晨一这人,脾气本就倔的很,既然早年订了亲,哪怕再不喜欢,也会遵从本心,不可能会去做二心之事。

    既然无意,也不会给那姑娘机会,那回绝的可叫一个狠。

    于是单晨一就这么狠狠地打了这落辰阁的脸整整两下子。而他却适然自若,没感觉自己做错了什么。

    其实他的脾气,跟前的人还是了解的。既是如此,父亲自然也是支持他在第二件事情上的做法的。

    只是这拜师一事,明面上都是风平浪静的,也没人敢再拿这等事情当作闲话谈论,可背地里,人多了自然是嘴杂的。

    寒云轩少主单晨一两次拒绝落辰阁阁主的收徒意愿,两家闹的不愉快,在不尽峰峦里,也算是人尽皆知了。

    不记事起,就被糊里糊涂的订了门亲事,当时的他连嘴都张不了,自然也无法反对这门亲事。

    稍微长大些后,人家姑娘来看亲,他却连人家面都没见上?他又是个爱面子的人,被关了禁闭,那姑娘就不愿见他,八成是人家对他没什么好感。

    便没将这门亲事放在心上,以至于后来做出了逃婚这等事情。

    既然双双无意,成亲之后也没任何意义,倒不如早些散了,两不耽误。

    而且十八岁之忌,也是他该动手的时节了,那么多事情等着他去处理,自然没有时间,也抽不出精力去处理这等儿女情长。

    谁又能想到他单晨一日后,还就偏偏栽倒在他口口声声说两不耽误的那人身上呢!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