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第55章 不想说,还是不敢说?

    第55章 不想说,还是不敢说?

    明明知道冲破封印会暂时减弱自己的灵力,但他还是那么做了。

    这也是长笛为什么一直以来都不离开他的原因,因为除了他之外,再没有人会对他如此,让他安心。

    小家伙狼吞虎咽的,不一会儿桌上的菜品就被吃了个精光。当然,这其中也不乏单晨一的功劳。

    只是长笛无法进食这些人间的东西,以前在寒云轩,误食了茶水之后,差点没把命丢了。

    那次要不是单晨一没日没夜的用自己的血喂养他,也许他早就不在了。

    见他犹犹豫豫的,单晨一便直接拿起了碗,递到长笛面前。

    “快。”他不擅长这些照顾人的事情,这些不过是从林颜夕跟前学到的。

    想起恩公那般细心的人,他又有了些思绪。她不可能就那么被人劫走,一定是熟悉的人,况且根本没有打斗的痕迹,不伤她,难道只是为了带她离开?

    而这递碗的举动,在长笛看来,也是有些诧异的,自己的主人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会照顾人了。

    碗都递到嘴边了,这意思好像就是你非喝不可了。

    其实生血可不是没有吸引力的,毕竟这是修习之人的血,而且还是拥有灵根的人。

    只是单晨一掩了上面的味道,一是怕长笛喝起来有些难以下咽,二也是为了不让其他人干涉,毕竟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要是没有取下的血,他长笛还可以拒绝,可是如今都已经在碗里了,也不可能再回单晨一的身体里去。

    况且他的身份,却一而再再而三地为他递碗,换作谁也不可能不给这个面子。

    只能接过碗,喝了下去。他已经很久没有尝过这个味道了,血入愁肠他才知道自己对这个味道有多么渴望。

    除了替他烦恼,解他忧愁。他不知道该如何对待眼前这个不惜用自己的精血滋养他多年的人。

    自从上次吃饭之后,单晨一便长了记性。人间的东西都是要用一种叫做银子的东西来交换的,就跟寒云轩的东西要用灵币买是一个道理。

    只是当时没人告诉过他,他去过的地方并不少,只是所到之处皆是灵气充足的地界,自然也不需要那等俗物。

    于是这次刚进门,他就从怀里拿出了一锭银子,还是从单羽那里顺来的。

    谁知道让人意外的是这里的店家并不收这个,而是告诉他等走的时候再付其他的。

    其实这个才是真正的人间规矩,吃完饭住完店才应该结账的。

    当时遇见的那个店小二,不过是看他穿着华丽,想讹他一笔而已。

    毕竟有钱人,大多都不喜欢太麻烦,而且要是说他要吃霸王餐,要是让周围的人看了笑话,也就等于丢了面子。

    可那店小二没想到的是,这单晨一对这人间的规矩如此生疏。

    他好像除了修习,很少没有跟旁人接触过,很多人情世故,根本不懂。每次任务都是简单的会面,再之后就直接执行任务。

    好像他也确实是少了些机会去了解。

    上了楼,直接进了客房。

    这里的条件可比宁川的好上许多,门窗都是采用上等木材,而床榻边缘以及桌椅上更是雕花绘漆。

    房间大小足足比宁川那间大了两倍有余,虽说大了也是浪费,不过有各自可以歇息的地方,却也不失为是一件好事。

    而长笛也在外面待久了,也是时候进这笛子中养气调息去了。

    吃完饭的小家伙又忍不住开始叨叨了起来,“她不见了,你也不去找她吗?”

    明明它也知道林颜夕不见了,却好像并不着急,从她离开到刚才吃饭,它一直都没有提到过她。这会儿却突然提起,想来也是有些可疑。

    “你知道她的下落,如今却又来问我,这么快就忍不住想告诉我了?”

    他说话语速不快,条理分明,字字却都说到了点子上。

    对,他说的不错。

    小家伙不得不承认,他确实猜的丝毫不差,见他一路上并未提到过她,它确实是有些急了。

    可是要让它告诉他,林颜夕的下落。哼,做梦去吧!

    单晨一就只是盯着它,貌似慢吞吞的语气,却硬是让它有了被质问的感觉,甚至感觉是被审判。

    这人天生就有这种气场,不用大声说话,只是浅声微语便能让人毛骨悚然。那双仿佛能看透一切的眼睛,让人不敢直视。

    还没等小家伙反应过来,一声“你不想说,还是不敢说?嗯?”

    前两句已经够扎人的了,再来一个反问的嗯字。

    还拉着长长的尾音,却让小家伙有了种全身赤裸着的羞怯感。这人是能读心吗?怎么什么都知道。

    我干嘛挖坑给自己跳,现在林颜夕不在,谁来救它?什么叫自作自受,大概就是像它现在这个样子。

    不对,才反应过来的小家伙,瞬间清醒了脑子。

    混了那么长时间的三界,竟然需要一个林颜夕来救它,它这也未免混的太惨了吧!

    其实它自己没有发现,可林颜夕却早就成了它在单晨一面前的护身符。

    在这个人眼神里杀死半个人的家伙面前,除了林颜夕,好像目前它还没有找到其他好使的招数去对付他。

    “你你你,你别过来,不然你就永远别想见到她了。”捂住眼睛不敢看他那冷厉的眼神,余光却瞥见他步步紧逼。

    小家伙只好急忙后退,直到腿被身后的什么东西绊住,猛的落在了椅子上。

    “要是不想说也可以。”单晨一突然开口的一句话,才是将小家伙吓得不敢挣扎的,这人怎么会这么好心。

    事出反常必有妖。

    它就知道,这个冷血的家伙不会这么好心的,看吧!这还没等它说话呢!他就又拿一句话吓小孩子了。

    “你若是想待在这笛子里,换长笛出来,我也可以成全你。我这人,不怎么喜欢威胁别人,我给你时间考虑。”

    这是不喜欢威胁别人,这种症状恐怕已经是威胁病上瘾,而且已经病入膏肓了吧!

    可是这些话,它只能藏在心里默念。

    突然有种感觉,这种人要是成了它的主人,那它还有的活嘛!

    于是它做了个慎重的决定,它还是将希望寄托在林颜夕身上吧!她虽然有点弱,可是她对自己还算挺好的。

    以后跟着她,倒不至于会吃苦,不过就看能不能让它做那件事情了。

    小家伙的思想未免有些单纯,灵器选择主人,靠的是二者之间的属性配合度,以及最重要的高兴。

    只有灵器跟它的主人同时选择了彼此,那么才能建立主仆关系,终身相伴,而不是你想选择谁就能选择的。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