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第54章 别人看不见他

    第54章 别人看不见他

    缓缓将林颜夕放在床上,盖上了被子,转身走向门外。

    “公子你这次真的要走?”

    木无伤点了点头,从腰间拿出一把扇子,递给了辰阙,并对他说道。

    “她醒后,把这个给她。你要记得,她在人间叫林颜夕,不怎么喜欢说话,不怎么喜欢笑。她不会做饭,最多只能熬个药膳。你要教她多说话,多笑,遇见事情不要忍,该出的气一定别憋着。”

    嘴角一会儿微微扬起,一会儿又瘪着,好像受了多大委屈似的。

    “她不会灵术,修习起来可能要慢一些,可是她很聪明的,你别嫌麻烦,好好看着她,她……”

    说着话,喉咙里竟也开始凝噎,却还是微微抬起头,将温热的液体含进眼眶里。

    只要一想到自己不能照顾她,便开始缓不下情绪。

    “您别说了,公子,我都知道。我会好好照顾小公子的,您请放心。”

    辰阙大步向前追上了木无伤,伸手拽住了他的衣袖。

    木无伤也不言语,轻轻地将他的手拿了下来,只是嘴角一弯。

    便随着一缕灵气消失的无影无踪。

    回过头来的辰阙,公子刚刚那是笑吗?好像是,又好像不是。

    辰阙从来没有见过他那样,从来没有。

    其实二人心里都清楚,有关林颜夕的一切,早就已经准备的很充足了。

    就算木无伤不向辰阙交代,辰阙也不会亏待了林颜夕的。许久以来,不都是为了让她上山来,完成那些事情吗?

    只是她现在的经验还远远不够,连修习都尚未真正开始。日后要做的事情还有很多,辰阙却也是一点不感觉沉重。

    回头看着躺在床上的林颜夕,他跟公子还真是像啊。

    毕竟是林木的孩子,又怎么可能会弱呢?只是需要时间罢了。

    掏出腰间的那一小盒药丸,心里不禁想着:公子也真是用心良苦。

    坐到床沿上,将药从盒子里拿出来,喂给了熟睡中的林颜夕。

    结界之处,诸多要去不尽峰峦修习之人,拥挤之势,可想而知。

    来此处之人,都是过了坊市那关的人。

    很多人不知道的是,坊市的出口,也是设了结界的,凡是能过了结界的人,必然少不了是拥有灵根之人。

    一旦过了坊市,便已经是一只脚踏入修习之门了,就算是成了不尽峰峦的入门弟子,就凭借他们能通过坊市这段经历,也是对他们日后的散修之路大有帮助的。

    修习之人,拜入名门名派之人其实只是占了少数的,毕竟门派规矩繁多,要求又是极高的。

    只有很少一部分人可以忍受的了那些个繁文缛节,在诸多考验中增长修为。

    这些人,恐怕才能算得上是真正的修习之人。

    不过其中苦闷,也只有自己才能知晓。众人羡慕的只是他们的表面的光彩靓丽,威风凛凛,却没人去想这些人背后的付出。

    他们也是正常人,也会拥有诸多情绪,只是很多时候,会选择克制,用自己最坚持的东西将那些打压下去而已。

    而更多的人只能选择在人间历练,最终成为散仙,就算是入不了神位,却也是能有些过人之处,还有些幸运之人长命百岁。

    客栈内,

    店小二热情地出来恭迎他们,“天色这么晚了,客官是要住店?”

    单晨一点头应了声。

    “好嘞,您请上楼。”

    店小二紧踱着小步子,就去柜台前登记了,还没走到柜台前就给小家伙一声奶音叫着停住了。

    小家伙捂着瘪瘪的肚子,咕噜咕噜直响着,“再给我上些好吃的来。”

    “再来一壶清水。”店小二有些诧异,不是有酒吗?还要水做什么,不过客人吩咐,他们也只能照做。

    转过身来,对着小家伙说了句,“小客官您也请稍等。”

    小家伙不愿意了,瘪着嘴,“谁小了,谁让你叫我小家伙的。”

    这下可把店小二难住了,不就是个小孩子嘛?不叫小客官,难不成叫老客官啊?现在来住店的人真是越来越奇怪了。

    “来这里的人可都不是什么普通人,你这么说,是想让别人针对你吗?”

    不过就这一句话,单晨一就把这小家伙给吓住了。

    它自然是不想让别人盯上的。

    单晨一也并不拒绝,招手让店小二将菜单拿了过来。

    说来赶了这么久的路,也是有些饿了。

    只是担心着林颜夕的下落,也并没有想起吃饭这茬子事儿来。

    让小家伙奇怪的是,这里的人仿佛看不见长笛似的,只在桌上摆了两双筷子。

    “喂,他们看不见你吗?”

    长笛坐在旁边的椅子上,只是摇摇头。

    这家店里的效率也算是很高的了,还没一盏茶的功夫,菜就上来了。

    “鱼目珍珠,八仙果,馋嘴炒肉,红萝炖汤,还有您的酒,菜齐嘞,您两位请慢用。”

    小家伙斜着眼睛瞥了眼长笛,又转过来问单晨一。“这家伙都不吃饭的吗?它喝空气就能饱吗?”

    单晨一自然不想理会它,拿起筷子夹了块八仙果放在它盘子里,倒了杯酒推到它跟前。

    “闭嘴吃饭。”语气几乎是训斥的。

    一只手在桌下面刚要伸出,就被长笛挡住了,“主人不要。”

    单晨一摇摇头,“没事。”

    说完拽开了被长笛紧抓着的手,在手上划了个口子,滴了几滴血在碗中。

    他的血,自然是与常人一样的,只是融进水中却没有颜色。

    将碗挪到长笛面前,“来。”

    长笛已经很久没有喝过了,这是滋养他灵魂的珍品,只有主人的血才能起作用,可是长时间这样,没人能受的住的。

    一开始的时候,单晨一经常给他喂自己的血,可是后来被单司瑾发现之后,就再也没让他这么做过。

    甚至不惜封了单晨一的血脉,若不是他自行冲破封印,他也不会那么虚弱,下山时连明物御空都操控不了。

    就连今日也是一样,若是他灵力足够的话,自然能飞的更快些,林颜夕也不会被人劫走。

    长笛本就已经是生存在笛子中的灵魂而已,他自身自然是不能见血的,所以今日受了伤之后,单晨一才会有那么大的反应。

    只有长笛知道,单晨一为自己做过的事,可能这辈子再没有其他人能够做到了。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