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第52章 被人劫走

    第52章 被人劫走

    林颜夕虽然没有真正进入修习,却也对这些事情略知一二。

    至少她能懂这是单晨一为了保护她,将自己的护身灵器用在了她身上。

    他和小家伙怎么办?

    可是没等反应过来,却已经被后背的一股力量劫了去。

    明物御空的速度是按照单晨一设定的,而被其他力量阻断之后,就又是另外一副模样了。

    笛子被甩了出去,随后就要坠入云端。

    “看那里。”

    没等小家伙话音落下,单晨一就一把收回了笛子。动作之快,

    身后的长笛也赶了回来,正要回到笛子当中去,单晨一的话止住了他的脚步。

    “见血了?”

    长笛瞥了眼自己袖角处的血迹,脸色一沉,牙关紧闭着,没有说话,可他微微耸起的肩膀却出卖了他。

    他刚刚,紧张了。或许更应该说是一种愧疚。主人那么相信他,栽培他,他却连这点任务都有了失误。

    单晨一看他如此,却没有丝毫的心疼流露出来,看起来像是满脸的鄙夷。

    其实却不然,只有长笛知道,这才是对他真正的心疼。

    现在对他不严格,恐怕日后……

    除了单晨一,他谁也没有,没人会帮他注意,今日天已黑,空气里有些许湿润。

    赶路的这几日来,每天都是风和日丽的,长笛连出来换口气的机会都没有。

    若不是今日遇见那些两生藤,他恐怕还要在那密闭的空间里待上很久。

    世人皆不知,这两生藤还有一个名字,叫血藤。

    血藤自然是因为它要想生存下去,必须得到湿阴之气,方可罢休。

    凡是闯入其所守护范围之内的人,命数短些的,早就被它扼住喉咙,断了命数。命数长些的,自然也得付出些代价。

    不见血,誓不罢休。

    要么人死,要么就得有湿阴的血,才能过了这关。

    从刚刚进入这里,长笛就暗中与这些血藤斗争。其实他早就知道,这些藤蔓非得见血不可,却也没告诉单晨一。

    这也是单晨一为什么支走林颜夕的原因,他恍惚中记得在宁府,清礼也是想要林颜夕的纯阴之血。

    只是,让他没想到的是,这东西竟然会让长笛受伤。

    他眼里的冷厉,不再是对长笛的斥责,而是另一种情绪。

    不过是想要长笛吸收那洞里的阴气,让他维持下去而已。

    若是早知道如此,他定然会一击灭了那些碍眼的藤蔓。

    眼底的凝重让人有些害怕,只是手中有了些微小的动作。

    可谁也没有说话,长笛吸收的阴气足够他支撑些时日,况且这里还有御水珠。

    两生藤洞内,没人知道它们的心酸,他们不过是想要一滴血而已,却被打的断枝断叶的。

    临了,临了还被一缕来自百米之外的蓝色灵气,打的根藤断开,不能动弹。

    这比要了它们的命还让人难受,毕竟营养都在根部,藤部无法吸收到根部的水分,是想要它们活活渴死吧!

    接住笛子的单晨一,刚刚凝重的眼色却久久不能舒展。

    看来,她不见了。

    尽管自己前行的速度已经足够好,但有些事情却还是料不到。

    离开了长笛的笛子,不过就是件普通灵器而已。他注入了足够的灵力,却也没能护得住她。

    进入结界境外,落地之后,单晨一松开了小家伙的衣领,才让它松了口气。

    它明明自己可以飞的,却被这家伙牵着鼻子走,啊啊,好丢人。

    难道它是小孩子就不要面子的啊!

    虽然一路上叨叨着“放我下来。”

    可要是真正被单晨一放下来,它恐怕不摔个半死,全身也落不得什么好处。

    有时候它真觉得自己这种性格,叫识时务者为俊杰。

    妥妥的理由。

    长笛从刚刚开始,就一直没离开过那管笛子,紧紧地跟着单晨一。

    单晨一注意到他有些抖动,想着许是刚刚出来,还不习惯。

    自己倒是想让他拿着,这样就能一直在日光下活动了,可他却是碰不得的。

    天色有些晚了。

    “今日就先休息吧!”说完话,头也不回就往一间客栈走去。

    其实单晨一去过不尽峰峦的次数不在少数,只是当时都是跟着父亲以求学的名义。

    各个修仙门派都是有通关灵牌的,若是他拿出寒云轩的灵牌,就算是有人守着,也不敢为难他。

    这结界,自然也就不成问题了。

    可是他此时若是以寒云轩的身份进去,那岂不是等于直接告诉父亲自己的行踪了。

    房内,昏迷中的林颜夕被一阵熟悉的声音叫醒,可那人叫的却不是她的名字。

    “无心。”

    睁眼就看到的人,如此熟悉,却让她有些疑惑,将手指向自己,“你在叫我?”

    “我的傻妹妹,这里除了你我,还有第三个人吗?”

    木无伤浅笑了声,伸手扶起身子仍旧软趴趴的林颜夕,一只手垫在她身后。

    “我靠在这里就行。”

    林颜夕挪开了木无伤的手,自己鼓起劲儿靠在了床沿上。

    父亲不是说,哥哥出事了吗?可如今,他又为什么要将自己劫到这里来,这些事情,一时让她腾不出脑袋来冷静。

    只能开口向木无伤问清楚,“是你带我来这儿的?”

    “不错,可是……”可是他没让人将她打晕,他不想伤他的,谁知道这辰阙下手没轻没重的。

    让他带个人回来,来是来了,可谁知道他是把人打晕了带来的。

    跟前的人见这情势不对,立即上前解释道,“是属下办事不力,属下该死。”

    木无伤也不生气,只是挥了挥手,说道,“没事。”

    “你就这样把我带出来,你不怕他们起疑吗?”林颜夕说着就要起身来。

    “起来干嘛,先坐着。”看她还晕晕乎乎的,木无伤连忙将她扶回了床上。

    她是有些不放心,本来也打算到这里之后就跟单晨一和小家伙道别,然后就离开的。

    可现在自己就这么一声不吭的就走了,他们会不会在到处找她?

    “你好歹让我跟他们道一声别啊!”说话时,林颜夕有些哽咽。

    此次一别,再次见面就不知道会是何时了,而且就算见面也无法……

    那个时候,她早就是另一个身份了。

    “我的傻妹妹,又不是见不了面了,你们不是都要去不尽峰峦吗?”

    木无伤语气里尽是安慰。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