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第49章 喉结

    第49章 喉结

    “你的喉结呢?”

    可是就这一瞬,刚被轻薄了的林颜夕打了个激灵,收回了腿。

    难道,就这么被发现了。

    上次哥哥就是这样发现她的,不过哥哥应该不算,他本就知道自己的性别。

    可是单晨一不一样,这家伙之前连自己的身都不近,时时刻刻保持着一副谦谦君子的模样。

    他眼睛又那么尖,突然这样,怕是真的被他发现了端倪。

    林颜夕正打算用毕生的机会要跟他斗智斗勇时,耳边又传来他的声音。

    “腰也这么细,你是小孩子吗?”

    林颜夕当然想说,她不是小孩子,哪儿有长这么高的小孩子。

    她只是女人而已。

    不过很明显,单晨一没有将她往女人这方面想,刚刚跳到嗓子眼里的心又跳了回去。

    这家伙,是笨蛋吗?

    正常人不是会怀疑性别的吗?他怎么还玩思维跳跃的啊!

    “我才刚十八岁。”

    其实也有部分男人的喉结是并不明显的,至少宁川有很多年轻人就是这样。

    只是眼下,林颜夕觉得对于单晨一来说,还是自己说的这个理由可信些。

    不出所料,从她口中得出答案后,单晨一落在她腰际的手就松开了。

    嘴里还嘟囔着,“嗯,还是个发育迟缓的孩子。”单晨一跟林颜夕同岁,不过他月份稍大些,他的喉结却已经十分明显了。

    林颜夕刚刚以为这一劫自己可算是逃过了,谁知道胸前的酥氧却再次让她的心提到了嗓子眼里。

    单晨一刚刚还落在她颈间的另一只手,此刻已经在她的胸前探索了起来。

    他还有些奇怪,背后没有,肩上没有,腰间,颈部都没有,只能是胸前了。

    “住手。”明明挺严肃地想让单晨一停下手,可林颜夕的声音里却带着些祈求的语气,说话时却还是含着笑意。

    虽然是吃了药,可是这种特征不可能消失了去,只是看不见而已,但她的感觉还是存在的。

    就这么被轻薄了,心里甚是不爽。

    单晨一很明显的愣了下,男人之间,这有什么啊!

    “你在做什么?”似乎是觉得自己刚刚的反应有些大了,急忙说话掩饰。

    “当然是……”将你那晚将我抵在墙角的事情还给你。

    可是单晨一话说出来,却正经地成了,“当然是帮你找含笑符。”

    含笑符的威力并不小,虽然单晨一已经用灵力帮林颜夕压制了些。可要是找不到符咒的位置,就得这样笑好长时间。

    看着她如此难受,他心生不忍。

    刚刚本想自己替她解开,再收拾这小家伙的,看来是等不得了。

    “解开。”

    这次他可不只是命令的语气,还带了些凶煞之气。

    小家伙这下也是有些被吓住了,可是越是吓它,它还越闹的欢,至少他知道了一件事情,之前它还有些怀疑的。

    她在他心目中的位置,是不是得重新定义了,反正肯定比自己高。

    没办法,小家伙只能屈服于强大的邪恶势力,单晨一就这么顺利的再次压制了小家伙。

    虽说是他有可能是自己的主人,但这么欺负人也太过分了,而且还是为了一个女人欺负自己。

    小家伙心里好想哭。

    没想到还没等它难过,单晨一挥手将它往过去叫。换作以前它肯定会高兴坏的,可是现在,它可不敢。

    有些胆怯的它只能往林颜夕背后退。

    并且向林颜夕示意帮帮它,不然它就将她的秘密抖落出来。

    林颜夕自然是要帮它的,尽管它刚刚给自己贴了含笑符。自己当然是想让它吃点皮肉苦。

    可是比起秘密,个人的小情绪根本不算什么。

    自己刚刚忍了那么多次轻薄,不还是为了不暴露身份吗?

    倘若是以前,大不了就是被知道性别而已,可是要是现在被知道,那哥哥的事情岂不是就再也无法查明了。

    小家伙会躲,单晨一就会逼它出来。

    他双手抱在胸前,睨了它一眼,眼里尽是不屑,“小孩子才会往别人身后躲。”

    果然他很了解它,话音刚落,它就从林颜夕背后探出头来说道。

    “我才不是小孩子。”

    说着话,眼睛周围竟然围满了泪花,委屈的情绪一下子涌了上来,那些过去的回忆一股脑的袭来。

    嘤嘤嘤。

    “我不是野孩子,我不是,他们只是,只是……嘤嘤嘤……”

    他们只是出远门了,姥姥以前说过的,爹娘只是出远门了,他们会回来的。

    可是它后来才知道,他们早就不在了。自己是姥姥养大的。

    姥姥在的时候,它还是个要星星要月亮的小可爱。它还是那么大林子里的主人,也没人敢欺负它。

    可是姥姥走了之后,就没人再照顾它了,那些妖类就欺负它没有爹娘,连姥姥也不管它了。

    它不知道该如何向那些妖类解释,姥姥不是不管它了,只是像爹娘一样离开了,他们再也不会回来了。

    就算是他们想照顾它,也没有机会。

    不知怎的,林颜夕看着它如此,心里很是难受。当初父亲也是经常出远门,自己被别人欺负也不是一天两天的。

    就算是自己会些炼药之术,却还是只能用来防身罢了。

    殊不知,那些言语上的伤害,或许有时候来的比行动更让人难以抵挡。

    单晨一抱在胸前的手放了下来,有些手足无措,他最见不得别人哭了。

    但若是要他去哄哄这小家伙,那是万万不可能的。在他看来,男孩子就该经受打击,不然是长不大的。

    要是整日里软软糯糯,哭哭啼啼的,还不如干脆投胎做女人,名正言顺的让人保护。

    可是小家伙是被自己惹哭的,多少有些愧疚。

    还没等他行动,林颜夕就一把将小家伙揽在了怀里。

    平日里闹腾腾的小家伙,却在这一瞬间乖的像个小婴儿一样。

    就软糯地依偎在她温暖的怀里,偶尔会啜泣一声,听来也是相当可爱的。

    它明明很讨厌别人靠近的,除了姥姥,从来没有人抱过它。

    但是当她将它抱在怀里的时候,它竟然不想去反抗,反而是噬骨般的喜欢。

    此刻它想让这个女人抱着它,像是一种期待已久的温柔。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