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第34章 手心中的字

    第34章 手心中的字

    其实这并不难选,单羽自然是要让单晨一先来,留着这个活财神,哪儿还用愁抓不到灵兽啊!

    木无伤这边就更简单了,毕竟自己只是想帮这丫头的,自然是要让这丫头前去。

    四人达成一致之后,成观便让人看住了单羽跟木无伤,自己带林颜夕跟单晨一进了内卦室。

    进了内卦室,成观招呼他们坐下,“你们两位,现在可以开口了。”

    虽说成观给了他们机会,可是林颜夕当着单晨一的面,不能问成观救紫荆该去哪里吧?

    只能将父亲留给自己的信中一部分,交与成观。

    他应该会懂的。

    成观看了眼信中内容,视线落在了信的最后注明的一行字,那是他们专用的文字记录方式。

    他就知道,此事没那么简单,这坊市里高级卦师也不少,上头特意挑了自己下来,原来是为了这事啊。

    虽然是有些后知后觉,但心里还是不免的有些激动,这是不是就说明自己得到了重视呢?

    仔细斟酌一番之后,成观仰头看林颜夕,忽觉这张脸庞真真如白玉,眼神里明光流泻,而她只是眨眨眼睛。

    他的视线逐渐转向了她的脖颈间,虽然戴在里面,但那份光芒是遮不住的。

    成观心里莫名得意,怪不得……

    可单晨一不知怎的,突然就挡在了林颜夕面前,将成观的视线猛地转移到了自己身上,“请问卦吧,我有些急。”

    这动作,连他自己都理解不了,只是看着成观直勾勾的盯着她看,心里就一阵不爽,告诉自己只是正义感作祟而已。

    毕竟在单晨一眼里,眼前这人,跟林颜夕完全没有关系,他敢确认,他的恩公是个正儿八经的男的。

    成观瞳色加深,开始问卦,嘴角上挑的弧度有几分玩世不恭,可这并不耽误他指尖发力,将灵力注入信纸。

    不一会儿,信纸中的气息皆被桌上的丝线所吸收,丝线在三人的眼前开始活动,一瞬的功夫,便在视线中消失,而丝线的另一头还连着信纸。

    过了些时候,刚刚还纹丝不动的信纸,开始抖了起来,丝线回到了成观手中。

    知道不方便说出来,就拉起了林颜夕的手,打算在她手中写几个字。

    “你干嘛!”单晨一怒气冲冲地吼了他一句,成观只能白他一眼,你说我干嘛,人家不想让我说出来,我只能写。

    看着眼前暴怒的人,成观有些想笑,关你什么事啊?人家姑娘家都没说什么,再说我马上都是有家室的人了,我的清誉也很要紧啊!

    成观想错了,单晨一对林颜夕只是兄弟情,兄弟情啊!

    而单晨一这边,似乎是没有什么可以交与成观的,只能向林颜夕借了下叶飘零。

    林颜夕自然是不能借与他的,万一被这成观算出来自己的踪迹,岂不是……

    “在下无意冒犯,只是我那朋友不见的蹊跷,在下有些担心。”

    眼看着他的眼神逐渐焦灼,林颜夕有些不忍,再怎么样他也是因为担心自己,便将叶飘零递给了他。

    就算是算出来什么,自己打死也不承认就是了,不怕不怕。

    里堂的木无伤跟单羽,一个把玩着手中的扇子,一个拨弄着手环,虽然做的事情不同,不过都互相看不顺眼。

    可是接下来要发生的事,硬生生把两个人栓到了一起,不管他们是愿或是不愿。

    眼前一黑,木无伤手指一动,立刻发动千机扇,一阵红光忽闪忽闪的,可是并没有什么用。

    因为在里堂,二人便放松了警惕,但以木无伤的修为,在坊市这种地方,要想抓住他,也不是件易事。

    可是袭击他们的人,用的是捆仙锁,这东西对凡人并不起作用,可是他们二人都是修习之人,自然逃不过。

    其实木无伤心里还是有些底的,来人蒙了他们的眼睛,不过就是怕被认出来,既然是熟人,事情也就并不难办了。

    内卦室里,

    成观接了单晨一递过的叶飘零,“你也要找人?”单晨一自是应了他。

    只见成观指尖发力,在叶飘零上做了标记,它一挥而出,飘出了卦堂。

    以成观的经验,本以为这次带来的会是对方的消息,谁知道那被他施了法的叶飘零,竟然瞬间返回。

    在内卦室里不断的打转,往日里从未有过这种情况。

    成观跟单晨一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叶飘零上,没人注意到此刻的林颜夕,她的指缝里已经全是汗。

    说是以物寻物的卜卦之术,其实靠的是寻找一股灵气,成观自诩这坊市里,还没有几人能比得过自己。

    可是今日这一下,却让他丢了颜面,尽管他使用再多的灵力,这叶飘零还是在原地打转,不去外面探消息。

    莫不是他要找的人周身皆无灵气?

    成观摸着下巴,看起来像是在想事情,却用余光看了眼林颜夕,灵根是有的,可是却全身毫无灵气。

    亦或是就在眼前?

    可自己总不能将她直接暴露吧!人家林颜夕尽力掩饰,自己没有理由就这么揭穿啊。

    到底她干嘛这么奇怪,明明单晨一要找的人就是她,为什么不承认?

    可是上头早就吩咐过,要是碰上她,她的事情不能多问,也不能泄露半分,自己也不敢违抗。

    想来想去,只能对单晨一说道,“虽说我这寻物之法有些用处,可是既然寻找无果,想必你要寻的那人,周身并无灵气,恕我无能为力。”

    成观说的话看起来恭恭敬敬,可是每一句话都为自己找够了理由。

    不可能,林颜夕可以种的出长夜幽姬,又用它来治好了别人的眼疾,况且自己记忆之中,在宁府,他也是有灵术的。

    这是单晨一听到成观的话后,做出的第一反应。

    他并不是没有想过,自己派出去的人都没找到她的踪影,说是要找的人身上没灵气倒也解释的通。

    那又如何解释他在宁府时的灵气呢!

    可是他从未想过,林颜夕那些使用灵气,不过都是从木坠上得来的。

    就连林颜夕自己,很多时候也以为那是她自己修习来。

    其实那并不是属于她自己的灵气。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