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第33章 破例

    第33章 破例

    木无伤怕林颜夕也会质疑自己,指了指林颜夕,让她看看自己的袖子。

    林颜夕顿了下神,伸手向自己的袖子中探去,里面是叶飘零。

    “我看这里有些拥挤,怕你丢了东西,就自己作主将它取了下来,你不会怪哥哥吧!”

    林颜夕刚想摇头,又想起来了刚刚跟木无伤的约定,回了句。

    “不。”

    又想着木无伤刚刚说的五个字的底线,加了句。

    “不会怪你。”

    木无伤又重复了一遍林颜夕说的话,不,不会怪你。

    不多不少刚好五个字,嘴角满意地勾了下。

    单羽拉着单晨一排在了木无伤后面,没有再跟林颜夕他们交流。

    在他们之前进入卦堂的人,又有一个退了出来,这次退出来的人,手里拿着的是一节骨头。

    想来也是多少用了点心力,可惜的是看错了方向,看见了狗,就找骨头,不过比拿着竹子的那位高多了。

    队伍终于排到了林颜夕跟前,木无伤在林颜夕耳边小声叮嘱,“一定记住哥哥刚刚跟你说的话,千万别顶嘴。”

    林颜夕仔细想想,身子也是怕的一抖擞,木无伤刚刚告诉她说,马上要见的这卦师,脾气古怪的很,平日里最爱骂人。

    这一点,毋庸置疑,从刚刚被骂的狗血淋头的那位公子哥,就能完全看出来。

    林颜夕跟木无伤随着锣师的脚步进了卦堂,又跟着走了一段灰黑的长廊,才进了这里堂,见到了卦师。

    卦堂外的人群逐渐少了,明月的光芒也开始淡了下去,想必时辰已经不早了。

    “你们也是来问卦的?”说话的是他们口中的高级卦师,成观,一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可是话语里却极度狂傲。

    翘着二郎腿坐在椅子上,一只手里把弄着签,嘴里说着话,眼睛却不向林颜夕他们这边看。

    林颜夕心里没数,这等模样,当真能求签问卦,可是父亲信中确实是提到了这个人,还说他自会为自己指明去路。

    木无伤在心里默默地翻了个白眼,这不是废话吗,来这里不问卦还能来干嘛?

    可是碍于现在自己是个问卦之人的身份,没多表现自己的情绪。

    父亲自是不会欺骗自己的,林颜夕便只是点了点头,从袖子中拿出了纸船灯,递到了成观眼前。

    “这是此次前来问卦的引物。”

    木无伤将这成观的神情看在眼里,他刚刚那神情分明是惊喜的,可是转眼去看,又成了那副狂傲的样子。

    “你是今日第一个找对引物的人,挺稀奇的。”

    “问卦之前,我们先来玩个游戏如何?”

    林颜夕自然是不知道,眼前这人在打什么算盘,不过值得庆幸的是,他并没有木无伤所说的那般暴戾,也有可能是他这会儿还没到气头上。

    木无伤可不会如了他的意,虽说是有求于他,但若是耍什么鬼把戏,自己有的是办法让他求饶。

    可是在丫头面前,自己还是多少收敛一些比较好。

    成观见林颜夕跟木无伤也没反对,便差人叫了单晨一跟单羽进来。

    “我很少在这卦堂露面,没想过今天还遇上了四位。”虽说此时呢语气没刚刚那般狂傲,但听起来还是不那么顺耳。

    单晨一看了眼四周,这里堂里,不像外面卦堂那般装饰简单。

    墙上挂着几幅名家字画,上面画着的是都是些仙气飘渺的名山大川。

    桌椅也是精心挑选过的,雕刻的图案精美,皆是云雾缭绕的山丘。

    看来这成观还是个一心成仙之人,不过就他这等心性狂傲之人,有几个人能忍得了,更不用说引他成仙了。

    “你方才说的游戏,是什么?”木无伤看着这人不停地卖关子,忍不住问了句。

    可这成观丝毫没有急,反而将木无伤的注意力引到了单羽身上。

    “喏,你问问他。”

    单羽被这一下子给整懵了,自己哪知道什么啊。何况自己刚刚在外面得罪了这木无伤,现在不是给他机会找茬嘛。

    单晨一当然知道,单羽身上有什么,盯着他的手腕说了声,“手环。”

    单羽哦哦了两声,拿出了手环里的纸船灯。

    林颜夕看了眼他们,两个纸船灯,可是问卦只有一个名额,这成观摆明了是要让他们争抢。

    木无伤自然不会让步,“这事情没有个先来后到的吗?”

    可是林颜夕却不这么想,她明知道,要不是木无伤引开了单晨一他们,先到的是谁还说不准呢!

    “明明是你故意引开我们的,你这个卑鄙小人。”单羽看见木无伤就来气,嘴里也不轻饶他。

    “各凭本事,何谈卑鄙。”木无伤对单羽说的话,并不在意,他们两个大男人,无病无痛的,可是林颜夕已经等不得了。

    其实他早就注意到了她手腕处的紫色,只是她不愿意说,自己也没再多问。

    而且自己的食毒兽固然厉害,可终究只是只幼崽,要想解决丫头的问题,只能另想他法了。

    单晨一对他的行为虽是看不惯,但也不至于破口大骂,而单羽就不一样了。

    指着木无伤又骂了句,“简直无耻。”

    “你们说够了吗?这是卦堂,不是衙门,要想说理也找个对的地方。”成观对他们有些失望,上头让找的人,竟然是这几个家伙吗?

    要都是像单羽这种愣头青,凡事遇到不顺心的就上火,这谁敢指望他们做一番大事情呢?

    替上头捏了把汗。

    可是这四位心里各有想法,要想凑到一起,想必是不太可能了。

    单晨一想找人,林颜夕想救人,木无伤想帮人,单羽又想赚灵币。

    “在我这里,没有什么一定的规矩,既然你们都能找到引物,那自然是比外面那些人有些本事。”

    “我也不是个冷血无情的人,今日就算是破例,再加一卦,你们商量商量吧!要哪两个人来。”

    众人无一不感到诧异,这里不是只能问一卦,怎么今日好端端的,就破例了?

    不过这似乎对他们并无坏处,况且往日里应该是碰不上同时找到引物的人。

    成观说完话,就起了身,双手背后,走了出去。

    看起来活脱脱像一个小老头,上头的指示自己不能不听啊,不然就靠这问卦之术,何日才能飞升成仙啊!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