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第30章 与你无关

    第30章 与你无关

    单晨一看了眼卦堂的墙壁,目光停留了一阵,回头又朝着单羽所指的方向看去。

    单羽看见人群众多,月下不少游人在放花灯,忽的就要跑过去。

    “晨一,你看那里,好热闹,咱们过去看看吧!”

    单晨一白了单羽一眼,话都懒得跟他说,脚步仍然停留在原地。

    “你怎么不走啊!”单羽说着话拉了把单晨一的袖子,而自己已经往前走了好几步。

    “你越来越没规矩了,你要是想回去的话,我这就送你。”

    单羽听了要送自己回去这句话,立马退到单晨一跟前,气呼呼地说道。

    “你又拿这个威胁我,咱能不能换个新意。”

    单晨一冷笑了声,又言道,“好。”

    单羽听了这话,总感觉不对劲,单晨一什么时候对自己这么仁慈过。

    难道他良心发现了,觉得他第一次出门在外,还要依靠我这个老手。

    还没等单羽往下想,单晨一一句话直接把单羽的幻想打破了。

    “我让师兄来接你。”

    眼看着单晨一在自己手心画上符咒,单羽慌了。

    传声术,晨一这家伙玩真的啊!

    连忙上前去,拦住了单晨一接下来的动作,“好好好,我不去了,不去了。”

    唉,技不如人,只能被威胁了。要是自己当初修习时,能认真那么一点点,就一点点,都不会一直得靠单晨一了。

    单羽只要一想起这些就一把辛酸泪,自己明明跟单晨一同年所生,人家早就已经能独当一面了,而自己……

    “过来。”还没等单羽的感情抒发完,就被单晨一叫过来了。

    单羽只能乖乖过来,可是单晨一的目光却停留在月影旁移不开,那个人的背影,跟他好像。

    可是他怎么会穿着女装?

    “晨一,你在看什么?”

    单晨一猛地眨了下眼睛,再看了一眼那里,却是没了人的踪影。

    “你看那儿。”单晨一指着卦堂的墙壁说道。

    “不就是面墙吗?有什么好看的?”

    “我让你看那幅画。”单晨一对单羽的智商简直是没话说了。

    这家伙平时八卦起来,比谁都眼尖,一瞅一个准,可一遇到正事就这个傻样。

    “哦哦哦,知道了。”单羽盯着墙壁直直地看着,半天了也没看出个所以然来。

    “可是那不就是幅画吗?”单羽瞪大了眼睛向单晨一说着,也是苦了他,为了证明自己确实认真看了,还努力地睁着眼睛。

    单晨一摸了摸自己的额头,自己对单羽也真是,唉。

    “你站这儿。”虽说对单羽已经快无言了,但手底下的动作还是不停。

    将单羽带到自己所站的位置,“你看那些竹子,先高再低,最后再高,你再看桥那边的树。”

    单羽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竹子是按照从左到右,高低高的顺序画的,而那边的树与它正好相反。

    “明白了?”单晨一对着单羽问道。

    “你再看看竹子下面那只狗。”

    单羽点头之后,单晨一捏着他的肩膀,将他整个人扭了过来,目光正对着桥下船只旁湖水。

    “告诉我,那是什么?”凑近单羽又问了句。

    单羽这次可算是看清楚了,连忙回答道,“是月影,哦,不,应该是月亮,是月亮。”

    回头看了眼单晨一,他终于是笑了,看来自己这个答案,令他很满意。

    “那走吧!”单晨一说着话,脚下就向着船只那边走着。

    “去哪儿啊?”单羽追着他问道。

    单晨一这次是真的不想跟单羽说话,真是蠢啊,刚刚还以为他开窍了呢!

    单羽不知道单晨一要去干嘛,但也大概猜到了,肯定与引物有关,连忙跟着去了。

    两人走了几步,快到桥下的时候,同时停下了脚步。

    “晨一,你看,是你的另一半哎!”单晨一看着手里拿着糖葫芦的人,还真是。

    “胡说什么,是面具的另一半。”拍了下单羽的头,朝着拿糖葫芦的人跟前走去。

    快要靠近的时候,那人的脸却背过了自己,可是就是这一个转头,单晨一看到了属于自己的东西。

    她头上戴的,是叶飘零。

    单晨一断定自己不会看错,那是他与长笛一起带在身上的东西。

    他喜好奏乐,这两件乐器,他平日里从未离过身。

    那天情急之下,才拿了出来。

    可他不是送给了林颜夕吗?

    怎么会在一个女孩子头上?

    难不成他送人了?可是才这么一会儿的功夫,就认识了个姑娘,还送人家东西,这也太快了吧!

    虽说自己送出去的东西,林颜夕送给谁自己都无权过问,可是心里却一阵不爽。

    没有收住自己的手,便朝着叶飘零去了,手还停留在人家头发上,嘴里就一阵质问。

    “这东西你从哪里来的?”

    林颜夕被突如其来的质问吓住了,同时也被眼前的场景惊得差点没站住脚,后退了下,手扶到身后的台子上。

    他怎么在这儿?这幅样子被他看见,岂不是……

    “我问你这东西你从哪儿来的。”单晨一见跟前的人不应自己的话,又问了遍。

    木无伤挡在林颜夕跟前,一把拦过了单晨一的手,狠狠地说道,“与你无关。”

    “来这坊市的人,都这么没规矩的嘛,人家姑娘家的头发,是你能随便上手的吗?”

    单羽推了推单晨一,凑在他跟前悄悄地说了句,“毕竟是个姑娘家,你这样吓坏人家,怎么办?”

    单晨一听了单羽的话,虽然不愿意,但也只能服软了。

    再看看眼前的人,林颜夕低着头,不敢看他,单晨一还以为是被自己吓的。

    “抱歉,在下唐突,吓到姑娘了。”单晨一对着林颜夕双手做出抱拳状。

    林颜夕瞧了眼他,微微地点了点头,意思是自己没事。

    “只是,这位姑娘头上的发簪,是我昨日刚送给我一位好朋友的。”单晨一向着木无伤说道。

    好朋友?他当我是好朋友,看来他还挺重视自己的,林颜夕不禁在心里偷乐了下。

    “昨日我们分别之后,我去寻他,可他人不见踪影,东西也收拾而空。”

    “我有些担心,所以……”

    “所以你就来冒犯别家的姑娘。”木无伤没有留给单晨一丝毫的情面。

    这下单羽可听不下去了,急忙就冲到木无伤面前,手指着他说道。

    “哎你这人,别得理不饶人啊,不就是碰了下头发吗?有你说的那么严重吗?”

    “而且晨一他都说了,这是他送给别人的东西,怎么会在你们家这位手里?”

    木无伤不慌不忙地说了句,“这是我家丫头在那边捡到的,有什么问题吗?”

    那边?单晨一看了眼那个方向,那是刚刚看到像他背影的地方。

    是他吗?

    来不及考虑了,连招呼都没来得及打,就直接跑去了桥下的船只那里。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