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第29章 是他吗?

    第29章 是他吗?

    别说跟前的绸缎庄老板了,就连林颜夕自己都被惊艳了。

    三年了,从十五岁到十八岁,一个姑娘家最宝贵的时刻,全部穿着男装度过。

    木无伤看着眼前的丫头,刚刚只是看了眼衣裳,与她的身段正合适,如今配上这脸蛋,更加出众了。

    林颜夕从未想过,自己竟然会在嫁给他之前,穿上女装,放下束起的头发。

    一丝青丝一丝愁,林颜夕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如今满头青丝,却不想要一记发簪。

    难道在他心里,自己就真的连一点期待都不配拥有吗?

    为什么要问他?要是自己耐住性子没问的话,就不会是这个样子了。

    从袖中取出叶飘零,看起来只是一片普通的叶子,戴在头上会是什么样子。

    若是他当初娶了自己,如今自己手中的是不是就是他送的发簪?

    “怎么了,丫头你有心事?”木无伤走到林颜夕跟前问道。

    林颜夕没回答他的问题,反倒是换了个话题,“这就是你说的惊喜?”

    “嗯,怎么样,喜欢吗?”木无伤紧紧地盯着林颜夕,生怕错过她眼中透露出的任何一点情绪。

    林颜夕点了点头,这是自己三年来第一次穿女装,自己曾经无数次幻想,穿上新衣的那一刻。

    倒不是自己有多喜欢穿女装,毕竟男装穿起来,多是整齐干练。而是因为他,才让她对从不在乎的外貌,多花了些心思。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自己幻想的次数太多了,连上天都觉得烦了,于是残忍地夺走了她的权利,一次穿新衣的权利。

    明明想把最好的样子留给他的,可是如今……在他面前,自己还有最好的样子吗?

    他说过的,互不相扰的,可自己的心,有一刻停止过,不被他打扰吗?

    “丫头,这个颜色喜欢吗?”木无伤记得这是她最喜欢的颜色了,那个时候她总是穿的十分淡雅。

    她说,这是他最喜欢的颜色,后来也成了她最喜欢的。

    她总喜欢守在那银装素裹的雪林里,静静地站在那棵梧桐树下,等待着远处之人的到来,她知道,他,会来的。

    可是她等过了四季,雪林里的冰川都开始融化,林中上方的寒鸟都换了个地方去栖息,他还是没能归来。。

    这丫头,等了那么久。

    想起这些,木无伤不禁叹了气,“唉。”

    不想这些了,既然如今自己有机会让这丫头过的好一些。

    这次自己决不能就这样看着她,再像从前那样,一天一天地苦了自己。

    林颜夕也没说话,只是点头应了木无伤,“既然喜欢,就一直穿着吧!”

    林颜夕被这突如其来的话噎住了,原来又是个套,让自己穿女装,这不是为难人嘛!

    可如今自己与单晨一应该也没有见面的机会了,再说上街时总会戴着面具的。

    林颜夕回头看看老荀,简直像是把他半条命拿走了一样,眼神里荒凉了不少,拿出一件东西,递给了老荀

    “给。”林颜夕说了句。

    “这是?”那老板不禁问。

    “这是干阳枝的种子,可以用来防潮,而且不会引来湿气阴重之物。”

    “这些刚杉木,你还是撤了吧!”那老板有些不解,这东西不是防潮的嘛!

    “还不快去撤,刚杉木是可以除潮,但是弊端也不少,它发芽之后,是万不能再解除空气的。”

    木无伤看着老荀心虚的样子,就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了。

    “你这家伙,肯定是舍不得你这些压箱底的宝物,整天来这里观赏,才被这骨蛊虫得了机会,你这毛病是该改改了。”

    老荀连忙点着头,“是是是,木兄说的对。”

    又对着木无伤说了句,“对了,以后木兄有事时,只要我能帮得上忙的,尽管吩咐。”

    “会不会说话,你巴不得我有事啊!”木无伤话里带着玩笑意味。

    林颜夕看了眼此刻正在谈笑的两人,好像真是两个同龄人之间交流的样子。

    转眼又看了一眼这周边的衣物,皆是自己从未见过的,红色的珊瑚装,蓝色的水波裙……

    她不知道的是藏在这一层的,皆是等待宿主的衣物,这些衣物从制作出来,便随着着装之人,逐渐通了灵性。

    这件琉璃青羽衣,是木无伤在东海珊瑚礁里寻来的,那里极其危险,尤其是有守护着珊瑚的两只珊瑚蛟。

    想当初,木无伤寻找这件衣裳,可花了不少功夫,要不是过去的时间太久,他们雪林中的东西,又怎会落入东海手中。

    后来因为意外,木无伤受过一次重伤,醒来之后琉璃青羽衣就不翼而飞。

    他又在这人间寻了好些时日,终于被他打听到了这衣裳的消息。

    有家绸缎庄的老板,年轻时跟随商贩倒卖一些贵重物件,意外得来了琉璃青羽衣。

    可赶巧的是,这老板正是他当初来人间时,结交过的老荀。

    光阴荏苒,岁月变迁,很多过去的事迹,都被流水覆盖,或多或少地被掩埋在时光深处。

    林颜夕看着镜子中的自己,仿佛自己曾经穿过这件衣裙一样,说不上来的感觉。

    老荀将两人送了出来,木无伤告别了老荀,并交代了他早些去收拾他那些刚杉木。

    不然下次坏的就不止是身体了,可能还会丢半条命。

    林颜夕走出绸缎庄之前,又戴上了面具,看了眼街上。

    外面此刻已经是灯影绚烂,人来人往的,想必取这件衣裳也是费了些时间。

    出了绸缎庄,两人走在街上,一高一矮的,活脱脱像一对真正的兄妹。

    木无伤看着林颜夕,风吹衣袂,长发飞扬,在天灯升起的那一刻,她抬头望着夜空,星辰映在她的眼眸里。

    木无伤不忍破坏这平静的一切,他用手中的扇子,将自己的注意力转移开来,笑意从指缝中溢出。

    过了一会儿,才开口道,“我没骗你吧!”

    林颜夕侧身以对,微笑着摇摇头。

    “你现在可以告诉我,引物到底是什么了吧?”林颜夕又问了木无伤一句。

    木无伤笑着说道,“我就知道你这丫头,机灵的很,这么好看的衣裳都哄不住你。”

    紧接着手向着旁边湖里的船只上指去,“看那里。”

    林颜夕顺着木无伤手指的方向望去,看到的是月亮印在水中的影子。

    “晨一,你看那里。”单羽指着月亮的倒影说了句。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