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第28章 惊喜

    第28章 惊喜

    这就难怪了,刚杉这种树,是吸收太阳光而生长的,所以很多人认为这种树是喜阳生物,实则不然。

    刚杉的叶子吸收阳光,看起来极其干燥,为了防止衣物受潮,很多人用它来保存较为贵重的衣物。

    而它的根部极其吸水,一株刚杉木可以将叶子吸收来的水分,全部汇入根部。

    并且根部生长极其霸道,百米之内的水源基本都成了它吸水的地方。

    老荀带木无伤进了厅堂,林颜夕跟在其后。“你们先稍等,我去取个钥匙。”

    木无伤跟林颜夕点了点头。

    老荀到了自己房内,在一个黑色的盒子里找出了一串钥匙。

    厅堂里,木无伤问林颜夕,“有没有闻到?”

    “嗯。”林颜夕点点头说道。

    “应该就是它了。”木无伤看着林颜夕说道,眼角想上弯了弯,看来这丫头的嗅觉很是灵敏,真不愧是……

    “哥,你看这里。”林颜夕指着脚下的地板,对着木无伤说道。

    “怎么了?”木无伤刚刚走近林颜夕所指的地方,那老板就拿着一串钥匙出来了。

    “你们先往过来些。”说着话,用手一摁桌子旁边的按钮,刚刚林颜夕指的那块地方,向下落去,成了楼梯。

    “老荀啊,你这还真是藏的严实。”

    “木兄,说笑了,咱们走吧!”

    老荀走在前面,木无伤跟林颜夕紧跟在后面,沿着楼梯走了下来。

    霎时,那楼梯又回归原位,要是上面有人的话,看起来还是刚刚那几块地砖而已。

    刚进来这地下室,林颜夕就觉得这味道格外浓郁,想必离刚杉木越来越近了。

    “来,这边请。”老荀一只手做邀请状,木无伤跟着向里面走去。

    他们所走的这条路,有一两米宽,两侧摆着许多透明的柜子,里面放着的都是些衣裙,跟外面的那些比起来,好像颜色更暗一些。

    “老荀,你这些年,还真是收了不少好东西啊!”木无伤说着话,向着跟前的一件衣裳走去,又说了句。

    “这件应该是皇家的东西。”木无伤指着一件红色的绣春衣说了句。

    “嗯,木兄好眼光,这是珍凤呈祥裙,皇后穿过的衣服,还有这边这件,是金龙呈祥袍,跟那件是一对。”

    这间隔室里面摆的都是些皇家贵族的衣物,大多是绫罗绸缎,绣的丝锦珍花,在人间也算是贵重之物。

    林颜夕看着这些东西,自己活了十八年,认识的都是些灵花灵草的,这些东西认真看来,也是极其耀眼的。

    它们之中存留着已逝之人生前的光芒,这些光芒,仿佛都在等待人们发现的那天。

    三个人向里面又走了几步,老荀又拿出一把钥匙,开启了一扇门,这扇门里面跟刚刚那间不同的是,这里只有三张柜子。

    而且三张柜子呈三角状排列,最显眼的应该就是林颜夕正对着的这件。

    木无伤看了眼林颜夕,目光跟随着林颜夕移到了一件蓝色的衣裙上。

    这件衣裙,领摆较大,袖口宽,长度也是较平常衣物长了些的。

    木无伤指着那件衣裳,向老荀说道。

    “这件怕是流云断水裙吧!老荀,你连西王母穿过的东西都能收来,也是厉害。”

    “木兄,真是折煞我了,这哪里是我的本事啊,还不是因为我那厉害的老婆子,她生前到处都闯过。”

    “这是她当年去昆仑山求仙问道时,西王母座下的浣衣童子赐给她的。”

    “你也知道,西王母的衣服概不换洗,。浣衣童子便将这些衣服洗干净,然后赐予前去求道之人。”

    林颜夕也算是开口说了句,“那也挺厉害的,毕竟是西王母穿过的东西。”

    “这位小兄弟说笑了,这比起木兄,才哪里到哪里呢!”老板正说着话,就感觉冷厉的眼神朝着自己刺来。

    立马停下了刚刚的话题,“咳咳,我们继续去下一扇门吧。”

    说完话,又拿起了手中的钥匙,开启了一扇门。

    林颜夕看了眼老荀手中沉甸甸的钥匙。

    难怪拿了那么多钥匙,原来需要开这么多扇门。

    到目前为止,算上刚刚那间,已经开了六扇门了。

    “到了。”老荀在前面开门,刚刚还走在林颜夕前面的木无伤,不知什么时候就窜到了林颜夕后面。

    林颜夕感觉眼前一黑,眼睛就被蒙着了,本来戴了个面具就已经十分捂人了,再加上眼睛又被蒙住。

    林颜夕心里有些着急,“你干嘛?”

    “嘘,马上你就能见到惊喜了,先闭上眼睛,不然眼睛会被遮光布扎疼的。”

    林颜夕也深知木无伤不会伤害自己,他总是给自己一种熟悉的感觉,于是乖乖地闭上了眼睛。

    木无伤在后面扶着她,一步一步地向前走着,走了没几步,就到了。

    林颜夕鼻子抽了下,是刚杉木,味道比刚刚任何时候都要浓烈。

    可是,这有什么好惊喜的?林颜夕心里一阵不解。

    她万万没想到,接下来的惊喜,自己可真得消化一阵子。

    “拿过来吧!”木无伤对着老荀说道,老荀慢慢地走近刚杉木,打开了跟前的柜子。

    那柜子里,是一件水白色的罗裙,镶着银丝边际,领间自下呈波浪式的裙纹,腰际间是水芙色的纱带,裙摆微微显长。

    木无伤又仔细看了几眼衣裙,丫头还会喜欢吗?

    右手一挥,衣裳便整整齐齐地穿在了林颜夕身上,堪比亲手着装,木无伤又仔细上下打量了下。

    嗯,很是合适。

    “现在可以取了吗?”林颜夕感觉身上似乎是换了件衣裳,这感觉很是轻盈,而且感觉全身气脉都通了不少。

    “嗯,等等,我帮你。”木无伤走到林颜夕后面,替林颜夕取下来了眼前的遮光布,以及之前所戴的面具。

    挥手又将林颜夕束起的头发,也一并收拾了下。

    若不是为了她,自己才不会去学这梳妆之术,这种娘里娘气的灵术,一向不适合自己。

    这种灵术,与自己的属性并不相符,用起来也不是那么的得心应手,不然一下子变化好,不是更加省事。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