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第27章 食毒兽

    第27章 食毒兽

    木无伤看了眼跟前,人确实有些多,“老荀,喏。”眼神向着那老板的仆人望去。

    毕竟木无伤是要治病的,那么多人看着总归有些不方便。

    “你们,先下去吧!”那老板示意让几个仆人连同那个中年妇女一齐离开。

    “那我也先出去了。”林颜夕说了句,转身就要离开,想必人家这秘诀,还不想让别人知道呢!

    “你留下。”木无伤只是轻轻一句,林颜夕感觉自己的脚仿佛被粘住了一样,一步都动弹不得。

    木无伤轻轻敲了下蛋,又用针在蛋壳上上插了个细缝。

    没一会儿,那颗圆不隆冬的蛋里,就传出了“擦擦”的响声,紧接着里面就出来了一只黑不溜秋的东西。

    看起来像是鸡,可是头顶之处,又有一顶金黄色的冠子。

    可谁家的鸡,长着那么大的翅膀?虽说确实是黑了点,但也不能侮辱它的种族。

    木无伤瞅准时机,在那只小家伙刚刚孵出来的时候,将它放到了老荀的手臂上,尖尖的嘴巴,直接朝着手臂就啄了下去。

    那场面想起来就惊心动魄的,老荀闭着眼睛不去看,牙齿紧闭在一起。

    林颜夕看着啄中的伤口,并没有出血,只是这小东西嘴里,叼着一只黑色的虫子,那虫子还仍然蠕动着,看起来着实恶心。

    不过没几下,就被这小东西给吞进了肚子里,还打了个嗝。

    其实林颜夕平时也见过很多稀奇的灵虫,灵草之类的,最为惊奇的是一只食人花。

    不过大多都是在书上见过,这亲眼见到的,倒还真是少数。

    “这是什么东西?怎么从我身上出来了?”那老板感觉不太疼,便睁开了眼睛,看到了刚刚这一幕。

    “这是骨蛊虫,寄生在你骨头里的毒物。”木无伤睨了一眼

    “我身体里怎么会有这种东西?”

    “算你命大,遇上了我,你患的这可是散骨之症,多数年轻的身子骨都经受不住它的腐蚀,你住在这坊市里,也着实逮着了。”

    “这东西,可毒的很,专门吃人骨头生存的。”

    看着老荀吓得呆滞的目光,木无伤又说了句话。

    “这种病不易察觉,一开始只是骨头酸痛,再后来就会四肢无力,直到骨头全部被腐蚀干净,就会七窍流血,毒发身亡。”

    林颜夕看着已经被吓得开始抖动的那老板,心里有些同情,其实蛊虫这种东西,自己也有过研究。

    根本没有木无伤说的那么严重,蛊虫只要先用相应的毒制约,再用符咒引出,对一般人的身体并不会有多大影响。

    不过这引出之后的消灭工作,才是最为麻烦的,蛊虫在宿主体内的时候,尚能约束,一旦放生,才是真正的大麻烦。

    可是,木无伤说的也不无道理,毕竟这老板已经是五旬之人。

    况且常年积劳成疾,要不是因为养在这坊市里,恐怕早就病入膏肓了。

    “木……木……,木兄,你可有办法帮……帮帮我。”老荀说起话来越发抖的厉害,想必是吓得不轻。

    那是因为前些日子,他就发现自己不止是腰酸背痛的,而且四肢也开始乏力,这几天以来,更是严重了不少。

    这可并不是他富贵病或者是矫揉造作,身边没个人的时候,突然站不起来都是时有发生的。

    “办法,自然是有的,不过你得有诚意。”

    “我先问你,你从商这么多年以来,可有去过什么潮湿之地?”

    “我的木兄啊,我是做绸缎生意的,这地方要是潮湿点,我这布匹不都得作废了吗?”

    这老板这会儿,可是一句假话也不敢说,自己的命还掌握在木无伤手里呢!

    “那就奇怪了,这骨蛊虫一向生在潮湿的地带,怎么会无缘无故跑到你身上来?”

    木无伤凑近了那老板一些,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他,“你当真,没有骗我?”

    “我的木兄啊,我骗你做什么,如今我的命都掌握在你手中,我就是有几百个胆子,我也不可能骗你啊!”

    木无伤看着眼前的老荀,已经完全失去了平日里历经商场的样子。

    此时的他除了是个五旬的老人,似乎让人想不出来他还有别的什么身份,商人又如何,面对生老病死,仍然是算计不过。

    “这是食毒兽,能除尽你身上的骨蛊虫,刚刚只是骨头表面未长大的一小只,这次可能会有点疼,你忍着点。”

    伴随着那老板一声声低沉地喊叫,食毒兽一口一口地将骨蛊虫,吸进了嘴里。

    “嗝”的一大声,已经全部吞进了肚子。

    木无伤摸摸食毒兽头顶上的金色冠子,又闪了下光,笑着说道。

    “你这家伙,饭量还真大,比你们家那只强多了。”

    林颜夕看着这鸡一样的小东西,还真是厉害呢!这么毒的东西就那么容易,给吞进肚子里了。

    不过刚刚林颜夕想了想,木无伤说他饭量大,拿蛊虫这么毒的东西当食物,是该说它毒,还是该说他吓人?

    食毒兽?这家伙不会各种毒都能吃的吧!

    “感觉怎么样了?站起来,伸展手脚试试看。”林颜夕看着此时的木无伤,他对病人倒是挺温柔的。

    那老板听了木无伤的话,站了起来,伸了伸自己的手,然后是腿,双手背后,又展了展自己的脖子跟背部。

    “确实是好多了,木兄你还真是神了啊!”这老板皱着的眉头也逐渐伸展开来了。

    木无伤看了眼林颜夕惊讶的眼神,得意地说着,“丫头,你哥哥我厉害不?”

    “你这个哥哥没认错吧!哈哈。”

    “确实厉害,不过我还有个疑问。”

    “我知道你想问什么,随我进去看看就知道了。”

    木无伤向着老荀说了句,“老荀啊,我的诚意已经送到了,你的诚意呢?”

    “那是自然,木兄救命之恩,在下没齿难忘,请随我来。”

    那老板在前面走着,这会儿的他也用不上人扶,索性自己亲自带路。

    三人进了后院,院里摆满了木架,上面搭着的都是些布匹,旁边还有几个盛满了颜料的桶。

    看的出来这老荀也是个心细之人,这里的颜色一应俱全,款式也是不可胜举。

    不过林颜夕也应该感受的到,虽说这里水桶众多,却也保持着干燥。

    再向里走了几步,林颜夕就感觉到了不对劲,是刚杉木的味道,而且越往里面走,味道越浓郁。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