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第25章 酒过一碗,熟睡小白

    第25章 酒过一碗,熟睡小白

    两人正商量着,门外管家上前来报,“少爷,最后一个,已经取下来了,您还有什么别的吩咐?”

    “拉出去埋了吧!”这被称为少爷的人,说话的时候没有丝毫停顿。

    “仙师,可还有什么吩咐?”对着那年纪不大的“仙师”眯眯眼笑着说。

    “两日之后,鬼怪回地府,阴气颇重,到时入药,方为最佳时机。”

    夜空里月亮高挂,天色渐渐深了。

    那仙师从院里往屋里去,路上遇到几位守卫,走的急,跟一个守卫撞了下,“走路不长眼睛啊!”

    边骂边往屋子走去,还有正事要忙,才懒得跟这帮喽啰计较,若是近处看去,身后粘了白色状的粉末。

    还没走两步,“救命,救命。”刚刚还一副正经的仙师,匆忙地从屋里跑出来,身上突然燃起了火。

    “拿水来,快拿水来。”从大厅里刚出来的宁志可吩咐道。

    待火灭了,又是一阵刺骨的寒意,刚刚洒在身上的水结成了冰,若是光线亮些,还能看到那冰上面有些红色。

    “真是见鬼了,好好的走路还能把火给引着了,连这个时节的水都能结冰。”那位仙师为自己开脱道。

    这时,守卫里有个人从草丛里捡来个纸船,以为是关着的小孩子折的,也没在意,便随手扔掉了。

    “仙师,会不会是神明显灵,我们害了那么多姑娘?要惩罚我们啊?”宁志可说着,声音有些颤动。

    “胡说什么,她们是为了这宁川百姓而牺牲的,这是她们的福分。”

    那仙师一本正经地说道,跟刚才惊慌失措时的样子想比,完全是判若两人。

    众人慌慌张张,打扫着刚刚乱哄哄的院子,没人注意到刚刚的守卫中走出去一个人,眉骨处有块略不起眼的疤。

    那人从四下里走了几圈,便不见了踪影。

    “只有你才是能拯救这宁川的人,这是上天的旨意。不然等妖女横行,这些百姓都会遭殃的。”

    说的有鼻子有眼,换作旁人也该信了,何况是宁志可,贪生怕死的富家公子。

    “可是仙师,您说的那药已经炼了这么长时间,也没见我功力大增啊。”说话时眼神飘忽,不敢正视那仙师。

    “之前的那些姑娘,只能是让你的根基稳妥,只有那妖女的血,才能让你突破肉身,一跃成仙。”

    宁止可犹豫了会儿,道。

    “那听候仙师吩咐。”

    “如今,你以娶亲之名,引那妖女前来,想必这表面功夫不能怠慢。”

    “我这就让手下去操办。”

    林颜夕和婆婆一场小聚,终于哄睡着了她,眼睛也好转了些,今天说话时眼神也能集中在她身上了。

    从婆婆屋内出来,不见小白,刚想四处找找,就看他在假山里面钻了出来。

    “你怎么去那儿了?”林颜夕道。

    “等恩公等的有些无聊,进去睡着了。”小白没看她,揉了揉眼睛,微微睁着,回了句。

    回去的路上,两人经过一家酒馆时,小白顿了下,林颜夕看他,道,“想喝?”

    他向里看了眼,没说什么便走开了,回头看去,林颜夕追了上来,扯了扯他袖角,“怎么不进去?”

    因为衣服是修身的,基本就跟碰到他身体一般,他微微倾了下身子。

    道,“家里人说不让进酒馆。”

    林颜夕看着他乖巧的样子,原来还是个听话的孩子呢,想必哥哥姐姐也教导有方。

    注意到少年盯着自己手中那坛子的眼神,她莞尔道,“回去喝就不算不听话了。”

    回到闲居,林颜夕拿出两个大碗,转身往一个碗边蹭了点什么,拿给小白喝,自己则大口喝下了另一杯。

    “再来一杯?”林颜夕道,已经将碗递到了小白面前。

    “此物不贪多,一碗足矣。”小白道,人已经是半趴在桌上。

    林颜夕看着他这样,转身微微笑了下,收了碗和酒,道“那留着下次再喝。”

    因为这东西的药效来的快,效果极强,正常情况下,暂时失去灵力,睡个两三天绝对没有问题。

    紧接着,林颜夕把前两日收拾出来的草药全部做成粉末,填进几根管状物中,做这些的时候,时常回头看看睡熟的小白。

    心里暗自想道:只剩一天。

    前夕,先是迷倒了后门的守卫,自己从后门潜入。

    想来也是奇怪,这诺大的宁府内,竟然没有几个守卫。

    进门之后,藏在草堆后面探寻,只有一间破破烂烂的柴房,门口有人把守,想必关着李子兴的应该就是这间。

    林颜夕向旁边丢了个石子,“谁?”其中一个守卫上前查看,一缕烟从眼前飘过,人便倒下了,另一个也在其后跟过来,当然,下场跟前面的守卫如出一辙。

    从守卫身上取下钥匙,林颜夕打开柴房门,四处看了下,一个小孩,蜷缩在角落里,身体不停地抖动。

    “唔唔……”见有人进来,他被手绢塞住的嘴闷声求救,一边摇头。

    林颜夕不明,摇头?

    “子兴,你怎么了?”

    一边手里帮李子兴松绑,一边问着。

    “颜夕姐姐你快走,有危……”李子兴话还没到嘴边,柴房外就一阵笑声传来。

    接着刚刚还黑压压的院子,瞬间亮起了灯。

    “我堂堂宁府,岂是你一个小丫头片子说闯就闯的,那我宁川第一家的颜面何存?”

    来人正是宁志可,说完便推开柴房门。

    “本少爷可把你盼来了,我的新娘子。”

    话里没有任何期待的意味,有的全是讽刺跟嘲笑。

    “仙师,您看这就是您要找的人。”宁志可对着跟前的男子低声说道,可这一幕全被林颜夕看在眼里。

    那所谓仙师盯着林颜夕,冷不丁地打了个寒颤,只见林颜夕直勾勾的目光正停留在自己身上,不过就是个小丫头,真有记载的那么神奇?

    可这“仙师”自己也知道,极阴之时出生的人,用来炼药可是再合适不过的。

    宁志可见状有些不对,错开了林颜夕盯在“仙师”身上的目光。

    “怎么,这么等不及的吗?明天就是说好的良辰吉日,怎么今天自己送上门来了?”说着话,一步一步逼近林颜夕。

    “谁要嫁给你?”林颜夕将李子兴藏在身后,尽力护住他。

    可还是没能挣脱过,管家将李子兴一把拉过去。

    “要是想让这小子去喂野狼的话,你可以不嫁。”

    “啧啧啧,想想啊,饿了十几天的狼,不知道这么小的孩子,够不够分呢?”

    “无耻。”林颜夕捏着拳头,狠狠地说道。

    “那又怎么样,本少爷给你选择了,嫁不嫁在你,本少爷可没逼你。”

    又是那副衣冠楚楚的样子,笑里毫无开心的意味,有的只是得意。

    见林颜夕还在犹豫,“管家,送去后山。”说着就要带走李子兴,那孩子吓得哆嗦着。

    猛吞了一口气,林颜夕道,“先放开他,我听你的。”

    “等到洞房之后,本少爷自会放了他,我要的是新娘子,要一个小孩子有什么用?”说着话,用手里的扇子挑着林颜夕的下巴。

    林颜夕别过头,别过了他的动作。

    “来人,带新娘子回屋去,好好梳洗打扮,准备明日的大婚。”

    仆人蒙上了林颜夕的眼睛,绑住了她的双手,带她去了提前准备好的屋里。

    李心晴在暗地里,看到送上门来的林颜夕,心里别提多高兴了,看来这丫头还有点良心,也不枉那老太婆那么疼爱她。

    这些天在宁家,除了见不到李子兴,她整天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哪吃过什么苦。丈夫去世后没几年,她便跟了这宁府的管家,在她看来,自己能攀上这宁家,就算是个管家,也好像挺有面的。

    在李心晴看来,林颜夕能嫁进宁家,算是她修了八辈子的福分。

    “宁少爷,人已经到了。您答应我的事儿也该办到了吧!”

    早在很久之前,宁志可就打着这成仙的鬼算盘,后来得知林颜夕跟这李家有来往,又加上这李家的媳妇儿死了丈夫,而自家的管家年近四十还没有娶妻。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