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第25章 叫我哥哥

    第25章 叫我哥哥

    情急之下,林颜夕只能假装出一副懂事的样子,毕竟咱还要靠人家,“兄台,实在对不住,刚才多有得罪,还望你指教。”

    双手做抱拳式,很是有一副江湖气息,木无伤望着眼前的林颜夕,扑哧一声就笑了出来,这丫头跟谁学的,这么灵活。

    不会是她那个不靠谱的父亲吧。

    “咳咳。”木无伤开始了装腔作势。

    “换作你是我,那么不被信任,你会不会生气呢!”

    林颜夕不知如何回答,毕竟刚刚确实是自己不想搭理人家。

    “出门在外,小心为好,还请兄台见谅。”林颜夕只好又低一次头,活了这么长时间,从来没干过这事情,真是耻辱。

    不过要救紫荆,只有这一条路,不想走也得走,还是先问卦,找到人要紧。

    “你我也是萍水相逢,要我帮你,好歹也应该有个理由吧!”木无伤再次在林颜夕面前赚回了一把面子。

    这叫林颜夕怎么办,初次离家就碰见这么难缠的人,父亲到底是给自己指了条什么路啊。

    婚礼是个坑,如今就连出个门都这么不顺的嘛。

    好歹当初给自己找个靠谱点的夫家,如今也不至于自己一个人了,要是单晨一没逃婚的话,自己现在也不至于落得如此境地。

    林颜夕拍了拍自己的脑袋,干嘛又想起那家伙,理智,理智呀。

    “你在想什么呢?”木无伤冷不丁的一句话,突然惊醒了林颜夕。

    “没有,没想什么。”林颜夕连忙掩饰道,凡是有关单晨一的事情,自己就没有淡定过,而单晨一提起林颜夕却总是能装出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

    木无伤见跟前的人如此慌张,不就问了句话嘛,到底在想什么,反应这么大,看来她还真的是涉世未深,不如捉弄下。

    “既然你都叫我兄台了,那我就是你兄长了,不如你改个称呼如何?”

    “嗯?”林颜夕只当是木无伤又在开什么江湖玩笑,出门在外不都是这样称呼的嘛,难不成称呼兄台就成了兄长?

    “我说了,要我帮忙,必须得有个理由,你今年十八,七月所生,对吧!”

    “你怎么知道?”这让林颜夕不得不惊讶,毕竟自己的生辰八字,应当只有父亲跟自己两人知晓才对。

    难不成他认识父亲?

    “这个就是秘密了,总之我比你稍大些,你得叫我哥哥了。”

    木无伤折起了手中的扇子,“这样的话,我这个做哥哥的,自然是要尽心竭力的帮我亲爱的妹妹了。”

    什么,做哥哥的!

    等会儿,他刚刚说妹妹,他不会知道自己是女的了吧!林颜夕此刻的心里,恐怕有一万只某种生物奔驰而过。

    林颜夕惊讶地盯着木无伤,眼里全是疑惑,你怎么知道我是女的?

    “我承认你打扮的确实很像男的,但你别忘了,你毕竟没有这个。”

    木无伤指了指自己的喉结,嘴角又露出了一抹得意的笑,林颜夕摸了摸自己的脖颈间,确实是没有。

    吃了那药,虽然可以隐去自己身上的女性特征,却变不成男的。

    其实这点,林颜夕也注意过,所以就算是炎热的夏天,自己也总是穿着领子较高的衣服,谁知道会遇上这么眼尖的家伙。

    “丫头,你觉得我这个主意怎么样?”木无伤凑近了些,语气之中可不是商量的意思,在林颜夕看来,倒像是威胁。

    “我想你也不想把自己是女的这件事情,让太多人知道吧!嗯?”

    算你狠。

    林颜夕不能让人知道自己是女的,不尽峰峦收徒,一向是有性别歧视的,女弟子基本是没有机会进入内门的,更不用说帮自己救治紫荆了。

    “考虑好了嘛?我亲爱的妹妹。”

    林颜夕现在是玩不过了,连性别都瞒不住了,豁出去了,哥哥就哥哥,不就是做个小妹嘛,应该不算吃亏。

    “好,我答应。”林颜夕一股脑地把话说完了。“但是你也必须答应,帮我找到引物,而且关于我的性别这件事,一定要帮我保密。”

    “答应,答应,哥哥当然答应,我的好妹妹,咱们走吧!”木无伤说着话,就要勾着林颜夕的肩膀,还好被林颜夕躲过去了。

    “怎么?还不习惯有个哥哥?”木无伤自然是要想尽办法的行使自己的做哥哥的权利了。

    “不是,我也是为你着想。”林颜夕再次豁出去了。

    “毕竟外面有很多人的,我们两个男的勾肩搭背的,传出去不太好听,你说对吧?”林颜夕此刻只想打烂自己这张嘴。

    自己什么时候说起话来这么没有骨气了,吐了口长气,可是大局为重,还是忍忍吧!

    “两个男的?你确定。”木无伤的眼神在林颜夕身上游走着,林颜夕急忙护住自己。

    木无伤那眼神就好像是真的在盯着自己的妹妹一样,那眼神,简直无限的宠溺。

    “哈哈,毕竟在外人看来,我还是个男的啊,而且这是你刚刚答应我的,要帮我隐瞒身份的。”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遇人说人话,遇鬼说鬼话,林颜夕一直以为自己没有这种技能,那一定是因为没有遇见木无伤。

    这要是让紫荆知道了,自己如此伟岸的主人,竟然一改往日的正经,走起了这种路线,还不得笑死,哦不,应该是笑活,毕竟现在她还受着伤。

    木无伤收回自己伸出的手,眼底满是笑意,看来这安全意识还挺强的,不错不错,“开玩笑的,哥哥说话,一言九鼎。”

    “走吧!我带你去个地方。”木无伤走在前面,林颜夕跟在后面,此刻的林颜夕还傻了吧唧地以为,木无伤要带自己去找引物。

    两个人出了卦堂,在最近的地方,找了一家绸缎庄。

    林颜夕可想不明白,这新认得哥哥,又是闹哪出?

    “我们不是要去找引物,来这里做什么?”

    “先别急,这是正事,办完我就带你去。”

    林颜夕瞅了眼木无伤,不太相信的样子,木无伤见林颜夕这种表情,又加了句。

    “丫头,你相信我,我不会骗你,永远。”木无伤一改刚刚的随意模样,深情立马正经了起来。

    林颜夕也没好再逼问他,毕竟自己是要靠着他的。

    看店的是个年轻的妇人,刚刚送走一位客人,就看见上门的林颜夕跟木无伤。

    “两位是要买布,还是做衣服呢!”

    “你们家老板呢!叫他出来,我要见他。”林颜夕看着木无伤,这人说话也太那个了吧!人家老板是你想见就见的嘛?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