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第19章 诸天神君,借您神力

    第19章 诸天神君,借您神力

    采完药赶回去,那少年已经醒了,正收拾行囊,林颜夕随口问了句,“你也要去宁川吗?”

    “乱走的,去到何处算何处。”

    听出了他话里有话,仿佛很低落的样子林颜夕问了声,“怎么了?”

    小白叹了口气,“家里吵架,被赶出来了,没地方去,走着走着就迷路了,也不知从哪儿就掉下来了。”

    林颜夕早就料想到这是哪家富贵人家跑出来玩的公子,看着穿的随意,质地却是极好的,一身红衣,显得皮肤白皙,恐怕很多女的都自愧不如,况且谈吐不俗,十分有趣,恐怕是起了玩心,与家里人闹别扭了。

    养尊处优的公子,来这深林里受罪,林颜夕心里有些过意不去。

    从小木屋里出来,林颜夕就往闲居去,路上跟那少年聊着聊着,觉得甚是有趣,林颜夕说起了闲居。

    那少年道,“闲居?”

    “听起来是个好地方,瑶山的胡一仙人所居之处也叫闲居,听说有很多美味的花草可以食用,我喜欢,那里住的是谁。”

    “医仙,林深,你知道吗?”

    那少年微微一笑,还没说话,脚底一滑,林颜夕怕他摔下去,伸手去抓他,谁知刚触碰到,他仿佛被灼伤了一般,一把甩开了她。

    虽然他看起来神色并未变多少,但却不言语了,林颜夕察觉出了些,难道他讨厌她?可刚刚还聊的挺开心的啊!没时间多想,林颜夕放下小背篓,看了看青苔泥,得赶紧下山,不然等太阳出来,青苔泥干了些就起不了作用了。

    “等等。”从树丛里传出些声音,林颜夕将小白护在身后,嘴里喊道,“紫荆,出。”

    一条青色的藤蔓从袖中脱出,在声源处缠成一个圈。

    抬头看了看今日的太阳,刚刚还说时辰都已经到中午了,还未见太阳,这几日匆忙,忘记了日子,今日是七月十五,人间的鬼节。

    听父亲说,当年母亲生她的时候,肚子疼了整整两天两夜,才在十五日当晚生下了她,她的生辰可以说是十四,倒不如说是十五。

    看这小白顿了下,林颜夕回头又嘱咐了句,“别乱动,今日若是撞了邪,可就回不来了。”

    刚刚被紫荆圈住的那堆不明物体,突然动了起来,全都是些黑色的烟雾所化,看起来像人又不像人。

    林颜夕退后,跟小白藏在一颗大树之后,小白歪了歪头,说道,“恩公还是位修道之人呢!”

    她随口答了句,“修道谈不上,不过是遇的多了,学了些防身术,等会儿走近了可就难说了。”

    “紫荆,回来。”

    将紫荆收回袖口中,感觉身后有异动,道,“你没事吧!”

    小白还是双手抱在胸前,眨眨眼睛说道,“有事,我害怕。”

    虽然没觉得他有半点怕的样子,但还是安慰道,“别怕,藏在我身后,他们伤不到你的。”

    小白笑笑,并未说话,林颜夕回头却发现,这人是在盯着自己,没来得及问,一道黑烟便在她身后化为飞灰。

    其他几道黑烟也没敢再接近,一边跑一边嘴里还念叨着,今天真是见鬼了,连个凡人的灵都吞不了。

    另一只说道,“咱们不就是鬼吗?还见什么鬼啊!”

    说完话,便再没了声音。

    只知几日之后,山里少了几只野鬼,据说是被化成了飞灰,洒在了林里。

    一时之间,四下的野鬼也都收敛了许多,不敢再朝着林里靠近,都怕落得个飞灰的下场,做只鬼已经够可怜的了,千万不要再死一次,这次若是死了,化成飞灰,可就真的没转世的机会了。

    林颜夕放出了自己画的那几道符,就抓着那少年的手,一路小跑,到了一个分岔路口,这下是真的被拦住了。

    平日里上山,也没见这林里还有分岔路口啊,今日竟还起了雾,眼看天色不早了,若是在天黑之前还回不到闲居,她这小命可就真的交给这林里的野鬼野怪了。

    她死也就死了,身边还带着这么个瘦弱的少年,他看起来年纪跟自己相仿,估计还没过几天安生日子,就这么没了,属实可惜。

    算了算了,就再赌一把自己的这破运气,原地正转三圈,再反转三圈,嘴里念叨着,“诸天神君,借您神力,助我开签,开上上签。”

    说着缓缓的打开合起的双手,眼睛微眯着看了眼手心,“凶?”

    完了完了,没灵力,招鬼怪,如今连借个运的运气都这么差,出生就死了娘,父亲又失踪,又被退婚,自己还真是瘟神附体。

    “我来试试。”

    小白按照林颜夕刚刚的做法饶了几圈,口中隐隐乎乎的念着什么咒语,不一会儿伸开手心,林颜夕赶紧凑上前去看。

    “运?”

    “小白,你运气真好!这么容易就借到了好运,不错啊!”

    手中的运化成一道光,指向左边的路口,林颜夕拉着小白就往前一路小跑,一边跑还一边回头看人抓紧了没,生怕丢了一样。

    跑着跑着,脚底一滑,掉进了个老深的洞里,起身拍拍衣服,怎么感觉不疼,看看垫底的小白,被压的一脸无辜,赶紧扶了起来。

    “明明是我在前面,怎么你成了垫底的?”

    小白歪了歪头,“可能是我比较重些。”

    林颜夕也没再多问,刚刚明明是想用疾行符来着,怎么拿错了,成了龟行符,一路跑着,突然用龟行符减慢速度,定然会因为不平衡摔倒。

    “大家快来,抓到了。”

    林颜夕抬头向上看了下,前面的是几只成型了的野鬼,不,应该是怪,鬼是无形的,可自由变换,而怪虽也能行邪恶招式,却不像鬼那般变化多端。

    在下界中,妖魔鬼怪所处地位相差不大,微乎甚微,说是如此,但其实最令人生怖的还是鬼,无形无貌,害人于无形,附身于凡人体内作祟,而凡人肉躯,又怎的知晓。

    林颜夕眼神扫了一圈,看这阵仗,怕是把这方圆百里的鬼怪都叫过来了吧,把整个洞口围的水泄不通。

    虽然有些诧异,但也没空去想这些,只好温声道,“各位好汉,实在无心冲撞各位,还请各位高抬贵手。”

    其中一只怪冲上前来,“你怎么不先高抬贵手,林里飞灰的那几位弟兄都是你这干的吧!”

    “不是我啊,实不相瞒,各位好汉,我不过是个行医之人,最多就练练符咒,都是为了保命用的,没有什么灵力,伤不了人的。”

    “把我们弟兄打成飞灰的不是你,那还能是谁,真是活见鬼了。”

    林颜夕哈哈一笑,“也不是没可能。”

    林颜夕一边说着,手往袖口里伸去抓符,这次是乱抓的,抓到什么算什么,被这么多鬼围着,没时间想,只能听天命了。

    面前的小鬼小怪全都张大了嘴,像是被什么极恐惧的东西吓住了一样。

    看这方向,应该是在看林颜夕或者她身后的什么东西,也可能是她手中的符。

    还没等她把符贴出去,那些鬼怪就逃的一个不剩,全部飞快的跑了出去,跑的太急,拌倒了的也立马站起来,继续飞快的跑掉。

    林颜夕有些奇怪,“哎?我这还没出招呢!你们也太胆小了吧!”

    “也许是群胆小鬼,被恩公的神力吓到了。”

    声音从身后的少年那里传来,他还是一副微微含笑的样子,双手抱在胸前,神色没有什么变化。

    “哈哈哈,我有这么厉害吗?”林颜夕挠了挠头。

    两人顺着藤从洞里爬了上来,“小白,你这是要往哪里去?”

    “不知道,睡山洞,或者再去林里睡也可以。”

    林颜夕想起刚刚那些危险的境地,若是把这么个稚嫩的少年放在这林里,别说被鬼吃了,分都不够分的。

    “那不成。”

    小白摊摊手,说道,“没办法,又没地方可以去。”

    “多谢相救,后会有期。”说完便转身要离开,林颜夕急忙说道,“等等,如果你不嫌弃,就去我家里住下?”

    “可以吗?”那少年顿了下,转过半个身子来,道了句。

    “家里简陋,只怕你还住不习惯呢。”

    这少年一路上柔柔弱弱,若是就这么放他一个人离开,就算不被鬼怪吃食,恐怕也会饿死在大街上。

    “那就走吧!”少年顺手就把林颜夕的小背篓拿了过去,他走在前面,林颜夕从身后跟着才发现,这人身材修长,比她高过许多,背着个小背篓,非但不违和,倒是多了几分可爱。

    一路到了闲居,林颜夕将背篓里的青苔泥,移入一早备好的露珠里浸泡着。

    本就不大的家里,还种满了各种花草,让人不得不小心走路,怕不小心就会踩中这些弱小的生命。

    看着小白在花草中绕来绕去,不知如何下脚,林颜夕就有些想笑。

    “寒舍简陋,让小白见笑了。”

    夜里一个人躺在榻上,翻来覆去地睡不着,便披上衣服在院里走走。这一走不要紧,只看见这林颜夕对着一颗花说起了话。

    心想:这恩公不是在梦游吧!

    往跟前走了几步,刚刚还跟花说着话的人就站起了身,这下可把单晨一吓得不轻。

    “你在这儿与花夜谈呢?”说着话也“咯咯咯”的笑着。

    “这是长夜幽姬,能通人性,只有月圆之夜才会开放,收集月光可以入药,对伤口愈合重生有奇效。”

    小白看了眼这长夜幽姬,黑色的花瓣逐渐变为白色,还真是在吸收月光。

    其实三界之内,行医之人不在少数,而像林颜夕这种,真的靠药来救人的还真是不多见,别人一般都能依靠灵力,减轻许多功夫,像采药挖泥这种体力活,也自然是不用干的。

    而林颜夕,天生无灵,这已经不是资质平凡的问题了。

    修习之人也有些开始是无灵之身,待灵根被打开,根据灵力高低,可依次分为启灵人,束灵士,酝灵师,敛灵尊四个级别。

    每一级别又可分为初级,次级,最后是终级。越往上修习就越发困难,不止是只修习心法那么简单。

    而林颜夕这种,姑且可以认为是灵根未开,倒也说得过去。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