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第18章 是妖毒

    第18章 是妖毒

    两个人说完话,相继睡了过去。

    次日,

    林颜夕带着紫荆去了仙人聚,当初在这里碰见了单晨一,想必他们应该还住在这里。

    问了店小二,刚想上楼去,单晨一跟单羽就迎面走了下来。

    此时见面的两人,分外眼红。

    “恩公,你,消气了?”

    林颜夕没有应他,此时的紫荆伤重在身,哪儿来的时间去生气。

    恩公?这就是晨一的恩公,单羽看着眼前这人,昨晚没来得及细看,难怪自己问晨一这人长的好看不好看,连晨一都没否定。

    一个男的长成这样,真的是,唉,让自己怎么活。不过这么瘦小,应该没什么竞争力才是。

    正盯着林颜夕看着,眼前一黑,眼睛就被单晨一的手给遮住了。睁开眼睛,就被一记眼神盯的不敢直视。

    单羽心里想着小九九,不会吧,这么夸张的吗?连看都不让看,服了服了。

    林颜夕也没在意,向旁边挪了几步,走了上去,单习听见外面的声音,便出了房门。

    向楼梯上站着的三人问道,“你们几个站在这里干嘛?难不成小羽想跟我回去?”

    “不不不,哥,我不想。”吓得单羽立马藏在单晨一身后。

    林颜夕走近单习,向着房内被绑着的清礼指去,“我有事找他,还请行个方便。”

    单习向来稳重有礼,点点头示意林颜夕可以进去。

    “今日要将他带回去,还请尽快。”每句话都客客气气的。

    林颜夕点点头,向着房内的清礼走过去。

    屋外的单羽便抓着单晨一跟单习,下楼去吃早点。

    “你昨晚下的什么毒?”这是林颜夕必须问清楚的。

    而清礼只是冷笑一声,应了句,“那是妖毒。”

    他知道这毒难解,就算告诉林颜夕,想必凭她的本事,是无法解开的,就连自己当初中的毒,跟这毒比起来,怕是不足十分之一。

    “这毒怎么解?”林颜夕看着清礼,很是期待地问道。

    “你不是很厉害吗?如今却连自己在乎的人都救不了,心痛吗?啊?”清礼两眼泛红,语气里净是逼问。

    “你不愿意救志可,又凭什么认为我会帮你,如今志可死了,你满意了吗?”

    “那炼丹池是你自己所建,是他自己掉下去的,你们害了那么多无辜的人,不觉得这是报应吗?”

    虽然宁志可做了很多坏事,可毕竟是一条人命,林颜夕心里总归是有些不好受。可是这不可能成为原谅他所有罪恶的理由。

    林颜夕对着清礼说道,试图让他清醒。

    “他的死,说起来也与你脱不了关系,你不该为你所做的事情负责吗?可你不但不知悔改,反而还要害人。”

    可林颜夕不会想到,清礼的反应竟然会是如此。

    楼下的单羽正高兴地点菜,店小二看着衣着华丽的这三位,一阵欣喜,又是一笔巨财。

    房内,

    “呵,既然我承受了失去亲人的痛,我就让你也尝尝。”清礼邪笑着,他的眼里毫无悔意。

    “我再问你一次,这毒怎么解?”

    昨晚,宁志可落入炼丹池之后,林颜夕向着炼丹池内丢了些冰草,她明知道在炼丹池里的温度下,宁志可无法存活,却还是想着试试。

    没想到昨晚的无心之举,如今能让她手里拥有一张如此有力的牌。

    眼看着清礼一句话也不说,林颜夕只好拿出这张牌。

    “你不想你弟弟连个全尸都没有吧?”她的眼神里,仿佛看不出原来的单纯,好像多了一丝蛊惑人心的力量。

    清礼看了一眼林颜夕,“你说什么?炼丹池里温度那么高,他还能留全尸?”

    “抱歉,他掉进去之后,我没法救他,但我向炼丹池里丢了些冰草,温度不至于会将人的身体融化。”

    林颜夕看着此时的清礼,刚刚还那么生硬的语气,竟然因为知道自己的弟弟还有个全尸,变软了不少。

    不知怎的,竟然心里生了一丝的同情,想来这清礼也是个可怜人。

    “我可以替你将他安葬,你可以放心离开。”

    “我寻药之时,无意间碰到一只分娩之后的妖兽,当时的她已经奄奄一息,为了防止自己的孩子受到伤害,在它旁边布了妖毒阵,而我又是炼药之人,药毒本一家,这妖毒难得,我便收集了些。”

    “这毒很难解?”

    “妖毒本就是妖兽最后的屏障,在遇到危险时,它们会将自身灵力化为妖毒,我见那只妖兽灵力极高,想必这妖毒的毒性定不会轻微。”

    “你应该有办法吧!”林颜夕问道。

    “你的血,可以暂时压制住这妖毒毒性,”清礼应着她,可心里有所顾虑。

    “只可惜你体内没有灵力,无法根治。”

    “我的血?”

    “对,你的血是极阴之血,用来炼药最好如果能将你所有血液炼化成丹药,志可就能……”

    清礼的眼神里,充满遗憾。

    “算了,不说这些了。你可以去无尽峰峦试试,那里有许多位至敛灵尊的习灵者,甚至还曾有过成仙之人,修习各种灵术之人极多,炼药之术也是首屈一指的。”

    林颜夕却疑惑着,“那你当初为何不去那里试试?”

    “不尽峰峦十年每年都有招收外门弟子的规矩,但十年才有一次入门机会,要想获得深层的炼药之术,必须得入内门,我根本等不及。”嘴角露出了一抹尴尬的笑,即便自己做了那么多坏事,眼前的人却还是在关心。

    “今年恰好是十年之期,七月中旬会有一次招生考试,你可以去试试。”

    林颜夕点点头,清礼将一瓶药递到了林颜夕手中,见她有些躲闪。

    “不用担心,这是我之前炼制的药,用于压制各种毒性的,这虽然比不上你的血,但对缓解毒性还是有一定作用的,想必你日后也有可能用的到。”

    “嗯,多谢。”林颜夕对此时的清礼,有了不一样的认识。

    “还有,不要让自己轻易受伤,你的血,会引来很多麻烦的。”走之前清礼又向林颜夕叮嘱了句。

    这些话,在林颜夕小时候,父亲就对自己说过千遍万遍,让自己一定不要受伤,只是自己从前不知道,自己的血还有能入药的功能。

    林颜夕向清礼又表达了自己的谢意,打开房门,刚要出去,身后又传来了清礼的声音。

    “林颜夕。”清礼突然开口,林颜夕还有些震惊,却下意识地回头,回答道,“嗯?”

    “谢谢你。”清礼说完最后一句话,便转过了头。

    林颜夕嘴角微扬,走了出来。

    谢谢支持的各位,现在可以打赏书币了,手下千万不要留情,尽情地用书币砸我吧!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