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第16章 叶飘零

    第16章 叶飘零

    呵,林颜夕心里真的可以说是五味俱陈,好不容易可以接受他的关心,现在可倒好,未婚夫。

    “你现在可以告诉我,为何下山了吧?”林颜夕的话语开始故作平静,她深知接下来的答案,却又在边缘试探。

    “不想成婚。”单晨一实话实说。

    “你有见过你未婚妻吗?”

    “没有。”

    “要是你见过她,你还会选择离开吗?”林颜夕表面毫无波澜地问道。

    “会。”

    “那你不会觉得可惜吗?毕竟是一桩亲事。”林颜夕鼓足了最后一点勇气问道。

    “不会,我跟她素未谋面,想必她对我也没有什么感情,又何必耽误彼此呢?”单晨一不加思索地回答道,语气硬生生地戳着跟前的林颜夕。

    “恩公,欺瞒于你是我不对,可是我还是希望这件事,不会影响你我二人的关系。”

    “我发誓,从今以后,绝不骗你。”单晨一此时的认真,绝对是以往任何时候都比不上的。

    可林颜夕该说什么?她又能说什么?面对未婚夫冷冷地回答,他不会喜欢她,无论她是谁,任何一个人对他来说,都是同一个意义,互不耽误。

    好一个互不耽误,多么合适的理由。

    真后悔当初自己年少,就该问清楚他的名字,也不至于这么长时间以来,内心如此纠结。

    罢了,紫荆为了自己还受着伤,这些事情已然不那么重要。

    “紫荆受了伤,我得回去为她疗伤,你请便。”林颜夕狠狠地说道。

    早知如此,就不出现了。单晨一本可以不露面,但当时情况紧急,为了救林颜夕,他只能选择正面迎敌。

    可事已至此,后悔又有什么用?

    “恩公,你一个人不方便,我帮……”单晨一这句话还没说完,就被林颜夕的话给顶了回来

    “不用了,多谢单兄你的好意。”

    “恩公,你我之间,何须如此生分?”

    “你我之间?”你我之间,不是互不耽误的关系吗?又何谈生分不生分。

    “我救你一命,如今你救我一命,从此以后,两不相欠,你走吧!”林颜夕扶起了躺在地上的紫荆,别过了头,不去让自己看单晨一的脸。

    “恩公,我知道你说的都是气话。这是叶飘零,你想要找我时,可以吹响它,不论我在何处,都会第一时间赶到。”

    单晨一将手中的一片叶子,递给了林颜夕,见林颜夕别过了头,又伸手将叶飘零接到了她的手边。

    这是他送给自己的第一件东西,可是此时的心情,为什么没有自己本以为的那么欣喜。

    “我会一直等,直到你消气为止。”说完话,便起身与单习跟单羽离开。

    单晨一本以为,这不过就是兄弟之间,一点小摩擦而已。

    殊不知,在林颜夕心里,他早已经将林颜夕与他的缘分,亲手断送,他说那些话的时候,没有给她的心意留丝毫的余地。

    在单晨一心里,自己不过就是撒了个谎,而且对林颜夕本人并不会有什么伤害。

    可是也怪他心大,从来没有想过为何林颜夕会对一件与自己毫无关系的事情,反应如此之大。

    “哥,晨一来了,今晚让他跟我住吧!”单羽假装向单习请示道,其实他早知道单习不会反对,寒云轩的时候,三人关系就不错,而自己与单晨一都是话不多的性子,除了正事,其他时候几乎玩不起来。

    可单羽就不一样了,单晨一习灵的空档,基本都是跟单羽混在一起,而清辞小师弟年龄小些,除了跟着师姐清伊的时候能找找单晨一,其余时间都是单晨一跟单羽基本上是形影不离的。

    这几天不见单晨一,单羽早就憋坏了,不能跟单晨一比赛习灵,也不能偷偷溜去后山采灵物,抓灵兽去换灵币,连下山来的费用都是单习给的。

    想来也是惭愧,自己有手有脚,明明可以靠自己换来的灵币生活,却又蹭哥哥单习的,不过总归是亲哥哥,便也不大计较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儿。

    比起单晨一,单羽可自由多了,因为单习比单晨一年龄稍大些,虽然单晨一做事能力与单习不相上下,但总归是带了些少年气,有时会有些冲动,所以有些事情还非得单习不成。

    就拿清礼这件事儿来说,要是换作是单晨一来处理,那清礼可就没这么好运了。

    就算能留条小命,可一顿暴打是绝对少不了的。

    说不定单晨一心情一不爽,打他个灵气散尽,这辈子都不能习灵,也不是不可能。

    紫荆受伤之后,就按往常的习惯,睡了过去,林颜夕的手腕里再没看到她的影子,只能回家之后用长夜幽姬试试了。

    林颜夕挽起袖子,看了一眼自己的袖口,平日里紫荆休息的地方,让她惊讶的是自己的手腕,出现了紫黑色的气息。

    心里一阵不安,这绝对不是普通的伤口,紫荆平时也会受些小伤,可最多是自己休息几天就能痊愈,绝对不会反应到自己身上,可如今这印记都成了紫黑色,怕是伤的不轻。

    林颜夕取出长夜幽姬,今晚是月圆之夜,想必这月光会充足些,林颜夕根据心法,将长夜幽姬的月光引入手腕内,希望紫荆能够好些。

    可是刚刚吸收了月光的长夜幽姬,没多久就耗尽了灵力,而自己的手腕只是稍微散去了些颜色而已。

    看来,只能待明日去找清礼,问清楚他到底向紫荆下了什么毒。

    “单二习,问你件事。”

    单二习,是单晨一为单羽起的外号,一方面可以跟单习论辈分,另一方面也可以体现单羽的特点,二字最是适合他。

    “真是稀奇了啊,你单晨一还有事问我,习灵啊什么的我可帮不了你啊!”单羽调侃着单晨一,没想到往日里不可一世的单晨一竟然也有求助于自己的一天。

    “要是一个人,连续骗了你两次,你能原谅他吗?”单晨一问完,眼睛便盯着单羽,希望他能给自己一个满意的答复。

    “那肯定不会啊,俗话说有一就有二,既然能骗两次,那日后肯定会有第三次,第四次啊!”单羽认为自己的这个回答万分合适,可没想到。

    “你想回去了是吧!嗯?”单晨一一记眼色,凭单羽这么多年对单晨一的了解,就知道他对自己的回答并不满意,立马换了个说法。

    “这个也不一定啦!要看是什么事了。而且不同的人,能容忍的程度也不同吧!像我哥,我干什么都惯着我。而你,稍微犯点事儿,师父还不得扒了你的皮。”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