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第13章 宁府风云(上)

    第13章 宁府风云(上)

    夜间,

    喜事临门,宁府前院宾朋满座,酒过三巡,宁志可早就喝的不省人事,被管家带到那“仙师”房内。

    “少爷,你醒醒。”

    管家轻轻拍了拍宁志可的脸,再次唤他,可谁能叫醒一个快醉死的人。

    “说了正事要紧,却还是如此,果真是烂泥扶不上墙。”

    其实这只是恨铁不成钢而已,自己又怎么能忍心,对他不管不顾呢?那“仙师”话音刚落,这边管家就按耐不住了。

    “仙师,再怎么着,你也不能这么说我们家少爷啊,要不这么喝的话,不就在大家面前暴露了吗?”

    “算了,去拿点水来,泼醒他。”那“仙师”朝着管家说道。

    “这,我不敢。”管家一顿一顿的。

    “啊,药,药好了吗?”宁志可喊叫着。

    那“仙师”一杯水泼在宁志可脸上,他顿时惊醒了。

    “亏你还记得正事儿。”

    宁志可刚想发脾气,谁敢泼自己凉水,可转念一想,还是算了吧!毕竟自己还得靠这人炼药,娘说话的,只有这“仙师”才能治好自己的病。

    “仙师,那我们现在干嘛?”说话间,嘴里的酒气四溢。

    “再等三刻,便是月圆之时,到时月光凝聚,再将这纯阴之血入药,即可。”

    “那,那我现在去带人过来。”说着话,整个人一会儿左倒,一会儿右斜的。

    那“仙师”心想:呵!亏得娘还整天把这家伙挂在嘴边。自从得了病后就一直这样,如今连记忆也受到了影响,连亲兄弟都记不得了。

    新房内,

    宁志可推门而入,可床沿上坐着的新人,没有丝毫反应。

    “让你等的着急了吧!本少爷这就为你掀盖头,再喝个交杯酒。如何?”

    说着话,就朝着床沿这边扑来。

    “反正都是将死之人了,不如……”一阵阴笑随着话语落下,还没等靠近,背后一股力量就要袭来。

    背后的林颜夕这才出现,手里拿着木棒,可还没等她挥下去,这宁志可就倒地而睡了,想来真是喝多了。

    “主人,一切已经布置好了,现在将这宁志可抓了,看他们敢不放咱们出去。”

    “嗯,动手吧!”

    宁府外,

    单习,单羽正盯着前后门,管家就出来带着一群人,加入到守卫中去,吩咐道,“今晚可得给我把这门守住了,一只苍蝇都不能放进来。”

    夜深,宾客都已经离席。

    单羽刚要沿着墙进入宁府,手臂被单习一把抓住。

    “等等。”单习箭步一起,将墙上布着的铃铛取了下来。

    “哥,这是?”

    “这是防风铃,专门为灵物所设,习灵之人也不例外,想必那人已经有所防备,务必小心。”

    “嗯,知道了,哥。”单羽笑嘻嘻的应道。

    “一切准备就绪,去把你家少爷找来。”

    那“仙师”向管家吩咐道。

    管家来到新房,“砰砰砰”的几声,却不见人回应。

    “少爷,少爷你在吗?‘仙师’有事找你。”

    感觉事有蹊跷,管家一脚踢开门,结果迎面而来的就是一把白色粉末状的东西,接着人就倒地不起了。

    这边“仙师”也是急了,自己亲自去找,刚要出门,“管家”和宁志可便押着新娘,走近祭坛。

    没人注意到宁志可背后的花瓣,正在闪闪发光,被紫荆所控。

    自然也没人去在意,那手脚被捆绑起来的管家,还在房内挣扎。

    祭坛里,铃铛满布,血腥味儿四溢,林颜夕咬牙,这得害多少无辜的少女?

    “怎么这么久?”那“仙师”问道。

    “少爷有事,耽搁了点时间。”想必这“仙师”也清楚,毕竟娶了个妻子,没事可就不太正常了,嘴角邪魅一笑,也没当回事儿。

    “给我把她绑了。”这些人,说来也是大意,竟然连盖头都不掀一下。

    管家刚要靠近那“仙师”时,一阵杀气袭来,是单习,单羽他们。

    未见人来,寒气逼人的剑意先至。

    “老朋友,别来无恙啊!”那“仙师”感受到了两人熟悉的气息。

    “谁跟你是老朋友?你个忘恩负义的家伙,还有脸说话。”单羽骂骂咧咧的。

    “呵,笑话。忘恩负义?寒云轩对我有何恩?又有何义?”

    “清礼,你若还记得自己曾是我寒云轩弟子,就放了无辜的人,跟我去向师父请罪。”单习耐心地劝导道。

    寒云轩?他们是寒云轩的人,跟前站着的“管家”听到了这一席话,心里五味杂陈,该不该向他们打听?

    “单师兄,你在开玩笑吧!我自由自在的日子不过,干嘛去自讨苦吃呢?至于说师父,他早就赶我出来了,又何来的请罪一说?”清礼,也就是那所谓的“仙师”说道。

    “哥,别跟他废话,直接抓了他,让他自己去跟师父请罪。”单羽已经等的不耐烦了。

    “好大的口气。”清礼话音未落,守卫便已经将整个祭坛团团包围,他明知习灵之人不得伤害凡人,却故意而为之。

    “哥,现在怎么办?”单羽有些慌了。

    “制服清礼即可,尽量别伤害他们。”

    那些守卫一步步紧逼,单习手指一动,摁在守卫的肩上方,那些守卫就不再移动。

    清礼见形势不对,将“林颜夕”一把抓住,就要往祭坛里送,那血腥味儿满布的炼丹池。

    可谁知,被反手一挣扎,自己差点掉进去。

    这时,管家突然脸色一变,扯下脸上的东西,竟然是林颜夕的模样,清礼看向旁边的新人,掀过盖头,却是一副从未见过的脸庞。

    一把扯掉盖头跟头上的饰品,被清礼一掌便击中肩部,瞬间怒了的紫荆,反手就制服住了清礼。没人注意到紫荆肩部的紫色印记,连紫荆自己都没在意。

    林颜夕刚要走上前去,单习跟单羽便从紫荆手中将清礼夺过。

    “这是我寒云轩家事,还望二位见谅。”单习、单羽作揖,转身打算离开。

    林颜夕示意紫荆,放他们离开,可谁也没想到的事发生了。

    那些被定住了的守卫,两眼发红,四肢僵硬,开始向着这几人逼近。

    “哥,你看。”单羽道。

    “看来新炼制的药,果真不同凡响,这些人就送给你们享用了,杀了他们。”

    那些守卫仿佛听懂了他的话,手里拿着的木棒跟刀,直接向着单习、单羽以及林颜夕跟紫荆他们砍去,所到之处,招招皆要毙命。

    林颜夕身后的宁志可,突然拿起木棒,朝着林颜夕挥去,一阵笛声,突然制住了他的脚步,转身木棒又朝着清礼挥去。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