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第9章 漫山飞现身李府

    第9章 漫山飞现身李府

    次日,天刚破晓。

    林颜夕换了件跟昨日不同款式的衣服,虽然颜色还是朴素的青蓝色。穿了三年男装,可毕竟是女儿身,也不能一直这么穿下去,所以也就没有多做准备。

    其实不止是男装,就连女装,都是十五岁之前穿过的,现在就算是找女装,也没什么适合自己穿的了,除了那件新衣。

    昨天晚上她想了很多,如今只有深入虎穴这一条路。何况自己炼制过那么多种药,难道还没有一种能用上的?

    紫荆说过,要想找出《草木天篇》,就得先找到那漫山飞,可是这三日之限眼看就要到了,找到漫山飞显然已经不现实。

    上次紫荆出动一次,便一睡不起,眼下也无法求助她。虽说答应了单晨一,但总归不该连累他。

    一早便自己出门,经过单晨一房里的时候,向里看了一眼。他,应该还在睡吧!转身,就要一个人离开。

    “恩公,这是舍不得叫醒我啊!”林颜夕一顿,声音是从上面传来的,抬头就看见单晨一正坐在屋顶上,手里擦拭着一管白色的笛子。

    林颜夕此时的尴尬真是难以形容,说是做贼被抓也不过分。

    单晨一说着话,便一个箭步从屋顶落到了林颜夕跟前的地面上。

    “走吧!恩公。”

    见林颜夕不打算移动脚步,又调侃道,“难不成恩公想要我背你?”

    “没有,我自己走。”糟糕,又栽在这家伙手里,该不会让他以为自己在等着他背吧!

    经过昨晚的赏月之举,两个人的关系好像发生了微妙的变化,不过是单晨一心大,发现不了,而林颜夕就算发现,也不会有勇气承认。

    李府,

    “婆婆,我来看你了。”林颜夕对着李婆婆轻声细语。

    李婆婆还没给她回应,就被跟前这个少年郎惊住了。这么多年,还从没见过林颜夕带来过哪家的少年郎呢!

    而林颜夕根本忘了,婆婆现在能看见,没想起来介绍单晨一。

    “阿颜,这位是?”

    林颜夕此刻不知该如何回答这个问题,告诉婆婆自己救过他,是他恩公,可他,是自己的什么人?

    顿了一下还是回答道。

    “婆婆,他是我朋友,姓单。”把关系撇的不知多清楚,生怕婆婆误会。

    单晨一在一旁有点小失落,这恩公还真是丝毫不给自己留面子,就朋友?那不然呢?你还想怎么样,说是知己吗?毕竟两个大老爷们,这样也太矫情了吧!

    “嗯,小单啊,快坐吧!家里也没什么可以招待你的,先喝茶吧!”

    “阿颜,你来,我有话跟你说。”说着便往假山那边去。

    单晨一在院子这边瞎溜达,听见水池里传来奇怪的声音,便凑上前去,想要一探究竟,谁知是只小虫子在里面洗澡,水花溅的到处都是。

    他假装怒喊一声,虫子便藏了起来。他根本没注意到,腰间刚刚还在发光的笛子,就在刚才光逐渐散去了。

    也是,单晨一才不知道这是漫山飞,此刻要是换作林颜夕,把这种虫子供起来怕是也不为过,毕竟它是能拯救她的神圣存在。

    假山这边,

    “阿颜,今天过后,你就不要再来看我老婆子了,现在眼睛已经好很多了,许多事情也能自己做,你就放心,早些离开吧!”眼里都是对林颜夕的疼爱。

    “婆婆,我知道了,就让我再陪您一会儿,就这一会儿,您别赶我走。”

    众人都知道林颜夕做人冷静谨慎,便认为她的性格应该也是冷淡无情。

    可没人想过,这个看起来强大无比的人,终究还只是一个十八岁的少女。

    她只有在亲近的人面前,才会一改往日的清冷规矩,表现出自己脆弱,需要保护的一面。

    “阿颜,婆婆怎么会舍得赶你呢?可是这情势所逼,待风头一过,你再回来看婆婆,婆婆也想一直陪着我的阿颜啊!”

    说完话,晚饭后,两人便住在李婆婆家里。

    子时,单晨一起身,到了宁府后门。

    候在墙外的单晨一,闻见香火味儿,便巡着味道探了过去,只见院内一个人,穿着与寒云轩中的酷似。

    装模作样地捋着胡子,对着跟前的纨绔子弟说道,“宁少爷,这么长时间以来,咱们的采集工作也做得差不多了,接下来就是这最后的一味药了。”

    “仙师,我已经让那李心晴去催了,三日之后,想必那林颜夕就会主动送上门来。”

    那宁志可的笑,可真说的上是让人作呕,看起来人模狗样的,其实背地里干的净是杀人取血的勾当。

    两人正谋划着,管家上前来报,“少爷,最后一个少女的心间血,已经取下来了,您还有什么别的吩咐?”

    “拉出去埋了吧!”没有丝毫犹豫。

    “仙师,可还有什么吩咐?”那摇尾乞怜的样子,真是让人……

    “两日之后,便是月圆之夜,到时入药,方为最佳时机。”

    单晨一在暗地里听着,心里一阵阵的不屑,还仙师,穿着我寒云轩的衣服,装神弄鬼,还真是什么人都有。

    不过也算是这神棍倒霉,惹什么不好,偏偏惹上这寒云轩,别说单司瑾,怕就连单晨一出马,他一条命都不够死的。

    害了这么多人,还冒着寒云轩的身份,真是该死。单晨一挥手间,一阵风袭来,那所谓的仙师便被火焚身。

    “救命,救命。”惊慌失措间,那仙师仿佛忘了自己这会儿的身份。

    “拿水来,快拿水来。”一旁的宁志可吩咐道。

    待火灭了,又是一阵刺骨的寒意,刚刚洒在身上的水结成了冰。

    “真是见鬼了,好好的香火还能着了,连这个时节的水都能结冰。”那位仙师为自己开脱道。

    “仙师,会不会是神明显灵,我们害了那么多姑娘?要惩罚我们啊?”宁志可说着,声音开始颤动。

    “胡说什么,她们是为了这宁川百姓而牺牲的,这是她们的福分。”

    那神棍一本正经地说道,跟刚才惊慌失措时的样子想比,完全是判若两人。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