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第7章 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第7章 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李府内,

    “婆婆,眼睛可还习惯,现在不能见太强的光,再过几天就能习惯了。”林颜夕扶着李婆婆向着院中石椅走去。

    “已经好很多了,多亏了阿颜,婆婆都没想过自己还能再看见。”想着便觉得心头一阵说不出的心酸。

    儿子死后,儿媳妇就对自己百般刁难,欺负自己眼睛看不见。而林颜夕自小懂事,自己也没操多少心,没有什么关系尚且如此,可自己的儿媳妇……

    林颜夕看着李婆婆的眼睛逐渐恢复,眼角多了一丝笑意,这么长时间终于将这长夜幽姬种植成功了,看来紫荆所说的话不假。

    那《草木天篇》所记录之事果真如此神奇。李婆婆多年的眼疾,自己已经无药可医,找了这长夜幽姬,这么轻松就能治愈。

    思索间,眼神中的笑意逐渐褪去。

    “婆婆,子兴呢?”

    “啊?”李婆婆顿了一下,连忙掩饰,“他,跟他娘回娘家去了。”眼睛不知往哪儿瞧,好像说什么都太刻意。

    林颜夕心想:婆婆真是急了,这李心晴当初是卖身葬父才来到李家的,哪儿来的什么娘家,婆婆这是打算瞒着我了。

    可此事因我而起,我又怎能坐视不理?

    将李婆婆扶去休息后,便自己一个人前往宁家探风。根本没把李婆婆睡前给自己的叮嘱当作一回事。

    李婆婆疼爱了林颜夕十几年,却忘了这林颜夕嫉恶如仇的性格。从小时候被人欺负会还手,便早就注定了会有如今的她。

    林颜夕到了宁家门外,看着前门守卫森严,便又去了后门,可这后门更加森严的戒备却让她大吃一惊。于是转身离开了这里,前往小木屋。

    自己本打算瞒着李婆婆,偷偷潜入宁府去救子兴,可是看如今的形式,这守卫如此森严,根本没有丝毫机会。

    她想救子兴,可是真要让自己去跟宁家那个恶霸成亲,她真的不敢想象,那种人,她看见都想作呕,更不用说再有什么其他关系。

    此时回到小木屋的单晨一,看着依然黑压压的房子,就知道林颜夕还没有回来,回头刚要往远处看,林颜夕就奇迹般地出现在了自己眼前。

    脚底一快便朝着林颜夕走去,只见林颜夕目光呆滞,仿佛若有所思。

    特意说话分散意图分散开林颜夕的注意力,“恩公,你那位患者的眼睛怎么样了?”这才听林颜夕回了一句,“嗯,能看见了。”

    单晨一便又接着说道,“恩公脸色差劲,所为何事?

    换作平时的林颜夕就算是出于礼貌,也会回应单晨一一下,可是今日的她实在是没什么心情,也没理会单晨一,推开房门就进去了。

    单晨一看着便知道事有蹊跷,恩公如此良善之人,会不会是因为宁家那事?

    躺在榻上的他一心想着这件事,半天也睡不着,便起身去了林颜夕房门前,“扣扣扣”的几声,林颜夕便问道,有事吗?

    “恩公,你开下门,我有事要问你。”

    “这么晚了,等明天吧。”林颜夕仍旧没有忘记自己是有婚约之人。可这单晨一怕早就把自己那未婚妻忘到九霄云外了。

    “我有急事。”单晨一加强了语气。

    门“吱”的一声就开了,单晨一看着她,林颜夕衣着整齐,根本就没睡,还说什么太晚了。果真不出所料,有心事。

    “恩公,你知道这里有个宁家吗?”单晨一试探着问道,殊不知自己这是专往枪口上撞,而且是准确地撞。

    “单兄,你想问什么?”林颜夕清冷的双瞳里多了一丝别的意味,像是疑惑又像是质问。

    “其实也没什么,我就是听说宁家那少爷挺恶霸的。”单晨一紧张地说道。

    “单兄,你才刚来几日,怎么会知道这么多?”单晨一根本不敢告诉林颜夕自己哪儿听的,毕竟这偷听也不是什么光荣的事。

    “呃……我今天去街上找你,无意之中听两个女人说的。”这个理由够成立了吧!

    单晨一为自己捏了把冷汗,果然是什么都逃不过林颜夕的眼睛,学医的人真是可怕,聪明就算了,还这么严肃。

    “那宁家少爷,不是什么好人。”还特意叮嘱单晨一近几日不要进城,也莫要与那人接触。

    “恩公,你有拿我当兄弟吗?”林颜夕被突如其来的话给吓得愣住了,这又是什么鬼问题?

    拿他当兄弟,一个男的一个女的怎么当兄弟,就算是所谓的结拜也该是兄妹吧!

    “单兄,你这是?”

    “恩公要是拿我当兄弟,就把恩公你的烦心事告诉我,所谓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单晨一拍拍自己的胸脯,信誓旦旦地说道。

    “不至于这么严重。”

    林颜夕极度想岔开这奇怪的话题,什么兄弟不兄弟的,自己还有个未婚夫都没找到呢!就莫名其妙地来个兄弟。

    “就算恩公不拿我当兄弟,那你也是我恩公,恩公有难,我不能袖手旁观。”反正意思很明确,不管怎么样,算是黏上你了。

    看着单晨一炽热的目光,本就敏感的内心难免有些悸动。

    这也许是因为他热烈的关切,但也许又是因为从小就没有朋友的她,对于来自朋友的关心,那极度的渴望。

    她渴望拥有朋友,拥有关心自己的人,有人可以分享喜悦,有人可以携手患难。

    可是父亲说过,人们的情感,拥有时总是那么美好,失去时却又要承受翻倍的痛苦。

    林父从林颜夕小的时候就为她灌输了这种思想,不开始便不会有结束。

    她的一生里,前十八年都是这么过来的。种花植草,积善行德,履行婚约。

    可林父却很少想过林颜夕会怎么想,将她带来这人间,让她平凡生活十八年,却不让她拥有平凡人的感情。

    她最终会感谢这十八年的生命,还是……

    积善行德是没错,可这大千世界,人心并不总是良善的,从小时候被欺负以及后来宁家少爷那件事中,她应该早有体会。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