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第6章 重见光明

    第6章 重见光明

    “嗯,婆婆,我听您的。来,先把眼泪擦干净,我给您找来了药,用了药您就能看见阿颜了。”

    “好好好,我的好阿颜。”两人说着话,林颜夕将李婆婆扶进了她的房间,拉上了帘子,从腰间拿出了长夜幽姬。

    哪怕是在白天,只要拉上了帘子,长夜幽姬的光也是让人不能忽略的。林颜夕按紫荆说的将李婆婆的眼睛用黑布蒙起来。

    接着用长夜幽姬储存的月光,轻轻地从李婆婆的眼睛上划过。

    瞬间,长夜幽姬就褪去光亮,林颜夕将它收回腰间的包里。

    “婆婆,您现在感觉怎么样?”林颜夕关切的问道。

    “阿颜,我感觉眼前亮了一下,还有点凉凉的。”

    “婆婆,您先闭着眼睛,待会儿我帮您把布取下来之后,您再试着慢慢把眼睛睁开。”

    李婆婆点点头示意。

    时间过去了一刻,李婆婆慢慢睁开眼睛,一开始感觉眼前是一片刺眼的白光,再一会儿就能看见眼前星星点点的。

    再然后就是一张清秀的脸,浮现在眼前。伸手便抚起了林颜夕的脸,“我的阿颜,婆婆能看见你了,我的阿颜长大了。”

    说着话,眼边便挤满了泪花,眼看着泪水在她眼眶周围周旋。林颜夕拿出手绢,帮李婆婆将泪花轻轻拭去。

    “婆婆,眼睛还没彻底痊愈,不能哭。”林颜夕急忙向李婆婆说道。

    “我这是太高兴了,婆婆不哭了,不哭了。”看着眼前这越发标志的脸,从前的记忆不断袭来。

    她还小的时候,她父亲林木还经常能陪着她,后来她记事了,林木就经常不在家。这孩子常年上山采药,偶尔来家里也是乖巧懂事的。

    可惜的是自己那时的眼睛本就看不大清了,但模糊之中这孩子就长的秀气可人,没想到这些年过去了,出落的越发标志了。

    此时的单晨一已经找遍了大半条街,还是没有看见林颜夕的踪影。

    恩公能去哪里?与师兄他们碰面没有?

    正想着,十几米远处,两个熟悉的身影走了过去。

    单晨一连忙将斗笠往下拉扯了一下,一个箭步藏在了旁边的伞铺子下。

    “哥,这都找了几天了,晨一会不会已经走了?”单羽抬头看看头顶的太阳,这种鬼天气也真是的,弄得自己满头大汗。

    单羽平时本就懒散,十几年来,没练就多少习灵的本事,倒是长的肥头胖耳的。

    可是他有个好哥哥,事事替他想的周到,说到这单家兄弟,也确实是可怜之人。

    眼睁睁地看着双亲死于妖物手下,当时的单习只有七岁,单羽也不过才四岁而已。

    两人根本没有反抗的能力,一路逃到寒云轩,被巡逻的轩中弟子所救,拜于轩主单司瑾门下。

    单习从小护着弟弟,而自己小小年纪就又当哥,又当父母的。他深知,弑亲之仇,不共戴天。而那个黑色的印记,他也永远无法忘记。

    “不急,晨一的性子,不会不去打听林家的消息。”单习回答道,抬手擦了擦头顶的汗滴。

    看着单习、单羽往自己这边走来,单晨一转身躲进了身后的一条巷子里。

    走了没几步,看见一个穿着艳丽的女人,拿了件新做的衣裳,从一间绸缎庄里走了出来。

    刚刚还在笑着的脸色,瞬间便变了个样,“这瞎老太婆,放着荣华富贵不享,非要护着个外人。”

    单晨一听着这话,昨天恩公说那长夜幽姬可以治好眼疾。

    这两个人说的外人会不会就是恩公?

    便跟着这两个人一路走去,听着那衣着华丽的女人对着身边的丫头如月说道,“也不知道林颜夕这丫头有什么好的,连这宁少都非要娶她。”

    说话时丝毫不加掩饰,嗓门也大的不行,仿佛要让全世界人听到一样。

    “夫人有所不知,这宁少可是个执着的人呢!林颜夕十五岁那年便上门提亲,被人家给拒绝了。”

    “还拒绝宁少,胆儿也真是够大的。”

    “谁叫人家长的一副好脸蛋呢,而且听说还会妖术,害的宁家少爷卧床不起半年多呢!”如月说着便眯起了眼睛。

    这宁家想来是觉得强抢不成,又想着利用李婆婆家的孙子,让她自愿送上门来。

    “如月,你说瞎老太婆那么喜欢林颜夕那丫头,会不会真的因为我儿子而把人乖乖交出来。”说着话,心里多少有点担忧。

    “夫人,您尽管放心,李家现在就小少爷一个苗子了,老夫人就算不看您的情面,也得为未来的李家着想。”

    “再说了,就算老夫人想护着林颜夕那丫头,她自己难道就能忍心看咱们家被她连累?”丫鬟又补充道。

    两个人边说边笑着,急匆匆地向宁家走去,像是去报什么喜事儿似的。

    单晨一听着,甚是吃惊,这人心也真是可怕,为了自己享受富贵,就要强迫别人婚嫁。

    可是这与恩公又有什么关系?

    这关系可大了去了,单晨一怎么也没有想到,那位妇人口中的姑娘林颜夕,竟会是自己的恩公,一个少年郎。

    单晨一继续跟着那妇人,直到那人进入了一座豪华的府邸。

    宁府外,

    府邸前门就有十个守卫守着,单晨一混在人群中,又向后门探了探。后门守卫更多,心中不禁起了疑虑。

    前门守卫森严便罢,这后门如此可太不不合常理。

    正想着后计如何,便看见后门走出来一个人,看穿着,还算整齐,但又没有刚刚那妇人那么华丽,应该是这宁府的管家。

    那人抬手示意,将后门的守卫全部聚拢在一起,说起了悄悄话。

    单晨一轻轻扯了下嘴角,摸出腰间的笛子,手指在上面画了几下,笛子顺着后门方向就横飞了过去。

    “咻”的一声笛子就飞了回来,单晨一耳朵对着笛子就将一切全部洞悉。

    那位管家对着众人说道,明日子时在后门集合,有事要做,向晚上值班的兄弟交代清楚。事关重大,务必小心。

    单晨一自说自话,明日子时?便离开了这宁府,前往木屋中去。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