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第4章 夜谈 长夜幽姬

    第4章 夜谈 长夜幽姬

    第一次这样叫一个男的,还是在这种情况下,似乎很难为情,但又有种别的意味。

    阿颜,还真是不把自己当外人。林颜夕趁单晨一一个不注意,便一把推开了他,力道大的有点吓人。

    单晨一见状,便丧了起来,立马改口。“恩公,你是不是讨厌我?”

    单晨一晃了下神,清醒了过来,面对这个少年,竟然有一种从未经历过的感觉,心间的声音,无时无刻不在警告着单晨一,你不能再这样了,他是个男的。

    甩了甩头,努力让自己清醒。身后的人马上就要追过来了,还是正事要紧。

    他怎么会问这种奇怪的问题?林颜夕见单晨一低着头,仿佛很低落的样子,竟然想着跟他解释。

    自己不是反感,而是……唉,还是算了,这会儿的自己还是个男儿身,越解释越乱。

    “恩公,我们先离开这里。”

    话音未落便抓起来林颜夕的手,正要往前去,林颜夕往后退了退,暗示单晨一放开自己。

    也不知是魔怔了还是怎么了,单晨一竟然听了林颜夕的话,放开了她的手。

    “他们为什么追你?”

    林颜夕很是疑惑,救他的时候便是一身夜行衣。

    “说来话长,待会儿我再跟你解释。”

    两人便一前一后离开了仙人聚。

    仙人聚内。

    单习、单羽听见店小二这口气,便断定楼上之人是单晨一没错,刚追上去,便看见房门紧闭。

    单习毫不犹豫,一脚便将房门踹开,只见窗子开着,可房中却空无一人。

    “哥,晨一这小子跑得真快。”单习眯着着眼睛说道。

    单羽看着榻下依然冒着热气的水,“他跑不远,明日再追。”

    此时的林颜夕跟单晨一已经跑了不知多久,终于到了林颜夕的家中。

    本就不大的家里,还种满了各种花草,让人不得不小心走路,怕不小心就会踩中这些弱小的生命。

    “寒舍简陋,让单兄见笑了。”

    “怎么会,恩公言重了,你我之间何必在意这些繁文缛节。”

    你我之间,说的好像两人多熟悉似的,其实心里各自怀着心事。

    “当真如此?”

    林颜夕一双圆润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单晨一,单晨一仿佛心虚似地低下了头。

    林颜夕接着说道,“我总感觉,单兄你有事瞒着我。”

    林颜夕细想了一下与这单兄的相识经过,第一次见面便穿着夜行衣从空中掉落,这一次又是被人追捕,这其中必然有鬼。

    单晨一见林颜夕一脸的疑惑,本想将真相告知,但这逃婚之事确实是自己理亏在先,这要是说出来,林颜夕会不会看不起自己?

    “恩公,实不相瞒,我被仇家追杀,本无意欺瞒恩公,但又不想连累恩公,还请恩公恕罪。”

    说完,故作可怜的稍低了下头,目光之余观察着林颜夕的反应。

    “这本就是单兄你的私事,我又何来理由怪你。”说完便朝衣柜旁边走去,从里面拿出来一件衣服。

    “家里只有家父的衣服,单兄莫要嫌弃。”单晨一正疑惑着,就听见林颜夕说道。

    “既然有人追捕,行事低调些才好。”

    “恩公说的是,多谢恩公。”这小恩公想的倒挺周到。

    “不早了,单兄你早些歇息。”话音未落便向门口走去。

    单晨一看着离去的身影,心里一阵失落,看来他对我还是起了提防之心。

    夜里一个人躺在榻上,翻来覆去地睡不着,便披上衣服在院里走走。这一走不要紧,只看见这林颜夕对着一颗花说起了话。

    心想:这恩公不是在梦游吧!

    往跟前走了几步,刚刚还跟花说着话的人就站起了身,这下可把单晨一吓得不轻。

    “恩公,你在这儿与花夜谈呢?”说着话也“咯咯咯”的笑着。

    “这是长夜幽姬,能通人性,只有月圆之夜才会开放,收集月光可以治愈天生眼疾。”

    单晨一看了眼这长夜幽姬,黑色的花瓣逐渐变为白色,还真是在吸收月光。再看看眼前的林颜夕,心想:这恩公还真不简单。

    “单兄,这么晚了还出来赏月,是睡不惯我们这小木屋吗?”

    虽然救人是份内之事,可自己毕竟是有婚约之人,还是避嫌为好。

    “不不不,恩公你误会了。想来是昏迷之时睡的太久,一时还难以入睡,便想着出来走走。”

    林颜夕听完,被仇家追杀,想必也是身心俱惫,莫名地起了同情之心。

    单晨一见林颜夕相信了自己,便趁机说道,“这几日,我暂时无法进城,能不能麻烦恩公再收留我几日。”

    单习、单羽他们怎么也想不到我会藏在这种地方,他们肯定以为自己吃不了苦,会大肆铺张浪费。

    “那单兄这几日先安心住下,等风头一过,再做打算。”

    单晨一怕说多了林颜夕会起疑心,便假装捂捂嘴巴。

    “看来睡意来了,我该去睡觉了。恩公别太劳累,早点休息。”

    林颜夕点点头示意,两人各自回房休息。

    第二天,单晨一睁眼坐在榻上练功,不一会儿便要从酝灵初级突破酝灵次级。

    “千年之后,你还会记得我吗?”又是那个声音,单晨一仿佛进入了梦魇,又很清晰地知道自己在练功。

    平时做梦也就罢了,这是在练功,难不成是想害他走火入魔。

    对这声音的感觉,除了好奇,多了一丝反感。

    但他永远不会想到,这反感的声音,日后对他的影响是多么巨大。

    单晨一如今已经是酝灵师,同龄之中没有几个人能达到如此快的修炼速度,更不用说超过他。

    虽然这也离不开他的努力,但也并不全是因为他的努力。

    而是因为天生就拥有过目不忘的能力,修习功法自然要比别人要快上许多。

    习灵之人有些开始是无灵之身,待灵根被打开,根据灵力高低,可依次分为启灵人,束灵士,酝灵师,敛灵尊四个级别。

    每一级别又可分为初级,次级,最后是终级。越往上习灵就越发困难,不止是只修习心法那么简单。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