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第1章 一入凡尘深似海

    第1章 一入凡尘深似海

    手可摘星辰,想必说的就是这寒云轩。

    地处瑶山之上,不似云雾缭绕的仙门百派,却是独具一格。

    这高耸入云之势,让人不得不为之止步,为之险峻而惊叹,为之奇美而向往。

    其间鸟语萦绕,尽如管弦之乐,山涧里的水流不似溪水潺潺,而是一路奔流不息,仿佛要竞相汇入无尽深海。

    单晨一猛地脚底一蹬,便上了墙沿,回头看了一眼满院的大红色囍字,脸色一沉。

    腰间的笛子,平日里白色无奇,在月光下却是透亮着不可小觑的光芒,又是一个箭步,人已经到了墙外。

    抖抖身上的灰尘,看看身上这一身夜行衣,不禁叹气,为了躲一个女人,堂堂少主竟然落得这种境地,也是足够狼狈的。

    初夏的夜,寒云轩里灯火通明。

    “轩主,我等找遍轩内,不见少主踪影。”来人禀告道。

    单司瑾脸色一沉。心想:逆子,这个时候不见人,让我如何向林兄交代。

    单司瑾皱了皱眉头,无奈道:“单习,单羽,去把你师弟找回来,三日后回来复命。”

    单习,单羽领命。

    一个时辰前,

    “恭喜师弟,要抱得美人归了。”师姐清伊说道,眼角的笑容不加掩饰。自己看着他长大,如今终于要成家了。

    单晨一冷了师姐一眼,坐在树中央的腰身向上挪了挪。

    “师姐,你就别调侃我了。”

    “师父亲自为你选的妻子,不会差的。”

    “素未谋面,美丑尚未可知,又怎知好坏?”单晨一只盯着眼前的树叶,陷入深思。

    旁边的清辞“哈哈”一声,说道,“师兄,这个你就不必疑惑了,听说你那位新娘子整天穿着男人的衣服,长的肯定也不会多出众,怕是还有什么特殊癖好呢!”

    师姐见单晨一不悦,便说道:“晨一,你别听小师弟胡说,都说林老前辈年轻时玉树临风,他的女儿自然也不会差到哪里去。”

    单晨一冷笑着,但愿吧!

    “师姐,你先赏月吧!我跟小师弟还有点事。”单晨一一个眼神,示意清辞跟自己离开。

    “这大阴天的,哪儿来的月亮?”单清伊挠挠头,疑惑道。

    单晨一房内,

    “说吧!”

    “师兄,我也是乱猜的,你别在意。”想起刚刚师姐那冷厉的眼神,单辞立马改口。

    “清辞,遇到这种事,谁能高兴?”

    看着清辞动摇的眼神,单晨一又加了一句。

    “我要是不高兴了,让父亲给你也说门亲事,如何?”

    “师兄,别别别,千万别,我说我说。”

    清辞顿了一下,说道,“一个姑娘家爱穿男子的衣服,要么就是没衣服穿,林家好歹靠行医吃饭,总不至于没衣服穿吧!要么就只能是磨镜了。”

    “何意?”

    清辞看了看四周,凑到单晨一耳边悄声说了几句。

    “喜欢姑娘家?”单晨一眼睛瞪的比珠子还圆,仿佛听见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

    “那我娶她来干什么?让她来祸害我师姐吗?”

    清辞心里想着,明日就要成亲,现在怕是做什么都于事无补了。

    可这单晨一半天不说话,突然扯了扯嘴角,在清辞耳边低声说了几句话。

    “师兄,可真有你的。”

    “小师弟,那就委屈你一下了。”

    说完便一掌打晕了清辞,扶他到了桌前,从窗外看去,房中的“单晨一”还在彻夜通读呢。

    单晨一本就不甘被陈规旧制束缚,自己暗中做了不少事情,自然也服不下父亲指定的婚事。

    这次说是逃婚,不如说是清辞的话给他了理由。可一想到父亲那聒噪地唠叨,眼色一沉,继续启动明物御空。

    明物御空,即修习者使用自身灵力,将自身灵器转化为御,类似于动物的双翼。

    不过此等灵术所需灵力极高,少则也要酝灵师级别,方能在不损耗灵力的情况下,自如驾驭。

    其他人都是御剑,但单晨一的灵器是不训笛,所以只能如此。

    不过还好几次被关禁闭都是关在藏书阁,这明物御空就是被关禁闭时所学。

    继续向前飞着,可这飞了一会儿实在太累了,毕竟这明物御空消耗灵力的速度,可不比大战一场的慢。

    况且他刚刚突破酝灵级别,只是能修习双级灵术而已,单晨一眼睛越睁越小,肩上的双翼也在逐渐消失。

    “哥,咱们真的要抓晨一回去吗?”单羽战战兢兢地问道。

    单习见状,答道:“你我也是奉命行事,晨一以后会明白的。”

    单习看着弟弟单羽仍在担心,便安慰道:“晨一没那么简单,我们尽力就是,现如今这逃婚的消息已经传出去了,就算找他回来想必也是破镜难重圆。”

    “哥,还是你聪明,难怪半天不让我御剑。”

    天刚大亮,山中传出“吱吱吱”的声音,一只长着脚的草跑得飞快,好像后面追着什么夺命的东西。

    长脚的这草,名叫漫山飞,暑热冬寒之季藏在洞中休眠,如今正是它出洞的时节。

    “紫荆,抓它回来。”声音来自一个瘦弱的少年,身着蓝白色衣物,头发束着。话语刚落,右手腕中便长出一条长长的绿藤。

    说是少年,可好好的姑娘家,谁愿意整天穿成这个样子。

    况且今日本该是她的大婚之日,却被寒云轩的人传来消息,婚期改日。

    她也不是两耳不闻窗外事的大家闺秀,自然知道推迟是因为新郎逃婚。

    谁又能想到她的苦心,会成了一日之前,这订婚之人逃婚的原因。

    再说城内还有人等着自己去救,不能因为这件事情,而不顾人命关天的大事。

    而且还不知道对方为什么逃婚,也许是有什么难言之隐,毕竟他还没见过她。

    现在的林颜夕根本还没启灵,所以紫荆的灵力也跟着被限制,每发动一次攻击,都得修整好长时间。

    紫荆是父亲送她的及笄之礼,眼看已经三年过去,紫荆却还是绿色,这三年来苦心修习,为何灵力还是没有任何进步。

    紫荆属于木系隐灵,一般来说主人启灵前为绿色,启灵之后,随着灵主的灵力上升,逐渐变为蓝色,终极状态为紫色。

    可林颜夕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修习这么久,却连启灵都没有突破。

    话音未落,绿藤便追了过来,吓得那只草虫吱吱吱的叫了几声,又加快了脚下的步伐。

    跑着跑着,回头看了一眼林颜夕与追来的绿腾,得意的吱吱了两声,肩膀处闪了闪光,长出了翅膀,刚要飞走。

    眼睛一晃,便叫林颜夕手中撒出的粉末给迷晕了,这草虫左脚一前,右脚一后地,看来是中招了。

    那可是君子三步倒,林颜夕十岁那年偷练出来的迷药,不过药效较短,但治这个小东西,还是足够的。

    就连修习者也难逃一倒,虽然高级别的不敢说,启灵级别的倒完全不在话下。

    不过因为父亲的教诲,不随意用在人身上罢了。

    仙侠奇缘题材,为了实现仙侠梦,期待各位小可爱的五星好评,推荐票,个人想法,不喜勿喷。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