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9.第595章 我即是天刀

    第595章 我即是天刀

    这家伙不但天赋绝伦,就连手段也心狠手辣。

    很明显这偷袭之人,就是南门天鸿的后手,亦或者说是死士。

    “南门天鸿,今日之事我们九州域外,我青木璇记住了,”青木璇有些气愤的说道。

    南门天鸿笑了笑,没有说话,既没有否认也没有答应。

    岳燚虽然杀了那偷袭之人,但他还是有些理智的。

    没有和南门天鸿血拼,而是抱着地上的尸体痛哭着。

    南门天鸿转过身看着徐子墨,说道:“留下个名号,再过几年,等我修练有成后,再去找你比试。”

    “我这人踪迹不定,就算给你名字你也找不到我。

    再说我也不愿跟自己的手下败将再战,”徐子墨摇头说道。

    “等天命之日,我们再战吧,希望你好运。”

    “我记住你了,”南门天鸿深深的看了徐子墨一眼,随即转身离开。

    旁边的许多人也都跟着南门天鸿的步伐,一同上了登云梯。

    青木璇也是看了徐子墨一眼,平静的说道:“这件事我们九州仙宫的长老会处理的。”

    “让你们长老尽管找我,就算青阳大帝在世又如何,”徐子墨轻笑道。

    “大言不惭,”青木璇看了徐子墨一眼,随即不悦的说了一声,便与身边的女子转身离开。

    “这九州仙宫的圣女肚量也不行啊,”徐子墨摇头对着魔十三说道。

    “也就皮囊还可以。”

    “这世人多贪财好色,人之常情罢了,美好的事物人人向往。

    皮囊已经占了很大的优势,”魔十三回道。

    “公子今晚在苍茫楼休息吗?”

    “嗯,找个凉亭休息一下就算了,”徐子墨点头回道。

    “等明天办了通行令牌,就直接去虚空谷。”

    虽说徐子墨今日展露的实力让人刮目相看,但南门天鸿在这大梁的势力确实是太大了。

    因此也没人敢跟他来打招呼认识。

    这苍茫楼的气氛依旧是那般热闹,哪怕已是深夜。

    月光温柔于水,静静的洒在已经平静下来,波光粼粼的湖面。

    徐子墨头枕着胳膊,看着凉亭的上空,平静的说道:“既然来了,又何必躲躲藏藏。”

    他的话音刚落,只见一道黑色的身影就已经出现在凉亭外。

    萧末一袭黑袍,手里拿着一个黑色的酒壶。

    那酒香几乎弥漫了几里之地,只见萧末缓缓走了进来。

    “有事?”徐子墨侧头问道。

    “我对你很感兴趣,”萧末仰头灌了一口酒,坐在了凉亭的另一边。

    晚风习习,将他额前的刘海轻轻吹起。

    “南门天鸿已经很久没有吃过瘪了,”他轻笑着说道。

    “哦,就因为这事?”徐子墨问道。

    “我向来对强者很感兴趣,战斗能更完善我的剑道,”萧末说道。

    “见千万种不同的道,三人行必有我师焉。”

    “你还不行,现在挑战我,只会对你的道心有所打击,再成长成长吧,”徐子墨摇头说道。

    “没试过怎么知道呢?”萧末转过头,他的眼中战意激昂,看着徐子墨。

    “你真以为你的剑域可以同界无敌?”徐子墨幽幽的问了一句。

    “不入剑域,何谈剑道,”萧末目光灼灼的说道。

    所谓剑域,我们先要认识一下何为域。

    任何一种兵器,都有属于他的兵域。

    所谓域,便是一种兵器已经领悟到了极致的境界,已经可以影响周围的一些环境。

    在这些环境中,也就是域中,兵器的使用可以将伤害最大化。

    甚至可以改变地形,制造出适合自己战斗的环境。

    年轻一辈徐子墨遇到过许多,但真正能将域修练出来的,也就这萧末一人。

    “你莫非看不起我的剑域?”萧末轻笑了一声。

    “看来你的自傲,是骨子里的啊。”

    “你真的懂剑域吗?”徐子墨摇头笑了笑,说道:“那你看看我这一刀。”

    他说着随手抽出面前的霸影,弯刀自刀鞘中出来,泛着森严的寒芒。

    只见徐子墨随手一挥,一道刀气便朝萧末飞射了过去。

    萧末全身寒毛瞬间倒起,仿佛后背发凉,锋芒刺骨般。

    如临大敌,看着这一刀,他手紧紧握住剑柄,却做不出任何的动作。

    在他的视线里,面前仿佛全部被黑暗吞噬。

    这黑暗中,有无数道的刀气在肆虐着,几万、几百万,几亿,甚至数不清的,仿佛能肆虐一切的刀气。

    萧末只有一种感觉,面对这一招,他无论如何都挡不住。

    剑域不行,他也不行。

    当这刀气从他耳边而过时,将他几缕黑发轻轻割了下来。

    刀气映入湖底,只泛起很小的浪花。

    伴随着浪花落下,那几缕黑发也飘飘然的飘落了下来。

    沉默,死一般的安静。

    只有萧末大口的喘气声,他抬起头,目光灼灼的问道:“刚才那是什么?”

    “刀气啊,”徐子墨回道。

    “不是,我看到的不是那个,”萧末摇头说道。

    “那就得你自己去追寻了,”徐子墨笑道:“我只告诉你一句。

    我即是天刀,刀域亦是我。”

    萧末细细的重复了一遍徐子墨说的话,随即站起身朝徐子墨鞠了一躬。

    认真的说道:“受教了。”

    徐子墨微微摆摆手,示意其可以离开了。

    …………

    一整夜徐子墨依旧在习惯感悟自身的力。

    当天色大亮后,只见他缓缓睁开双眼。

    “什么时候了?”徐子墨看着守在旁边的魔十三,轻声问道。

    “已经中午了,”魔十三回道。

    “走吧,”徐子墨起身,点点头。

    这苍茫楼安静了许多,其他的天骄也没看见几个。

    不过徐子墨和南门天鸿昨天的战斗,今天却在短短时间内,传遍了整个大梁城。

    据说有人两招就败了南门天鸿。

    徐子墨也懒得管这种事,夜魇的马车缓缓走向大梁城的中心位置。

    也就是办理通行令牌的地方。

    马车刚刚走到一半,便被几人给拦住了。

    这几人皆是身穿红衣,带着官式的黑帽,腰间挂着一把弯刀。

    “有事?”魔十三看着几人问道。

    “我家主人想请轿子里的公子去一趟,”为首的男子客气的说道。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