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99.第2085章 当然要像人王一样

2021-04-13 作者: 会狼叫的猪
  第2085章 当然要像人王一样

  韩宣开天,标志着外域的崛起,有开天境坐镇,外域就有了主心骨。

  而除了九音玲之外,没人意识到,韩非很可能已经归来。就连夏小蝉和洛小白他们,也都不知道这个消息。

  时间匆匆而过。

  外域的联合,慢慢开始展现了人族一统的优势。

  洛小白,去到了百花宫修行,据说实力提升极快,在辟海境中,似乎也开始逐渐脱颖而出。

  夏小蝉回到了鲛人王族,据说是正在进行封闭式修行。

  张玄玉,常年混迹于九宫天,九宫天诸多试炼,这家伙已经走了差不多了。

  乐人狂去到了巨兽一脉,只是他并未走上巨兽神道,只是他那吞天之威,和巨兽一脉的修行,有相互印证之效果。

  时间匆匆,转眼间又二十三年。

  无烬天,月光镇。

  不管是在哪个世界,最底层人类的生活,其实都是最丰富多彩的,他们需要去计较的东西有很多。

  特别是在村镇之上,普通人的生活,都是以垂钓或者试炼为主。

  在各大仙宫搬到了一起之后,因为城市群体聚合,各种新兴工程就开始建立,连接各大仙宫主城的传送阵,自然是必不可少。

  而渔场的划分,除了按照以往那样每家一圈一块地方,划分几级渔场,规划险地之类的。还特别针对一些优秀的人才,有天赋者建立了统一的超级渔场。这些人,通常都会安排强者跟随庇护。

  如韩非所在的镇上,能够选拔为天赋异禀者,最低要求是灵脉达到了五级的少年。如果单纯是五级,但是天赋灵魂兽不行,还不在优秀人才遴选范围之内。

  韩非所在的这村落的一角,紧邻着月光镇第五学院,月色修行院。

  傍晚。

  韩非左手扛着鱼竿,右手拎着葫芦,正在往家里走去。

  正巧,迎来了月色修行院休沐,无数少年夺路而出,他们最喜欢的就是休沐之日。在他们和韩非擦肩的时候,总会对韩非招呼一声。

  只听有少年道:“酒叔,今天可有垂钓到什么好货?”

  韩非砸吧着嘴巴道:“没啊!就弄了两只蓝龙虾。”

  有少年笑道:“酒叔啊!你八成又把货卖了,换了酒了是不是?”

  一群少年大笑,他们早已熟悉这个套路了。韩非待在学院边生活了30多年了。实力一直都是潜钓者境界,这么长时间都没个精进。

  要知道,在韩非搬来这些年中,哪怕是月色修行院,也已经出现了不少少年强者了,其中执法的不在少数,甚至天骄学生,都已经跨入探索者境界了。

  如今,人族聚集地,灵气充盈,环境友好,修行相对容易,少年人的成长总是很快的。

  而潜钓者境界,其实对镇上的普通人来说,其实已经不弱了,但是一代更比一代强,大家都对韩非的实力还是看不上眼的,对韩非也没什么敬畏,所以也就经常调侃韩非。

  但是,这些少年却并不讨厌韩非。因为,他们都很想喝一口韩非的酒。虽然韩非将所有垂钓的资源都用来换酒喝了。但据说,韩非的换的酒,档次可不低。

  对于普通的少年来说,喝一口,至少能抵得上数十日的修行。所以,常有人扛着海货,跑去和韩非换酒喝。

  当然了,他们成功的概率并不大。因为,想要去韩非那边换酒喝,就必须陪韩非打架。而且得撑过30息以上。

  一开始,所有人都觉得一个酒鬼,那是好打的很。

  但是,后来他们认识到,一个能在潜钓者境界这么多年的酒鬼,实力也已经到了潜钓者巅峰,同境界之下,他们是很难坚持下来的。

  但是,每天依旧有学生,乐此不疲,跑去挨揍。

  据说这30年间,一共有28个学生在韩非那边喝到了酒,平均一年一个都不到。

  只听,其中有一个少年道:“酒叔,听说今儿那个白痴去找你打架去了,你好好教训他,我看他不爽很久了。”

  有人附和:“对,狠狠教训他。”

  “咕嘟!”

  韩非仰头灌了一口酒道:“知道啦。”

  这些少年口中的白痴,是一个剑痴,已经连续挑战韩非半年多了,到现在一次都还没有赢过。

  至于他为什么是剑痴,是因为他向往王一剑,那是他最最伟大的偶像。这小子平生立志,要成为一个像王一剑那样的男人。

  片刻后。韩非看见自己院外,站着一个手揣木剑少年。这少年之所以坚持用木剑,说是因为他怕伤了韩非。

  但实际上,他的木剑每天都要坏一柄。

  当那少年,看见韩非归来,当即喝道:“酒叔,我又来了,我来找你挑战了,今天我悟出了一个绝招,定然能打败你。”

  “桀桀……嗝……”

  韩非咧嘴一笑:“你天天都领悟绝招,这话老子都已经听腻了。来吧,打完了,叔好吃饭。”

  少年一听,对于绷着脸道:“酒叔,不论如何,不论敌人是谁,你都应该正视你的对手。你这样,让我很没有面子。”

  “呸~”

  韩非骂骂咧咧道:“就你还有面子?连我都打不过,你还想成为王一剑那样的兼修?”

  少年一听,顿时不开心道:“酒叔,你不能直呼剑仙之名……算了,来吧!今天你就能体会到剑修的恐怖了。”

  只看见将鱼竿和葫芦放在院外,随手一招,抓出了一把刀道:“来吧!赶紧的,不要耽误叔吃饭。”

  少年一听,当即面色凝重,手中木剑飞旋。

  看见这一幕,韩非当即就是微微摇头,花里胡哨的。

  却见下一刻,这少年,力量爆发,单掌推动剑柄,只看那剑如游蛇,仿佛在半空扭曲,刺向韩非。

  对于这样花里花哨的招数,韩非早已习惯了,只见他随手一刀砍了下去。是的,就是纯砍。

  只是,出乎韩非预料的是,当韩非这一刀看出,那少年嘴角勾起,那游蛇之剑,顿时往回一缩,被少年一把抓住,变成了一剑朴实无华的直刺。

  “咦!”

  看见这一刺的时候,韩非知道这少年的确是悟了点什么,他的攻击不再花里胡哨,而是变得朴实无华,刺就是刺。

  那一刺,集力量、专注、锐气于一体,韩非这随手砍出的一刀,因为只用了普通潜钓者级别的力量,所以和此剑碰撞之时,却见那木剑“嘭”地一下炸裂。但是,这少年抓着剑柄的手并未颤抖,而是在韩非刀落下之时,直直往韩非刺来,哪怕就剩下一个剑柄。

  韩非见状,哪怕他现在有一亿种办法可以阻挡,但是他并未去做。任由那一个剑柄按在自己身上。

  但是,在少年看来在,胜负只在一瞬间,定然是酒叔还没反应过来。

  “哈哈哈……我赢了,我赢了。”

  这少年狂喜了片刻,立刻收敛笑容,再次板正了脸道:“我们剑修,绝不会因为一次两次的胜利,而感到骄傲。酒叔,你是一个值得尊敬的对手。”

  韩非:“……”

  韩非心说,这特么可能是史上最能一本正经吹鱼的剑修了,又啰嗦,又头铁,一天到晚幻想。

  但是,不得不说,这小子对剑道还挺执着的。虽然韩非看不上他,但是此子的实力,其实在月色修行院很高,可入前百。

  可是,如果不是因为他觉醒的天赋灵魂兽是一只普通剑龟,其实可以列入重点培养之列。

  “咕嘟!”

  韩非随意地举起葫芦,喝了一口,随后将葫芦丢了过去到:“只准喝一口!”

  少年大喜,终于喝到酒叔的酒了。他的目的,早已不是喝酒本身,而是将这当成一种荣誉。

  他想着,自己努力那么久,终于喝到了,当然得发泄一下,于是他一张口咕嘟嘟喝了一大口,还没等他继续呢,就发现手里的葫芦没有了。

  然后就听韩非骂骂咧咧:“酒鬼投胎啊!喝这么多,糟蹋好东西么不是?”

  “嗝~”

  少年不以为意,只道:“酒叔,我跟你讲,做人,得有点目标,你这实力光在潜钓者境界强是没用的……得,得……有志向……我范不思,终将……嗝……终将,一剑……一剑……嘭……”

  就看见这少年“咣当”一下栽在了地上,呼呼大睡起来。

  韩非微微摇头,手指一钩,这少年已经睡在了院中菜地之上。只见他的皮肤变成了红褐色,浑身都在冒烟,灵气在往其体内涌入。

  当然了,这一现象,被小院的禁止所阻拦。

  韩非砸吧着嘴巴道:“我要你教?”

  只看见韩非饭也没做,直接往躺椅上一躺,葫芦挂在椅子边上,呼呼睡去。

  一直到半夜的时候,韩非微微抬眼,范不思突破了,在他的眉心处,凝现出一抹小剑雏形。

  “还真够执着的,剑修有什么好?”

  那一刻,韩非感知扫过,整个月光镇都在他的感知之中。

  他其实并不经常做这种事,只是兴致到了,想看一眼罢了。一座小镇,人口1200余万。

  韩非发现,但是还窝在家中的,不论是少年,还是大人,亦或是老者,都在修炼,真正睡觉入眠者,不足万一。

  韩非不禁想到:“每个人都努力修行,为了什么?”

  韩非看了一眼范不思,不由问道:“小子,如果有一天,你真一剑屠皇了,你还有什么追求?”

  韩非直接问的范不思的神魂,哪怕他的神魂正处于迷糊状态。但也正好可以听听他内心最真实的感受。

  只听范不思似在梦里扬言:“当然要像人王一样,匡扶人间,为人族开天辟海,打出一片朗朗乾坤啊!”

  韩非不由得精神一震,顿了片刻,这才笑骂:“所以你他娘的最崇拜的,不还是老子么?”

   第三更……求票……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