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6.第446章 不孝顺

    第446章 不孝顺

    仔细的看过去,每一个人的样子,也都是比较干净整洁的,都是被打理过。

    无论是第一个叫做李牛的死者,还是这个人,都是一样衣衫整洁。

    不像是被人杀死的样子,但是这人的后颈,可是有很明显的痕迹。

    即墨青菀抿了抿嘴:“我总觉得,这个案子,并不像是看起来这么简单了。”

    青山点点头:“师傅,我只是很好奇,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这样的字迹,印在了死者的身上,代表的是什么?而且这些字又是什么意思?”

    如果不是联系到,更多的一些东西,单纯的知道这个字,也没什么太多的意思。

    几个人围着尸体,微微思考了一下,青山觉得他们似乎也是应该要动手了。

    “师傅,我们一边验尸一边考虑吧。”现在也要弄清楚死者的具体死因。

    的确这个人是死于溺水,但是自己后颈的伤痕,也是显示出来绝对不是自杀的。

    如果说第一个李牛,很可能被判断成为意外,但是这一次的这个案子,可不会被看成是一场意外了。也是因为凶手的力气,实在是太大了,这样做留下来的痕迹,也是非常的明显。

    肺部和胃里面,有大量的河水甚至是泥沙,这些也就是造成死者死亡的关键。

    死者身上已经开始有浮肿,这是他们找到尸体的时候,就明显能够看到的。

    这样表明,死者在水里的时间,应该是已经很久了,当然还没有开始腐烂。

    也是要庆幸这一条河,可能并不是特别的湍急,而且河里也没什么鱼。

    不然的话这个尸体,恐怕也要被啃噬了,到时候想要找到证据什么的,就更艰难一些。仔细的看着死者身上的痕迹,以及死者身上,留下来的这些死亡的原因,几个人也是在分析。

    如果说第一个死者,被推下去是必然的,留在尸体上的痕迹也是必然。

    那么这个死者,死在了水中,留下的这个痕迹,是不是也是必然的?

    即墨青菀摸了摸下巴,其实这两个词,好像是控诉一样,只是感觉很熟悉。

    徐越眼前一亮:“这是不是他们的罪行啊?以前师傅不是说过这样的案子吗?”

    “如果是罪行的话,倒也是说得通,只是这个内乱,算是什么罪行呢?”

    以前即墨青菀说起过,遇到过这样的案子,有些人是打着正义的旗号,想要铲除那些,拥有罪恶的人,这样的人往往也很残忍。所以这一次,徐越觉得也很可能是这样的,手段依旧是很残忍的,而且根本就说不通,谁也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情况。如果真的是如此,那么他们要找的,就是一个很自大的人。

    这个人很自大,而且自诩非常的正义,所以对这些东西,根本就看不过去。这样的人对很多人来说,其实也都是很危险的,因为或许这些人的事儿,也不算是什么大事儿。

    不过不孝这种事儿,在这里算是很多人,都非常不屑的一种品质了。

    徐越摸着下巴想了一下:“那这个算是罪行吗?具体还有什么啊?”

    青山考虑一下:“如果是罪行的话,那也就比较多了,可能有很多呢。”

    “可是这些也罪不至死吧?要说起来罪行,还有更多的,比如说什么杀人放火之类的。怎么现在盯上的,却是这些不痛不痒的类型啊?我觉得不太能够理解。”

    即墨青菀摇了摇头,现在越发的清晰一些,只是还是有些理不清头绪。

    不过徐越的这个想法,倒是很对的,至少方向上应该是没什么问题的。

    这些死者被这么对待,其实就是因为,这些人是有罪的,所以他在惩罚。

    而且把罪恶烙印在身上,这也就表示,他肯定是不可能,摆脱自己的罪孽了。

    只是这些罪责,代表是什么还是要仔细的考虑一下,才能够更进一步确定。

    因为有了李牛的前车之鉴,这一次的案子发生了之后,叶逸轩听到说,死者的身上还有烙印,就连忙去了死者的家里。根据一些线索,查到了死者的身份,也就知道了死者家里的事儿。

    其实这个叫做王二的人,的确也是一个,并不怎么孝顺的人。

    家里还有一个上了年纪的母亲,可是很多的时候,他对母亲都很生疏。

    而且因为母亲现在,也是能够做一些活赚钱,所以他总是强所自己母亲的所得。

    每天游手好闲,好吃懒做的,全都是靠着自己的母亲养活着。

    这样的人,的确是让人觉得不耻,而且都觉得,这样的人也是应该被治罪的。可是王二的父母,也就是这么一个孩子,他的母亲就算是再怎么失望,也不可能真的把孩子送进牢狱。

    人家自己都不说什么了,别人在说什么,也是没有什么意义的。

    而且这一次王二死了,其实王二的母亲,也就没有办法,继续的支持下去了。

    这样的事情,让很多的邻居都是唏嘘不已,可是谁又愿意管别人家的闲事儿呢?

    叶逸轩听说了很多王二的事儿,也是觉得这人,真的是一个不孝顺的人,可是这样的人死了,他的母亲也未必好过。看着老太太,伤心欲绝的样子,叶逸轩也是有些不忍心。

    调查的结果,听着他们说了之后,青山也是气得不行,对这人没什么怜悯。只是这人现在死了,让人更加关心的,还是他的母亲,应该要怎么办。苍山映奇怪的看着即墨青菀:“怎么心不在焉的?是不是遇到什么事儿?我倒是听说,你们最近遇到了一个案子,似乎也是很难处理的那种。

    “但是也没有必要这么在意,很多事儿自然也就能解决了,别太勉强。”

    对于苍山映而言,很多的案子根本就不需要去在意,因为案子自然能解决。

    一群人都是专心在这种事情上,解决案子其实也不是难事儿。

    即墨青菀微微颔首:“我只是在考虑,这一次的案子,到底涉及到什么。”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