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第73章

    第73章

    在回碧泉山庄的路上,龙泽焱有些心神不宁的,总觉得要去看一眼苏念瑾才妥当。

    毕竟,王妃今日羞辱了她,要是她为此心生芥蒂,对四王府有了意见怎么办?“掉头去苏府!”

    马夫得令,立马掉转车头朝苏府驶去。

    龙泽焱像之前一样偷偷进了苏府,不凑巧的是,苏府里面一个人都没有。

    龙泽焱打量着苏宅,不禁感叹苏念瑾的胆量,“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她竟然敢让苏宅成为一座空宅,要是有人来了都不知道。”明明已经跟她提了醒,她仍旧我行我素的一个下人都没买。

    袁绍站在龙泽焱的身后没有应声,他是真的不知道如何回主子这话。

    龙泽焱摇摇头,这个女人真是自大!正当他准备离开的时候,无意间瞥到桌子上放着一张请帖。

    龙泽焱上前打开一看,嘴角弯了起来,“有意思,她竟然自己搞到了建安候夫人寿辰的请帖!”怪不得自己当时提出带她去参加寿宴被她委婉的拒绝了,原来是早有打算啊。

    袁绍见到请帖也很诧异,“主子,这苏姑娘..本事还真大啊!”建安侯府在京城立足多年,与之相交的都是权贵之人,苏姑娘身无功又无名,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竟然能成为建安侯府请的宾上客,可见她的能力有多强!

    龙泽焱把请帖照原样放好,“盯着她的暗卫可有汇报有关她和建安候府的事?”

    “没有,”袁绍应道,“暗卫汇报的都是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说的都是苏姑娘怎么用心经营她的店铺。王爷赐给苏姑娘的那个丫鬟会武功,暗卫不想被她察觉,所以能探到的消息也很有限。”

    龙泽焱本想多安排两个人来盯着苏念瑾的,想到自己现在很缺人手,这个想法也就打消了。现在苏念瑾应该还没有什么大动作,还是等白卓他们回来,自己再增派人手。“走吧!”

    龙泽焱刚离开,苏念瑾就带着晚香晚枫从绾青阁回来了。

    “主子,奴婢先伺候您沐浴?”晚香见苏念瑾的情绪有点低,便想着法子让苏念瑾高兴一点。

    “不了,我有点累,先休息一会儿。”苏念瑾进到自己的卧室就把房门给关上了。

    今天是她的生辰,原本应该是个高兴的日子。午膳没吃好不说,还被四王妃叫到四王府羞辱了一番,就连自己为自己准备的生辰礼物,也被不知情的陈掌柜给卖掉了。

    苏念瑾无法责怪陈掌柜,毕竟是自己忘了交代那副耳坠不能卖。苏念瑾现在也没有空闲和能力将今日之辱还给四王妃。所有的不悦,她只能压在心里。

    她拿被子捂住自己的脸,“也不知道是谁买走了那对耳坠。啊啊啊…真是糟糕透了!”

    被苏念瑾心心念念的耳坠此时正被宋昱珩握在手上,站在苏府府外不远处。即便宋昱珩找了千万个和苏念瑾一刀两断的理由,却仍然敌不过宋昱珩想要将这副耳坠送给苏念瑾的心。

    他在苏府外徘徊了很久,去不去找苏念瑾使他纠结不已。天色渐暮,宋昱珩最终没能抛下自己的自尊,他转身回静远候府。

    “你这个孽子,你还知道回来!”刚到府门,静远候,侯夫人还有宋大少爷都守在府门口等着他,“你说,你今日到底对长乐郡主做了什么?她为什么哭了?”

    “我能做什么?”宋昱珩一脸的不耐烦,“我什么都没做。”

    “你还狡辩!”静远候指着宋昱珩的鼻子怒骂道,“你这个孽子,赶紧去肃亲王府给长乐郡主赔罪。”

    “我不去!”宋昱珩别过眼,“爹要是觉得得罪了她,您自己去。”宋昱珩气冲冲的掉头离开了静远候府。

    本来,跟肃亲王结亲之事宋昱珩早已拒绝,而静远候和侯夫人不顾他的意愿,仍旧让他和长乐郡主议亲,这让宋昱珩极其不爽。从小到大,他们就从未尊重过自己的想法。

    “孽子,你去哪儿?你给我回来!”静远候也没有料到宋昱珩会掉头就走,更对他的话置若罔闻。静远候气极,“来人啊,把这个孽子给本侯抓回来。”

    “且慢!”宋昱耀出声制止道,“爹,还是由着二弟吧。肃亲王府那边,孩儿会处理好的。”

    “不行,这个小子简直是无法无天了,由着他可行?”静远候心里这口气咽不下去,“为父之前就是太由着他,才让他养成了这样的脾气,这个臭小子!”

    “爹,秋狩之事要紧。”宋昱珩仍是拦着,“孩儿听闻前几日二弟都训练得挺刻苦的,至少在秋狩之前,咱们就先别管他。”

    想到秋狩,静远候的怒气总算压了下来,“这个孽子,就让他再胡闹几日。耀儿,委屈你了,一会儿你带点礼品去肃亲王府,代你那个不争气的二弟给长乐郡主赔罪。”

    “孩儿知道了。”宋昱耀看着宋昱珩离去的方向眯了眯眼,二弟,你最好是在秋狩上入了皇上的眼,进了京畿大营!否则……

    宋昱珩离开静远候府没多远,头脑就冷静了下来。他知道自己刚才有些义气用事,太幼稚了。

    “唉!”宋昱珩深深的叹了一口气,为什么要随自己心意行事就这么难呢?他转了方向,朝肃亲王府走去。

    肃亲王听到宋昱珩求见,整个人暴怒,“他还有脸来?来人啊,将他给本王打出去!”

    “唉~!别,父王!”原本还在难过的长乐郡主听到宋昱珩登门了,眼泪立马就收了起来,“您为何打他啊!”

    “为何?他把我宝贝闺女给惹哭了,我没把他打死打残都算给他静远侯府脸了!”肃亲王心中有气,要不是长乐对那小子有意,他才看不上静远候府呢。“我肃亲王府的人,可是他小子可以欺负的!”

    “父王,您先让他进来,听听他想说什么再打也不迟啊!”长乐郡主立马撒娇道,“万一他..他..要是来赔罪的,你再把他给打死打残了,以后受苦的还不是您的宝贝闺女~”

    “都说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你这还没嫁给他呢,胳膊肘就往外拐了!”肃亲王拗不过长乐郡主,“罢了,本王暂且听听他想说什么吧!”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