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9.第169章 都是假的,一切都是假的!

    第169章 都是假的,一切都是假的!

    他最后的话语,直到花青汐走出这片琼树林,还一直在耳边回荡着。

    花青汐不解,他这话究竟是什么意思?

    只是无心一说么?还是另有所指?

    两人刚到了兮云向晚,就看见沐楚博从里面冲了出来,一看便是来找景烨的。

    “殿下,天帝找您,快些回宫吧!”

    看来,景烨又有事要忙了。

    和花青汐道了别,连兮云向晚的门都没来得及进,就被沐楚博给拽走了。

    总之,他是一刻也停不下来。

    花青汐也顾不得那么许多,现在找苍瞳才是最重要的。

    谁知刚进了兮云向晚,便看见两个孩子在院子里委屈巴巴的坐着,想来定是想念苍瞳了。

    “怎么了你们两个?快去找找,看你们师尊师叔回来了没有?”

    花青汐说着往后院去,却被奕诀给拦了下来。

    只是看他的神情,似乎是有什么不太好的事情发生了。

    “师尊,就在你回来前,师叔已经找到了。”

    这是好事啊!为什么不开心?

    “可是在兮云向晚中找到的?”

    奕诀点了点他的小脑袋,看来尧光说的没错,他果然已经回来了。

    “只是……他好像变了一个人一般……”

    听奕诀这么说,花青汐心头一颤,她就知道,事情不会这么简单。

    “如何像是变了一个人?”

    “师叔说话很奇怪,他觉得我和九翎都是假的,我们应该有一万多岁了,觉得现在的一切,都是在做一场梦,我们向他说明了这些日的情况后,他就一句话也不说,把自己一个人关在了房间里,还摔了好些个东西,以前从未见过他这样,这次也不知是怎么了。”

    听着奕诀的话,九翎的眼泪啪嗒啪嗒的掉了下来,看着两个委屈巴巴的小人儿,花青汐心中一阵疼痛。

    苍瞳定是被尧光的梦主所迷惑,做了一场很长的梦,梦里一切都与现在的一样,只是时间过去的太快,快到在他的世界里已经过去了万年之久。

    但具体他在梦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他不说,谁也不知道。

    来到苍瞳的寢殿,隔着一道门,扒着门缝向里望,地上一片狼藉,全是破碎的瓷片玉石,各种珍奇宝贝……

    花青汐扒着门缝使劲往里看,无论怎么也找不到苍瞳的身影。

    “苍瞳,苍瞳?我可以进来么?”

    花青汐扣着门缝,轻轻敲了两下门,试探的问。

    见里面半天没有声响,花青汐轻轻推开房门:“那我进来了啊。”

    待走进了殿内,才发现苍瞳根本不在屋里。

    花青汐手指轻启,面前出现了一片水镜,苍瞳着了一身玄色衣衫,英俊中又带着些魅惑,只是脸色略显苍白,看上去不大好。

    玄色的周围一片白茫茫的雾气,似曾相识的模样,花青汐仔细瞧了瞧,恍然间发现那竟然是妖界的琼树林。

    他怎么又去了哪里?

    花青汐连忙去寻他,一道金光从青鸾峰消失,出现在妖界琼树林。

    “苍瞳!苍瞳你在哪?”

    放眼望去,目之所及,皆是洁白的琼花,没有看到一丝玄色衣衫。

    许久,花青汐突然在前方的树下看到一抹玄衣身影,待跑上前时,苍瞳正靠着一棵琼树睡着了。

    “苍瞳,苍瞳!你醒醒!”

    只见面前英俊魅惑的容颜微微睁开眼睛,在看到她的那一瞬,眼中闪烁着耀眼的光芒。

    下一刻,花青汐的手腕被猛的抓住,身体失重向下倒去,被苍瞳牢牢的/抱/在了怀/中。

    还不等花青汐开口,苍瞳将她紧/紧/搂/住,声音沙哑,似乎是哭了:“汐儿,汐儿,我就知道这才是真的,我刚才做了一个梦,梦里我们回到了万年前,我好怕,好怕那是真的,果然我只是睡着了,醒来你还在这里……”

    “你在说什么?”

    花青汐挣脱出他的/怀/抱,莫名其妙的看着苍瞳,他确实很奇怪。

    什么万年前万年后的?

    他是疯了么?

    “汐儿,你不想听就算了,走吧我们回家。”

    苍瞳起身,欣喜的拉起花青汐的手,向琼林深处走去。

    花青汐突然挺住了脚步,看着前方:“不是回兮云向晚么?来这里做什么?”

    “你忘了,你说喜欢这里的琼花,所以我们就搬来这里住了呀。”

    “…………”

    花青汐不明白苍瞳究竟是怎么了,便跟随着他一起向前走,她想看看他究竟要做什么。

    琼林深处,果然出现了一间茅草屋,只是这茅草屋分明是尧光的住所。

    难道,他一直就在她的身边?

    还记得尧光最后说的那几句话:“其实他从始至终都在你的眼前,只是你从未发现,其实你从未发现不止是他,还有许多东西……”

    花青汐在心里暗骂尧光的梦主,真是好歹毒的心肠。

    眼前的茅草屋已经破败不堪,周围的琼花也都了无生气,看样子尧光的梦主已经离开了此处。

    苍瞳看着眼前破旧的茅草屋,许久不语,嘴角上扬一丝笑意,似乎是在嘲笑。

    很久,男人玄色的身影转身,目光停留在花青汐的脸上,语言冰冷的道:“都是假的,对么?”

    花青汐看着此刻的苍瞳,突然觉得陌生,她知道他说的是什么,那不过是一场梦,一场很长很长的梦……

    “奕诀和九翎没有骗我,那只是一场梦,对么?”

    花青汐点点头,便看见他脸上的笑意更深。

    “哈哈,都是假的,一切都是假的!”

    苍瞳略过花青汐的身旁,向琼林外走去,他虽是在笑着,声音中却透着刺骨的凄凉,落寞的玄色衣衫,最终消失在了暗夜中。

    再回到兮云向晚时,苍瞳又将自己关在了房间里,谁也不理,谁也不见。

    一直这样持续了三日,第四日,待花青汐起来时,便看见院中那抹白衣身影的少年,容光焕发,正在教两个孩子功课。

    “苍瞳,你没事了?”

    看着他如今的模样,依旧温文尔雅,风度翩翩,一颦一笑都让人如沐春风,仿佛前几日只是做了一场梦,让人不敢相信,从前的他这么快便又回来了……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