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1.第151章 此生,你就只能嫁给我了

    第151章 此生,你就只能嫁给我了

    见花青汐万分期待的小模样,景烨不忍心拒绝,抬手端起桌上那碗不知何物,也有可能是毒药的汤来。

    放在鼻尖轻轻闻了闻,味道似乎没想象中的那么糟糕,轻轻呡了一口,还有些甜,遂一口将剩下的汤都喝完了。

    “怎么样怎么样?”

    见景烨一口气喝完,花青汐连忙凑上前,趴在书桌上望着他。

    见她如此模样,将碗放下,露出一个很是美味的表情:“嗯,味道还挺不错。”

    “那就好,这还是我第一次下厨,生怕做的不好喝了。”

    听闻此言,景烨心中欣喜万分,虽然这汤是为了给他“治病”,但就冲着这是她亲自下厨,即便是毒药,他也一样会喝下去。

    “多谢汐儿。”

    景烨抬起手,温柔的在小人儿的头顶揉了揉。

    黄昏时分,景烨突然神秘的对花青汐说:“汐儿,你先闭上眼睛,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去哪啊?”

    “到了你就知道了。”

    “…………”

    这话怎么这么熟悉。

    闭上眼睛,跟着景烨的脚步走,起初还能感受到九霄云殿的云彩,突然之间一只大手有力的握在她的腰间,低沉的声音在耳旁道:“汐儿小心。”

    脚下一空,一股力量带着她飞去云端,原来景烨要带她去的地方不在天界呀,那又会是哪里呢?

    耳边的风嗖嗖的飘过,云彩擦着衣角,卷起锦袍上的衣带,翻飞于空中。

    不一会儿的功夫,脚下腾空的感觉便消失了,脚下实实在在的踩到了地上,耳边传来嘈杂的人群声。

    “到了,汐儿睁开眼吧。”

    “哇!人间!”

    花青汐欣喜的看着眼前的一切,她已经有些日子没有来过人间了。

    上次从奉崇琰家中离去时,也已经过了有一个来月了,细算起来,人间已经过了有三十年了。

    两人皆变换了身上的着装,花青汐此刻又恢复了她女儿身的模样,一身粉白色的衣裙,让她看上去温婉中又透着一丝俏皮可爱。

    景烨则是换了一身月白色锦袍,只见他一身月白项银细花纹底锦服,大片的花纹在白衣上若影若现,一根白色发带束着一半以上的墨色头发高高的束起在脑后,柳眉下黑色眼睦像滩浓得化不开的墨。

    这一幕,怎么这般熟悉,仔细想来,她们第一次见面时,他穿的不正是这身么?

    原来他是早有准备啊。

    漫步在熙攘的大街上,这里与当初他在人间历劫时没什么太大的区别,仿佛这里依旧是百年前的凤都城。

    看着街上川流不息的人群,热闹的集市,街道上挂满了灯笼,和一对对的恋人,看样子是又到了一年一度的乞巧节。

    “免费猜灯谜喽,猜对了这灯笼就是客官的了!”

    “…………”

    眼前一处围满了人,头顶挂着各式各样花色不一的灯笼。

    “听闻这猜灯谜,也是人间极有趣味的一件事,汐儿要一起去试试么?”

    “好啊!”

    花青汐小小的身影,灵活的钻进人群中,小手紧紧握着景烨的手,将他拉到了人群的中央。

    望着被花青汐握住的手,心头一颤,一抹笑容挂上脸庞,大手将小手紧紧的握在手心里。

    “汐儿想要那个灯笼?”

    “我要那个!”

    花青汐指着头顶的一盏小金鱼的红色灯笼,这与她百年前叶璟琰送她的灯笼一模一样,只是当年的那个灯笼,因为那日被人绑架,灯笼也遗失了。

    “哎呦,姑娘可真是好眼光啊,这盏灯笼是我这最好看的了,只是至今也无人猜对它的谜底呀!”

    老板笑着对他们二位道,伸手取下灯谜递给了花青汐的手上。

    取过灯谜,只见朱红色的纸上,写着:

    水上又见心上人,独来独往独自己。

    为情雨下下雨天,为何相见无语言。

    相之见见还孤单,单己单行单相思。

    “…………”

    当看到这个灯谜的时候,花青汐就后悔了,为什么她每次都要猜个这么难的?

    正当她打算放弃的时候,景烨从她手中接过了灯谜,目光柔情的对上了花青汐的眼眸,满目的柔情:“谜底是:今生只爱你一人。”

    灯火阑珊中,美人如画,才子风流,郎情妾意,你侬我侬。

    花青汐一时间竟有些恍惚,胸口处不知是什么东西,竟跳动的厉害,用力的屏住呼吸,生怕下一秒就回跳出来。

    原来,这就是心跳的感觉。

    待老板将金鱼花灯取下,景烨亲手将它递到了花青汐的手中,二人相视一笑,他的手掌温柔的在她的头顶揉了揉。

    漫步街头,路过一座桥,桥边有一棵大树,上面满满当当的挂满了木牌,随手拿起来一个看,都是爱人之间的誓言。

    百年前,这棵树还没这么茁壮,上面的牌子也还没有这么多。

    她记得,当年她也与叶璟琰留了一块牌子在这里,不知现在是否还在了。

    景烨伸出手来,手心里出现了一块木牌,由于时间的流逝,在这里饱受风水日晒,木头上的字迹已经有些模糊,只见上面写上: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翻过木牌来,背面写着两个名字:叶璟琰,花青汐。

    这是当年她与叶璟琰一同挂在这颗树上的。

    “汐儿可还记得我们当年的约定?既签了你的名字,便不能赖账,此生,你就只能嫁给我了……”

    景烨一字一句,重复着当年的誓言,眼前这一幕,恍然如昨日。

    仿佛突然间回到了百年前:他依旧只是一个普通的凡人王爷,而她只是凤凰岭上的一个平凡姑娘……

    “不知此生,这个誓言可还作数?”

    景烨一字一顿,前世的誓言,他未能如约履行,今生,不知是否还能与她再续前缘。

    花青汐沉默不语,她不知该如何回答,只觉得心脏疯狂跳动,像是要被吞噬了一般。

    如若成亲便是要与一个人长相厮守,每日都生活在一处,那她自然是愿意嫁给景烨的。

    她不知那是不是爱,总之,她喜欢他,很喜欢,只要看见他,便会觉得开心。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