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6.第96章 一个连死都不怕的人,还会怕疼么

    第96章 一个连死都不怕的人,还会怕疼么

    只是他有很不明白的一点,这个男人,明明是翊王和丞相的人,可为什么会在最关键的时刻反水,亲手杀了丞相?

    而这黑衣男人也并非是他派去的。

    混乱中,一抹殷红已经与黑衣男子肩并肩。

    沉央转身看到那张绝美的容颜,顿觉诧异,她是来帮他的?她这么做岂不是会让太子误会,还真是个蠢女人!

    “你来做什么?蠢女人!”

    “我来看看你死没死呀,蠢男人!”

    花青汐念起咒语,一把折扇出现在手中,扇中寒雾起,飞出无数颗水珠,在穿过人的瞬间,使他们昏迷倒地。

    这些皆是命运不由自己做主的凡人,她是不会要了他们性命的。

    “若我没死,你可是还想再补上一刀?”

    “嗯!正有此意!”

    “…………”

    这个女人,还真是……除了长了个女人的模样,其他没一点女人的温柔体贴!

    可就是这样率真的性子,让人发了疯似得着迷。

    目光越深沉,心思便越凝重。

    这个女人,她到底还有多少事,是他不知道的?

    若他记得没错,那晚在丞相府,是她亲口告诉他,当年派人去绑架她的,就是这个黑衣男人,现如今却又说当年救她之人也是这男人。

    他现在已经分不清她那句话是真,那句话是假。

    对于她,他有太多太多的疑问。

    看着台下厮杀的人群,叶璟琰目色冰冷,自言自语道:“等他们都死了,不管你说什么,我都相信!”

    沉央不亏是个杀手,有他出手,翊王的人也已经所剩许多,这样的人,若此刻还依然是敌人,恐怕于叶璟琰来说可是十分的不利。

    可此刻,他竟然十分的希望沉央是敌人,这样他就可以名正言顺的杀了他。

    即便不清楚他为何会突然反水,但他现在一点都不在乎了,不管沉央是好人或是坏人,他都过不活今日,只有杀了他,才能彻底断了花青汐的退路。

    他就是太害怕,害怕知道一些他不想知道的事。

    他想要的不多,只要花青汐愿意留在他身边,他愿意为她铲除所有知道她过去的人,一个不留。

    回头看了一眼在身旁的奉七,眼神示意他看向台下的黑衣人,语气冰冷说道:“杀了他!”

    “明白!”

    只是简简单单的三个字,便足以要了一个人的命么?

    奉七带着侍卫拔剑下高台,融入进厮杀的人群中。

    翊王失去了丞相这个大军师,又被部下反水,此刻正是狼狈不堪,看着人群中的花青汐,心想若是能将她拿下,自然就可以以她来要挟叶璟琰,就可以反败为胜了。

    天无绝人之路呀,这女人自己送上门开不就是帮他的么,怪不得丞相说这女人是他们的福星,果然!

    福星?

    呵呵!

    不好意思,她不会给这种大傻子当福星的!

    丞相傻呀,所以死的快呀!

    你要是也这么傻下去,你也会死,信不信!

    还有最关键的一点,你觉得你能抓得住这女人?

    开!玩!笑!

    “抓住那个女人!”

    果然,这个大傻子是不知道悔改的,得了翊王的命令,原本要杀沉央的人,此刻又将目标转向了花青汐。

    “怎么又抓我了?又不是我杀了丞相老头!”

    看着人群冲向自己自己,花青汐突然震惊,这男人果然都是不靠谱的,就连杀谁还能临时改变决定么?

    一把利剑朝花青汐飞来,沉央一把将她拖到他的身后,临了还不忘嘲讽她一句:“那谁让你要救我,蠢女人!”

    “对对对,我就不应该救你这个蠢男人!我就应该让你被他们剁成肉泥!”

    “别废话,注意身后,蠢女人!”

    不知又是从哪刺来的一把刀,直挺挺的朝着她来,若是没有沉央在身边,她还真是不知道要挨多少刀。

    就她这功夫,若她平日里没有法力护体,还真是不知道要死多少回了。

    突然她在人群中看到了奉七的身影,这并不奇怪,可奇怪的是,他似乎是朝着沉央来的,招招致命,杀机重重。

    花青汐想不明白,此刻奉七不应该是来抓翊王的么,怎么目标变成了沉央,那只有一种可能,便是得了叶璟琰的命令。

    回首瞥到高台上的殷红身影,可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高台上的男人,看着这人群中的一黑一红的身影,面色更加凝重。

    就在此时,躲在一旁的翊王却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溜到了花青汐的身后,下一秒,一把长剑向花青汐刺去。

    “汐儿!小心!”

    方才还万分生气的他,在看到她有难时,仿佛忘记来对她的怨恨,想也不想飞身下了高台,只是还来不及到她身边,便被台下翊王的人团团围住。

    毕竟取他项上人头的诱惑太大,想杀他的人自然是很多。

    眼看翊王的剑与花青汐近在咫尺,下一秒,就在花青汐闻声转身的时候,一个黑色身影直直的挡在了她的身前。

    花青汐转过身来,只看到了一个背影,一把利剑,从前胸直挺挺的穿透过来,银色的剑刃上,满是鲜血,一滴,一滴,顺着剑锋,滴落在地上……

    黑色的衣衫被鲜血染透,看不出颜色,只能看到湿哒哒的一片,像是被雨水打湿了的窗帘,黏在一起再也飘不起来……

    “沉……沉央?”

    ?

    透过黑色身影的肩头,看到的一身明黄的身影,想必也只能是他——翊王。

    看到沉央身后的花青汐时,翊王像是看到了救命稻草一般,欲抽出剑来再给花青汐一刀,若是不能绑了她,在死前能杀了她,于他而言也不亏,这就足以让叶璟琰痛苦一辈子了!

    可就在翊王要拔剑去杀花青汐的时候,他的剑却怎么也拔不回来,再看,沉央死死的握住他的剑刃,指节分明的手指被剑刃割破,甚至可以看到肉下的白骨,鲜血顺着手臂打湿了袖腕的衣衫。

    看着这触目惊心的白骨与鲜血,花青汐心头一震。

    难道他不怕疼么?

    想来也是,一个连死都不怕的人,还会怕疼么?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