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第18章 恒王千金叶华裳

    第18章 恒王千金叶华裳

    花青汐洗漱完便跑去了池塘,府中的下人昨日捞至夜深,今早天一亮便又来打捞,但仍旧没有打捞上来。

    这块玉佩她戴在身上几十年,她相信总有一天曼瑶会回来的,她知道曼瑶一定会有轮回转世,只是这世间太大,大到她找不见她。

    这玉佩是她们之间唯一的信物,她自然是不能弄丢它,而且玉佩上还有曼瑶的一缕魂魄,少了这一缕魂魄,无论她今生轮回成什么都是不完整的,她要找到曼瑶,去将这一缕魂魄还给她。

    花青汐趴在栏杆上向水底望,不知是那鲤鱼精隐藏的太好还是已经游走,她怎么也看不到那鲤鱼精的身影。

    花青汐绕到池塘的边缘处,慢慢蹲下身来将纤细的手指伸到水中,闭上眼睛去感受,直到它感应到了那墨玉青阳佩还在水中她才放心。

    这玉佩她随身携带了几十年从未离身,日日用灵力养护着它,就是为了能保存好曼瑶的那一抹魂魄,时日久了,那玉佩早已与花青汐可以相互感应。

    花青汐对着水底说:“小妖精,我知道那日是你在捣鬼,我的玉佩也一定是你拿的,你若不想死,就乖乖的把玉佩还回来,若是等我亲自下去抓你,到时定将你打来煲鱼头汤!”

    虽然她现在没了法力,但她的话那水底的小妖精还是可以听到的。果然不一会,一条红色的小鲤鱼从水底游了上来,在花青汐的面前转了两个小圈圈,紧接着冲着花青汐吐了两个泡泡,甩甩尾巴又向水底游走了。

    花青汐不敢置信的看着水底,这小妖精简直太嚣张,居然敢这么光明正大的挑衅她:“哈?你一个才初开灵智的鲤鱼精,居然敢挑衅我?你知道我是什么人吗?”

    听到花青汐的话,水面上又冒出来两个泡泡。

    那鲤鱼精丝毫不怕她,在她面前游来游去,时而还停下来盯着她,看一眼,再吐一个泡泡。

    花青汐简直对这鲤鱼精是哭笑不得,这些年她也遇到过不少妖怪,也有很多因为她修为浅而看不起她的,但这么看不起她的,面前这条鲤鱼精还是头一个。

    花青汐气不过便冲着水底放出了狠话“小妖精,你给我等着,等我恢复好了,定将你抓来,做一道鲤鱼全席!到时候你跪着求我都没用!”

    其实花青汐就是刀子嘴豆腐心,她只想要回玉佩而已,只有这鲤鱼精不伤人,她便也不会去理睬,毕竟能活这么多年已是不易。

    晌午时分,用罢了午饭,叶璟琰派人来请花青汐去竹离苑。

    见花青汐来了,叶璟琰脸上也是难掩的喜色。

    花青汐倒很是随意,进门就直接坐在了叶璟琰的书桌旁“不知王爷找我来所谓何事?”

    “昨日因府中恶犬发疯,让姑娘受了惊吓,还掉落了玉佩,今日府中下人来报,说积水太深,池低淤泥太厚,那玉佩恐怕是打捞不上来了。”

    叶璟琰从桌上取出一个锦盒,递到花青汐的跟前:“这是我很多年前,在外征战时意外得来的一块血玉,据说能助佩戴之人身体康健,女子佩戴在身边更能使人容光焕发永葆青春,今日将这玉佩赠与姑娘,就当做是赔礼了。”

    花青汐看了看锦盒中的那块血玉,表面光滑圆润,通体透着鲜红色,好看虽好看,但这些身外之物她是不需要的,况且她若是喜欢,随手就能变幻出许多来,但又不忍心驳了他的好意:“这么贵重的血玉,送给我实在是可惜了,不如将它留着,日后好送给真正配得上它的人吧。我那玉佩虽然粗糙,但却是故人临终前赠与我留个念想的,如今意外掉落,缘来缘去皆是上天的指示,就随它去吧。”

    花青汐话虽这么说,但却在心中暗暗发誓,无论如何是要将玉佩拿回来的,她当然知道他们是打捞不上来的,凡人怎么能破解了妖的术法呢,这种事还是不要为难这些凡人了。

    叶璟琰刚想开口说什么,就听得外面管家来通报,说是恒王府的小郡主来府中探望。

    还不等叶璟琰开口,门外便传来了一个女子娇滴滴的声音:“琰哥哥,华裳来看你了。”

    话音未落,门外便笑盈盈进来一个女子,只见这女子虽容貌秀丽,眉目间却隐然透着一股傲慢,想必定是管家口中恒王府的小郡主了。

    只见那女子迈步跨入房中,身姿曼妙,步伐轻盈,果然很是有大家闺秀的风范。

    花青汐在府中这两日,从玉兰那里听说了不少人,这恒王府的小郡主,她自然也是知道一二的。

    方才管家口中的恒王,乃是当今陛下的表弟,璟王的表叔,这叶华裳乃是恒王府上唯一的女儿,平日里娇惯坏了,谁的话都不听,偏偏对叶璟琰是言听计从,甚是乖巧。

    两人青梅竹马从小一起一起长大,当今皇帝也就是叶璟琰的父亲,早有意要为这二人赐婚,只是叶璟琰常年在外征战不常回京,于是这婚事也就一直耽搁着,如今天下太平,两人也都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大概这赐婚也将近了。

    这女子一进屋便冲到叶璟琰的身边,搂着他的胳膊坐下,丝毫不在意身边还有旁人。

    花青汐也是个有眼力见的人,见这郎情妾意的她也不好再继续待下去,便想起身偷偷溜走,不料刚转身便被那小郡主叫住:“你好大的胆子,见到本郡主还不快跪下行礼,也不瞧瞧自己什么身份,竟然还敢坐在璟王的身边,我看你是活腻了!”

    原来她一早进来便瞧见了花青汐,但碍于自己是高高在上的郡主,怎能将一个下等人放在眼中,只是后来见她想要走,便有意要给花青汐一个下马威。

    叶璟琰却也是没想到会发生这一幕,见叶华裳如此对待花青汐立刻严声责备:“住口!青汐是我府上的贵客,就连我都要礼让三分,是谁教你的这般无礼!”

    叶华裳见叶璟琰发了脾气便忍住了不敢说话,眼中顿时含满了泪花,凶巴巴的瞪着花青汐。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