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倾怀天下

317.第317章 个中高手

    第317章 个中高手

    “什么?”轩辕紫嫣觉得自己的脑子用不过来,那些字分开她都懂,怎么合在一起就不明白了呢?

    怎么凿洞?人力凿?

    “王女,这事,您可以跟王上先禀告一下,草民还得准备比赛的事先。”

    “鬼医住在何处?”

    “神仙堂可以找到我。”

    “好,天也晚了,不如一起用晚膳?”

    “不必客气,有人等我回家!”

    另外一边,某个别院。

    凤南天身边的小厮斟茶,然后问向他。

    “大人,那人任务失败,我们是不是要把他灭口?”

    凤南天一身黑袍,眼睛好似凝聚了一个漩涡,渐渐深陷,让人觉得诡异。

    “现在做不得了,这里的守备很森严,而且比赛在即,不要多生事端,等思邈拿到前三甲,拿到奖品后,本座会离开,记住,不要有任何动作,省的被他们发现。”

    “那个鬼医?”

    “派人跟踪,本座就不相信,他会一辈子在女尊城,等出了城,就把他做掉!”

    “是!”

    凤倾雪回去后,乖乖的跟墨轩整鈤腻在一起,除了每天给三个人看病外,其他的什么都没做。

    夏天的天空是明媚的,天是湛蓝的,太阳像火球般的烤着大地,阳光是那样强烈,天上地下处于一片耀眼的光明之中。

    阳光洒在荡漾的河面上,泛起万点金光,像一颗颗晶莹的小星,顽皮的向人们眨着眼睛。

    而夜晚,总是挂着迷人的色彩,有点深沉却带着浪漫。

    那高悬着银镜似的圆月,把那如水的清辉漫漫倾泻,在蛙鸣虫啁中,繁星调皮的眨着眼,欣赏着婆娑的树影。

    “你干嘛总盯着我看?”凤倾雪的脸上有点红。

    “我真行,就这样一直看着你。”

    凤倾雪听了,钻进了墨轩的怀里,透着小女人的娇羞。

    “倾儿,明天一早我就走了。”

    “嗯,我会想你的。”

    “常写书信。”

    “嗯,有空就写。”凤倾雪想着,自己怎么不穿越在未来或者玄幻世界,那样跟墨轩随时都可以通话。

    送完墨轩,她就去参加海选了,当然她只选了两项,琴和医。

    海选的这十来天里,女尊城出现了几种新玩意。

    一个叫做香水,好多女子都去了一个点面上有个红十字的地方排队,那香气有浓有淡让人欢喜,那玻璃袖珍小瓶也让人爱不释手。

    一个是玻璃窗户,不过这个有些贵,只有大户之家才买的起。

    一个是鸡尾酒,当人们看到那层层叠叠的蓝,绿,红,还有那有点水果味的酒后,女子们都兴奋不已,好像喝这鸡尾酒已经成了贵族的象征,当然平民也能喝的起,因为原料便宜,是土豆做的伏特加,加水果的合成。

    一个是玻璃杯,当百姓看着这晶莹剔透完美无瑕的各种形状的玻璃杯,都惊呼美丽绝伦。

    海选完毕,凤倾雪又被召进了皇宫。

    轩辕玉儿对她表示了万分感谢,同时又问着隧道的事。

    “王上,隧道之事,还需要比赛完毕,才有时间弄,而且这事比较重大,我需要有王上信得过的人来做。”

    因为要用到炸药,所以凤倾雪要小心行事。

    “这你自然放心,大约需要多少人?”

    “主要是守卫和一些简单体力活,不到一百人便可。”

    轩辕玉儿惊讶,还以为要人工凿洞,怎么用这么少的人?

    “那些人,一半人负责安全保护,不要让外人来观看。”

    女尊城主更惊讶了,这样用的人更少了,看来这鬼医是有一定本事的。

    “那大丹师,你可以带走了。”

    “谢王上,还有大丹师的手下。。。”

    “那些人你也想要?”

    “那些人可能不知情,罪不至死,而且有些丹药确实能治病。”

    “哼,你不知道,那丹楼后面有一片地,地里全身森森白骨,而且还发现了两个尸体,那两个死尸的心脏都没有了。”

    “啊?这么残忍,不过那些年轻人,王上可以选择性的饶恕他们。”

    “等比赛完了吧。”

    “谢陛下。”

    七月初,终于要决赛了,第一场是琴,凤倾雪如愿的入选到了前十名。

    另外有三个她认识的人,一个是华思邈,一个是书若尘,还有一个是寒纯。

    凤倾雪没想到,寒纯也来参加比赛,凤倾雪看向他的目光很复杂,还好隔着帽帘,而她自己不想多惹事端,索性就当不认识。

    华思邈宽袍大袖,高冠博带,身上有一种如玉如月的风华气质。

    而十进三,先是抽签两两对决,剩下的五人再对决出前三名。

    凤倾雪和一个女尊国当地的男子比赛完,那人佩服的直接说,“我认输。”

    剩下的五人有凤倾雪,书若尘,华思邈,寒纯,路人甲。

    下午,凤倾雪希望抽签能抽到书若尘,这样直接问清楚,就不用比了。

    凤倾雪抽到的对手是寒纯,她也不知道为什么,看到此人温润如玉的样子,想直接撕了他。

    当鈤自己落难,应该是他的手笔,但如果她是个蠢人,此时可能被他卖了还给他数钱,那事,实在找不出证据。

    只能说此人手段高明,计谋狡猾。

    而当寒纯拿出了那口琴的时候,凤倾雪只想把它给夺过来。

    忍着,听完了对方吹奏过的,当初两人对奏的歌曲,凤倾雪决定用男声边弹边唱。

    这里不是女尊国吗,不是一夫一妻吗,那就来首白头吟。

    “皑如山上雪,皎若云间月。闻君有两意,故来相决绝。

    平生共城中,何尝斗酒会。今日斗酒会,明旦沟水头。

    蹀躞御沟上,沟水东西流。郭东亦有樵,郭西亦有樵。

    两樵相推与,无亲为谁骄?凄凄重凄凄,嫁娶亦不啼。

    竹竿何袅袅,鱼尾何离簁。男儿欲相知,何用钱刀为?

    龄如马噉萁,川上高士嬉。今日相对乐,延年万岁期。”

    那口琴的曲,众人觉得新鲜,掌声热烈。

    而这首女子劝夫君的歌,却打进了众人的心里,一阵寂静,好似冥思那词的意思。

    人应当以情意为重,失去了真诚的爱情是任何钱财珍宝都无法补偿的

    最后四个裁判,判定鬼医胜。

    对方做了个揖,一派翩翩君子的模样。

    而比完的凤倾雪此时看向了书若尘,那人还是一身蓝衣锦袍,一脸大胡子跟这里阴柔俊美的男子都不同。

    他也打败了对手,是那个路人甲。

    然后剩下了他们三个,此时是书若尘和华思邈对决。

    凤倾雪看着下面那些打扮精美的少年少女,当然还有一些中年人,一个个都如画中人物。

    一串行云流水的琴声,冉冉升起。

    琴声悠荡,轻飘而来,轻卷而去,渐渐的,那琴声转为绵长,越过白云,越过沧海,越过桑田。

    凤倾雪没想到,华思邈的琴技如此之好,那么多年,那药王谷谷主,为什么要培养这个徒弟的琴呢,会医药不就好了?

    到后来,凤倾雪发现,华思邈不只琴技好,棋书画都很厉害,而且会舞。

    她不得不怀疑,凤南天的阴谋了,难道是为了这女尊城的礼物?那到底是为了什么呢?

    而书若尘那边,弹的很随意,却能听出那望不可及的惆怅,和用无比翼的恐慌。

    凤倾雪无声的叹息了一声。

    华思邈胜,书若尘输。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