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空间 > 倾怀天下

309.第309章 炼丹方士

    第309章 炼丹方士

    “倾儿,你想什么呢?这里的女人地位虽然高,但她们喜欢才高八斗,气质温润的,所以用你的话说,这里可以谈恋爱。”

    “哦?这么开明?”

    “对,所以这里也是有好处的,而且男子也多是喜欢有才华的女子,这里的女子可以读书,靠自己的才能做官。”

    “所以你是喜欢我所拥有的知识?”凤倾雪忽然从踏上坐了起来,拿着软枕砸向墨轩。

    “当然不是,我喜欢你的狡猾!”墨轩接住了那软枕。

    “啊?!”凤倾雪只是开个玩笑,没想到墨轩说喜欢狡猾?

    “好了,快睡觉。”

    “狡猾?还有人喜欢这个的?”

    “狡猾但不奸诈。”

    “对了,你的手下发现了什么啊?”凤倾雪又开始打听起了女尊城秘事。

    “不说我都忘了,说起来那东西,咱们都见过。”

    “见过?”

    “嗯,是玻璃瓶子,里面装着水样的透明液体,但不知道里面是什么。”

    “哦?”

    “还有别的吗?”

    “他没见到,还在这里陪了人家半年才在那人家里看到的。”

    “那他得到什么奖品了?”

    “他也不知道那是什么。”

    “哦?什么样的东西?”

    “跟小拇指一样细,但要长一些,白纸包裹的,里面是些细丝,不知道是不是药材,一头是短短的棉,那棉跟普通的棉不一样。”

    “是香烟!”

    “香烟?”

    “是我那世界的东西,那个玻璃瓶子,可能是瓶装水,不过那些东西我得亲眼见到才行。”

    “难道女尊国以前的凰主,是跟你一样过来的?”

    “有这个可能,不过都过了很多年了,而且她好像并不像我似的,搞点小研究,她那时候可能战乱比较多?”

    “没错,天元大陆不过才一千多年,八百年前,开始了分裂,慢慢的各国战乱越来越多。”

    “好复杂。”

    “明天别院就收拾好了,咱们明天晚上换地方住。”

    “嗯,明天还要早起,睡吧。”

    凤倾雪也享受着跟墨轩在一起的时光,所以两人各自休息的时候心里都很甜蜜。

    第二天一早,凤倾雪和墨轩如约而至,刘顺已经在客栈门口等他们。

    “哥哥们,跟我来。”

    转了一会儿,到了一幢富丽堂皇的双层尖顶楼,“到了,不过我们走后门。”

    凤倾雪看到那楼的牌匾上写着,“天下第一丹楼”,好猖狂的口气。

    后门打开后,早就有一个女子等在那里,这应该就是司徒舞仲。

    女子看着十三四岁的样子,很清秀,有些瘦。

    司徒舞仲看了几人一眼,“你们跟我来,别出声。”

    凤倾雪皱了皱鼻子,她闻到难闻的气味,墨轩也是。

    “炼丹的时候味道比现在要大。”女子头也不回的说道。

    进了后院,首先看到一口井,“这是炼丹井”,女子继续不回头的说道。

    几人往里走了几步,凤倾雪看到了一个圆门,但里面黑黑的。

    “那边是禁地,不要乱走。”

    凤倾雪看了一眼墨轩,两人继续跟着女孩。

    女子打开了一间房间的门,让刘顺在门口放哨,自己带着凤倾雪和墨轩进了门。

    “两位,时间短暂,长话短说,先拿银子来。”

    凤倾雪看了一眼墨轩,墨轩把银袋拿出。

    女子快速的把银子放好,“这里想当学徒是很难的,今天你们参观这里,但我不能给你们制丹,因为我这个时间是负责打扫这里的,但我可以给你们讲解,另外你们要听话,不然现在就出去。”女孩就是司徒舞仲,她看刘顺来跟她商量,她本来不答应,但最近师傅脾气不好,不怎么教她东西,她自己试验毁了好多材料,手头很紧,一咬牙就答应了。

    “放心,我们不会出声。”凤倾雪淡淡的说道。

    “嗯。”女孩满意的点了点头,“那边有个柜子,万一你们被发现,你们赶紧躲进去,听清楚了吗?”

    “清楚了。”

    一会儿在一间大厅里,一片丹炉就出现在凤倾雪的眼前。

    凤倾雪觉得有点像到了天宫的感觉。

    中间有一个大炉子,两米多高,三个人抱不过来,而且周围是个圆墩,圆墩上好像是个八卦阵的感觉。

    周围还有一些像大缸一样的大炉。

    凤倾雪他们被带到了一间像密室一样的房间,“这个是师傅经常炼丹的地方,这里有焙烧炉,升华炉,溶解炉,融合炉,凝固炉,蒸馏炉。”

    凤倾雪哑然,心里想,“这么专业啊,可惜不是透明的。”

    “你们幸运,我大师傅去城主府了,最近,忙着给城主练金丹,不是所有的丹师都有这个资格的,他可是远近闻名的秦老。这个炉

    就是成三仙丹的,就是水银,融化还复为丹,丹砂烧之成水银,积变又还成丹砂,而加上焰硝和绿矾,就变成了外用圣药,师傅加了一点雄黄,

    就变成了红升丹,另外三仙丹里加一些材料,就变成七珍丹,五福丹等等。”

    凤倾雪想着此女的师傅,还是个人物,然后又觉得不对,自己医书的丹砂是HgS硫化汞,而这里的是HgO氧化汞。

    而《珍草本》上记载,水银是至阴之精,得凡火炼,则飞腾灵变,得人气熏蒸,则入骨钻筋,绝阳蚀脑。

    水银是有毒的东西,吃了总之会死。

    但看着女孩说的兴奋,而且时间有限,没打断她,让她继续说。

    “这个是银朱,每斤水银可以得到十两上等银朱,可以治疗癫痫,解胎毒。”

    “这个是铅粉,可以变成黄丹,铅丹,白铅,而铅粉主要用在胭脂水粉里。”

    一些符号在凤倾雪的脑海中出现,PbO,Pb3O4,2PbCO3.Pb(OH)2.。。。

    “丹阳银,可以点铜成银,像变魔法似的,其实是砒霜加草药后形成的。”

    “这不是砷吗?”凤倾雪心里想着。

    “铅粉遇炭,可以还原为铅。灵砂可以做水银,含石气。”

    “石气是什么?”凤倾雪问道。

    “丹砂加热后产生的火石气体,很难闻的味。”

    “二氧化硫?”凤倾雪想着。

    “这炼制方法,有练,锻,养,炙,抽,飞升,淋,浇,煮等。”

    经过女子的解释,凤倾雪才知道,抽是蒸馏,淋是过滤,浇是冷却,养是低温加热等等。

    看了几组复杂的“仪器”,凤倾雪觉得,是药三分毒,但这些有毒的东西有些是药物必须的,而且是加了料后化学反应后才有毒。

    比如雄黄,化学反应后才能做成砒霜,而且还跟剂量有关。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