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空间 > 倾怀天下

299.第299章 皇子宫中

    第299章 皇子宫中

    “你为什么是这个装扮?”

    “皇上,你当初给我那个信物,让我来给皇后治病,当时皇上就知道,我不敢来皇宫,是躲着不想见太后。”

    凤倾雪说谎了,但她的确不想见太后,她只想见两个人,问问他们走不走。

    苍澜想起来,倾怀县主是没有给太后找来天山雪莲。

    “那皇后的身体如何?”他还是很疼爱小七公主的,也希望她早点怀上嫡子。

    “我还没来得及查,因为皇后非常介意我是男子的身份,不让我给她查身体。”

    苍澜此时放了心,他从来没担心过他的皇后,那女子心仪自己,而现在知道了这大夫又是女子。

    “皇上,皇后好像不高兴了呢。”你是不是要去哄哄她?

    “你今晚留在皇后宫中,明天再给她检查!”

    “是,我能求你个事吗?”

    “什么事?”苍澜说话语气放软,毕竟有求于人。

    “听说曲小婉的歌不错,明天我能跟着皇后沾沾光听曲吗?”

    “准,你先等在这里。”

    凤倾雪估计晚一点会有人来安排自己住宿的事,她在想着如何见到书若尘和宇文护,另外还得报复一下彭娇。

    拧着眉头,坐在那里发呆,突然进来了一个人。

    “你,太后娘娘有请!”

    说话的人,正是太后身边的大宫女,青黛。

    原来太后听到了皇帝的动静,派人来看,皇后与外男相见,这事只有太后能管,而且她很不待见这个皇后。

    四月底的天,御花园里,百花斗艳,鸟儿啼鸣,空气中全是幽香。

    凤倾雪被青黛带到了锦瑟宫,在湛蓝的天空下,那紫金色的琉璃瓦重檐殿顶,显得格外辉煌。

    只见寝殿内云顶檀木作梁,水晶玉璧为灯,珍珠为帘幕,范金为柱础。

    六尺宽的沉香木阔床边悬着鲛绡宝罗帐,帐上遍绣洒珠银线海棠花,风起绡动,如坠云山幻海一般。

    太后的凤座上设着青玉抱香枕,铺着软纨蚕冰簟。

    殿中宝顶上悬着一颗巨大的明月珠,熠熠生光,似明月一般。

    地铺白玉,内嵌金珠,地板是以蓝田暖玉凿成,如此穷工奢华

    一身紫袍宫装的太后坐在中间,青黛在太后身边站好,“见到太后还不下跪!”

    “太后,我想借一步说话。”

    “你?凭什么?”

    “寒毒。”

    太后一个眼神,那些宫女们都退下了。

    凤倾雪看了一眼太后身边的青黛,凤锦瑟开口了,“这里没有外人,你说吧。”

    “太后,是我啊。”少年发出了凤倾雪自己原本的声音。

    “你?倾怀县主?”太后有点不确定的问道。

    “太后,是我。”

    太后惊讶后暴怒,青黛也瞪大了双眼。

    “你怎么去了皇后的宫里给她看病?天山雪莲呢?你之前有空去地震灾区,怎么不先来宫里?”

    太后愤怒的接连说出几个问题,太阳穴附近的青筋都暴出来了。

    “太后息怒,天山雪莲,我已经派人送进来了。给皇宫看病是因为皇帝的要求,不得不来。”

    “哦?是那个叫依儿的?”太后不愧是太后,马上想到了接近护儿的外人。

    “依儿是谁?”凤倾雪想着,嘴上却说,“太后,我想见一见阿护哥哥。”

    “你为什么这个打扮进宫?”

    “太后,皇帝肯定不想让阿护哥哥好起来,所以这样就可以隐瞒皇帝,让皇帝以为阿护哥哥还没好。”

    “原来如此,连哀家都被你骗过了。”凤锦瑟的脸上还是不喜的神情,她不喜欢有人欺瞒。

    “太后,做戏要逼真,皇帝以为我这个样子,是为了躲着不想见到太后您。”

    “那天山雪莲呢?”

    “阿护哥哥没告诉太后您吗?”

    凤倾雪因为不知道现在具体是什么情况,也不能胡乱说谎,“能让我先看看阿护哥哥吗?我给他看看病?”

    “算了,你功过相抵,青黛,你带她去见护儿,皇帝问起来,就说,让他也给护儿看看平安脉。”

    “是。”

    青黛笑了笑,那是标准的僵硬的客套的笑容。

    青黛也不知道怎么了,此时心里非常不舒服,想到这个女子就是名满天下的倾怀县主,又跟皇帝同在灾区的情景,就妒火心中起。

    到了蓬莱宫门口,凤倾雪听到青黛说,“你自己进去吧。”就走了。

    蓬莱宫的后院,一道黑涩的身影,以极快的速度飞舞着,那极速的风,沙沙的吹过竹林,几缕竹叶悄悄飘落。

    旁边那蓝眼女子,薄而红润的唇,擒着戏谑,缓缓的倒着茶。

    当那舞着的人影到了女子跟前的时候,女子将清茶送出,男子坐下,接过茶水,闻香,品茗,好似老夫老妻一般。

    “王爷,你就一直打算这样下去吗?”

    花依拓没想到,苍护的功夫如此之好,不过这些天也见惯了,还好只有自己能看到。

    “嗯,顺其自然吧。”苍护并不排斥这个男扮女装的家伙,除了晚上睡觉这家伙总是悄悄的上自己的塌,但不碰自己外,其他时候也就是有外人的时候,她会紧紧跟着自己,说是秀恩爱,倒也无碍。

    凤倾雪没想到,蓬莱宫除了几个宫女在外面,里面并没有人把守和通传,慢慢的问了宫女走进后院,就发现了这样一幅场景。

    一身浅紫衣裙的女子,倚在黑衣男子的身边,那女子嘴角上扬,问那男子,“我美不美?”

    两人的脸几乎要贴在了一起,苍护没想到花依拓会突然靠近,愣了一下,鼻尖是对方呼出的温热气息,刚要开口说话,只听对方说,“有人来了。”

    然后花依拓的身形微微向前,虽然只是蜻蜓一点,也让看着的凤倾雪心惊了一下。

    难道阿护哥哥有了女人?好像互相还很恩爱?

    苍护平静的外表下,虽然不喜,也让对方吻了,因为有外人在。

    “阿护。”

    一道熟悉的声音想起,叫自己阿护的,只有一人,宇文护的心莫名的一跳。

    苍护和花依拓同时转头,发现一个白衣少年站在了面前,那少年面向普通,气质却在这一身白袍下显得飘飘玉仙。

    凤倾雪先确定,那男子的确是宇文护,而旁边的女子,好妩媚的脸,那双蓝眼,好生熟悉,又想到自己派人来送药,难道?不会吧?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