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倾怀天下

290.第290章 爱上他了

    第290章 爱上他了

    此时的他也失去了平时的敏锐,脑海中想着美好的事,突然对方把自己按住。

    摸着摔疼的屁股,花依拓一脸委屈的说道,“王爷,你就不能轻点啊。”

    “说,你是谁派来的,不然,要你死的方法有很多。”苍护走到了花依拓的身前,黑暗笼罩着他。

    “王爷,你好吓人,你。。。”

    “要你生不如死的方法也很多。”

    花依拓慢悠悠的站了起来,退掉了大氅,本来他觉得夜晚有点冷。

    可刚才热血沸腾,浑身热气腾腾的。

    “王爷,不知道你是不是中了寒毒?”

    苍护的瞳孔一紧,看来这人应该是倾雪派来的,寒毒的事,除了自己的母后那边,也就是苍澜那边的人知道了,民间的女子不会知道。

    而且这民间的女子,都是做好了背景调查才来到宫里的,当然也不排除皇帝可能会派来个监视自己的人。

    “放肆!”

    “王爷,你的原名,是叫宇文护吗?”花依拓不放过苍护的表情,接着说道。

    苍护拿起了身边的酒壶,坐到了对面的椅子上,一扬头,梅花醉已经到了嘴里,露出了优美的像白天鹅似的脖颈,看的花依拓想摸一下那喉结。

    苍护想着苍澜也知道自己原来的身份,万一这是对方安排的呢,继续问,“你继续说。”

    “天山雪莲七八月开花,你不想知道她为什么还不回来吗?”

    酒壶突然掉在了地上,还好是银制的,没碎,可酒香已经飘满了内室。

    苍护站了起来,“她怎么样了,她还活着吗?”

    “王爷,我是她的人,奉命来给你送天山雪莲。”

    苍护突然冲着花依拓笑了一下,“你过来坐吧。”

    花依拓突然觉得有点受宠若惊,此人变化真快,不过那笑容可真好看。

    苍护拿起角落里烧开的水,两人在桌前面对面的坐着。

    花依拓的眼睛跟着苍护白玉一般的手指,看他提壶,冲壶,过滤,泡茶,整个过程行云流水。

    花依拓越看此人越喜欢,此人眼睛明亮,俊逸非凡,英勇神武,举手投足都吸引着他。

    真是赏心悦目啊,茶香袅绕,无比舒适。

    突然又觉得自己怎么那么苦,自己为什么不是女儿身啊。

    “说说吧。”

    花依拓被打断了思绪,有点呆愣,“说什么?”

    “倾雪呢?”

    “嗯,你说主子啊,这次让我给你送天山雪莲,她有事在极北之地,所以先派我来的。”

    “跟你来的那位是?”

    “那是我的手下。”

    “那你怎么称呼?”

    “我叫花依拓。”本来花依拓想改个假名的,但他知道,感情的事还是不要弄虚作假的好。

    “花依拓?”

    “难道你没听说过我?”他想着自己的名气应该不小吧。

    “听说过,我在北寒国呆过。”

    “也对,宇文是北寒的姓氏。”

    苍护没想到对方是一个男子,“那你这次来送完东西后要走吗?”

    本来花依拓的确是这么打算的,凭借主子和这位的关系,把自己弄走问题不大,可现在他改变了主意。

    “我看那太后一直给你塞女人,你不是没法阻挡吗?我可以帮你啊。”

    “你帮我?”

    “是啊,我是男子,咱俩可以在他们面前秀恩爱啊?”

    “秀恩爱?你跟雪儿一直在一起?”要不然怎么会说一些她爱说的新鲜词儿。

    “我之前一直跟主子在一起。”

    “也是,她那么有主见,你在北寒国财大气粗,她应该是跟你有生意上的合作吧,怎么成了你主子?”

    “这事,说来话长。”不过花依拓并不想说,但财大他倒是承认。

    “你是怎么进来皇宫的?”

    “你是说我的男子身份?有钱能使鬼拖磨,她们都被验明正身后,然后我重金买了一个女子的身份。”

    “这样啊,我想看看你的真实的样子?”

    “王爷,咱们还是先做事,你给我看看信物,我也给你看天山雪莲。”

    宇文护没想到花依拓做事还比较细心,于是把灰涩的十字架也从前襟中拿了出来。

    天山雪莲的盒子在床的一边,宇文护看过后,两人就慢慢坐下继续饮茶。

    “主子?她比我晚一些出发,现在可能在北寒,也可能在大祁。”花依拓虽然看着骚包,笑嘻嘻的,但有些话他可是不敢说的,比如主子找到娘亲之类的。

    “哦,那过段时间估计就能看到她了。”

    两人又聊了一些关于摘天山雪莲的事,花依拓打了个哈欠。

    “嗯,你要跟我一起沐浴吗?”

    “一起沐浴?为什么?”

    “秀恩爱给别人看啊。”

    “秀恩爱?作秀?”苍护想着这样也好,不用祸害其他女子了,而自己也不会对这个男人动情。

    “可你是男子,两个男子在同一个浴桶里,你不觉得很怪吗?”

    “那这个以后再说吧,今天不早了,不如咱们先就寝,明天在继续说。”

    苍护看着他有点累了的样子,也是,从早忙到晚,“也好,那先睡吧。”

    当然苍护在旁边的边塌上睡的,不过半夜花依拓偷偷的下了塌。

    苍护皱了皱眉,看他没有继续动作,只是看着自己,一转身,又继续睡。

    以前在军营里,地铺上,也是几个男子一个帐篷而睡。

    花依拓回到自己的塌上,只是嘴角向上弯起。

    不久后,整个皇宫的人都知道,一个叫依儿的女子很得大皇子的宠爱,他们天天形影不离。

    四月初的傍晚,远处的天边,淡淡的火红,就像九天银河之上的一把火,绚烂艳丽。

    “找客栈休息吧。”凤倾雪吩咐道。

    “是。”石头在前面驾着马车回道。。

    她在决定先去找医书和进皇宫找书若尘还有宇文护之间,选择了后者。

    凤倾雪觉得,他们会跟自己走的,即使过去了这么多年,不过还是先见一面,好安排一下。

    所以这次去西疆皇宫,也带了大队人马,化整为零分开走,到了西京集合。

    花依拓没有消息,说明已经进了皇宫,但这会儿应该会给自己消息,但音信全无。

    西疆国的面积不小,根据资料之前吞并了好多小国。

    而西京城在东边的巴州,之前凤倾雪去过,不过那次很匆忙。

    这次要好好看看,也熟悉一下地形。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