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空间 > 倾怀天下

235.第235章 冷宫荷妃

    第235章 冷宫荷妃

    听说那县主在查证据?”

    “是。”

    “你过来。”

    纯贵妃在刘元耳边说了几句,刘元皱眉,却是回道,“娘娘放心,这次是那县主倒霉。”

    “恩,那证据说是三天,那么你且做准备,不行就明晚!”

    “奴才知道了。”

    “你先退下吧。”

    凤倾雪抬头看天,黑乎乎的,好像要下一场大雨。

    此刻感叹皇宫怎么还没做好钟表,转身问向了一个守门的侍卫,“这位小哥,现在大约什么时辰了?”

    “现在大约酉时一刻了,我是酉时换的班。”

    “多谢。”

    凤倾雪走向了室内,“英儿,你穿着我的衣服,装作是我,盖上被子睡觉,我要出去一趟。”

    “主子,你去哪,爷吩咐过,让我跟着你。”

    “既然我是你的主子,你就应该听我的话,我去一趟冷宫,马上就回来,放心,不会有危险。”

    凤倾雪把一个宫女给扎了一针,此时已经换上了宫女的衣服,翻过墙头,往冷宫方向走着。

    一路狂奔,突然止住了脚步,一组侍卫就在前方,马上走过来了。

    凤倾雪拿出了鹰爪勾,一个翻墙,落在了一个院落里,看了一下周围,没人,正等待时机再翻回去。

    刘元在皇宫有自己单独的院落,而且是内侍总管,院落不小,跟低等嫔妃一样大,一间主房,两间偏房。

    刘元从纯贵妃那回来,一阵后怕,他一向低调,在皇上面前更是不会行差踏错半步。

    而且没人知道,他私下是帮纯贵妃做事,只因他是纯贵妃娘家的家生子。

    当初纯贵妃到皇宫的时候,他因为爱慕纯贵妃,也跟着来了,然后再很多次被训斥和毒打的情况下,都是纯贵妃救了他,才使得他有了今天的地位。

    而他,也不是当初那个刚进宫的他了,有了权势的人,心也野了。

    而没有根,让他更加的变态。

    此时,他想着纯贵妃那高高在上的姿态,从腰带内侧抽出一个短鞭子。

    高举那紫银鞭子,就对着旁边的年轻小太监小顺子挥了过去。

    “公公,饶命啊。”两个光着身哈哈,皮光肉滑的小太监在一旁跪着。

    “放心,我不会打你们的脸,你们的手也不会受伤,要不然怎么伺候皇上呢。”

    “公公,小顺子的胳膊,已经被打的动不了了。”

    “呵,这细皮哈哈的,咱们这里是皇宫,咱们是奴才,生来就是下等人,就是挨打的命。”

    “是,是,公公说的是。”小安子顺着说道。

    刘元拿起热灶温着的茶水,走到了小安子的身旁,壶嘴对着小安子的背部,只见看黄汤缓缓而下。

    烫的小安子“啊啊”的叫着,表情痛苦却又不敢反抗,连求饶的力气都没有了。

    刘元朝小安子也打了几鞭子,闻到了血腥味,更为哈哈,小安子终于忍不住了。

    跪着过去抱住了刘元要抬起来的胳膊,“公公,饶了我们吧,您这样万一累着了怎么办?”

    “你倒是个有孝心的,那你去给我掐小顺子,我就不亲自动手了。”

    “是,公公。”

    刚开始小安子掐的是小顺子的胳膊,肚子,腿,可刘元公公却让他去掐小顺子的几个哈哈哈哈。

    直到小顺子晕了过去,刘元才觉得心满意足,看着小安子说道,“受点皮肉之苦算的了什么,跟了我,以后有你们的好日子,你们自己涂点药膏,赶快好起来。”

    说完哼了一声就扭头出了屋子。

    “是,公公,您赶紧休息吧,今晚奴才还要去值夜。”

    小安子从缸里舀了杯凉水,泼在了小顺子的脸上,小顺子微微转醒。

    凤倾雪不小心听到这一出好戏后,翻上了墙头,去往冷宫的方向。

    “站住,你是谁?”

    凤倾雪刚翻了墙头,就听到身后一声厉喝,而她也听出了这道声音是属于谁的,刘元。

    “怎么办?”

    凤倾雪低着头,没有办法被迫要转身,但手中已经抓了几支银针。

    “刘公公,她是母后的婢女,我让她出来帮我采点花。”

    凤倾雪一抬头,看到的正是寒纯。

    刘元疑惑,皇后宫中什么花草没有啊,干嘛要出来摘花?

    不过对面的人是皇子,刘元皱着眉头看着那女子的后背,好像要盯出一个窝子来,“哦,那快走吧,别耽误了伺候娘娘。”

    凤倾雪跟着寒纯走着,没有转头,小路两边是一些花草树木,小树已经枝繁叶绿,闻着的淡淡的草木芬芳,俩人到了一个僻静的亭子。

    “谢过纯王爷。”

    寒纯个头比较高,凤倾雪仰望着他,但此刻她的脸,却是一脸“青春痘。”

    “今天那乐器,可是你所吹奏的?”

    “是啊,没想到王爷的笛声那么优美。”

    “你用的什么乐器?”

    凤倾雪从袖袋里拿出口琴,“这是口琴。”

    “口琴?清脆嘹亮,音色圆润,这小东西,倒是很可爱呢。”寒纯接过口琴,看了又看。

    “既然纯王爷喜欢,那便送你吧。”

    “送给我?”

    “就当是刚才你救了我的谢礼。”

    “这个怎么吹奏?”说着嘴就对上了口琴,也不嫌弃之前凤倾雪已吹奏过。

    “明天我写给你,呃,纯王爷,你回去后用新牙刷刷一下再吹,我刚才吹过了。”上面有我的口水。

    “哦,对了,这么晚了,你出来干嘛?”

    “总是呆在一个地方,很无聊,我出来透透气。”

    “哦,那你快回去吧,宫匙要下了,我要准备走了。”

    “王爷,我呆的那个偏殿,里面的东西,我可以用吗?”

    “当然可以,你要做什么?”

    “我给你写如何演奏口琴啊。”

    “这样,明天我给你带来最好的笔墨。”

    “那好,谢谢纯王爷。”凤倾雪想着不用最好的,不过既然有,那也看看最好的是什么样的。

    “不客气,这次还是要感谢你,我母后是被冤枉的,我相信县主的能力。”

    “应该的。”

    凤倾雪现在觉得,纯王爷,真的好单纯。

    在过了太监刘元的住所不久,到了一个拐角,凤倾雪就看到了那冷宫。

    这里的确偏僻,其他宫道隔十几米就会点上一盏宫灯,这里却漆黑一片。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