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倾怀天下

133.第133章 木簪纸条

    第133章 木簪纸条

    “拉着狗走路,给盲人帮忙的狗,这些狗需要训练,可能要挺长时间,这样他们可以带着主人走路,遇到危险会避开。”

    “那些狗真的可以?”

    “以前倾雪在乡下见过,是可以的。”

    “皇上会看中这个?”梁云点了点头。

    “娘娘,皇上能看到表哥的仁德之心,那些狗大约要训练一年半载的,而且需要专门的人士去做,。”

    “不错,起来吧。”

    “谢娘娘。”凤倾雪坐到一侧的木椅上,扫了眼这大殿的风格,以紫为主,奢华尽显。

    “表哥要支持皇上要做的事。”

    “什么事?”

    “臣女最近看到京都有几个广场,打听了才知道,是陛下要让百姓多运动而建的,表哥最好弄一些领舞者,和乐器。”

    梁云听着点了点头,想着,“这也费不了太多银子。”

    “光京都还不够,最好全国,做全,皇上才觉得表哥做事仔细。”

    梁云觉得这个三姑娘,比自己的亲外甥女要强不少,只要不跟自己作对,就不为难她了。

    “等表哥找到舞者,倾雪愿意给他们做一点示范。”

    梁云想着上次凤倾雪的舞蹈的出其不意,点了下头。

    “那下个月,去完灵隐寺后吧?”

    “恩,到时候你表哥会派人去找你。”梁云突然和颜悦色起来。

    “是。”

    “听说太子的腿疾,南长老去看了?”

    “师傅说此病无解,他没办法,师傅本来是不想去的。”凤倾雪觉得这种试探,其实没什么用处。

    “哦?”

    “师傅不爱凡尘俗世,只是太子的面子,他拒绝两次不太好,倾雪求他去给太子看病,也是为了表哥。”

    “为了你表哥?你想要什么?”梁烟觉得此女如果是自己一方的,是个助力,不然的话。

    “是为了表哥,我让师傅是看看太子的病是真是假。至于倾雪自己,希望将来自己有个好夫婿。”

    梁烟一听,果然如此,还好这个丫头还是有事求自己的,她的婚事还得靠自己的妹妹,而且太医院首也去给太子看过,听说是很难治愈,

    “如果你做的好,将来你的婚事,本宫可以为你做主,好了,时候不早了,本宫派人送你出宫吧。”

    “谢娘娘。”

    有惊无险,等在宫门外的印画,着急的来回踱着步。

    “小姐,你可回来了,怎么那么久?”印画上下打量着凤倾雪。

    “我没事,让你担心了,进去再说。”俩人上了马车。

    倾雪院。

    “小姐,云贵妃没把你怎么样吧?”玛瑙也过来问道。

    “我没事,不用担心,最近要做的事挺多的。”

    “小姐,你什么时候做的事不多了,天天忙。”玛瑙说道。

    “再过几天就去灵隐寺了,祖母说,就带一个丫鬟,还是印画你跟我去,玛瑙,你看家,机灵点。”

    “是,小姐。”

    凤倾雪让人在外守着,打开了刘福给自己的木簪子。

    里面有个小纸条,字很小,凤倾雪拿了放大镜来,看到了一些关于梁尚书过去的事。

    梁尚书年轻的时候,家里很穷,边读书边当先生时遇到一个商家女子孙某,俩人一见钟情,那女子是独女,家里是做生意的,后来梁尚书入赘。

    那女子很爱他,让他做自己喜欢的事,于是梁尚书考取了功名,但到了秀才就上不去了。

    虽然家有娇妻,而且生活富足,但为了功名利禄,还是去京都找同窗,看看能不能有些门路。

    然后邂逅了现在的王夫人,当他知道了这个王氏是当时皇后的妹妹时,就甜言蜜语,死缠烂打,最终跟王氏结了亲。

    当他对王氏有所行动时,就对王氏表了态,说家中那个是表妹,然后偷偷的回去去办了合离,还让他们搬家,说如果不搬家,会有灭顶之灾。

    之前的那个女子心气很高,两人合离后,却没有搬家,后来家里的生意被打压,还欠了债,父母在大火中去世。

    那女子孙某被人救了,到了一个小村子里,还生下了个女孩,为了记住仇恨,没有跟母亲姓,还是姓梁。

    小梁氏家境贫寒,去了大户人家做丫鬟,被喝醉酒的少爷强了后,生下了儿子刘福,被抬为姨娘,遭到正室的陷害,一直到刘福八岁的时候,那女子觉得自己的身子骨不行了,告诉了刘福自己的身世,不过却没有让他报仇。

    凤倾须皱着眉头,那么孙氏原来是梁尚书的发妻,小梁氏是他的女儿,刘福就是他的亲外孙了。

    刘福也没说他在那个家里是如何过的,不过凤倾雪想到了当时看他的样子,应该是过的不好,一个不得宠的庶子,姨娘又被害死。

    刘福这是多么恨梁尚书啊,入宫为太监,对自己这么残忍,这手段会不会激烈了点?

    凤倾雪叫来了荔枝和石头,让荔枝找梁尚书的证据,让石头带着三十人,在三个月内,去北河附近,找两国战事后存留下来的孤儿,越多越好。

    不过在那之前,让石头去总部,把那几只狗狗给带过两只来。

    俩人不放心凤倾雪,凤倾雪说没事,还有暗卫保护自己,俩人就争取快去快回。

    月底,冷倾星一众人死刑,好多百姓观刑,因为这涉及到皇子,以儆效尤,不过凤倾雪没去看。

    听说梁烟去了,哭的晕了过去,被抬了回来。

    凤倾雪约见了艺小生和画神,不过画神不在,回家去了。

    承诺艺小生,过一些时候教他弹吉他,请他吃了个道歉饭。

    西州与中州交界处。

    “军屯六十人为一营,民屯五十人一屯,使用官牛者,官六民四,会不是太苛刻了一些?”墨轩说道。

    “主子,现在没有战事,显的好像是有点,但那些人大部分是流民,所以也不算苛刻。这西州良县县官是二皇子的人,对我们屯田的事能拖则拖,给的牛也不是好的,还好这屯田官,是我们的人。”板说道。

    墨轩的眉头一皱,“隔壁那个县官的贪污证据拿到了吗?”

    板觉得空气突然变冷了,回道。

    “拿到了,但还不够,中州西边那两个县还在进行。”

    “还好因为战事,那些地大都是无主的,不然用的时间更长。”板继续说道。

    “主子,小主子的信。”长拿着信来了。

    墨轩的眉毛一挑,嘴角一勾,长看到了,觉得还是得有冷三姑娘才行,不然在这里又苦又憋屈,主子一直冒冷气。

    “明天咱们先去容县。”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