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空间 > 倾怀天下

11.第11章 +同盗中人

    第11章 +同盗中人

    到了约定时间,凤倾雪跟着商开,到了拍卖会场门口。

    锦都吉祥拍卖场。

    大门很豪华精致,看人们的打扮,不是每个人都能入场的。

    基本小厮手中都持张帖子。

    不过,商开靠的是,刷脸。

    “哟,商公子这是从哪弄了个大美人啊?”一道尖酸刻薄的高音女生说道。

    凤倾雪回头一看,一男一女。

    “啧啧,还真是大美人啊,看看这长相。”那女子旁边的男子也嘲笑道。

    “别人长什么样,关你们什么事!”“商开不爽道。

    “长的丑不是你的错,出来吓人就不对了呢。”那尖锐女声分贝又高了。

    凤倾雪听着这话怎么这么耳熟呢。

    “黄公子,少说一句,商表哥,走走,我们一起进去吧。”又有一男子过来说道。

    商开一扭头,拉着凤倾雪的胳膊就进了二楼包间。

    拍卖会场里,凤倾雪只觉得好像有一道目光盯着自己的胳膊。

    “别管那俩个人,来,想喝点什么?”商开道。

    门口有个小厮,送来一本目录,“商公子,这是今天要拍卖的东西,您请过目。”

    “好,放在这吧,再拿来一壶梨花酿。”

    凤倾雪叫住了小厮,给了他一枚自己做的养颜丹,让他给给主事的。

    凤倾雪对拍卖物品很有兴趣,赶快打开了目录。

    还带着画页的,有瓷器,珠宝,字画,药材,五花八门。

    “商大哥,你知道刚才那俩人想买什么吗?”

    “黄公子的祖母,过几天要过六十寿辰,估计会买这个水晶,因为比较稀有而且寓意很好。”商开指着目录中的一页道。

    “刘家大小姐估计会买美颜丹,她可是非常爱美的。”

    只见图片上有两颗白色鹌鹑蛋大小的药丸。

    “这里也有美颜丹啊?”凤倾雪嘀咕道。

    这时,只见大厅的中央台子上,上来了一位打扮的非常妖娆的女子,头顶高雅髻,左右各插了一只银色步摇,和银色耳坠搭配的相得益彰。

    红唇巨汝,华丽紫服。

    走到中央,拿着小锤,敲了一下,“叮”的一声,全场安静。

    “首先谢谢各位捧场来到吉祥拍卖行,我是本次的拍卖师,北冥梅。话不多说,先看第一件拍品。”雀翎般的声音缓缓而起。

    凤倾雪看到了石雕,首饰,扇面等都被人兴高采烈的拍走。

    此时门口来了个人,还是刚才那位小厮,但这次是来请凤倾雪。

    凤倾雪让商开陪同,去了后台。

    “请问这位小姑娘,你的师傅是?”一位慈祥的老者对着儿童凤倾雪说道。

    “额,师傅不让说名号。”凤倾雪说谎不眨眼睛道。

    “你师傅可是药王谷中人?”

    “为何这样说?”

    “难道不是?只有药王谷的高级药师们才能做出养颜丹,我们这也有。”

    “恩,不过师傅不让说出他老人家名号。”

    “这样啊,女娃,这药丸,你还有吗?”

    “怎么分成?”

    “行业规矩,你八我二。”

    “成交。”说着凤倾雪把剩下的九枚养颜丹都拿了出来,只是没有药瓶。

    凤倾雪和商开回到二楼雅间。

    “现在拍卖的是天然黑银钛晶钛金水晶手链手串,,晶体干净辟邪水晶,起价一百两白银。”

    一款多圈黑色类似黑珍珠但通体比较透亮的首饰在台中央的架子上展示出来。

    “二百两。”东侧有个声音响起

    “三百两。”中间有个声音响起。

    “三百二十两。”.那个东侧的声音又响起。

    “一千两。”西侧包间发出了声音。

    大堂顿时安静了。

    “一千一百两。”凤倾雪出声。

    “一千二百两。”西侧包间和凤倾雪开始了较价。

    “一千三百两。”

    “一千四百两。”

    “一千五百两。”凤倾雪跟道。

    “两千两。”那人一咬牙。

    人群中安静了片刻。

    “两千两第一次,两千两第二次,两千两成交。”台上拍麦师,一锤定金,“恭喜黄公子。”

    黄公子气的咬牙跺脚的朝门帘里看了一眼凤倾雪。

    “下面拍卖的是,美颜丹,这可是药王谷出品,这款虽然比驻颜丹低一个档次,可效果也是很惊人的的。

    可使人肌肤减缓衰老,祛除皱纹,暗斑,效果持续半年,驻颜丹咱们东祈国只有几位娘娘用过。数量有限,好了各位,起拍价二百两白银一组。

    一共八颗,分四组拍。”

    前三组分别被一个带着夫人的富商,一个看似将军模样的人,和一个富家小姐买走。

    而且价格越来越高。

    “这是最后一组了,起拍价五百两。”北冥梅开始起拍。

    “一千两。”那道尖酸刻薄的高音女生响起。

    她忌惮前面的人的身份,没敢硬拼。

    “一千一百两。”一个老成的男人的声音紧跟着。

    “一千二百两。”

    “一千五百两。”

    “两千两。”凤倾雪叫道.

    那位小姐不竞价了,凤倾雪知道这是她的极限了。

    “丑八怪,又是你,你那么丑,怎么吃都不会漂亮的。”刘小姐对着凤倾雪如花的妆容叫道。

    “刘小姐,你再不加价,这丹药就是我的了。”

    “北冥小姐,我加田契可不可以?”

    “刘小姐,按理我们只要银票或者现银,不过可以给刘小姐一个面子,两千两可以外加田契。”

    大家都这个价格都略感不可思议。

    “俩千两第一次,两千两第二次。”

    北冥梅一锤定音,“恭喜刘小姐。”

    刘小姐此时却一点都不高兴。

    凤倾雪拿到四千两银票和一份田契,高兴的回了家。

    晚上,凤倾雪高兴,带着琴阡陌出去吃饭。

    吃完饭,经过一家都是打扮的妖艳的女子在拉客的地方。

    “青楼,我还没来过。”凤倾雪心里想,说不定将来自己也要开个情报机构。

    “阡陌,我们进去看看,我扮演你的丫鬟。”

    琴阡陌抬头一看牌匾,风月常欢,一皱眉。

    “哟,这位公子是第一次来吧。”一位四十多岁的老鸨看着琴阡陌。

    “我们公子说,把你们这最好的带出来。”

    “这位,小丫头,这有那么多客人呢,楼上的姑娘有些在忙着呢。”

    凤倾雪拿出了五两银子。

    “那把你们这琴棋书画最好的请出来。”

    凤倾雪看着这些粉妆玉琢的女人们,大部分都很年轻,二十岁左右。

    也有十几岁的当侍者的。

    “就这些吗?”

    “这位公子,您挨个看看,梅花擅长跳舞,兰雪擅长琴艺,艳玲的歌声无人能及。还有几个清倌。”

    “好,都带到房间里来看看吧。”说着凤倾雪拿出了十两银子。

    凤倾雪看着她们妖艳的脸,看着她们的表演,总觉得少了点什么。

    “你们放了她。”凤倾雪听到隔壁一道女声。

    凤倾雪一个挥手的姿势,让那些女子下去。

    凤倾雪贴着雕花墙听着。

    “你们放了我妹妹。”

    “你这妹妹虽然小点,不过也可以试试嘛。”只听到一男子放档的声音。

    “你们放了我妹妹,我做什么都可以。”

    “曲小婉,早点答应嘛,早知道只要抓了你妹妹就可以和本少爷春宵一夜,还用的着天天来花那么多银子为你捧场吗?

    还清倌,我呸,你个贱人过来,伺候本少爷。”

    曲小婉怒目圆瞪,隐忍着过去,手刚粘上了那男子的衣服。

    “姐姐,不要!”

    隔墙只听到一阵混乱的声音。

    “小红,小红,你们,你们杀了我妹妹。”

    凤倾雪看了一眼阡陌,然后冲向隔壁屋子,一脚踹开门。

    看到纤瘦女子怀里抱着一女童,坐在地上哭喊着。

    那男子开始有点懵笔,后来觉得不以为然。

    “你们还我妹妹,我要去报官。”

    “报官,你也不看看我爹是谁!真晦气,我们走!”

    凤倾雪看着那女子,大概不到二十岁,虽然哭的梨花带雨,可是还能看的出相貌倾国倾城,人间尤物。

    “你们不能走!”说着曲小婉从枕头下面掏出一把剪子,冲着那男子的心脏而去。

    凤倾雪对着阡陌使了个眼神,琴阡陌赶快去拦住她。

    “你们是谁,拦着我作甚,我要跟他同归于尽!”

    而凤倾雪却转头对着那男子说道,“这位公子,这人由我家公子接手了,公子如果能给点金子,这事,我家公子帮你摆平。”

    郁公子还没说话,旁边的小厮却叫道。

    “我家公子还需要用银子摆平吗?哼!”

    说罢扶着郁公子甩袖而去。

    “你想报仇吗?”凤倾雪看着曲扬儿的美目。

    “你们是谁?为什么要阻止我?”

    “同归于尽不是最好的报仇办法,我可以让你把他千刀万剐,也可以让他家倾家荡产,你可信我?”

    凤倾雪透出了一股寒冽的气质,不由得让人想相信。

    “可是我妹妹。”

    “令妹已故,无法生还,如果你冲上去,根本伤不了他一根汗毛,你的下场可能会生不如死。”

    曲小婉的目光清明了一些,“那我该怎么做?”

    “你可愿跟着我?”

    曲小婉看着矮矮的凤倾雪,心里一横。

    “如果你能为我报仇,我曲小婉的命就是你的了。”

    “好,你自己料理这里,我要在几天后,用最低的赎金把你赎出。”

    “最低的赎金?这个可以,但我中了毒!”

    “插翅难飞?”

    “你怎么知道?”“

    “这毒我可解,你做好该做的就好了,过几天来接你。”凤倾雪给了曲小婉一个微笑。

    凤倾雪不管那老鸨,还有楼下乱哄哄的场面,扬长而去。

    路上想着纨绔不给钱很拽的样子,决定带着阡陌和两个孩子,石头和剪刀,晚上去郁府偷银子。

    只是偷银子,不杀人,而且还要看看这两个据说比较机灵的孩子的反应。

    凤倾雪心里想,全然忘记她自己才五岁。

    夜,郁府,灯火辉煌的,好像在办着什么宴会。

    几个人在库房里眼睛闪闪发光,金银珠宝太多了。

    打包了一些金银,凤倾雪看着几个孩子已经跳上了墙头,自己的鹰爪勾也固定好,翻墙后就行动结束。

    “抓刺客!”

    凤倾雪猛回头,突然看到了两名同样打扮的黑衣人。

    不是吧,又这样。凤倾雪暗叫倒霉。

    “阡陌,带他们先撤。”

    阡陌不想走,但看着凤倾雪的决绝背影,抓起两个小子,向一个方向用快速跑着,准备用最快的速度赶回来。

    那俩黑衣人交换了眼神,立马跟周围二十来个护卫动起了手。

    凤倾雪也不得不加入了战局,还是用着现代的招式,拳脚狠绝。

    而那俩人却是杀人的招式,敌人用剑用刀,凤倾雪的衣服被挑的烂了几处,连包袱都掉地上了。

    另外两个人身上的衣服更破,破损处能看到又红又白。

    “我去,逼着姐杀人啊。”凤倾雪从小腿处,抽出匕首,几下灭一个人。

    累的不行,一边拽着自己的鹰爪勾。

    临走之前还把包袱抓起来。

    一个飞身,翻过了墙,进入了黑夜里。

    冷府。

    “明早阡陌,兰姐,苗圃,分头去不同的钱庄,换点银票回来。然后我们离开这里。”说着颠了颠了包袱。

    凤倾雪突然感觉份量不对。

    另一边,两名属下站半鞠躬式对着书若尘。

    “相爷,那些账簿还有信件,被掉包了,这是一包金子。”那属下打开了那个黑包袱。

    “相爷,也有可能是拿错了,那人也许不是故意的,起码郁府现在还在到处搜查那些账簿。”另外一名属下说道。

    “那黑衣人什么特征?”

    “他像个小孩子,还说了一句:阡陌,带他们先撤。”。

    “查明天去钱庄换金子的人,找叫阡陌的人。”书若尘眉心快拧成了一个节。

    “属下领命。”

    “明天不去钱庄了。”凤倾雪这边看着这些账簿和信件想到了一个人。

    隔天,凤倾雪想出去看看锦都,因为建立势力,缺少人手。

    马路好像有点窄,两辆马车同时走,有点难度。

    “对面是谁家的马车?不知道这是乔知府家的轿子?”一个在马前走的小厮骄横的对着对面的马车叫道。

    “你长眼了吗,锦都孙家,谁不让路?”人群中一阵交头接耳,孙家可是季丞相岳父家。

    乔家轿子里马上出来一个年轻公子,走到孙家轿子前,一鞠躬,一个作揖。

    “不知是孙家,多多得罪,您大人有大量,小的立马给您让路,改天我跟父亲亲自登门赔礼道歉,这个贱奴您随意处置。”

    “不想脏了我的手。”轿子里也传出了一道女声。

    年轻公子抓过马鞭,就朝那个小厮打去,小厮一直大叫,一会儿浑身血迹斑斑,片刻后就没声了。

    “今天这事就了了,走吧。”轿内的女声又响起。

    凤倾雪也让了道,感觉这里很恐怖,是个皇权至上的国家。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