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空间 > 历历君心

254.第254章

    第254章

    胤禟沉默不语,他也知道自从遇见了紫贞,想到了给明尧夫妇做下的这个套开始,他就有些走偏了,如今的局面只是不停的用一个套去套另一个套,这让他在无限的循环中感到窒息,以前对于程尔林她的死活真的不是那么重要,可是如今这种焦灼状态,程尔林必死。

    “八哥……”胤禟痛苦的捏着自己的脑门,也是因为一直焦虑,心情不佳,头皮也很久没有刮了,泛着青皮,看着很是颓废。“我这次真的是惹祸了……”

    “无妨”胤祀微微一笑,似乎对这些事不是那么在意,他很喜欢这种拿捏住全局的状态,上次有这种让他自我认同到极致的感觉还是在废太子后,举朝官员保举自己为新太子的时候,这样的感觉实在是太让他享受了。仿佛世间的一切生杀予夺即将全部攥在手中。

    可这一切的完美在康熙的那场严厉的否定中戛然而止。这让他大病一场,郁郁寡欢到现在,可就在病中,福晋几次进宫禀明病情,希望皇阿玛能去看看自己的夫君,可是康熙借着自己身子不适为由,从来没有正面的回应过,这让自己伤透了心,丢尽了面子。

    如今来看,自己的名分只有自己拼回来,自己的造化只有靠自己挣回来了……

    不能再这么消沉下去,一定不行!

    “当初也是怪八哥我,耽迷于自己的失败中,没能及时的帮着你,劝着你,如今八哥会给你挽回回来,可是八哥还是要劝你,那个紫贞你还是要舍了,如今皇阿玛是不知道你暗地里做的这些事,知道了又能怎么样,夸你办的好?为了帮他抢一个有丈夫的女人使一些下作的手段?到时候你那个种也保不住,别说孙子了,呵……儿子都是能弃就弃的……”胤祀这话说的极其凉薄,连胤禟这个平日自诩无心无情的人听着都有些头皮发麻的感觉。

    他试探性的问胤祀道:“八哥,你还记恨皇阿玛那日的话么?”

    胤禟指的事正是康熙当日盛怒之下在内阁当众羞辱胤祀,指她的母亲良妃是辛者库贱妇,而他自己从出生的那刻起就没有资格做太子,没有继承国统的命。

    胤祀瞬间收敛了自己隐藏的恨意,转瞬笑了一声:“哈哈,怎么会?天下无不是之父母,何况是皇阿玛?他老人家说什么自然有他的道理,更何况咱们几个弟兄,谁当太子都一样,只是不能便宜了别人,你说对么?”

    “不!”胤禟的心境剧烈的波动着:“我们四个人中,只有你能,只有八哥你可以,别人我是不服的,尤其是老十四,别看他和我们走的近,却未必和我们一条心,当年废了二哥的时候,他暗地里撺掇李光地的事你忘了么?!若不是后来咱么弟兄几个连着佟国维他们,还未必知道这事,你当时就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过去了,当做什么都没发生,我可是做不到的。”

    胤祀摩挲着大拇指上的玉扳指,不停的拇指上转动着,突然一定,平淡的说着:“九弟,记着,不能性急了……当时八哥我就是太性急,错估了形势,如今看来多一个假盟友也比多一个真敌人的好。至少在明面儿上翻不起来,多少还是有顾忌的!我还拿得住他,不用担心,这么多年了,他几斤几两我还是摸得清楚的……”

    “还有紫贞的事,我还是要交代你几句,你用人必须要能拿得住她,拿住她身边任何一个人,哪怕是亲妈都没用!你必须要拿得住他本人,知道她在乎什么,惧怕什么,你说你,我说难听了,一个婊子,还指望她忠孝节义悌?”

    “能不让她死么?”胤禟有些发抖,他目光呆滞的看着地板,没有一丝精神。“至少是现在,她的肚子里的应该也有七个月了吧……”

    “你啊!”胤祀仰天长叹一声,说道:“我早就知道这是最要不得的了,没想到你还栽在这上面了……对了,朝鲜那个女人最近有给你透什么信么”

    “皇阿玛自从和那程尔林混在一处,好久没让敬事房供过牌子了,别说她一个小小的贵人了,现在就连皇贵妃都没见过几次……这朝鲜娘们算是彻底的凉在一边了……”胤禟仔细的回忆着什么,又说道:“倒是有一次说起过毓庆宫,说是贴身的太监从别的太监那边听说,后来她又花了钱,专门去让这太监打听了一下,太子最近跟几个在宫里的专门给宫里做法事的几个道人有来往,不知道在谋着什么事……”

    胤祀的心似乎找到了宣泄的口子,一击掌几乎站了起来,说道:“这就对了,她也不是一无是处,让她继续跟着这条线儿,总是能挖出点子什么事来的,还有你手头上的那封信留好咯,能镇住这女人。”

    “明白了,八哥”

    经过三四天的颠簸,程尔林在李宝德一干侍卫的护送下,又回到了河南,为继续北上做准备。

    而贺哲在辞了程尔林和古惠风之后,也平安的抵达了自己的家乡襄阳府,虽然免不了父亲一顿训斥,但是经历了这些事后,他的心境也安稳了下来,父母看着他回来后的第二天就捧起了很久不碰的书读了起来,也是露出了欣慰的笑颜。

    在南阳简单的休整了两日后,他们接着继续北上,一路为了避免再遭遇杀手,他们并没有住在沿途专供官员公人来往用的驿站,只是扮做了商贾模样,住在不是那么起眼的客栈中。

    “程姑娘?”

    隔着帘子,程尔林听见了李宝德在马车附近叫着自己,遂掀开帘向外望了出去,这一望使原本心事重重的她几乎泪奔了出来。

    康熙穿着宝蓝色的丝质暗云纹长衫,腰间系着玉带,正端坐在马上看着自己微笑着,她几乎不敢相信的又使劲闭了一下眼睛又睁开,康熙还在原处望着自己。

    “怎么?男装打扮也不做全套了,你的假辫子呢?”康熙的语气极其温柔,一扯马缰,枣红色的马渐渐的靠了上来,康熙俯下身,尽量使自己的马和程尔林乘坐的马车保持一样的速度,他伸出手去,刮了一下程尔林的脸颊,柔声说道:“怎么?哭什么?又不认识朕了?”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