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空间 > 历历君心

61.第61章 兄弟谈话

    第61章 兄弟谈话

    经过七七四十九日日的守灵,胤祉第一次走出了灵堂,这天,正好是康熙三十九年的初雪,雪花片有指甲盖那么大,经过一夜的吹落,灵堂外天井地上铺满了雪,推开门的一瞬间,白雪猛的映在胤祉眼中,刺的他睁不开眼,缓了好一会儿才适应,胤祉在回廊里来回溜达了一会儿。

    不知怎么得就慢慢的走到了落梨亭的下面,他微笑了一下,那笑容他也许自己都感觉不到,一年了,好像整整一年了,去年,也是厚厚的白雪堆积在落梨亭附近,一个叫程尔林的姑娘,从天而降,把自己的落梨亭砸了个乱七八糟。

    才一年的时间,已然物是人非事事休。

    “韩二德……”

    “奴才在这儿,三爷您吩咐”

    “去叫人把灵堂给撤了吧……,董鄂氏的玉碟给宗人府送过去,哦,对了,还有……青纶,也要厚葬……就……葬在董鄂氏的旁边吧……让她们主仆二人在那边也有个伴儿……”

    “三弟……你,还好吗?”

    循声过去,胤祉抬头一看,说话的正是太子胤礽,胤礽看着胤祉的模样,心里像刺进去了针一样,眼泪也止不住的流了出来,他和胤祉几个小时月没见,胤祉就像老了十岁,双目无神,胡子拉碴,头发茬子也有一寸多长了,衣衫不整的站在雪地里瑟瑟发抖,冻的脸都白了也不觉得。胤礽赶紧扯下来自己的披风披在胤祉的身上。

    “狗奴才,怎么伺候你们主子的!?”胤礽瞪了一眼胤祉身边儿的韩二德。胡乱的抹了一把脸上的泪水。

    “太子……二哥?……你这是怎么了?”胤祉看着太子这么动情,心里又是一阵阵的翻江倒海。

    “三弟……这才多久不见,你怎么……”胤礽掩面过去,不能言语,他过了好一会儿,平复了心情才继续说道:”人走了就是走了……往生者也希望在世者平静,三弟,不要太自责了……”

    “二哥,没事了,我守着她四十九日,都过去了……”

    胤祉心中这个坎儿已经过去了,之前,他一直认为是自己的绝情,才导致了董鄂氏的自杀,他就坐在董鄂氏的牌位旁,想啊想,想啊想,董鄂氏的性格太过极端,她容不下任何人,也容不下自己和她的感情有裂痕,可这一切都是无法挽回的,董鄂氏这么做,是在诛人诛心。让他一生都不得安宁。

    “你能想开就好了,你不知道,最近发生了太多的事情,我来过,可是你在守灵,谁也不见……”

    “二哥……我看你也憔悴了许多,出了什么事儿了吗?”

    “唉,算了,都过去了……好在你们在江苏那边做的好,皇阿玛才肯原谅我……”胤礽并不敢提在养心殿后院儿发生的事儿,一是因为他并不好意思提他吃药的事儿,再者就是因为这事儿确实已经过去了,没有再提的必要了。

    胤祉看他说一半不再提,他也懒得问了。

    “老三,看你能重新振作起来,也就放心了,可是你这么大的王府,没有福晋,也始终不是个事儿,有没有属意的姑娘……二哥给你说亲去?”

    属意的姑娘……有是有……胤祉无奈的摇了摇头,苦笑的看着胤礽:”二哥打趣我了,董鄂氏刚刚过世,我怎么能这么快娶亲呢,再说,我还有侧福晋,没事的……”

    “看……是我唐突了……你别怪你二哥,你二哥最近也是不顺的很……”

    “对了,二哥,我和老四刚从扬州回京的时候,是老八来迎的……说是你病了,都吞吞吐吐的,是什么病啊,严重吗?”胤祉想起那日在宫里偶然遇见程尔林,就在那很短的时间里,程尔林还不忘记嘱咐自己不要去看太子,若不是第三日,董鄂氏就出事儿了,自己还真的说不准就去看太子了。

    胤礽见他问起,赶忙掩饰道:”没事儿,就是晕倒了,睡了几天而已,你看我这不是好好的吗?你才要多多休息,看你,哪里还有半分风流倜傥的模样啊?”

    “二哥,活着好累……”

    “谁不累呢……没法子的事儿,你就说我吧,旁人看着眼红,可谁又知道我得难处,这次,你们到扬州,就知道我得难处了吧,都盯着我,生怕我不出错……我也不是想做太子,我是生下来就被按在这个位置上了,不做怎么办,做不好怎么办,只有死路一条!”

    胤祉听着,他很明白胤礽的处境,是啊,谁都是把身家性命压着了,他苦笑道:”现在想想,若是不出生在天家,也许还是幸事……”

    “弟兄这么多,能亲到说说心里话的,也就是你们几个人……其他的,巴不得我出事儿,巴不得我早死,这次,皇阿玛把江苏的任免大权都给了我,江苏是数一数二的赋税大省,油水多大啊,还不把老八他们给气死……想着法儿的怎么整死我,这下好了……以后睡觉都不踏实了……可怎么办啊……?你说我累不累,有权也累,没权想着权也是累,做人真难!”

    胤祉拍了拍胤礽的肩膀:”二哥……你要保重,将来的担子都落在你的身上了,现在皇阿玛倚重你,是好事,不要这么颓废,你和我们不同,我可以把头埋在书里,一辈子,你是要心怀天下的……日后,这种话说到我这儿就停了,不要在别人面前再说这种话,对你不利啊……”

    胤礽知道这是良言,感激的看着胤祉,说道:”我没有皇阿玛那么英明神武,治理国家都是举重若轻,很多事我拿捏不来的,尤其是管人……个个心怀鬼胎的,哪里看的明白……若是将来我真的能继位,还是很需要你们几个人的……”

    胤祉叹了口气,望着漫天飘落下的大雪,纷纷扬扬的落在人世间,一切都被掩盖了,台阶,脚印,石凳,石桌,一切人世间的痕迹,唯一掩盖不了的就是人心。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