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空间 > 历历君心

60.第60章 明争暗夺

    第60章 明争暗夺

    胤礽听着康熙这话像是话里有话的样子,也不敢多问什么,自己的事儿都还没摘清楚,怎么敢多生别的枝节。

    只是装作很恳切的样子说道:“皇阿玛放心,等三弟那边结束后,儿臣会去开导他一下的”

    “嗯,你们弟兄之间和睦,朕心里也就舒坦了,还有,老三和老四这次再江苏办的差事,办的很是得体,罢了几个庸官,你看着谁能顶上,就照着你的意思办吧,该提拔的还是要提拔,朕已经拔了严最上来,你看看谁……哦,对了,还有那个海门知县,朕看着也不错,你看看有什么合适的位置,可以按他过去,这些年轻的,也就是将来的国之栋梁……”

    胤礽听着心中一阵阵的狂喜,看情形,似乎康熙对自己的那件荒唐事已经绝口不提了,还把这赋税大省江苏的人事任免给了自己,这真是天下掉下来的好事。

    “皇阿玛,儿臣一定好好办这个差事,不负皇恩!”

    康熙看着胤礽低头窃笑,心下不免生出厌恶之气,如此轻浮孟浪……这到底就是大清未来的君主吗?他不敢在细想下去了。

    “好了……你退下去吧,朕也要去内阁走走了……”

    远处朝阳的余晖,映在远去的胤礽的身上,拉长出来的人影恍恍惚惚的,康熙突然想起自己青年时的模样,身姿挺拔,剑眉星目,每日都有用不完的精神,活脱脱的就是一个即将离弦的剑,再看这胤礽,才三十出头,眉眼间,身形中,竟已经开始显现老态,甚至还不如年近五十的自己,这哪里有半分自己当年的影子……

    伴着凌乱的思维,康熙不知不觉的已经走到了位于东华门西侧的内阁,立面的一众官员也没有觉察到皇帝来了,只是各自忙着各自手上的事儿。

    康熙也没有让张常玉禀报,一撩袍角,径直的走了进来,这时才有在门口值守的人员看见了康熙,忙跪在了地上,众人见状也纷纷的跪了下来。

    “都起来吧,朕就是来看看,你们该忙什么就去忙吧,不用招呼朕”

    康熙一眼看见跪在人群最后面的马齐,便招呼道:“马齐,你跟朕过来”

    马齐听见康熙招呼自己,忙一溜小跑过来了,心里有些忐忑,今儿是正日子,清早也刚散了早朝,也不知皇上是有什么事儿招呼自己,还特意来了内阁。

    康熙领着马齐来到了西华门旁边的一个小屋子里,这是康熙经常用来歇脚的地方,总是在这里和内阁的几个大臣商量事情,马齐由于年初才刚进了武英殿大学士,还没有进过这个房间,显得有些好奇,进来后才发现,这个房间和内阁其他的房间没什么两样,一样的陈设,一样的背景,只是多了几把椅子,中间有一个康熙亲手书写的匾额“惠风和畅”,落款是康熙二十一年。

    康熙坐在正中的那把太师椅上,那把椅子上有明黄色的锦缎,是康熙的御座,房间很小,显得很局促,让马齐有些坐立不安。

    “马齐,你如今也是我满洲第一大学士了,虽然你是监生出身,但朕也是一直相信你是有真才实学的,不要因为你自己是监生,就觉得低人一等,明白吗?”

    马齐早已经被康熙的话感动的一塌糊涂,强忍着快要涌出来的泪水点了点头。自从年前被拔擢为武英殿大学时,马齐心里就有些不踏实,马齐是富察氏,全名富察.马齐。是满洲的贵族,虽然入关后,家事渐渐衰落,可是荫着祖上的功劳,马齐还是获得了入国子监读书的资格,可这种资格入朝做官,总是要比着参加科考考上来的要第一等,甚至进了内阁行走后,还是有人暗地里议论他只是一个监生。

    “朕用人从来不看出身,你科举第一名又有什么用呢,朕身边的侍卫也不都是武状元不是……”

    “奴才,万死难报!”

    “你一定心理很奇怪,朕为什么和你说这些有一搭没一搭的话”

    是啊,马齐心里也正因为这事泛着疑问,遂看着康熙,一时间不知道怎么搭话。

    “朕不希望你们内阁的大臣们,和皇子们过从甚密,明白么?”

    康熙这话突然一出,就像是猛然拔出一把匕首一样,直直的刺向马齐的心窝,他顿时明白了为什么康熙要来找他,这几日,他刚刚接到了江苏有关于李氏杀人案件的结案,正准备报给康熙御笔勾决的,才听到了这事儿的内幕,江苏的官员们要挪挪位置了,江苏的巡抚和扬州的知府,都是经过他推荐给八阿哥胤祀和九阿哥胤禟的,如今的差事办成了这个样子,皇帝自然要问了。

    “奴才知罪……”

    “太子是储君,若是连你们这些内阁大臣们都不帮衬着他,他还能指望谁呢?”

    “奴才……奴才也是急于为国举贤,没想到……一时糊涂……竟是如今这个局面……”

    “朕当然知道你的初心是好的,不然朕也不会在这里和你说了,你以为谁都能做了武英殿大学士吗?你做事没有私心,为官清廉,就是耳根子软,容易被人所利用,这就是你最大的弱点了”

    这几句话,说的马齐是大汗淋漓,在这初冬的寒冷中,后脊梁都被汗淋湿透了,康熙看他如此紧张,也心有不忍,宽慰道:“你心地纯良,凡是要多想想再去做,明白吗”

    马齐一惊,这才意识到康熙和自己苦口婆心的说了这么多,就是为了提醒自己,不要被人当了箭使,再回想起来,那两个人自己原来也并不认识,正是在佟国维的家宴上,才认识了这两个人……如此说来……,为什么佟国维不自己举荐呢?为什么又被暗示要举荐给八阿哥胤祀呢?他恍如堕入云雾之中,不敢深想下去。

    看来自己虽然已经四十多岁,依旧是涉世未深啊。自从罢黜了明珠以后,康熙这两年看似不怎么理这些事,看来还是事事都逃不过这位圣明天子的眼睛。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