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空间 > 历历君心

45.第45章 回到起点

    第45章 回到起点

    二十四

    胤祉听着李翠女的诉说,从他耳中,落他心里,字字扎心,心想着她若不是绝望至极,定然不会走上这条不归路,李翠女本就抱着必死的心去杀人的,而那位张先生,是将死之人,能痛快的去死,也就值了,只是未免二人太过偏激。

    “那……那位义塾的张先生呢?”

    “他……兴许已经过世了吧……”

    胤祉心中一沉,这就又是死无对证的事儿了吧……

    李翠女的双手死死的抠着干枯的稻草,发出沙沙的声响,在胤祉耳中是那么刺耳。

    “那日……我们偷偷的潜进去了赵屠户的宅子,宅子里没别人,就他一个,在里屋的床上睡觉,呼噜打的很响,我听着就很烦,抄起他的裤腰带就上去勒住他的脖子,谁想那赵屠户突然惊醒了……”

    李翠女说话突然一惊,自己不住的打着寒颤,往墙角靠去,像看见了鬼魅一般。

    “赵屠户突然抓住了我得手……张先生就使劲把他的手向下拉,拼命的压着,张先生已经体力不支了,还是死命的压着他……他…………吐了好多血。”

    “张先生说……他的表姐叫盖儿,比他大一岁,要不是赵屠户出的银子多,他表姨是不会把他嫁给这么一个人的,他表姨夫欠了别人很多银子,必须……要把他表姐嫁出去才能抵债……呵呵……哈哈哈”

    李翠女竟然狂笑起来,笑的都流出来眼泪。

    “和我一样……竟然和我一样……家里人若是什么事情,就要把自己的女儿给你卖了,女儿生下来就是要卖的……”

    “张先生是个好人……”

    胤祉紧锁着眉头,看着李翠女语无伦次的自顾自的说着,他不忍打断她。

    “张先生应该是不在人世了,那日,他吐了好多血,赵屠户的力气太大了,张先生废了很大的力气,才掰住了他手腕,张先生骑在他身上,吐了好多血……喷了赵屠户一脸……那赵屠户临死前,认出了张先生,问……问他为何……要杀他……”

    胤祉望着天边的如勾弯月,良久,叹了口气,说道:”唉……这就是了,案卷上写,苦主身上有血迹,可是并没有创伤……”

    “可是……张先生要说是报仇的仇杀,或者情杀,也还算是说得过去……可你呢……为何偏偏要取人性命?未免太过偏激了”

    李翠女嚎啕大哭起来,整个监牢的人都被她的声音引了过来,纷纷起身,抓住围栏,直愣愣的看着他们。

    “我……我是一时迷了心窍,我不能恨我爹,他把我拉扯大了不容易……不能恨我哥哥,他从小对我就特别的好,没活的时候,就陪着我山上河边的玩耍……我不能恨他们……不能!”

    “那你就只能恨赵屠户了吧?他又是何罪之有呢,就算有,罪能致死吗?”

    李翠女抱着头,使劲的向墙上砸去。”我害怕!从那夜之后,我就不能闭眼!每日都是他的脸在我眼前转!我不能!大人!求你了……我想死……不要再让我活下去……我真的害怕……我买菜的时候,他都要和我打招呼……现在每夜里,他在也要和我打招呼……还要和我来索命!”

    李翠女发疯了一般的装着泥土坯的墙,不一会儿就满脸是血了……

    胤祉看着这样下去不是办法,赶紧把门口的衙役都叫了进来,当衙役打开监房大门的时候,李翠女的脸上抹满了血渍,还在汨汨的留着,衙役们把他压制住的时候,李翠女也已经昏厥了过去。

    “尥了?”胤禛见着胤祉回来了,脸上带着悲戚的神色,心里暗笑这个三哥起来,多愁善感就是文人的特性。

    “嗯……”胤祉点着头,把刚才发生的事儿详细的说给了胤禛。

    果然和胤禛想的差不多,这个三哥就是听了别人悲惨的故事,一时间又是同情,又是恨,他既觉得李翠女可怜,又恨她的狠毒,而自己又那这个一点办法没有,暗自唏嘘也就能心烦个好多天。

    “三哥……剩下的事儿你要是放心,就都交给我吧,三哥,你心软,又好说话,这些人会欺生,别看你是皇子,这些人欺负人起来,都是豆腐里头藏刀子,让你防不胜防,三哥久沐圣人之训,这些人的歹毒,龌龊,三哥你是想不到的……”

    胤祉拍了拍尘土,往床上一倒。

    望着头顶的帐子。说道:”咱们来的那天,我已经领略这帮人的手段了,杀鸡给猴看,当我是傻子……若不是你呵斥了他们……还真不知道怎么收场……”

    胤祉搬了个马扎坐在床边。说道:”所以皇阿玛安排我们一起,一个红脸,一个白脸,也不得罪他们,也不能放纵了他们。”

    “四弟,眼下当务之急,就是去把那个义塾的张先生给抓到案”胤祉摸了一下脑门,头发茬子又长了出来,微微有些扎手。

    继续说道:“只是不知道死了没有,李翠女说是估计活不成了……也就是那几天的事儿……要说这小姑娘也算仗义了,之前都判了斩首,都没招一个字……”

    “呵”胤禛冷笑一声,说道:”早死早托生,生着也是活受罪,他这是谋杀,就算是归了案,在审讯之时也免不了受刑,指不定就死在了牢里,这就说不清了,到时候又要传什么屈打成招,就算是有一万张嘴也是说不清……”

    胤祉扭过头去看了胤禛一眼,在这八月份的酷暑中,突然觉得全身发冷,他的心是真的硬。

    事情果真就如同胤禛想的一样,当他们衙役夤夜扑到位于海门城南米子巷尾的义塾中,拍打着门,应门的是一位身着孝服的二十岁左右年轻后生,原来,今天正好是张先生的三七,这张先生在帮着李翠女杀了人后,过不了半个月就去世了,衙役们把消息带给胤禛的时候,他也暗自松了口气,这个案子不至于因为这个插曲变得更加复杂了。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