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3.第892章 第939

    第892章 第939

    清漪说:“让金风他们几个都上来吧,今个咱们先将这个屋子封上,我想这应该是前管家顾澹的住处,里面的东西咱们也不着急,我想会对我们有很大的用处的,现在将现在收上来的东西咱们都收起来再说!”

    清漪吩咐大家将今天收来的东西装好,之后清漪就挨个的放入了百合戒指里面,没有让大家很招摇的将东西抬着走,因为只是迷惑一下其他几房,造成清漪就是过来看看的假象罢了,至于大管家的几个姨娘被水嬷嬷她们好一通教训也很安静,再说她们都被关在了一起基本没看见什么,也不能说是清漪做的。

    跟着清漪的人都知道自家大小姐是有储物的东西的,所以一点也不稀奇,这东西在千机门里面也不算是非常金贵的物件,所以表现都很平静的接受了和这个情况,再者说他们都觉着没有才是不正常的现象呢。

    很快几十个箱子清漪一一验过,都装好了等着回到福绵苑在看,清漪看着这么多的东西没有几十万两是下不来的,这个管家真是肥的都该宰了,不宰的话对不起别人了,清漪看着灰蒙蒙的天空,这不知道顾府的事情今天拉开了一个战线之后什么时候可以全部结束?

    应该是需要很长时间吧,这只是很多人里面一个小小缩影的大管家,就有如此的阵势,现在的清漪都不敢相信其他的人,尤其是那几房的人可以多么的干净,就凭他们都敢当着外公的面下毒就知道这背后恐怕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了!

    水嬷嬷看着清漪在想事情就柔声的提醒道:“大小姐金风他们有大的发现了?”

    清漪看着水嬷嬷说:“什么发现?”

    金风走过来说:“主子,属下刚才下去发现这个通道和对面的房间是连接在一起的,不过里面的东西真是让属下很惊讶,珍馐古玩看着应该是年头很久了,不过箱子倒是很新,还有不少的首饰,刚才若嬷嬷她们说这些东西应该是和主子的外婆有很大的关系。”

    清漪直接快步的走到了那个房间,里面有很多的东西已经抬出来了,清漪一看这箱子上写着“顾府私库”的字样,清漪看了一下这的确是外公私库的箱子,不过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清漪想着打开了一看,里面的东西真是不少即使年头久了,首饰的样式不算时兴了,但是很多依然很精致抢眼,清漪拿起一只孔雀黑珍珠的簪子,上面的黑珍珠应该是东海的极品珍珠了,镶嵌在孔雀的眼睛上,看起来整个孔雀栩栩如生,好像要振翅飞走一般耀眼。

    灵竹看了一眼惊讶道:“我的天啊主子,这可是二十多年以前有名的孔雀东南飞的一整套头面啊,这个奴婢小的时候家里就是开银楼的,后来因为很多原因家道中落,奴婢是机缘巧合之下才去的千机门,记得那时候爹爹还说过这个曾经轰动一时极品头面,据说后来被一个商人天价买走赠送给了自己的爱妻,没想到竟然会是主子的外婆,这个世界真是太小了。”

    清漪看着只有一只簪子,听灵竹的话应该是一整套才对,所以清漪说:“灵竹,你确定这是一整套吗?为什么只有一只簪子呢?”

    灵竹十分肯定的说:“主子,奴婢保证这个是一套的头面,包括耳环项链还有戒指,还有一条腰带和手镯,至于这个东西是谁造出来的奴婢确实不记得了,只是在小的时候听爹爹说过这个东西很稀少很珍贵做工又是极为复杂,所以奴婢才有些印象的。”

    若嬷嬷在旁边提醒说:“主子,这里面奴婢已经检查过了,就是这十五个箱子,咱们先抬回去慢慢的研究,这个房子派上几个人先看着吧,老奴估计一会子这府里其他的几房人快要过来了,咱们还是想将这个地方回归原来的样子为好。”

    若嬷嬷的话大家都是赞同的,这会子回去还是比较稳妥的,这顾府就是才狼虎豹的栖息之地,什么意外的情况都有可能发生呢!

    所以清漪让金风他们将机关都关好恢复原貌,并且将屋子里的东西全部放起来,刚刚放起来就听见了外面的喧哗,清漪对大家:“走吧,这个顾府看着很大,但是同时秘密也很多,我们的人物十分的艰巨啊!”

    清漪带着大家就出去了,还没有走到门口就看见了顾府的外姓顾昙英那一方的人,清漪给她们定义是顾府六房,因为五房是顾五老爷一家,本以为能看见什么林刚他们,没想到看到的竟然是顾昙英的不争气的女儿林华美,带着一对双胞胎钱丹萍和钱丹怡。

    林华美看着清漪虽然是年龄小,结果竟然荣登家主的宝座,心里很不平衡,重点是这个清漪一切吃穿住用都要比自己还好,比自己的一对双胞胎的女儿还好,所以要将自己的女儿嫁给伊英博的愿望就更浓了,不过今个她就是带着女儿们随便转转,恰好刚才碰见了五房的顾爱玲表姐说是这里热闹得很,就过来看看。

    林华美看着清漪很热情的走上来要抓住清漪的手,清漪十分不喜欢与人尤其是这种势利小人过多的接触躲开了,林华美扑了个空只能是用右手象征性的整理自己的头发说:“宁姐今个怎么来到这里了,这不是大管家的地方吗?今个姑姑我过来是想让大管家批给我们院子一些冰的,这夏天也太热了,既然顾府现在是宁姐当家姑姑和你说也是一样的吧?”

    清漪看着半老徐娘的林华美,其实也就是一个被休弃的可怜人,带着两个拖油瓶住在娘家,就是小气一些,也没见过干出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情,所以清漪吩咐后面的李茂实说:“李管家一会拨给林姑姑三天用的冰块吧。”

    后面的李茂实是清漪在山上那几年偶然下山救下的可怜人,之后就带回到山下一个别院里面培养起来,所以李茂实这个朴实的中年汉子,很感激清漪的再造之恩,所以愿意为清漪做牛做马报答恩德,尤其是现在这么大的一个担子交在了他的手上,所以李茂实说:“是的家主,老奴这就去办!”

    林华美听到了自己所求的清漪竟然是同意了,所以十分的开心道:“宁姐啊,你这孩子小小的年纪,没想到心地竟然是这么善良的,姑姑先谢过了,丹怡丹萍还不快谢谢你们的妹妹。”

    “丹萍(丹怡)谢过清漪妹妹了!”钱丹怡和钱丹萍很真诚的谢过清漪,在这个顾府里面,不拿有色眼镜看人的,估计就是这个眼前比她们还小,但是却荣登家主之位的清漪妹妹了,就算年龄在小,但是身份在这里呢,她们也没想到这个清漪妹妹竟然会如此的好说话,应该说是很意外。

    清漪笑笑说:“不必客气,今个我先有事,就先回去了,以后有什么事情可以找李管家,这是未来的顾府管家,所以只要要求不是很过分,我还是可以同意的。”

    林华美的眼睛都要放光了,刚要准备拉着李管家要这要那的,结果被自己女儿丹怡给拉住了轻声的说道:“娘,你这是做什么呢,咱们已经要来冰块了,就回去吧,要是惹恼了这个妹妹回头给我们赶出去怎么办?这个清漪妹妹现在可是家主了,这样的权利还是有的,我们还是安静一些吧。”

    钱丹萍也说:“娘,走吧,咱们还是安静些吧,谁知道这里面有没有什么问题呢?顾府的管家都换人了,咱们还是安生一些吧。”

    清漪已经走开了,不过清漪的耳力是很好的,所以听得很清楚,这母女三人还算是没差的马上就赶出去的地步,这时代对女人很多地方是不公平的,但愿她们能够想明白清漪自然不会主动找他们的麻烦,看来上次钱丹怡被顾婷贞和顾婷敏刺激了之后最近开窍了不少,这钱丹萍也有所悟。

    不过清漪招来李管家说:“李管家,现在咱们在府里的动作还没有开始,这母女三人要是吃喝和普通的衣物方面差不多即可,不过要是过分了就不用理,月例银子暂时先给这,不过回头都理顺了就不成了,这么多人要养活,一大堆的主子奴才的,再大的金山也有吃完的一天,所以最近每天谁找你要什么了你先要记下来,回头我批准了才可以给知道吗?”

    在李茂实的心里大小姐的话就是圣旨,再说大小姐说的也是有理的,都瞎折腾的话,别说金山就是一千个金山也不够败坏的,所以李茂实恭敬的说道:“是的大小姐,老奴晓得了,你放心从老奴手里轻易的被谁讨了便宜的还没有呢。”

    清漪说:“那就辛苦李管家了。”

    这李茂实是被兄弟给挤出家门的,结果在他分家离开的前一天着起了大火,一家子人因为在外面的多,倒是没什么损失,只是这家底是一分没有了,并且还被债主追债,在他兄弟身上讨不到就讨到李茂实这里来,恰巧清漪路过就给打得半死的李茂实给救了起来,自此就跟着清漪了,李茂实的儿子也被他弟弟给带坏了输光了家里所有的东西,最后被讨债的失手给解决了,所以李茂实和老伴相依为命一起给清漪守阵地。

    自从前几年跟着清漪之后,这李茂实就是忠心耿耿的一个人,对清漪的话言听计从,从来都不会胡来,他的老妻也是个明事理的人,对清漪也是如此。

    所以清漪将顾府管家的位置交给李茂实也算是放心的,不一会清漪带着大家就回到了福绵苑。

    顾府则是就传开了清漪对林华美一家非常好的流言。

    几房的人都很好奇这清漪这么做有什么好处,她们哪里知道清漪不过就是顺手而已,不想在现阶段树立更多的敌人罢了,就算是想收拾也不是现在!

    清漪让金风去请外公过来一趟,清漪在戒指里面将私库的十五个箱子取出来放在厅里,等着外公过来认领。

    顾泰盛得到了消息就赶快过来,进来之后都没和清漪说上一句话,看着眼前是私库的箱子激动的打开,一支孔雀东南飞的簪子映入眼帘,失而复得的他拿起簪子的一霎那眼泪就流了出来,清漪一挥手大家都下去了。

    清漪不想让别人看着如此脆弱的外公,清漪看着无声流泪的外公,真是失去了妻子就失去了人生最重要的部分,心就缺失了一块,是永远不可摊平的伤口,顾泰盛紧紧的握住了簪子就好似紧紧的抓住了他的菲儿是一样的。

    过了半个时辰,顾泰盛才反应过来这是在自己外孙女的院子里,看着厅里一个下人都没有,只有清漪坐在椅子静静的看着,顾泰盛方才有些不好意思道:“宁姐,是外公太激动了,本以为这些东西都没办法回来呢,现在看着都回来了,我也就放心了。”

    清漪说:“这十来个箱子都是外公私库的东西,刚才让我的手下灵竹比对过几样,都是不全的,我想这些东西应该都是整套吧,外公再看看。”

    顾泰盛刚才是光高兴了,倒是没注意都有什么,结果一看就如清漪所说基本上是不全的,每样东西只是一两件,顾泰盛脸色苍白的依靠着箱子慢慢的滑坐在地上,嘴里喃喃的说道:“菲儿啊,盛哥对不起你啊,你在的时候没保护好你,你走了你的东西我都守不住,我真是愧对于你啊,将来我要怎么去面对你啊?”

    清漪看着如此的外公,心里也是很难过的,这和现代的空巢老人是一样的,顾府家大业大的,就算清漪想找个人和外公一块过日子,可是外公也是不能接受的,可怜的外公。

    清漪对外公说:“外公,您不要难过了,如果外婆的泉下有知也会心疼的,与其在这里难过不如花些力气将外婆的东西都找回来,咱们狠狠的收拾这些偷东西的坏人才是。”

    顾泰盛说:“宁姐你外婆肯定是怪我了,最近梦里都没有出来过,一定是怪我了。”

    清漪看着伤心的外公说:“外公,您不要这样想,如果外婆健在的话也不会让你如此伤心难过的,所以外公要打起精神来,这顾府的豺狼虎豹的这么多,咱们应该是同心协力找回来外婆的东西才对,要是外公实在是难受,不如等着这里都稳定的时候,外公去我爹娘那边一段时间,我想外婆也是希望你能和娘亲尽释前嫌的。”

    顾泰盛有些迷茫的看着自己的外孙女说:“是吗?你外婆不会怪外公吗?外公还能和云烟没有隔阂吗?”

    清漪笑笑说:“会的,其实宁儿告诉外公一个小秘密吧,其实每年娘亲都会在外公的生辰的时候给外公做一双袜子,现在已经攒下了十来双了,这次我还带了过来呢,外公先等一下,宁儿去给外公取来,外公就明白了。”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