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5.第574章 第617

    第574章 第617

    “就是说青黛越来越有韵味了,就跟你们说的像我娘亲那样,看上去就像浑身放着光一样。”

    “奴婢可不敢和长公主殿下比,奴婢这样的身世能入这府里伺候小姐都不知道是哪辈子修到得福气了。好了,小姐看看这发髻好看不。”

    今天青黛给轻晨梳了个结环髻,先把头发散下一层披在肩上,拢了上面一层结于顶,然后分股用粉色的丝绳系结,弯曲成鬟,用兰花小簪托以支柱,高耸在两侧,再饰了些小花簪,倒显得满高贵的。

    “青黛的手艺真是越来越好了,真好看。”

    “小姐,早膳好了。”说话间红研、绿意已经备好了早膳。

    轻晨坐在主座上,示意青黛她们也坐下。

    “唔,有我久久小说网吃的栗子酥呢。”轻晨欢呼。

    这几日用餐在清晨的坚持下,几个丫头已经能平静的和自己坐在一起用膳了,不像刚开始的时候那么战战兢兢、坐立不安了。还记得第一次轻晨让她们同坐时几个丫头吓的脸都白了。好说不行只能命令,不诚想她们更是吓得跪在地上说什么也不敢起来。最后要不是轻晨用不吃饭来威胁怕是也不会有现在的情景。

    没办法,受了二十一世纪众生平等观念教化的轻晨,实在是没办法自己吃着,边上站四个人看着。虽说现代轻晨也常跟着爸爸妈妈去酒店用餐,享受着星级酒店的餐饮服务。可那也是一两个服务员服务一桌人。这四个人伺候着一个人用餐,真是什么样的美味也少了味道。再说一个人坐着吃饭也真是没意思。食不言寝不语,她这新人类可受不了。

    今天轻晨打算把外间书橱上的书好好整理下,把有用的都整理出来。看样子一时半会也出不了府,自由这东西离自己远的没边儿,也只能靠这些书来多了解下这个世界了。

    早膳一结束轻晨就迫不及待忙了起来。其实这几天轻晨已经翻了些书,发现这书橱里还真有不少有用的东西。那几本靖恪长公主的随笔就是在这书橱里发现的。

    “这几本不看了,收起来吧。”说话间轻晨已经从书架上抽出几本《女诫》、《内训》、《女论语》、《女范捷录》之类的书扔给了青黛。

    轻晨发现书名上带“女”字的大致都是对女儿进行“三从四德”等封建道德教育的书,还真是不少呢。什么《烈女传》、《女四书》、《女孝经》、《内训》、《闺阁女四书集注》。。。。。。凡是这类的书轻晨一律翻都不翻就扔给了青黛和绿意。

    “小姐,你这是做什么啊?这书架上的书都被扔了大半了哎。”绿意嚷嚷着。

    “这些书写的不好,极为无趣,看了会害人的。赶紧给小姐我收起来再别让我看见。”又扔了几本给绿意。

    轻晨这几天看书发现这海天朝倒也不算完全架空,起码到秦朝前历史还是熟悉的,只是到了秦朝胡亥时他并没能害死哥哥扶苏。秦始皇死后,扶苏继承了皇位,并且一改秦始皇时期的残暴,善待百姓,这样秦朝竟是传了三百余年。此后又经过了几个朝代,直到商景朝后期君主昏庸、朝纲腐化、民不聊生,归海印的祖父领兵造反夺了政权建立了海天朝。

    轻晨的爷爷是在台湾长大的,两地通商后就开始在上海做生意。轻晨是在上海长大的,由于爷爷的关系家里倒是有不少的繁体书。轻晨爸爸买书也总是买些繁体的,所以轻晨对于这古字倒是不算陌生,偶尔碰到些生怪的字连懵带猜的倒也不怎么影响看书。

    “这几本书不错呢,都是些游记类的,定有意思。红研,赶紧拿出去好好晒晒。”

    “小姐对喜欢的书可真爱惜,奴婢见大少爷隔段时间就让书启晒书,觉得有趣的紧,小姐没见过怎么就学会了。”红研接过去摸了摸,好像是有点潮。

    “呵呵,你们这就不知道了,好多国家还有专门的晒书节呢,到那一天所有的读书人都会把书搬出去晒呢。”

    “真有意思。”青黛感叹着,却也有点纳闷小姐怎么突然博学了起来。

    “是啊,好有趣的节日。”绿意也道。

    这几个丫头倒是听的津津有味。

    “那要是下雨了怎么办?岂不是越晒越忙?”紫墨接到,说完几个丫头就呵呵笑了起来。

    “人是要学会变通的嘛,节日是死的人可是活的,那能认死理啊。”轻晨不禁摇头笑。

    “这几本字帖倒是不错,放书案上去吧,回来我得好好临摹。”

    这书架上的书都是长公主留下的,除了些女书,大多是些诗词、诗集经典,还有不少的佛经典注。史书、传记之类的虽不多但也有几本,偶尔还能找到些游记、寓言,史传,诸子散文等等的书就是捡到了宝。诗词类的轻晨都留了下来,佛经皆嘱咐青黛收去后面的贮云庵封存。至于那些女书都让绿意她们看着处理了,反正是不准备看的。游记之类的自然是立马吩咐拿出去晒,生怕坏掉。

    就这么忙到中午也没觉得饿,书倒是清出去不少,一个书架已经全空,余下的书架上稀稀疏疏的放着轻晨挑出来的书,按类别罗列着。

    先这么看着吧,回来让人给再买些自己感兴趣的来,最好是能找机会自己出去。也许可以试着接触下自己那个所谓的哥哥戴郇翔。他那里应该有不少好书,毕竟也是皇子伴读。从和青黛她们的交谈中轻晨感觉这个大哥倒不是说讨厌觅尘,充其量就是不喜欢,冷淡了点。可能本就不是个热情的人,听红研说也不见他和府里那两个小姐多亲近。至于自己那个爹爹,轻晨想的很清楚,能离多远离多远,接触多了只有害处没一点好处。

    下午做点什么呢?练练字?看书?总不能跟着青黛学绣花吧?哎,自己真快成闺阁小姐了,适应的还真不错。

    轻晨发现自己最近爱上了晒太阳,也许是无聊的除了晒太阳别无乐趣了。*这涵音山房平时连个来串串门的人都没,偶尔大夫人会来看看,但也不会久留。轻晨现代时十岁就没了父母,亲人也都早早的去了,并没有和长辈相处的经验,很多时候也不知道该用什么态度对那罗夫人,因此也从不多留她。于是也只能无聊的天天坐着晒太阳,不过也不得不感谢这天气,从清晨到这里每天都艳阳高照的。

    轻晨依旧半依在躺椅上身上盖着锦被,手里的书有一下没一下的翻着。随着动作锦被划到了胸前,露出搭在肩上的毛裘披肩。梅花枝头停着两只画眉,叽叽喳喳的叫闹着。

    紫墨坐在傍边的小凳上专注地绣着她的帕子。

    哎,这古代的女子真是无趣。平时只要一说让几个丫头随意,就必然是这幅情景。一个个拿着绣品绣个没完。有绣给自己用的,繁琐的则是拿去买。

    轻晨前几日也跟着青黛学了两天,无奈真受不了那罪,扎的满手都是洞洞。看来穿越小说诚不欺人,穿越女确实是没有这部分天份。

    来到古代才知道其实并不是所有闺阁女子都是人人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的。平常人家的姑娘是没有人教这些的。家里殷实点的才会请夫子来教些技艺,也好出嫁了多点本事抓住男人的心。但学的也多不精通。

    就像觅尘这样的,身份可谓高贵了,却从来没有请过夫子,只是跟着母亲识了些字还学了点琴。大概长公主是想亲自教这女儿的,听几个丫头说长公主很疼尘儿,把对死去的儿子的爱也一并加在了这女儿身上,更是把后半生所有的情感都挥撒在了尘儿这里。晚晚母女俩都是一个被窝休息。这在古代是很不常见的,更别说是皇家了。真是百般疼爱千般怜惜,所以觅尘很依赖长公主,母亲去世后才会身体一天比一天沉重。轻晨心里是有些庆幸的,要是靖恪还活着,突然多出一个这么疼爱自己的母亲,轻晨还真不知道该怎么面对。

    轻晨在现代的家也算久久小说网、豪门大户了。爷爷是国民党军官,家底殷实。轻晨的爸爸从小就聪明,很是优秀,也深得爷爷的喜爱。虽说爷爷在外面有一个私生子,可一直也没得到重视。两岸通商后轻晨的爸爸跟着爷爷在上海创办了公司,很快就发展地小有名气。爷爷去世后更是把整个产业都留给了轻晨爸爸。轻晨的妈妈是土生土长的上海人,外公、外婆都是大学资深教授,轻晨的妈妈是学舞蹈的,在上海也算小有名气。父亲母亲的感情也一直都很好,他们只有轻晨一个孩子,很是疼爱。十岁前轻晨真以为自己是世上最幸福的小公主,可以随心所欲的发展自己的特长,跟着妈妈学跳舞、学画画、学这学那。永远不必为学业担忧,反正父母也没指望自己将来多么了不起,更不用为将来的生活犯愁,父母挣的钱已经足够轻晨生活得很好。轻晨走到那里都享受着赞誉,身后永远跟着羡慕的目光。

    可一切的美好都在十岁那年结束了。轻晨到现在还记得当自己听到双亲空难逝世时心里涌动的恐慌和无措。爷爷死了,姥爷、姥姥也都过世了,眨眼之间轻晨竟成了孤儿。十年的幸福像是一场美梦在轻晨眼前消散地无影无踪。现在什么都没有了,唯一的亲人就是爸爸同父异母的弟弟。轻晨继承了公司却也不得不依靠叔叔来管理公司。轻晨一直知道他那叔叔是恨着爸爸的,因为爸爸得到了一切他没能得到的东西。叔叔恨爸爸,恨自己一家人。要不是知道那么大的空难不是个人能操控的,轻晨都怀疑是他害了自己父母。可是没办法,十岁的小女孩没有能力更没有资格成为公司的管理者。只能看叔叔成为自己的监护人,替自己管理着公司,直到十八岁。可八年早让什么都变了,公司已经被他蚕食的剩不下什么了吧。轻晨一直不明白的是,即然他已经得到了一切,为什么还要害自己呢,是怎样的恨居然指使那么重的卡车来撞自己。不怕万一败事了受到惩罚吗?仇恨可真是可怕啊。

    这才来到这里二十多天,想起现代的一切,轻晨竟觉得一阵恍惚。真的远离了呢!

    哎,还是想想现在该找点什么事打发时间才是正经。轻晨想过了,琴棋书画什么的还是应该学一点的,以后要真是能离开这戴府到不介意拿这些技能混饭吃,毕竟对于古代女人来说,自己养活自己最直接的去处就是青楼,何况自己本就对这些东西有兴趣,以前也学过一些。

    当然最好是能找个人学点武功,要以后离开独自创世界,有点防身功夫是必须的。琴棋书画还好说,跟那所谓的爹爹打声招呼应该就会请夫子来,那天戴世钜来看自己不是还说请老师让觅尘学点技艺的么。可这功夫的事情就麻烦了,不可能让府里去请。只能从这府的侍卫下手,姑且不说侍卫的功夫怎么样,光让他们对着自己说几句话怕都难,就更别说教了。

    二十多天下来轻晨也弄明白了这个海天朝对女子的约束不算太严格。平常人家的女儿也常在外面帮忙家里料理事务,抛头露面的并不忌讳。富家千金也能出门逛逛衣服铺、看看首饰店、聚聚会,但却也不常被允许。问题在于这海天的等级很是森严,像侍卫这样被称作奴才的下人是不能随便和闺阁小姐说话的。所以向侍卫学武的想法基本是要胎死腹中了。

    那么想学武唯一还有可能的办法就是找那大哥了,禁军副统领呢,应该是武艺不错。可听说戴郇翔并不常在府里。

    哎,罢了,慢慢来吧。这些事情急也急不来,反正离自己及笄还远着呢,在这之前戴世钜应该不会把自己早早卖掉吧?想到这里,轻晨不仅又觉得这个世界美好,连树上画眉的叫声都又动听了不少。

    “紫墨,走,我们找老爷去。”轻晨说着站起来理理身上的衣服,是该去找下那父亲给自己找老师了,这日子都快闷出病来了。

    “啊?去那里?找。。。找老爷?”紫墨的脑子明显一阵短路,自打自个儿跟着小姐以来没事就没见过小姐出过院子,更别说是主动去找老爷了。

    “是啊,找老爷。”轻晨迈着大步轻快地往门口走。

    轻晨记得中国古代女人裹脚好像是从五代李煜时候才有的啊,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海天朝竟已有了裹脚的习俗。裹脚的大都是贵族女子,一般人家的女儿是不裹的。女子五岁裹脚,觅尘那时候也裹了几天,可实在是受不了那疼,长公主看着心疼也就没再提过了。好在放弃了,不然轻晨真不知道用一双3厘米宽10厘米长的脚怎么走路,要知道她在现代都穿3码的鞋呢。难以想象脚束的只有10厘米得有多疼。

    这里有个神话传说。大禹治水时,曾娶涂山氏女为后,生子启。而涂山氏女是狐精,其足小;又说殷末纣王的妃子妲己也是狐精变的,但是她的脚没有变好,就用布帛裹了起来。由于妲己受宠,宫中女子便纷纷学她,把脚裹起来。不知道是不是那时候就传下来的裹脚。可这些毕竟都是传说啊,不能尽信的。

    “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