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8.第528章 面对乔姜一定要委婉

    第528章 面对乔姜一定要委婉

    时间一天一天的过去,转眼之间便过去了一周,而顾连城,依旧没有消息。

    杨谦蓝也忙碌了起来,整日出入顾氏。

    乔姜有些郁郁寡欢的,担心顾连城。

    这一夜,她做了一个梦,梦到顾连城留给了她一个冷漠的背影,朝着相反的方向,越走越远,最终,没了踪迹,她半点都追寻不到。

    乔姜还没有从梦里醒来,一阵尖锐的电话铃声突然响了起来。

    她睁开眼睛,快速的拿过手机,当看着手机上‘于望舒’三个字,她捏住手机的手猛地紧了起来。

    居然是于望舒!

    而不是顾连城。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她忐忑的摁了接听键。

    随即,那边便传来了于望舒的声音,“乔姜,你在干什么呢?”

    “怎么了么?”

    “……”那边传来一阵短暂的静默,于望舒有些复杂的声音这才传了过来。

    “哥去执行任务了,然后,出了点事儿?”

    闻言,乔姜瞳孔猛地一缩,她整个人瞬间便僵住了。

    她久久没有说话,只是呆愣的站在原地。

    以他的身份来说,她不是早就应该要料到么?

    仰起头,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严重么?”

    于望舒摇了摇头,“不好说,现在在南区医院呢。”

    “嗯。”她故作平静的点了点头,“有生命危险么?”

    “那倒没有。”

    闻言,乔姜这才重重的松了一口气,只要没有生命危险,那么,一切都是可以的。

    似乎是想到什么,她眉宇间掠过了一抹浅浅的情绪。

    “我能不能问一句,发生什么事儿了么?”

    于望舒看了一眼病床上的顾连城,还有一旁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的杨谦蓝,拿起手机默默的走了出来。

    来到外面,他这才解释道。

    “你知道么?哥一直都在追捕一个军火走私的集团,最近他深入敌人内部,试图将其一网打尽,可是出了点意外。”

    “人没抓到?”

    “抓到了,只是……”

    想到那一幕,于望舒还有些心有余悸。

    “对方的老大中枪,沉入了海底,生死不明,其余的人倒是抓住了,警方还在搜寻。”

    乔姜握住手机的手突然就收紧了起来。

    “对方的老大,是谁?”

    于望舒抿了抿唇瓣,最终还是吐出了那三个字,“顾连翰。”

    乔姜:“……”

    直到这一刻,她似乎才真的明白,顾连城与他变换身份的原因。

    可是……

    她挂断了电话,打开了电视。

    电视上播放的都是总警司顾连城带人成功抓捕走私团伙的消息,可关于顾连翰的在,只字未提。

    她仰起头,深深的叹息一声。

    关于顾连翰是老大的这个消息,她从来都没有想到过。

    含着金汤匙出生的他,到底还有什么是不满足的,要去做这种事。

    心里,不是难受,那是假的。

    如今的顾家,当真是多事之秋。

    没有多想,她开车去了医院。

    ……

    乔姜来到医院的时候,于望舒正坐在病房外面,见到她,他立即起身拦住了她的去路。

    迎着乔姜冷漠的眸子,他脸上扯出一抹僵硬的笑。

    “乔姜,陆青北也受伤了,伤到了腿,也在这家医院,你不去看看么?”

    “哦,那个渣男,残了也好。”

    “咳!”于望舒尴尬的轻咳一声,“你小声点,人家毕竟是因公受伤,让群众听到该谴责你了。”

    她十分冷漠的瞥了他一眼,“我不关心他。”

    “那,你要不要去看一下其余的人,这次受伤的人还挺多的,还有人员伤亡呢,你作为总警司的太太,也可以代表哥去抚慰一下家属。”

    她一双眸子轻轻的眯了起来,犀冷的视线缓缓落到了于望舒身上。

    她目光犀利,似乎是要看透他一切的伪装。

    “顾连城也残了?”

    “……”闻言,于望舒脸上呈现出了一瞬间的僵硬,然后,随即摇了摇头。

    他深深的将乔姜看了一眼。

    她这么冷静,还说风凉话,想必也没有多在意哥,所以,当知道哥忘记她的时候,是不是就不会难过了。

    正当他思考的时候,乔姜已经绕过他走了进去。

    病房内,男人冷漠的靠在床上,而杨谦蓝则默默的抹着眼泪。

    见到乔姜进来,她立即擦了一下脸上的泪水。

    如今连翰,怕是凶多吉少了。

    乔姜目光朝着床上的男人看了过去,他刚好也看向她。

    那双漆黑的眸子里,有的,是惊天的冷漠,还有,一丝丝的防备。

    此刻,他正一种俯瞰众生的目光看着她,高高在上。

    她大步来到他的跟前,“哪里不舒服?”

    他冷漠的收回视线,菲薄的唇瓣轻轻开启,“你是医生?”

    “法医。”她简单的回了两个字。

    “我还没死,不需要法医。”

    乔姜没有说话,她垂眸,静默无声的观察着他。

    “乔……乔姜……”

    于望舒走了上来,轻轻的拽了一下她的衣袖。

    乔姜冷漠的将衣袖给抽了回来,她突然俯身,翻开了男人的眼睛。

    在他一脸抗拒之下,她将他检查了个遍。

    而男人也成功的冷下了一张脸,“出去。”

    “哥……”

    不等于望舒说完,乔姜的声音突然在病房里响起。

    “他服用过三唑仑?”

    闻言,于望舒眼神暗了暗,最终还是轻轻的点了点头、

    难为哥了。

    乔姜深深的吐出一声叹息。

    杨谦蓝走了过来,不解的问了一句,“三唑仑?那是什么?服用后会怎么样?”

    乔姜在凳子上坐了下来,嫣红的唇瓣轻轻开启,“这是一种常见的催眠药,也可用于焦虑及神经紧张,但它也是一种强烈的麻醉药品。”

    “咳!”于望舒轻咳一声,他看了一眼床上面色寒冷的顾连城,再看了看乔姜,低声道:“那什么,我们说这个要不要回避一下?”

    乔姜仿佛没有听到他的话,连余光都没有给过他一个,继续解释道。

    “口服后,可以迅速使人昏迷,故俗称迷药,蒙汗药,迷魂药,三唑仑具有抗惊厥,抗癫痫,抗焦虑,镇静催眠,中枢性骨骼肌松弛,和暂时性记忆缺失作用。”

    说着,她抬眸看了一眼顾连城。

    只见他一脸的冷漠,漆黑的眸子寡淡的像是没有温度。

    此刻,他正一脸不悦的看着她,眼底,全是不待见。

    一如,她重生成乔姜的那个夜晚。

    他也是这么一个冷漠的表情,当真是有些伤人了。

    可是此刻,她却没有计较,内心毫无波澜。

    她抬眸云淡风轻的看了一眼杨谦蓝,“别担心,他只是暂时性的记忆缺失,一段时间之后就会自行恢复的。”

    “只是……”

    她眸色暗了暗。

    “三唑仑可引起身体依赖和心理依赖,因为其安眠镇静效果比普通安眠药强45~100倍,服用0.75mg剂量的三唑仑,能让人在十分钟内快速昏迷。”

    说着,她淡淡的瞟了一眼于望舒。

    “所以,常被不法分子所利用,国内曾报道过多起用该药物实施抢劫,**犯罪的案件,此外,三唑仑还会使人出现狂躁,好斗,甚至人性改变等情况。”

    说着,她缓缓从凳子上站了起来。

    漆黑的眸子不带一丝情绪的落在男人身上。

    “在我国,三唑仑是国家一类严管制的精神药品,但近年来,三唑仑作为毒品滥用的情况有上升的趋势。”

    “作为总警司,不会不知道。”

    闻言,于望舒眼神瞬间便黯淡了下去。

    让哥一个人深入危险当中,这是唯一一个能够最大程度减少危险的办法。

    他也曾劝阻过,可是哥没有听。

    沉寂中,乔姜突然在他手臂上重重的拧了一下。

    那力道,单是看着都觉得好疼。

    杨谦蓝和于望舒默默的对视在了一眼,在双方的眼底都看到了不忍直视的东西。

    顾连城那张本就难看的脸,在瞬间更是跌入幽谷当中。

    他将自己的手臂缩了回来。

    这一次,他终于抬起头,用正眼看了她一眼。

    而后,做下了总结。

    “没有素质的女人。”

    乔姜:“……”

    她也没有说话,只是凉飕飕的看着他,那种眼神,于望舒是再清楚不过的了。

    很熟悉,阴森森的,让人后背发凉的那种。

    “咳!”他轻咳一声,默默的将乔姜往后拉了一下。

    “那什么,要不,你先回去,我跟哥介绍一下你,我怕你在这里,他害羞。”

    主要,他是怕乔姜对哥进行身体伤害。

    也怕哥对乔姜进行人身攻击,然后,她再没有忍住的对他身体伤害。

    哥现在缺失了一部分记忆,他得在他身边保护好他。

    “呵!”乔姜皮笑肉不笑的扯了一下嘴角。

    而后转身走了出去。

    见此,杨谦蓝也跟了上去。

    于望舒这才重重的松了一口气。

    顾连城抬眸看了一眼乔姜离去的方向,轻哼出声。

    “这女人是谁?”

    瞧着他眼底藏都藏不住的嫌弃和不待见,于望舒脸上出现了一瞬间的尴尬。

    “她是你的太太,乔姜,你们还有一个儿子,叫顾念乔。”

    “乔姜,顾念乔。”

    他淡淡的呢喃着这两个名字,随即,一声极度不屑的轻哼溢出了唇瓣。

    “她配么?”

    于望舒:“……”

    他眼底闪过一抹无奈,拉过凳子在床边坐了下来。

    “哥,这个是真的,你就算不相信别人,你也一定要相信我。”

    “她原本是你的嫂子,可是她一直都喜欢你,你本来是讨厌她的,跟现在一样的讨厌,可是后来,她就变了,她老是对你进行人身攻击,打你,骂你,还讽刺你,还利用你的名义去外面勾搭汉子……”

    说着,于望舒喝了一口水,却没注意到男人都快拧起来的眉头。

    喝了水,他又继续道:“她以前对你真的很恶劣,你们去参加晚宴,半夜回来的时候她把你车开走,让你一个人走到家,你发烧了,她还吃掉你的粥,不给你找医生。”

    “后来,你就按捺不住对她做了一些爱做的事儿,并且对她展开了恋爱攻势,你还……”

    “出去!”

    于望舒话音未落,男人的声音便冷漠的响了起来。

    他菲薄的唇瓣勾起一抹森冷的弧度,眼底噙着淡淡的讽刺。

    看向于望舒的神情更像是在看一个骗子。

    迎着他的视线,于望舒突然感觉膝盖中了一箭。

    “哥,你这表情……是不相信我么?”

    他冷冷的移开了视线,“我不是那么贱的人。”

    于望舒一噎。

    虽然听起来,是有点贱,可曾经,确实是这么过来的。

    更何况,更贱的他都还没说呢。

    “可是哥……”

    “住嘴,我就算缺失了一部分记忆,也绝对不会喜欢那样的女人,我喜欢的类型是乖巧的大家闺秀,不是那种粗鲁冷漠又没修养的。”

    于望舒:“……”

    是不是缺失了记忆,就可以这么的打自己的脸。

    他看着顾连城,有一瞬间的无语。

    以前他也没有想到,哥居然会喜欢上乔姜。

    可事实就是这样的。

    似乎是想到什么,他眼睛一亮。

    “哥,你当初开始喜欢乔姜,是因为看了她的解剖,我跟你说,她是一个非常出色的法医,她的解剖非常精湛,而且,她也喜欢解剖,你们家里吃的鸡,都是她解剖的。”

    于望舒一句话落下,就见男人眼底出现了一种不忍直视的神情。

    “就算她真的是我的太太,我想,我也不想真心想娶她的。”

    于望舒:“……”

    “算了,我不说了,等你想起来就知道了,我只是劝你一句,哥,面对乔姜的时候,说话一定要委婉,别刻薄。”

    “否则,吃亏的还是你自己。”

    他用一种同情的目光扫过顾连城,“那哥,你先休息,我要回去了,我女朋友这么多天不见我,应该也想我了。”

    顾连城静默无声的躺在床上,就连余光都没给过他一个,冷漠得很。

    于望舒也早已经习惯了,没有介意,转身走了出去。

    ……

    杨谦蓝追到家的时候,就见乔姜静静的坐在沙发上,不知道在想什么。

    她眉头轻蹙了一下,“乔姜,你说,三唑仑会让人产生依赖?和人性的改变,连城没事吧?”

    她淡淡的摇了摇头,“没事,放心吧。”

    她担心的是。

    这一次归来的人,是顾连城么?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