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6.第526章 你还记得你有个儿子

    第526章 你还记得你有个儿子

    乔姜眼底闪过一抹诧异,随即,消失不见。

    她静默无言的看着他,瞧着他这熟悉的眉眼,手轻轻发抚上他棱角分明的脸庞。

    她说,“顾连城,我来大姨妈了。”

    闻言,他眼底闪过一抹细微的变化,随即,消失不见。

    下一刻,他就从床上下来,起身走了出去。

    瞧着他出去的背影,乔姜眉头轻轻的蹙了一下。

    这个男人,现在是越发的奇怪了。

    以前,当她这么说的,他不会是这样的态度。

    叹息一声,她从床上坐了起来,然后拨通了顾连翰的电话。

    电话刚刚一响,就被接了起来,男人的声音冷静的传入耳膜,“出什么事儿了?”

    “……”乔姜眉头轻蹙,“为什么这么问?”

    随着她一句话落下,那边传来了一阵叫人窒息的静默。

    许久之后,一句生硬的解释才传入耳膜,他说,“随便问问。”

    乔姜:“……”

    “我就是想问问你,顾念乔没事吧?”

    “没事了。”男人的声音冷冷淡淡的,听不出多余的一丝情绪。

    “你……谢谢。”犹豫了一下,乔姜还是道了一声谢。

    男人握着手机的手微微收紧了起来,想说什么,下一刻,却又消失无踪了。

    顾连翰想用他的身份毁了他,而他,也同样需要顾连翰的身份,去瓦解整个h集团。

    只有这样,才会减少一些不必要的危险。

    沉寂中,男人轻哼出声,“你还知道自己有个儿子。”

    乔姜:“……”

    这个男人现在怼人是越发的厉害了。

    “我最近忙,就先让他跟你吧。”吐出一句,还不等男人说话她便挂断了电话。

    放下电话,他深深的吐出一声叹息。

    只希望,乔小姜在他的身边,能够好好的。

    正在这个时候,他的手绢又响了起来。

    摁下了接听键,那边便传来了杨超楠的声音,“先生,谢谢你。”

    闻言,他眉头轻蹙,“什么?”

    “如果你不是救小月,可能她现在还被顾连城关在警务司呢。”

    闻言,他幽深的眼眸猛地一紧。

    顾连翰,居然放了杨超月。

    他没有多说什么,抬手便挂断了电话。

    有些事,他必须加快步伐,找到h集团的核心,否则,事情的后果将不堪设想。

    如今的顾连翰,早已经不是当年那个他了。

    他手上沾染了无数无辜的鲜血,顾氏的总监,还有盛晚晚,还有一些,可能是他没有发现的。

    可是,他有些想乔小姜了。

    ……

    听着电话那头传来的忙音,杨超楠一脸复杂的挂断了电话。

    先生最近,可以说是有些奇怪了。

    有的时候,他又觉得他是正常的,可有的时候,又有些怪异。

    摇了摇头,他没有多想,好在,小月平安回来了。

    杨超楠刚准备睡觉,手机又响了起来。

    没有多想,他立即摁下了接听键。

    “先生,怎么了么?”

    “召开会议。”男人只是简单的吐出四个字,他没有多说,只是极度简短的吐出一句。

    闻言,杨超楠眉头不由自主的皱了起来。

    “先生,为什么突然要召开会议?而且,在雪阳市开会,可能有危险,稍不注意,便会被警方逮到。”

    “那老地方。”

    男人的声音依旧平稳,听不出任何的慌张。

    杨超楠点了点头,“我马上去联系,我们明天就过去。”

    “嗯。”简单的哼出一个音节,他挂断电话,而后又给于望舒打了一个,让他部署。

    这边,杨超楠静静的坐在了沙发上,整个人陷入了沉思。

    先生一向都很少与他们见面的,开会什么的,都是让他去传达,这次,怎么就要开会了呢?

    而且,先生最开始居然还想在雪阳市。

    可雪阳市明显是不行的,这其中有一些人,是雪阳市一直通缉的,只要到这边就会被发现。

    先生,他到底是怎么了?

    ……

    第二天,乔姜醒来的时候家里只有她一个人,顾连城不知道去了哪里。

    今天是周末,不用上班。

    她拿出手机,刚准备叫份外卖,就见顾连城又往外面走了进来。

    他眉目精致,一身清寒。

    她抬眸看着他,只见他直径来到她跟前,然后,突然抱住了她。

    乔姜眼底闪过一抹不解,“你干啥呢?”

    他没有说话,只是将她抱得更紧。

    这一次,他一定要将h集团一网打尽,可是,这里面也是有风险的。

    他怕,自己会回不来,所以走之前,只想再看看她。

    “乔小姜,如果有一天,我不在了,你一定要好好的,不要改嫁,我怕别人会对你不好。”

    他找律师立了医嘱,他名下的所有股份,房产,钱,都是她的。

    这样,就算他这一次真的回不来了,她也可以过的很好,也可以让顾念乔安心的长大。

    感受着来自男人悲伤的气氛,乔姜轻轻的将他推开。

    她紧紧地盯着他的眉目,生怕错过他任何一个细微的表情。

    她说,“你最近真的很奇怪,有的时候,我感觉这就是你,就比如此刻,可其他的时候,我却觉得你很陌生。”

    顿了顿,她又补了一句,“你和顾连翰是长得越来越像了,以前还能区分,现在都快不能了。”

    闻言,顾连城眼神微微暗了一下。

    他们本就长得相像。

    他们表面上变换身份是为了能够更好的了解彼此,了解顾连翰不受父母疼爱的孤独。

    了解顾连翰眼中他备受疼爱的生活。

    可大家都是成年人了,都有各自的企图。

    他想要的,是覆灭整个h集团,而顾连翰想要,是毁了他。

    他们长得很像,但只要区分还是能辨别的,可为了完美的变换,顾连翰微微在脸上动过一下。

    愈合之后,他们交换身份之后,别人根本就很难发现。

    他静默无言的看着乔姜,听到她的话,他唇瓣轻轻勾了一下。

    她这么说,他觉得比什么都重要。

    似乎是想到什么,乔姜突然问了一句。

    “顾连城,像以前一样的情况,雪阳市市民和我,你选谁?”

    “市民!”随着乔姜一句话落下,他想也不想便掷地有声的吐出一句。

    闻言,乔姜瞳孔轻轻一缩。

    上一次,当她问这个问题的时候,他是答案是她。

    可是这一次。

    男人一脸正义,“我必须先得是雪阳市的总警司,才是你的丈夫,把伤亡减到最低,是我的职责,如如果……”

    “你死了的话,我不会让你孤单的。”

    闻言,乔姜眼波微微闪烁了一下。

    所以,他的意思是,想要陪着她一起去死么?

    乔姜还想说什么的时候,他已经转身走了出去。

    她站在原地,望着他离去的背影。

    一个想法,在她的脑海里轰然炸开。

    她一直坐在沙发上,就这样坐了一整天。

    等到夜色降临的时候,男人终于回了家。

    他眉宇间掠过一丝疲惫。

    瞧着她,他眼底闪过一抹细微的复杂,他说,“我明天要去一趟国外,公司的事儿,你自己好好的在家,如果……”

    “早点休息吧。”

    他想要说的话,终究还是咽了回去。

    如果他失败了,回来的人便会是顾连城,而他顾连翰,对于她来说,不重要。

    “顾连城。”

    在他转身的时候,乔姜急忙叫住了他的名字。

    她起身,快步的来到他的跟前。

    “雪阳市市民和我,你选谁?”

    转身,他漆黑的眸子与她对视,菲薄的唇瓣轻轻开启,“你。”

    “为什么?”

    “旁人的死活与我何干!”

    闻言,乔姜身子猛地僵住,她只感觉浑身血液几乎就此凝固。

    第一次,顾连城是这么选择的。

    第二次,顾连城是这么告诉她的。

    第三次,顾连城的选择还是雪阳市。

    可这第四次,又成了她。

    人,一天之内怎么可以善变到这个地步。

    莫名的,白天里男人依依不舍的模样又闯入了脑海当中。

    直觉告诉他,那个男人要去做什么危险的事儿,所以,他才会那样的难以放开。

    她深深的看了一眼眼前的男人。

    她后退一步,她尽量让自己保持冷静。

    她来到沙发上坐下,打开了电视,嫣红的唇瓣随意的吐出一句,“还算你有点良心。”

    男人深深的看了她一眼,转身朝着楼上走去。

    在他上去的时候,乔姜立即开车去往了顾宅。

    可当她来到顾宅的时候才知道,男人根本就没有回来。

    这一刻,她真确的感受到了一种心慌的感觉。

    一种会失去的恐惧。

    她拿出手机,疯狂的拨打着顾连翰的手机。

    一次又一次,那边都是关机的状态。

    就在她准备放弃的时候,电话又回了过来。

    她立即摁下接听键,那边传来了男人冷漠的声音,“什么事儿?”

    “顾连城!你在哪!”

    闻言,顾连城整个人突然就这样僵住了。

    他握着手机的手不由自主的收紧。

    他努力平复着自己的情绪,许久之后他才吐出一句,“我是顾连翰。”

    “你是顾连城,你们都骗了我,到底发生了什么?”

    男人瞳孔猛地一缩,“乔小姜。”

    他的声音带着一丝哽咽,“等我回来。”

    “什么时候?”

    在他激光挂断电话的时候,乔姜突然激动的问了一句,“什么时候开始变换的?”

    她不问他他去做什么,却不得不问这个问题。

    “你怀孕后。”男人沉默了片刻,这才低低的答了一句。

    “把我藏起来的人是谁?”

    “我。”顾连城的声音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情绪,浅浅的,却带着一种心酸。

    “那以为我死了,要死要活的人是谁?”

    “他。”

    “为什么?”

    “因为只有这样,别人才不会怀疑他的身份。”

    “所以,是演戏?”

    “是。”

    “那骗我结婚的谁?”

    “我。”

    “叫胡宴保护我的呢?”

    “……我。”

    “问我什么项链好看,准备买给未来女朋友的呢?”

    “他。”

    “和我结婚的呢?”

    “他。”

    “这么说,被陆茜亲吻的也是他。”

    “嗯。”

    “打伤杨超月的人是你?”

    “不是。”

    “让我背黑锅的人也是他?”

    “……我。”

    乔姜:“……”

    “我妈死后,劝我原谅顾天华的又是你?”

    “不是我。”他淡淡的吐出三个字,“他这么做,只是以为我会选择原谅爷爷,可这一次,我不会。”

    乔姜深深的叹息一声。

    原来,这就是她有时候觉得顾连城熟悉,有时候又很陌生的原因么?

    真的是可笑。

    “你们既然换了身份,又为什么总要换来换去。”

    “因为,我想你。”

    所以,在一些时候,他不得不以自己的身份出现。

    “顾连翰微整过了?”

    “嗯。”他知道,以她的聪明,有一天会发现的,只是没想到,会发现的这样快。

    “你们这是为了什么?”

    “这个问题,你以后会明白的。”

    一句话,他答的模棱两可。

    有些东西,必须要去选择,要去牺牲。

    “乔小姜。”沉寂中,男人轻轻的叫着她的名字,他的声音温柔,带着一种几近蛊惑的味道。

    “你曾经见过顾连翰,却没有将他认作是我,你还记得么?”

    乔姜眼底浮现出一抹清晰的不解。

    “我不记得了。”

    “你的脸盲症是一种很罕见的心理障碍类,一般人,只是记不住人的长相,除非多见几次,可你那个时候已经和我熟悉了,而那种熟悉是由我从感知里带来的,所以,当遇见一个长相完全一样,可气息不同的人之时,只会觉得熟悉,没有认出来。”

    这似乎是乔姜从认识顾连城以来,他第一次一口气说这么多的话。

    “以后,我是说假如,假如我不在了,你别随意的接近外人,我怕你,有危险。”

    乔姜仰起头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她抬手狠狠的擦了一把眼泪。

    这个男人身上的担子真的很重。

    而她现在能做的,是支持他,不是去拖他的后腿。

    只是……

    吐出一声叹息,她尽量让自己的声音保持平稳,她故作轻松的吐出一句。

    “嗯,那我等你回来,你自己注意安全,你要是出事了,我还得改嫁,有点烦躁。”

    随着乔姜一句话落下,那边传来了一阵诡异的静默。

    她也不着急,就这样耐心的等候着。

    一段时间之后,那边突然传来一个音节,“嗯。”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