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2.第522章 (5章) 你故意伤人罪,逃不掉

    第522章 (5章) 你故意伤人罪,逃不掉

    陆青北点了点头,他不动声色的将被杜欢欢抱住的手臂抽了出来。

    “走吧!”

    将他的动作看在眼底,杜欢欢一张脸瞬间就沉了下来。

    她狠狠的瞥了一眼杜欢喜,最终却是一个字也没有说。

    杜欢喜坐在后排,杜欢欢坐在了副驾驶,一路上,她都在跟陆青北讲着自己遇到的趣事,一副天真浪漫的模样。

    而杜欢喜整个人却有些沉默。

    她看着窗外掠过的风景,眼波微微闪烁了一下。

    如果妈妈还在,那该多好。

    在她难受的时候,就不用刻意的去伪装了。

    “青北,我妈妈说,我们什么时候先领个证吧?”

    杜欢欢的声音措不及防的传入耳膜,杜欢喜整个人猛地一怔。

    就在这一瞬间,她仿佛感觉到一只手抓紧了她的心脏,让她连呼吸都有些困难了起来。

    杜欢欢一脸期待的看着陆青北,而他只是静静的看着车,没有拒绝,也没有回应。

    杜欢喜渐渐的垂下了眼帘,想必,他心里也是喜欢杜欢欢的吧。

    否则,以他的性子,他早就拒绝了。

    “青北,你这样沉默让人家好受伤啊。”杜欢欢嘟起红唇,一脸不高兴的看着他。

    那模样,是任何一个那男人看到都能激起内心保护欲的模样。

    许久之后,陆青北才低低的吐出一个音节,“嗯。”

    杜欢欢脸上的笑容在瞬间忍不住的扩大了起来。

    也不顾忌陆青北是不是在开车,她突然凑了过去,在他的脸上狠狠的亲了一下。

    “那我们明天就去吧。”

    杜欢喜已经看不下去了。

    她靠在车子上默默的闭上了眼睛,不去看,也不去听。

    她不是早就知道了么?

    在清河死的那一刻,她与他之间就什么都不曾剩下了。

    更何况,如今的她,真的没有资格不是么?

    她还要找到妈妈死亡的真相,怎么能与杜欢欢去争一个男人呢?

    她放在腿上的拳头紧紧的捏了起来。

    她可以让自己去争任何一件东西,却唯独不能去争抢一个男人。

    不消片刻,车子就停了下来。

    她率先打开车门走了下来,仰起头,她深深的呼了一口气,将心底那些情绪全部藏了起来。

    杜欢欢下车的时候,讥讽的看了她一眼。

    她下巴扬的高高的,像是一个胜利者,而她,像是一个一蹶不振的失败者。

    等陆青北停好车下来的时候,她立刻就换上了一副单纯的神情。

    俩人手挽着手走在了前面,而杜欢喜则静静的跟在俩人身后。

    一眼看去,她就是个多余的人。

    事实上,她也确实多余了。

    可是此刻,她不容许自己像一个失败者一样的逃开。

    杜欢欢像是故意要在她面前炫耀一样,居然对于她的加入,没有任何的不满。

    “请问三位,你们想点点什么呢?”

    “青北,你来点。”杜欢欢笑眯眯的看向陆青北,撒娇的意味很是浓重。

    他没有客气,接过菜单便点起了菜。

    不消片刻,陆青北点的菜就被上了上来。

    瞧着桌上的菜,杜欢欢微楞了一下,她看向服务员,“上完了么?”

    “是的小姐,你们的菜已经上完了,请慢用。”

    杜欢欢脸上努力扯出一抹牵强的笑。

    她目光下意识的朝着杜欢喜看了过去。

    这些菜,都是杜欢喜喜欢吃的。

    她喜欢吃的,一道也没有,反而,还有一道她最讨厌的折耳根。

    就在她发愣的时候,陆青北已经将菜夹到了她的碗里,“多吃点,都是你喜欢吃的。”

    瞧着碗里的折耳根,杜欢欢最后一丝笑容也没有办法保持了。

    她抬眸,目光轻轻的落在了杜欢喜身上。

    见让她只是静静低这头吃着饭,仿佛没有发现这其中的一些东西。

    可她的这副模样看在了她的眼里,就成了杜欢喜在假装,在嘲讽她。

    她将筷子往桌上一放,“我饱了。”

    闻言,陆青北诧异的看了她一眼,“你才吃了一小点。”

    她脸上扬起一抹俏皮的笑,“我晚上都吃得少,因为我太胖了,不像姐姐,她每天那么辛苦,所以吃再多都是可以的。”

    闻言,杜欢喜眉头轻轻蹙了一下。

    她也没有跟杜欢欢计较,只是默默的吃着碗里的饭。

    见她神色如常,杜欢欢眼底闪过一抹浅浅的薄怒。

    于是,她又抱住了陆青北的手臂,“人家想去逛商场,最近都没衣服穿了。”

    陆青北神色淡淡的扫了一眼杜欢喜,“吃饱了吗?”

    瞧着满桌子几乎没动过的菜,杜欢喜眼底闪过一抹浅浅的情绪。

    事实上,她也才刚刚开始吃。

    可是,她还是放下了筷子,“饱了。”

    “欢欢要买衣服,一起去,待会一起送你们回家。”

    “不用了我……”

    “姐姐走嘛,你要是没钱的话,青北也会替你付的,对吧青北?”

    “嗯。”陆青北点了点头,起身大步走了出去。

    杜欢喜深深的呼了一口气,也默默的跟上了俩人的脚步。

    杜欢欢似乎很喜欢跟陆青北说话,就算对方不理会她,她也依然找各种话题跟他说。

    杜欢喜唇角轻轻扯出一抹苦涩的笑容。

    或许,这就是陆青北选择杜欢欢的原因吧。

    走进商场,杜欢欢便拽着陆青北去了她喜欢的店。

    杜欢喜随便看了一件衣服,她刚准备问店员价格,杜欢欢便一把抢走,而后大步走进了试衣间。

    杜欢喜也没有计较,又重新拿了一件走进了试衣间。

    而陆青北则静静的坐在里面等着,那绅士俊美的模样,直接让店员红了脸。

    正在这个时候,商场里突然传来一阵杂乱,所有人都拼命的往外赶。

    火灾报警器也在瞬间被触发。

    杜欢欢刚刚穿好衣服就听到了,她脸上闪过一抹慌张。

    等她跑出来的时候,刚好见陆青北朝着另外一个试衣间跑了进去。

    她整个人突然一怔,一颗心骤然犹如百草丛生。

    这一刻,她是不是还可以再翩翩自己,陆青北以为她杜欢欢在的试衣间是那一间。

    里面,杜欢喜一手捂住胸口,面色羞红的看着他,“你,出去!”

    他眉头轻轻蹙了一下,来不及多想,他脱下衣服便盖在了她的身上,而后,直接将她拦腰抱了起来,大步冲出了试衣间。

    他出去的时候,杜欢欢正在外面看着他,她的一双眼睛格外的水润,像是受了什么天大的委屈一样。

    而陆青北面色严肃,只是淡淡的瞥了她一眼:“走。”

    吐出一句,他抱着杜欢喜便率先走了出去。

    杜欢欢被他撞的身子一个酿跄,她呆愣在原地,身子再也无法挪动分毫。

    他的心里,真正存在的那个人,始终,都是杜欢喜么?

    正在这个时候,广播里突然想起了声音。

    “给各位顾客造成了不便还请大家见谅,并没有发生火灾,刚刚只是一个意外,请大家继续购物。”

    陆青北脚步一顿,他也在瞬间冷静了下来。

    垂眸,他瞧着怀里的杜欢喜,而后,将她往地上一放。

    “陆青北,我没穿衣服。”关键时刻,她赶紧提醒了一句。

    后者面上闪过一抹淡淡的绯色,停住了将她放下来的举动。

    他重新将她抱进怀里,而后大步朝着试衣间走去。

    来到里面,他沉着一张脸将她放了下来,“快点。”

    “谢谢。”在陆青北即将出去的时候,她轻声吐出一句。

    后者脚步微微顿住,“我只是不想便宜你,我要你一辈子都记得清河是因你而死。”

    杜欢喜垂下头,轻轻的咬住了唇瓣。

    虽然陆青北这么说,可她还是得感谢他。

    在生死关头,他毫不犹豫选择的人,是她。

    陆青北出来的时候,就见杜欢欢怔怔的站在不远处。

    事实上,她刚刚就站在那,没有挪动过。

    瞧着她身上的衣服,陆青北道:“选好了,就要这件了么?”

    “嗯。”她点了点头,嘴角牵强的扯出一抹微笑,“姐姐选好了么?”

    “不知道。”

    “青北,你刚刚都不救我,我好受伤啊。”她一双眼睛紧紧地盯着陆青北,似是怕错过他任何一个微小的表情。

    后者眉头轻皱。

    “她没穿衣服。”

    杜欢欢眼睛暗了暗,可脸上的笑容却扩大了几分。

    “那你的意思是,如果刚刚我也没有穿衣服,你先救的人就会是我么?”

    闻言,陆青北微微怔了一下。

    事实上,当危险来临的那一刻,他的脑子里,只有杜欢喜,没有别人。

    他甚至,根本就不记得杜欢欢的存在。

    他深深的叹息了一声。

    他想,他是魔障了。

    “我累了,你送我回去好么?”杜欢欢走了过来,轻轻的勾住他的手臂。

    “刚刚我被吓坏了呢。”

    陆青北下意识的看了一眼试衣间的方向,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那走吧。”

    不给陆青北多说什么的机会,她挽起他的手臂,俩人一同朝着外面走去。

    店员看着这奇怪的关系,眉头不解的皱了起来。

    刚刚,这个男人明明最担心的人是里面那位小姐,可为什么,又跟着人走了。

    杜欢喜出来的时候,如她所预料的一样,他们已经走了。

    她也没有在意,她自己付了钱,拿上衣服也走出了商场。

    今晚,她似乎没有那么难受。

    ……

    乔姜回到家的时候,就见顾连城将顾念乔抱了过来。

    他将他往沙发上一放,“保姆请假了。”

    吐出一句,他转身便要朝着外面走去。

    乔姜眉头瞬间就皱了起来,她坐在沙发上,神色寡淡的看着顾连城的背影。

    嫣红的唇瓣轻轻开启,“你要是敢踏出一步,我就解剖了他。”

    “……”闻言,顾连城脚步一顿,他嘴角抽搐了一下。

    转过身的时候,已经是满目清寒。

    他蹙眉看着她,“你说什么?”

    迎着他冷冽的眸子,乔姜不厌其烦的重复道:“你要是敢踏出一步,我就解剖了他!”

    顾连城目光默默的落到了顾念乔身上,“那是你儿子。”

    “哦。”

    顾连城:“……”

    俩人僵持了片刻,顾连城又默默的走了过来,往沙发上一坐。

    一时之间,谁也没有说话,安静的气氛就这样弥漫在俩人之间。

    一段叫人诡异的寂静之后,乔姜肚子突然响了起来。

    顾连城抬眸,淡淡的看了她一眼。

    她也不说话,一双眼睛仿佛没有焦距的看着别处,整个人给人一种坦荡的感觉。

    仿佛,那一声肚子叫的声音不是来自于她。

    顾连城起身,大步朝着厨房走去。

    只听见里面传来一阵噼里啪啦的声音,十分杂乱。

    半个小时候,他抬着面往里面走了出来。

    他一碗,乔姜一碗。

    “趁热吃。”

    “我不饿。”

    对于他煮的面,她现在还有阴影,更何况,他们现在的关系,还没有好到可以一起吃面。

    瞧着她脸上毫不掩饰的抗拒,顾连城眉头轻蹙了一下。

    “是我饿了,刚好煮多了点,分给你。”

    “我睡了。”

    吐出三个字,她起身便朝着楼上走去。

    顾连城看着她的背影,眼神暗了暗。

    最终,视线落在了沙发上的顾念乔身上。

    他将他抱了起来,轻轻摇晃了一下。

    “看来,你也是没有什么用了。”

    顾念乔睁着一双眼睛看着他,那眼里,是不知世间险恶的单纯。

    ……

    此刻,已经是凌晨三点钟了。

    因为没有吃饭,她有些睡不安生。

    所以,当房间里传来响动的时候,她第一时间便睁开了眼睛。

    漆黑的房间里,她清晰的感觉到第二个人的存在。

    而且,气息很陌生,根本就不是顾连城的。

    她下意识的捏紧了枕头底下的解剖刀,而后,慢慢的下了床。

    她的眼睛在夜色里有些看的不真确。

    她手轻轻的搭在了开关上,摁了下去。

    就在灯光亮起的瞬间,她突然被一个力道拽到了窗户边。

    那人力气很大,将她的身子推出去了一半,只要她轻轻一用力,整个人就会掉了下去。

    眼前的女人一身黑衣,脸上没有丝毫的表情。

    她那只掐住乔姜脖子的手紧了紧,“我只是来找一件东西的,找到我就离开。”

    上次到这里,她不下心遗失了妈妈的遗物,她一直带在脖子上的戒指。

    乔姜淡淡的点了点头,“你慢慢找。”

    说话间,她目光快速的在女人身上扫过。

    这个身形,当真与她的一模一样。

    而且,她的东西掉在了她的房间,所以,那天晚上冒充她杀了哈士奇,重伤了顾连城母亲的人,就是这个女人。

    正在四处张望的杨超月似乎是意识到什么,她猛地一怔。

    她刚刚说的话,不小心暴露了!

    “你敢套我话?”

    意识到闯祸的杨超月,一张面容青白交错,胸中腾腾的怒意狂肆奔流而出,在这一刻,她似乎失去了理智。

    乔姜处变不惊,与她对视,如一个在硝烟战火中就算拼死也要一搏,奋立站起的一名战败首领。

    杨超月捏住她喉咙的手微微收紧了起来。

    如果不杀她,那么,她就会暴露。

    可如果杀了,她和哥哥都难以活命。

    正在她纠结的时候,一道冷佞的声音突然传进耳膜。

    “放开她!”

    顾连城声音给人一种清清淡淡的感觉,像是一句再平常不过的话,没有任何的威胁。

    可是却让人从内心深处的觉得冷,如地狱深渊一般的,幽冷。

    乔姜整个人都靠在了窗台上,从她的角度,刚好一眼就看到了顾连城。

    他身上穿着一件浴袍,腰带随意的系在腰间。

    手中的枪正指着杨超月的脑袋,食指第一节靠在扳机上,似乎她稍有异动,他便会毫不犹豫的给她一枪。

    在他的面前,犯罪不分男女。

    气氛片刻的凝固之后,杨超月突然就放开了乔姜。

    转身,她朝着顾连城露出一抹浅浅的微笑,只是那笑容,僵硬的有些不适。

    她说,“顾先生您好,我是,杨超月。”

    顾连城漆黑的眸子微微一凝。

    当年,顾连翰收养过一个女孩,好像,就叫杨超月。

    脑海里迅速的掠过一些画面,顾连城一双眼睛暗了暗。

    事情,正在朝着他所预料的方向发展。

    难道他真的……

    “顾先生,我到这里,只是想来跟你打个招呼,却走错了房间。”

    “砰”她话音刚刚落下,顾连城食指毫不犹豫的扣动了扳机。

    伴随着一声枪响,子弹顺着杨超月的耳侧穿过,将她的耳朵带出了明显的血迹。

    杨超月猛地捂住了耳朵,瞳孔猛地缩了一下。

    在这一刻,世界似乎连风儿都静止。

    杨超月似乎还没有从跟那个个的惊吓中回过神来。

    她讶异于顾连城的枪法精准程度的时候,也在暗暗心惊,刚刚,只要他稍稍偏移那么一丁点,现在,她恐怕就是一具尸体了。

    她惊愕的看向顾连城,对方只是冷漠的看着她。

    “以后再作死!就不是这么简单的事了,懂?”

    杨超月低垂着头,而后迅速的朝着外面走去。

    当她走到门口的时候,顾连城的声音突然就响了起来。

    “告诉收养你的人,别让我抓到把柄,我不会顾忌兄弟之情的,还有,你故意伤人罪,逃不掉。”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