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1.第521章 (6章)这女人这么说话不怕被打么

    第521章 (6章)这女人这么说话不怕被打么

    顾连城抬眸,淡淡的瞟了一眼陆青北,沉沉的吐出两个字,“没事。”

    他的语气中透着一股凉薄的气息,似乎是嫌弃他打扰了他们。

    陆青北收回目光,刚准备开车离开,就见乔姜打开他的车门,并坐了进去,而且,还坐在了后排。

    一直蹲在她身侧的哈士奇见此,也一个健步冲了上去。

    瞧着那一幕,顾连城脸色当即便黑了三分。

    将男人此刻的神情尽收眼底,陆青北眼底出现了一抹玩味。

    这个女人给他的感觉就是刻薄,麻烦,他简直懒得理她,可是此刻……

    看着顾连城脸上的隐忍,还有暗藏的怒火,他突然就来了几分兴趣。

    他朝着脸色黑沉的顾连城看了过去,低低的笑了一声,“我们先走了。”

    简单的丢下一句,他一踩油门,车子瞬间就朝着夜色深处驶去。

    瞧着那辆离去的车子,顾连城俊美的五官像是笼罩了一层冰霜,冷的有几分瘆人。

    他回到车上,薄唇轻轻开启,简单的丢下三个字,“跟上去。”

    陆晨点了点头,发动引擎跟上了陆青北的车。

    顾连城目光阴沉的盯着漆黑的夜色,心中仿佛燃烧着一团熊熊的怒火,无法释放。

    ……

    陆青北他从后视镜了看了一眼乔姜,语气有些冷漠的问了一句,“你在什么地方下车?”

    “南区医院。”

    “我不经过。”

    “送我过去。”

    “凭什么?”

    “凭我人现在在你的车上,不知道什么叫帮人帮到底么?不送刚刚就别叫我上来!”

    闻言,陆青北眉头不可置信的皱了起来。

    他再一次的往镜子里看了一眼乔姜,似乎是没有想到一个人竟然可以无耻到这种地步,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是她自己打开车门坐进来的。

    他握着方向盘的手紧了紧,“女人活成你这个模样还真是让人讨厌得紧。”

    “我这样完美的女人都能够让你讨厌,你恐怕只对男人有感觉吧!”

    闻言,陆青北差点一口气没有上得来。

    他提醒自己冷静下来。

    这个女人说话一向都是这样狗嘴吐不出象牙的。

    似乎是想到什么,乔姜突然问了一句,“有你看得顺眼的女人么?”

    陆青北微微怔了一下,脸上出现了一瞬间的恍惚。

    脑海中,忽然就浮现了一个女人的身影。

    她楚楚可怜的模样,她笑靥如花的模样,还有她骄傲高贵的模样。

    越想,他便觉得越发的烦躁。

    乔姜静静的看着他,将他细微的表情看在眼里,微微眯了一下。

    “你开慢一点,现在你的车上还有一人一狗,为我们想想。”

    陆青北仿若没有听到她的话,依旧在路上穿梭而过。

    车辆明显有些失控的趋势。

    乔姜云淡风轻的坐在车上,冷静的提醒之后她便没有再多说一个字,整个人全身上下透着一股慵懒的感觉。

    后面,陆晨跟着有些吃力,他眉头轻轻蹙了一下。

    “顾先生,陆警司开的车是不是有些奇怪。”

    顾连城眸色一紧,“跟上去。”

    他已经发现了,陆青北的车开的很快,像是即将失控的样子。

    他拳头紧紧的捏了起来,漆黑的瞳孔不见一丝亮光。

    一路上,鸣笛声尖锐的划破了雪阳市的上空。

    乔姜轻轻的叹息一声。

    “作为一级警司,这样扰民似乎不大好,如果出了事,可就后悔都来不及了。”

    她的话,犹如一盆凉水从头顶上瞬间浇了下来。

    陆青北猛地一脚踩住刹车,车子稳稳的在医院门口停了下来。

    乔姜打开车门,带着哈士奇走了下来。

    她刚一下车,就见顾连城从后面的车上走了下来。

    他脸色阴沉的有些可怖,他快速来到乔姜跟前,将她上下打量了一遍,见她没有事儿,他悬着的心才放了下来。

    打开车门,他突然就陆青北拖了下来,而后,抡起拳头就朝着他的面部砸了过去。

    陆青北被砸的后退了一步。

    他靠在车上,单手擦了一下嘴角渗出的鲜血。

    他瞥了一眼顾连城,瞧着他面色阴沉的模样,他低笑出声。

    “开个玩笑而已,顾先生是不是有些激动了?”

    乔姜没有理会他们的争吵,她默不作声的朝着医院里走去。

    顾连城静静的看着她离去的背影,想要上前的脚步,似乎是想到什么又停了下来。

    “呵!”陆青北轻哼一声。

    原来,就算是顾连城也会有顾忌的东西。

    他没有再逗留的,驱车离开。

    顾连城就这样站在医院门口,许久之后,他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

    片刻之后,那边传来了卫沐阳的声音。

    “顾先生?”

    “乔小姜到医院来了,替我照顾一下她。”

    闻言,卫沐阳眼底闪过一抹诧异和担忧,他应了一声,赶紧挂掉了电话。

    他起身朝着办公室外走去,顺便拨通了顾连翰的电话。

    一阵漫长的嘟声之后,那边传来了男人低沉慵懒的声音,“什么事儿?”

    “姐姐到医院来了,我现在过去看看,还不知道她哪里不舒服。”

    闻言,顾连城好看的眉头轻轻蹙了一下。

    “那是她的事儿,与我无关。”

    卫沐阳脚步微微顿了一下,心中虽然疑惑,可他也没有多问。

    “好,那先挂了。”

    挂掉电话,他快步来到前台。

    得知乔姜只是因为身体虚弱来输液,他才重重的松了一口气。

    护士看着他俊美的脸,面色微红,“卫医生不去看看乔小姐么?”

    “不了。”他微笑着摇了摇头。

    姐姐现在或许不想看到他。

    而且,就算看到了,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现在的他,跟以前不一样了,他有事情瞒着她,他更怕自己会露出马脚,让先生为难。

    ……

    见顾连翰挂掉电话,杨超楠复杂的看了他一眼。

    “先生,你不去……看看乔小姐么?”

    闻言,顾连翰一双眸子直直的朝着他看了过去,里面,是让人所看不懂的情绪。

    对上他的一双眼睛,杨超楠视线有些闪躲。

    “我的意思是,乔小姐现在和顾连城冷战,闹的很不愉快,你何不……趁虚而入?”

    “趁虚而入。”顾连翰淡淡的呢喃着这四个字,唇角缓缓露出一抹讥讽的笑,最终,却是一个字也没有说。

    杨超楠垂下眉眼,就在他沉默的时候,顾连翰不知什么时候来到了他的身边。

    “杨超月回来了?”

    杨超楠抬眸,眼底的惊诧便这样毫无掩饰的落在了顾连翰的眼底。

    他脸上的神情渐渐的冷了下来。

    下一刻,他突然重重的一脚踢出,杨超楠整个人被踢出了好远,身上传来剧痛,可他却连哼都没有哼一声。

    跟在顾连翰身边许久,所有人都知晓他的性子。

    从他做这件事开始,他就知道,迟早会被知道。

    “先生,我只是为了让乔小姐和顾连城分开,所以你让我定制婚纱的时候,我做了另外一套一模一样的,刚好,小月的身形完全与乔姜一样。”

    “所以,这就是你伤害她的理由?”

    杨超楠垂下头,默认了这件事。

    顾连翰看着他,全身散发出尘了危险的讯息。

    “谁让你动她的?”

    杨超楠知道他说的是谁。

    只是,只有伤到顾夫人,才会让顾连城误会乔姜,从而,离间俩人的感情。

    正在这个时候,杨超月从外面走了进来。

    她一身黑衣,黑发,脸上没有一丝的表情。

    她来到顾连翰身边,面无表情的开口,“我哥哥的错,我来替他扛!”

    “小月!”

    杨超楠低吼出声,“出去。”

    杨超月静静的站在一侧,就连目光也不曾落在他身上分毫。

    顾连翰面无表情的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他神情冷漠的看着杨超楠,许久之后,他菲薄的唇瓣低低的吐出一个音节,“滚。”

    闻言,杨超楠和杨超月都重重的松了一口气。

    这说明,先生不会再追究这件事了。

    ……

    第二天,乔姜还没有睡醒,手机就响了起来。

    等她睁开眼睛的时候,外面已经出太阳了。

    一旁的手机还在响着,而哈士奇正坐在床边看着她。

    见她醒来,它嚎叫了一声。

    眉头轻蹙了一下,她拿过手机摁下了接听键,“什么事儿?”

    “你还在睡么?”叶菱不可思议的问了一句。

    “算了算了,你下午过来就行了,总警司吩咐,下午所有人把自己吃饭的东西带来。”

    “知道了。”皱了皱眉头,她挂掉了电话。

    “二嫂,你醒了?”

    顾浅浅轻轻的推开门,露出一个脑袋。

    瞧着她,乔姜脑袋有一瞬间的当机。

    她这才注意到,这个环境不是医院。

    把她的疑惑收进眼底,顾浅浅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昨晚我才知道你到医院输液了,我就顺便把你带回来了。”

    乔姜:“……”

    她居然睡到被人搬到家都没有发现?

    看来,最近真的是太累了。

    她揉了揉脑袋,从床上爬了起来。

    她和顾浅浅吃了饭,换了衣服,临走的时候,她还去厨房找了一套碗筷,用袋子装好之后带去了警务司。

    顾浅浅虽然不解她这操作是为了什么,但也没有多问。

    二嫂最近和二哥闹得好像挺不愉快的,也不知道是为什么。

    乔姜慢条斯理的去警务司,反正她都迟到了,全勤奖已经没有了,怎么都无所谓了。

    等她去到的时候已经很晚了。

    瞧着冷冷清清的警务司,她眨了眨眼睛。

    人呢?

    正在这个时候,叶菱给她发了一条信息,“快到四楼的大堂来,你干什么又迟到了?不是早就跟你说过了么?”

    抿了抿唇瓣,她只好又朝着电梯口走去。

    当她去到四楼的时候,微微愣了一下,目光所及之处全是人。

    这个时候她才想起来,今日,好像是两年一次考核的日子。

    她默默的来到叶菱身边坐下。

    见她出现,叶菱这才松了一口气,“你现在是越发的膨胀了,虽然总警司是你的老公,可今天是考核的日子,你还迟到。”

    闻言,她眉头不悦的皱了起来,“老公,他配么?”

    叶菱:“……”

    她摸了摸鼻子,默默的扯开了话题。

    “今日的考核是抽查式的,总警司亲自来了,所有科室的人都有,所以密密麻麻的,很多人,其余的后几轮抽查,估计也就下周吧。”

    乔姜抬眸看去,一眼就看到了顾连城。

    只见男人一身正装,清寒严肃的坐在那,俨然形成了一道风景。

    她眉头轻皱一下,移开了视线。

    这个时候,一道声音突然在大堂里响了起来。

    “这里有一具白骨,哪位法医来检查一下,并推断出它的死亡时间。”

    考核官的目光朝着这边看了过来,叶菱叹息一声,“我来吧。”

    他点了那人点了点头,“你们吃饭的东西都带来了吧?”

    闻言,乔姜默不作声的将袋子里的碗筷拿了出来,众目睽睽之下往桌上一放。

    “……”瞧着她摆在桌上的碗筷,叶菱当时便震惊了。

    她让她带上吃饭的东西?

    她这带的都是些什么,这个女人是大脑短路了还是怎么说?

    整个大堂了出现了一瞬间的近乎诡异的安静,然后,一阵爆笑声便响了起来。

    顶着来自四面八方的视线,叶菱第一次觉得,跟她认识,是一件多么丢脸的事情。

    考核官的面色瞬间就沉了下来,那看向她的目光,就像是看一个什么都不懂的无能之人。

    乔姜随意瞥了一眼,却发现各个部门带的东西都不一样。

    甚至,叶菱和几个法医带的都是一系列解剖工具。

    她眼底闪过一抹明显的不悦。

    整日花里花哨的,解剖工具就解剖刀工具,非要说什么吃饭的东西!

    这不是故意让人误会么?

    顾连城冷硬的脸部线条有了一丝龟裂的痕迹。

    他垂下眼眸,无奈的摇了摇头,眼底悄无声息的闪过一抹淡淡的笑意。

    考核官一阵摇头叹息,“真是搅屎棍!”

    随着他一句话落下,整个大堂里爆出一阵大笑。

    乔姜静默无声的看着他,而后,一脸无辜的看向叶菱。

    “我不明白,他们怎么会好意思嘲笑我呢?我好歹是根棍,而他们,是屎。”

    叶菱:“……”

    大小姐,你这样说话不怕被打么?

    “……你!”考核官一怒,“就你来吧,检查这具白骨之后推断出它的死亡时间。”

    他轻蔑的扫了一眼乔姜,那眼里,不知道露出了多少的成见。

    看来又是一个没有什么本事的人。

    乔姜点了点头,对着叶菱低声说道,“你看他都那么老了,肯定电视都不会放,所以不知道我。”

    叶菱生无可恋的坐在她身旁。

    现在,她估计已经被当成和她是一伙的了。

    真的是有些为难了。

    吐出一口浊气,她默默的走了上去。

    瞧着她风轻云淡从容不迫的模样,那人讥讽的哼了一声。

    现在的年轻人呐,真本事已经没有了,就知道整些这种没用的东西出来。

    给谁看?

    乔姜来到白骨面前,眼底闪过一抹惊叹,“这白骨保存的很好啊,666!”

    考核官:“……”

    “开始吧,小心别碰坏了。”考核官不悦的吐出一句。

    乔姜彻底将他漠视成了空气,她带起手套仔细检查起来。

    此刻,她低垂着眉眼,所洋溢在身上的是沉淀在骨子里的自信,从容不迫。

    一段时间之后,她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知道了。”

    “呵!”考核官轻哼出声,“你说说看。”

    乔姜点了点头,嫣红的唇瓣轻轻开启。

    “地面尸体白骨化新生儿是几周,成人几个月到一年,土中尸体白骨化,软组织消失,要三到五年的时间,韧带和软骨消失需要五年或是往上,骨骼上的脂肪消失五年到十年之久。”

    她抬眸,无意间便与坐在最前面的男人视线对在了一起。

    也许是他的气场太达于强大,也或许是身上披着日月的光辉,又或许是因为他权倾显赫的地位,他的一举一动令万众瞩目!

    就是随意的往那一坐,也无法让人忽视他的存在。

    而乔姜仅仅是与他对视之后,便冷漠的的移开了视线。

    她淡淡的解释道:“这个时候骨骼开始风化,是十年到十五年的时间,骨组织毁坏脆弱要是十年,而眼前这具白骨,一百年了。”

    随着她一句话落下,下面立即爆出了一阵激动的讨论。

    对于那些讨论,她丝毫没有听进去,只是淡淡的解释道。

    “软组织液化及白骨化一般需要经过两年到三年的时间,软骨与韧带腐烂更晚一些,是五年或者七年后,尸骨脱脂需要经过五年到十年。”

    在她讲解的这期间,顾连城的眸光频频向她这边扫过来。

    可是,并没有凝聚在某一个点上,一切如常,他的眼,眉,神色,冷峻一如即往。

    乔姜也再没有朝着他那边看去。

    “十年到十五年后尸骨开始风华,五十年以后尸骨疏松,骨密制薄弱,骨质易剥落而损害,上述变化受温度,掩埋土质,PH,湿度影响,在特殊环境中,达到了长期保存的效果。”

    说着,她朝着一侧的考核官看了过去,“对么?”

    考核官眼底露出一抹清晰的赞许。

    他拍了拍手,“说的非常不错,一点也没有偏差,现在的年轻人,果然还是很优秀,真的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啊。”

    闻言,乔姜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呵呵,你说的对。”

    叶菱无奈的扶额,这个女人,她是不是永远都不知道什么叫做谦虚!

    乔姜回到了座位上,考核还在继续,不过都是其他科室的,她也认真的看着,偶尔也拍手叫好。

    顾连城突然扭头看了过去。

    一眼,她那笑靥如花,没心没肺的模样就落入了他的眼底。

    眉头轻蹙了一下,他不是滋味的转过了身子。

    他都将顾念乔抱回顾家几天了,她都不回去看看的么?

    这个女人,还真的是没心没肺的紧。

    ……

    下班的时候,杜欢喜来到楼底下的时候就看到了杜欢欢。

    她身上穿着一件红色的短裙,将她的身段勾勒的无比撩人,她一头微卷的头发垂落于后背。

    她脸上化着精致的妆容,眼影将她的一双眼睛衬的有些水润,一眼看上去,给人一种楚楚可怜的感觉。

    只是……

    杜欢喜却仿佛在那双眼里,看到了曾经的自己。

    知道她来的目的是陆青北,她也没有自讨没趣。

    只是,在她抬脚准备离开的时候,杜欢欢却突然叫住了她。

    “姐姐,你下班了呀。”

    她的语气,温柔的像是在蜂蜜罐子里泡过一样。

    如果不是知道她的真实面目,或许,她都会被这样无害的杜欢欢给迷惑了。

    转眼之间她便跑到了她的跟前。

    “我来接姐姐下班。”

    杜欢喜面无表情的将自己的手臂抽了出来。

    “陆青北马上就出来了,你确定要我在这里等着?”

    闻言,杜欢欢脸上的笑容僵了一下。

    她缓缓凑近杜欢喜,低低的在她耳畔吐出一句,“爸爸已经同意我到公司上班了呢,我是来找青北去庆祝的。”

    “……”闻言,杜欢喜脸上的神情瞬间便冷了几分。

    她面无表情的推开杜欢欢,“那真是恭喜你了。”

    “姐姐,别客气,毕竟,爸爸只有我和你俩个女儿,你要在警务司里追求你的梦想,公司,毕竟还是需要人打理的。”

    瞧着杜欢欢脸上毫不掩饰的得意,杜欢喜狠狠的将心中的不快压了下去。

    正在这个时候,杜欢欢突然就朝着后面跑了过去。

    “青北!”

    她撒娇式的抱住陆青北的手臂,“我好饿啊,我们一起去吃饭吧。”

    陆青北下意识的朝着杜欢喜看了过来。

    也不知道怎的,他突然问了一句,“一起去吧?”

    杜欢喜眼波微微闪烁了一下,再抬起头的时候,她的脸上已经是一片笑颜了。

    “不必了陆警司。”

    听着这个称呼,陆青北眸色暗了暗。

    “哎呀!”杜欢欢整个人都贴在了他的身上,“姐姐一向不喜欢与外人一起吃饭的,我们去吃吧。”

    闻言,杜欢喜脚步一顿。

    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转身,她大步朝着俩人走了过去。

    “不过,既然陆警司诚信邀请,作为属下,我又怎么能拒绝呢?”

    闻言,杜欢欢脸上的笑容就这样僵在了脸上。

    她面色阴沉的看着杜欢喜,面目阴沉的有些可怖。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